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Kaleidoscope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Kaleidoscope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分页 1, 2, 3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31 周四, 上午4:30    标题: Kaleidoscope 引用回复

飘洋过海来看你[网摘]


想写一些东西,关于我常听的歌。

有些歌,本身就是真实。那歌者也许是用尽全身力气才把那首歌唱完,完了,人也竭尽了全力。就像过完一辈子那样一动也不能动。听说娃娃录<飘洋过海来看你>时,几近晕厥。

原因?再听说,故事原本就是李宗盛这个都市男子为娃娃真实故事而创作的歌曲。再再听说,娃娃千里上京,却也无法带走那个有家室的男子,她只好忧伤回转。至于回去后干了什么呢?我的脑子里会浮出一个女子,总是笑着的时候突然被忧伤击中,然后慢慢蹲下去,把手握在脸上,可以看到指缝中有水慢慢渗出来。像忧伤渗在脸上一样。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我不知道一个看起来像茉莉花的女子,用了多少的心思,才能那样地对着镜子一次次呼吸、微笑。她的思念有多重,才能把那面镜子当成让她慌乱的人。她的想念有多浓,才能让她连对着镜子也会不由自主的紧握了手,拘促地笑笑,像对自己的安慰。

娃娃的声音细细哑哑的,像哭过后的女孩坚强地对人说:没事,我很好。中间那段长长的拖音简直让人不忍去想她是不是又偷偷躲起来哭了。当然她可能没有哭。但我却想哭。我同情这个用情至深的女子。你知道的,痴情人总是让人同情的。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谊表达千万分之一,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是不是每个女子都对自己的恋情要求完美。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是说如果,每个女子都恨不得爱情就是自己想像的那样完美。但完美从来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那女子深深遗憾情到深处无言诉说。谁说的爱情是一种语言,你不说我如何听见。我说,爱其实不需要语言----多数时候,爱着的女子都不能言语,只能固执地看着那个人----眼睛、鼻子、还有那湿润的嘴唇……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住不哭泣”

有时在想这个世界上最容易得到的是男子的承诺,最不容易得到的是这男子承诺的实现。不知是也不是。很多人都说: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手是真实,发也是真实,但手一旦穿过去了,这件事情也是完结了。他承诺过了,事情也就完结了。至于有没有实现,大多都不去想。<天龙八部>里的段正淳有N个红颜,他说:在对人动情时,情是真的。只是,他总是不长情,所以他不是薄情,他是太过多情。他一多情,一承诺,让一个女子空守着看似有望实则无望的希望,自此红颜多寂寞,只盼段郞重返阁。那么悠长的岁月,就在那对承诺的时信时疑中静静走过。但女子似乎都坚强,她们像守活寡一般守着。哭是一定的,但哭着也是幸福的。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明知已经不能厮守,还要期望多留一刻。最终,还是不过落得肝肠寸断。我问过自己:如果你累我受苦,我愿不愿将你从生命里剔除?那一场相遇从来不曾发生过,那百般爱恋从来不曾发生过,那千般缠绵从来不曾发生过,那万般柔情从来不曾发生过,那对你的刻骨从来不曾发生过,那对你的渴望从来不曾发生过,那与你相守的愿望从来不曾发生过,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我愿不愿意?可是,可是,那我的生命要用来干什么?空空落落的不知所谓吗?从来不知道要爱吗?我不愿意的。

那娃娃,在漫天风沙里看着他远去,悲伤得不能自己。有什么办法,他有家,他有责任,他有自己的圈子,他什么都有,什么都不能放弃,他只能,独独没有与她相守的可能。那娃娃只好唱这歌,只好说,我只是飘洋过海来看看你,不是来带你走的,你是君子,你就一直是吧。

好吧好吧,我们都赴了一场华丽的宴会,现在散了,我们就各自回家吧。

飘洋过海来看你
娃娃

歌词: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31 周四, 上午4:40    标题: 引用回复

城门开——关于北岛以及自我
http://www.douban.com/note/82512908/

翻开北岛的《城门开》,先看序言,这是他因为2001年回北京之故,有了写这本书的想法。用他的话说,他在用他的北京抵抗如今的北京,那里时间倒流,枯木逢春,小时的气味儿、声音和光线被召回,被拆除的四合院、胡同和寺庙恢复原貌,瓦顶排浪般涌向低低的天际线,鸽哨响彻深深的蓝天,孩子们熟知四季的变化,居民们胸有方向感。我打开城门,欢迎四海漂泊的游子,欢迎无家可归的孤魂,欢迎所有好奇的客人们。

这是北岛的北京,也是我的北京,这不仅是北岛的北京,也是更多人的南京、西安、昆明,这是一个消逝的中国。

看到这里,我翻到了书最后一页,看到这样几句:
中午时分,我喂完饭,用电动剃须刀帮他把脸刮净。我们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他舌头在口中用力翻卷,居然吐出几个清晰的字:“我爱你。”我冲动地搂住他:“爸爸,我也爱你。” 记忆所及,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说话。

这是北岛的父亲与北岛最后一次交往,而我儿时还根本无法了解最后一面的意义,那时我只父亲床前看了昏迷的父亲几眼,就被大人们带走了。我得知父亲离开我的消息的时候,是我刚放学回来。刚回到姥姥家,我就感到了家里的气氛很沉重,大人们把我带到了东偏房,告诉我,父亲已经走了,说我是一个好孩子,要给家里争气的话。

那日,我正要写交给次日班主任的日记,那时日记都是作业的一种,第二天老师会批改。

那天,我的眼泪浸湿的日记本,我止不住哭泣,却没有哭出声来,大人们已经很心烦了。平生第一次体会了悲痛就是如此地哭泣,哭泣又是如此的悲痛。我平生第一次以全身的力量写下了那篇日记,我说,父亲去世了,我会争气的。那时,我11岁了。

2006年那一年,我正在苏州出差,那天晚上,我在闲逛,这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母亲告诉我,姥姥走了。此时,苏州街头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我不知如何哭泣。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31 周四, 上午4:44    标题: 引用回复

喜欢吃爆肚的话,在大红门和义那边某老北京饭馆吃到过一回真正不错的爆肚,那边有家康记涮肉也不错。和义那边许多都是城南迁过去的老北京,好多小吃铺也都随着搬过去了。虎坊桥张记酱肉的烧羊肉、牛肚、牛腱子、羊杂汤都好吃龙潭湖陈寔包子王的包子和炒肝也不错,炖吊子太腻,鼓楼姚记炒肝的包子也还可以,三元梅园和平里北街那家店的酪真不错别的三元都没有他家做的那么好,包括增光路奶酪魏的也是,哪天你路过那边一定要去尝尝。谭家菜被北京饭店收编之后就开始抽抽,以前国宴还有它,后来老师傅死光了之后就没有了鲁菜丰泽园不错,还有厚德福,河南菜,瓦块鱼,另,咸亨酒店的鱼头不错,那汤真鲜爆肚冯廊坊二条那家店不知道还开没开,就在前门大街,不过环境是真一般...破是破点,可东西地道~点肚仁,在来俩烧饼,那叫一个美。对了,还有一家,爆肚皇,就在东直门外大街上,从三环过去,由东向西走,路北,过了东湖俱乐部有居民楼,就在居民楼里,不太好找。


北京的存在 ——读北岛《城门开》
唐晓峰 《读书》杂志2011年1月


岁月把老北京城关闭了,北岛用回忆,又把它的门打开了。老北京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

这是一份北京生活的回忆,用回忆来捍卫这座城市的文化史,可能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许多北京城的历史是由建筑物或政治事件的序列构成,北岛的这个北京史,则是由人的生活感受构成(那时候,他还不是诗人,不是作家,是个普通的青少年)。我看过不少北京胡同的照片、绘画,它们大多只表现胡同的空旷、静谧,里面全不见活人身影。我认为这样的胡同“再现”很有问题。

翻开书,色彩、味道、声音,首先出场。因为与作者同时、同地、同校,我的感官被立刻启动,那些色味声迎面扑来。感官的回忆,是细节,是直觉,不是原则,不是问题意识。许多老北京回忆被概念化,甚至吆喝这么件事儿,也快成了脱离场景的教条。在感官记忆中,我们不会认同那些过分夸张的喊叫。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家住新街口太平胡同三号,房子的后窗临街,常听小贩吆喝(比如卖水萝卜),声音与小巷的宁静气氛是和谐的。现在,吆喝上了舞台,夸张表演,并伴有掌声,效果全然不同。

按照北岛开列的项目,读者可以补充许多情节。把北岛生动的词语、妙趣的联想层面掀开,里面的事情,许多是我也经历过的(如翻砖头捉蛐蛐、蘑菇池学游泳、到护城河钓鱼..)。所以,读着书,同时生出一肚子的话也想要说。我实际上在读两本书,一本是手里北岛的书,还有一本是肚子里跟着引发出来的自己的书,两条线交错缠绕,原书是二百页,我读了四百页。

我最爱翻读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期的事情,那时,北京处在“老”时代的尾声,自称“老北京”的人,至少要有些那个年代的经历。《城门开》中关于那个时期的回忆,尤其令我们这一代人心底潮动。

北岛说,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史前时期”,大家少小原真,还没有进入同类相残的“文明时代”。学历史,我一直认为“文明”时代这两个字有问题,文明其实不文明,武器与城垣是文明时代出现的标志,而这些都是人杀人、人防人的产物。原始时代,只有狩猎工具,只有环壕聚落,那是捕防动物的。

六十年代后期,我们进入高中,开始领教同类间的厮杀,于是我们告别童真,进入“文明”了。我们开始在“革命”道路上前进,学习同类相残。“文革”中,京城、校园成为同类斗争的战场。走向斗争,是那一段人生的“大方向”。现在做反向回忆,我愿意跳过“文明”期,归依五十年代。北岛谈到什刹海地区,这是现在京城所剩留的不多的“老区”。北到德胜门一带,南到平安大道,东起鼓楼大街,西至新街口大街,这就是什刹海地区的范围。今天有一个“什刹海文化研究会”,专门研究这一带的历史、文化。什刹海地区的几个关键地方北岛都说到了:护国寺小吃店、后海积水潭、德胜门、护城河、百花深处(一条小胡同的名字,民国间曾用作有轨电车站名)、烟袋斜街,等等。从这个地区过来的人,一辈子都揣着这些地方的故事。对我来说,只要护国寺小吃店还在,我的童年就没有远去。

这几十年,北京城天翻地覆,但小吃店居然仍坚守在那里。我经常说,到护国寺小吃店吃面茶的,都是我的知己。小学五年级时(正是困难年代),为吃一碗面茶,我排了四个钟头的队,等吃到第一口,格外香,过了几十年,感觉仍在。

时间不易察觉,而地方场景的改变会告诉你时间的运行。守护场景,可以守住时间(我学的是历史地理,也可以反过来,作地理历史,用地理证明历史),我到护国寺街,认为自己还年轻,可到西单一转,知道自己已成隔代长者。在工作的北大校园里,每变化一个地方,我就被北大驱赶一次,现在只剩下不多的地方可以认同。过去的文史楼、哲学楼、地学楼等,纷纷被另一类时代大名压倒,如逸夫楼、廖凯原楼、陈瑞鸿楼等等,它们像一批陌生人进驻校园,准备重新铸造北大精神。

还是回到我们的什刹海地区。在这个地区有几条轴线廊道,德内大街是一条,护国寺街向东连接定阜街、前海街是一条,三海(积水潭、后海、什刹海)水域也算一条。它们支撑这一带居民的生活架构,是原始少年探险的第一世界。他们用脚丈量北京,气概不亚于环游地球。

《动物世界》介绍说,小斑马生下来,第一眼看见母亲腹部的花纹,小斑马靠这个花纹记住母亲的特征。相应地,斑马母亲一定要谨防小斑马看到别的成年斑马的另一幅花纹,那会错认母亲。我们儿童时代的各种记忆都有母亲的属性,包括地方记忆。

什刹海地区有一片片胡同平房,北岛形容“瓦顶排浪般涌向低低的天际线”。在这些排浪中,夹着几个大院,犹如排浪中的岛屿。其中的三不老胡同一号,是个特别的大院,院里住的大多是民主人士,“长者皆客气”。北岛说,“民主”二字,在某个年代,仿佛是反动口号。大院生活与包围它们的胡同生活完全两样,这里出现两个北京。大院的孩子对于异样的胡同世界,会“心向往之”(《城门开》,80页。下引此书只注页码)。这类感觉我也有。上小学时,有个要好同学叫丁大春,家住百花深处。去他家,对我是开眼界,犹如探秘。大春的小院很残旧,屋里黑乎乎,进去半天瞳孔才调过来。只见后墙下横放着一个大木柜,上面摆一对青花高瓷瓶,插着鸡毛掸子,其他东西也都样样新奇,件件陈旧。镜框里有一张小剧照,一位旦角形象。“这是我二哥,在荀慧生剧团。 ”坐在大春家,只觉隔着一个世道,但那个世道里却有我爱玩的空竹和爱吃的面茶。

丁大春念自己家的地址,“百花深处”,最初我只感觉是北京话的几个流畅音节,顺嘴一溜,模模糊糊完事。大了以后才发现,这竟是个如此美妙的名字。随着长大,也才渐渐品到北京地名的历史文化韵味,武王侯、航空署街、西什库..都是一条条历史记录。

对于外地来京的家庭来说,儿童比大人更贴近北京社会生活。上起学来,教室外面有另外一套东西,很吸引我们。老北京孩子,家庭从社会深处延伸出来,什么都懂。大院的孩子傻乎乎,一切要自己探索。大院世界只有叔叔阿姨、宿舍、食堂,大院家长没有余暇走进北京生活深处,他们在指挥城市的拆迁变革时,没有情感的障碍,他们的童年、少年与这座城市无关。大院的孩子则与自己的家长不同,他们借助同学关系,涉入老北京的生活,虽然并不够深。但他们真心地热爱自己的童年,于是真心留恋自己童年的北京。

童年的感受非常重要,有的人一生都履行在童年确立的朝向中。美国华人地理学家段义孚总爱回忆童年的地方感受,他写的《恋地情结》,是美国地理研究生的必读书。

儿童脑中充满幻想,儿童脑中也充满细节。没有细节,不是童心。镀镍门把上自己的变形的脸,玻璃橱窗里的重重人影,无数只脚踩踏的烟头,一张糖纸沿马路牙起落,自行车辐条上的阳光,公共汽车一闪一闪的尾灯……(6页)我在其他的城市描述中,从未见到如此细致的儿童城市影像(urban image)。北岛年过花甲,居然还深记这些细节,读者不得不跟着这些细微的焦点在北京城纷繁的景观中慢慢移动。

就像法律判断一样,没有细节一定是虚伪的,没有细节的城市也仅仅是模糊的幻象。

打开回忆的城门,你还会感到一种无所不在的命运,这是回忆本身的特征。即使是回忆某个片刻,它也一定属于一个过程,一个命运。何况,回忆往往把它们穿起串来:

这现代书柜竟以最快的速度衰亡:木纹纸起泡翘起,木板受潮变形,玻璃拉门卡住 ——面目皆非,功能也随之发生变化,书被杂物鞋帽取代,最后搬进厨房,装满锅碗瓢盆。(42页)《城门开》展示了各种大小命运:家庭的、人物的、街区的、假山的、钻天杨的、小兔的、唱片的等等,它们与北京城共同构成历史,是北京城决定了它们的命运,还是它们决定了北京城的命运,已经分不清了。研究北京的历史,这许多细小的命运都是值得北京史家特别关注的。历史叙述需要载体,有的理论强调物质,但物质不等同于东西物件,物件也是历史的载体(或叫附体)。

一张帕格尼尼的唱片,附丽着典型的“文革”沙龙史。而北岛父亲买的《蓝色的多瑙河》唱片所串连成的故事,一直延伸到我自己的生活中。
这张黑色唱片在三不老一号感动了北岛一家人后,被王大理带到我们插队的村里(在内蒙古土默特左旗)。“这奥匈帝国王公贵族社交的优雅旋律,与呛人的炊烟一起在中国北方农舍的房梁上缠绕。 ”(44页)我就是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熟习了这支曲子,并且试图在手风琴上演奏(完全不成功)。在村里,这张唱片,以及其他唱片,还促成了几起知青爱情故事。这更是施特劳斯所未曾想到的。

一切都是可能的。一部地理学史可称作《所有可能的世界》(All Possible Worlds,《所有可能的世界——地理学思想史》,杰弗里 ·马丁著,成一农、王雪梅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二○○八年版),北京城也是座All Possible城市,里面有帝王世纪,也有草根故事,有成人的“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也有各色少年之烦恼。是哪个范畴在催生、培育真正的北京史家?我们这一代人,在这座城里,做过“祖国的花朵”、“雷锋式的好少年”、红卫兵(造反派)小将、老三届“插青”等,其后再无整体命运。但无论各人的运势怎样,内心都在守望这座城市。

我遇到过一位出租汽车司机,年纪不小,车里放着蝈蝈笼,手里转着一对核桃。我一进车听见叫声,顺口问“是真蝈蝈吗? ”因为我见过能发叫声的假蝈蝈。这种随口的不信任惹恼了他,他大声申斥:“一看你就不是真正的北京人! ”真正的北京人原是一种骄傲。后来从对话得知,他是满族,而且姓爱新觉罗。作为真正的北京人,他感到骄傲。车中的蝈蝈笼与手中的核桃,是他坚守的园地。像北岛一样,他也在“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认如今的北京”。但他的重建不是用文字,而是用行为。

我本来想说:“您手里转着核桃,会影响开车。 ”但在他的声势面前,我意识到,他这样做,乃是一种权利。怀旧是一种权利。

现在见老同学,怀旧已成戒不掉的话题。“我们又怀旧了。 ”大家无奈苦笑,谁让我们到了这份年纪。然而怀旧,又不仅仅体现岁月,还有变迁。怀旧是变迁的证据,是对命运变迁的吟诵与叹息,是荣辱的资源所在。它是人生的存在方式,也是怀旧对象的存在方式。

前些日,与老同学赵京兴同游黄龙,我俩在山路上聊到北岛,他说没想到北岛散文也写得这么好。


(《城门开》,北岛著,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二○一○年版,35.00元)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6835393/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上一次由纯属误会于2011-5-14 周六, 下午8:31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31 周四, 下午7:23    标题: 引用回复

Chinese Military Shovel




Touted as the swiss-army knife of spades everywhere, the chinese military really know how to pack in functions! Not
only does this look like the coolest spade ever, but this tool looks like it’ll make rebuilding society in a post
apocalyptic world piss easy. I can’t do it as much justice as this video demonstration of it’s multitude of functions can
so I’ll just let you click the link to play. But before you do, if you’re interested in getting one, it’ll set you back around
£60 and the only place I’ve found to get them so far is eBay searching “Chinese Military Shovel”.

http://www.youtube.com/v/b60OZhrTB6o&hl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4-09 周六, 下午8:04    标题: 引用回复


梦碎侨民为何放弃美国国籍?

美联社|2011-04-07


越来越沉重的税负和资产申报义务已导致选择放弃美国国籍的美国侨民越来越多。美国是惟一一个要求本国公民为海外收入支付所得税的发达国家,许多人发现,要在海外保持美国公民身份,成本不仅越来越高,麻烦事也越来越多,简直让人难以负荷。

美国政府正在奋力对抗巨大的财政赤字,美国国税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等政府机构也在大力整治避税行为,并且实施了一些新的资产申报规定。今年2月,国税局颁布了又一个海外资产主动申报方案,目标正是那些不守规矩、拥有未申报海外帐户或资产的美国纳税人。新方案保证不追究主动申报者的法律责任,只要他们赶在今年 8月31日之前进行申报。与此同时,即便主动申报,也还是逃脱不了相关税款和罚金。没有主动申报的人则会面临更加严厉的罚款,甚至还可能锒铛入狱。

华尔街日报援引卫达士律师事务所(Withers)香港分所合伙人克劳斯(Jay Krause)的话说,“一旦认清了自己面临的税负和申报义务,他们就会觉得,这些责任确实有点儿沉重。”他还说,找卫达士办理放弃美国国籍或绿卡身份手续的客户数量已经发生了“指数级的增长”。

如今,美国政府正在对旅居亚洲的本国公民进行尤为严格的审查。上个月,国税局局长舒尔曼(Doug Shulman)说,国税局正在调查美国公民在亚洲的银行帐户,逃避义务的纳税人将会面临新的刑事调查和指控。2月份,在介绍新申报方案的时候,舒尔曼告诉记者,“毫无疑问,我们一直都在监控从欧洲到亚洲的资产转移。”他还说,国税局会不遗余力地追查那些不守规矩的人,即便他们躲在“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

卫达士的亚洲区高级合伙人菲尔德(Joe Field)补充道,“许多香港公司都是为逃避美国的税收才成立的,所以呢,美国国税局打算找它们算帐。他们只是说要追查这件事情,但却没说要怎么查,也没说要查谁。”

此话不假,2008年年底,美国国税局在北京设立了一个办事处,为的就是让海外的纳税人更守规矩。除此之外,它在香港也有一个办事处,负责进行刑事调查。

亚洲历来居住着为数众多拥有“附带国籍”以及“偶得国籍”的美国人----这些人当中有的是为防范政局动荡而选择了美国国籍,有的则是父母当中的一方是美国公民,自己却可能从来没有到过美国。几十年来,港台地区的许多中国人都拿了美国护照或是绿卡,原因是他们担心这两个地区会被中国大陆接管。这些人对自己的美国国籍本来就不怎么在意,完全可能把放弃美国公民身份看作一种诱人的选择。菲尔德说,“许多人都曾经把美国看成自己的保护伞,如今却觉得它正在跟自己过不去。我们迎来了整整一批新客户,他们都是这么说的,‘我愿意按新方案进行申报,完成申报手续之后,我就要立刻脱籍。’”

要保持美国公民的身份,麻烦的事情还不仅仅是缴税。新法律颁行之后,美国人已经很难在海外处理金融事务。位于日内瓦的海外美国公民组织(American Citizens Abroad)旨在为旅居海外的美国人争取权益,该组织声称,有些美国侨民已经关掉了自己的银行帐户,或者是遭到了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拒绝,因为应付美国客户所需的各种申报手续越来越复杂、成本也越来越高。

2001年《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的目的之一是遏制为恐怖活动提供资金的行为,法案当中的一些条款却造成了一个意外的后果,让一些侨居海外的美国人难以维持自己在美国的银行帐户,因为他们得证明自己拥有一个美国住址,由此面临着种种麻烦。

与此同时,即将于2013年生效的《就业促进法》(Hire Act)要求外国银行向美国国税局提供存款超过5万美元的美国公民帐户信息,将会让那些打算在海外开立投资或储蓄帐户的美国公民遭遇更大的困难。

《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是美国政府的官方出版物,内容包括一份脱籍美国人的名单。《公报》显示,去年有超过1,500名美国人放弃了美国国籍,平均下来则是每个季度将近400人。与此同时,2008年全年的脱籍人数也只有230左右。《公报》没有指明这些脱籍的美国人身居何处。

1996年,美国国会对原有的移民法进行了一些修改,制定了一项人称《里德修正案》(Reed Amendment)的法案。该法案规定,以避税为主要目的的脱籍公民不得再次加入美国国籍。律师们却说,这条规定从来都不曾得到贯彻,只是让很多人隐瞒了自己的脱籍理由。

当然,脱籍的1,500名美国人只是美国侨民当中的一小部分。按照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的说法,仅仅是香港一地就有大约6万名美国侨民。此外,不管是哪一年,申请成为美国公民的人都要比宣布脱籍的人多得多。据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发言人窦尔博(Matthew Dolbow)介绍,2010年,大约有2,700名港澳居民成功地申请到了移民美国的资格,这个数字“证明了美国与港澳地区的紧密联系,也证明了美国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好去处。”

尽管如此,律师们依然认为,新的申报方案将会让香港和新加坡涌现许多寻求脱籍的美国侨民,尤其是那些必须缴纳巨额税款的富人。

资产净值超过200万美元的美国人如果想要脱籍,就得缴纳各种高额的税款,其中之一是按市值征收的资产税,税基涵盖此人在世界各地拥有的所有资产,包括那些尚未实现的收益。不过,根据新近颁布的遗产税法,到2012年年底之前,美国人都可以享受高达500万美元的免税赠予额度。这样一来,资产净值高的个人就有可能通过赠出资产的方法来逃避高资产净值导致的脱籍税。

脱籍的手续相当简单,同时也可能十分繁复,原因在于,打算脱籍的美国人首先得出具相关的材料,证明自己过去五年当中一直在照章缴纳所得税。

对于那些没有缴税的人来说,现在脱籍的代价也要比以前高。五年之前,根据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没有缴税的美国侨民往往可以跟美国国税局达成协议,补交三年的税款和利息就算了事。到了现在,按照新的主动申报方案当中的规定,这些人得补交八年的税款和利息,外加一笔罚金,罚金数额为受罚人过去八年当中最高帐户余额的25%。

除此之外,即便你放弃了美国公民身份,也不能就此逃脱美国政府的税收。放弃公民身份之后的十年之内,只要一年当中在美国居留的时间超过了30天,向美国政府缴纳所得税就依然是义务。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4-13 周三, 上午10:05    标题: 引用回复

Palo Alto 13-Year-Old Joins Generation of Zuckerberg Wannabes
By Douglas MacMillan - Apr 12, 2011 12:01 AM ET




The Facebook application High School Memories lets people share recollections of their teenage years. It might surprise some users to learn that the app’s creator isn’t old enough for high school himself.

Cyrus Pishevar, a 13-year-old resident of Palo Alto, California, developed High School Memories after seeing how popular it was for his friends to “tag” photos of one another on the social network.

“The big idea is to make memories a social thing to do,” said Cyrus, who learned entrepreneurship from his dad, the founder of five startups. “When you type in your memories, it speaks more than just pictures can, especially when your friends help you through.”

Cyrus is part of Silicon Valley’s second generation of Web innovators -- teenagers who grew up with the Internet and witnessed the rapid ascent of Facebook Inc. and other nearby companies. Raised by technology workers and introduced to computers and business early on, many of the area’s youngsters have chosen to build their own apps or start whole companies in lieu of after-school sports or summer camps.

“I was surrounded by tech everyday for so long that I gained a natural interest for it,” said Daniel Brusilovsky, an 18-year-old from San Mateo, California, whose upbringing by a software-manager father and Oracle Corp. (ORCL) veteran mother led him to found two startups before he was old enough to vote.
Fewer Skills Needed

It’s easier for teens to become Web entrepreneurs these days because writing software is cheaper and simpler, said Daniel Gross, the 19-year-old founder of San Francisco-based Internet-search startup Greplin Inc.

“The tools require less expert knowledge,” Gross said. “Building a Facebook app doesn’t require you to have four years of computer science.”

Mentoring programs also have sprung up to help young entrepreneurs build their companies. In September, Facebook investor Peter Thiel pledged to make 20 grants of as much as $100,000 apiece to teenagers with startup ideas. He says he wants teens to pursue their dreams, rather than college, because traditional education steers them away from entrepreneurship and into steady jobs.

“We need to encourage young Americans to take more risks,” Thiel, who co-founded PayPal Inc. and now runs the investment firm 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 said in an interview at the time.
‘Child Soldiers’

Such efforts have drawn criticism for encouraging students to drop out, in the same way that a dream of playing in the 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might prevent some kids from staying in school.

Pursuing entrepreneurship shouldn’t come before an education, said Vivek Wadhwa, a visiting scholar at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These are Silicon Valley’s child soldiers,” he said.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m will fail miserably. Then they’ve screwed up their careers.”

Facebook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Mark Zuckerberg didn’t drop out of Harvard University until his company was gaining traction, when he was 20. That’s a model that young people should heed, Wadhwa said.

“If by any chance you happen to achieve the success that Zuckerberg did, then drop out of school,” he said. “But don’t screw up your education until you’ve done that.”
Board Meetings

For Cyrus Pishevar, who was present at his dad’s company meetings since he was a toddler, inspiration came well before he had to make decisions about college.

“He used to crawl between board members’ legs when I had meetings at home,” said Shervin Pishevar, who helped found Web development software maker WebOS Inc., mobile-app startup Social Gaming Network and three other companies, all since 1997.

By the time he was 6, Cyrus was learning how to use a computer and giving feedback to his dad on apps. Last year, Shervin Pishevar introduced him to Zuckerberg, now 26, at a movie screening in Palo Alto. Around that time, the preteen was coming up with his idea for a Facebook app.

Living in Silicon Valley means kids have easy access to programming help. With High School Memories, Cyrus got assistance from Ryan Romanchuk, a 25-year-old engineer and family friend who works at a nearby startup. His father, meanwhile, is contributing $5,000 to $10,000 to the project, mostly to pay for advertising.
Homework First

Cyrus works on the app most days after he finishes his homework, in Palo Alto coffee shops or the garage of Social Gaming Network’s headquarters, a two-story house converted into an office near Stanford University’s campus.

Romanchuk, an employee of social shopping site Blippy, has helped him write code and solve problems that arise, such as how to get more new users coming in through ads purchased on Facebook. If the app takes off, Cyrus plans to expand the service into a separate website with more features, as well as a version for Apple Inc. (AAPL)’s iPhone.

Brusilovsky began a startup incubator, Teens in Tech Labs, this year to support other young innovators. Even the most entrepreneurial teens don’t always make good decisions, he said. Brusilovsky himself was fired from an internship last year at the technology blog TechCrunch for accepting gifts from startups in exchange for coverage.

Another challenge: Young entrepreneurs aren’t taken seriously by venture capitalists.
‘Really Cute’

“When I was pitching VCs three years ago, the first thing they said was, ‘That is really cute,’” Brusilovsky said. “I don’t want to be cute, I am serious about this.”

Teens in Tech Labs, based in Palo Alto, will select five teams of entrepreneurs in the summer and connect them with accomplished mentors, including Kevin Hartz, co-founder of Eventbrite, and David Hornik, a partner at venture capital firm August Capital.

“These entrepreneurs might not have a billion-dollar idea today,” but preparation helps, Brusilovsky said. “When they’re done with high school or college, then maybe they will have a billion-dollar idea and they will know what to do with it.”

Still, parents of would-be Mark Zuckerbergs are careful to preserve a degree of childhood normalcy. Cyrus takes kung fu lessons every week.

“I make sure he takes the time to be a kid,” his dad said.

To contact the reporter on this story: Douglas MacMillan in San Francisco at dmacmillan3@bloomberg.net.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5-06 周五, 下午12:30    标题: 引用回复

来源: boxhead 于 2011-05-05 09:50:30

是什么改变了霍金二十年的成见?
=========================

1。否定外星人的存在;
2。否定人类有穿越时空隧道的能力;

近日来,霍金发出了令科学界震惊的推测:
承认外星智慧体(不一定是生命体,更不一定是人类)
和我们人类穿越时空隧道是可能的。

他承认了时空的不连续性,如果能寻找到利用反物质手段
扩大时空间的缝隙(虫洞),那么实现时空的瞬间物质转移
是能够实现的。这点看,霍金放弃了他二十多年来的思维。

很多人估计,是最近霍金在身体濒临死亡的时候,产生了
脑部神经的脉冲跳变,让他的思维摆脱了过去理性的思维惯性,
新的创新灵感产生,让他更深刻领会了宇宙的深处秘密。

换句话说,逆向思维作用下,他感到我们对看到的物理宇宙有可能
是多重叠的时空。我们地球上的人还不能超越时空的屏障,
看到的只是局部的宇宙现象,认识的宇宙是不全面的。

而异度宇宙空间的智慧体存在不仅可能,而且非常可能拥有
在时空中缩短旅行距离的能力,甚至有控制宏观星球飞行的能力。

所以,他在报告中再次强调,人类文明要保存下去,必须走出地球,
银河系中非常有可能只有我们这样的一个智慧生命的星球了。
外星人非常危险,如果它们的指挥文明领先我们几百万年,
就可能轻易毁灭我们。

人类文明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


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费城试验:用时空机把军舰转移。

===========================================

当时,凭直觉就在课堂上嘲笑美国人。
老师骂我自大。

我就解释说:
“哈,生命体是无法穿越时空屏障的。
美国人真蠢,把人体当成武器了。

化学分子结构在时空穿越的时候不改变?
我们的神经元细胞存储的电信号不改变?
那还不等于是被洗脑了?

除非我们能先完成,对人体智慧的非生命化处理和重建恢复,
这种试验就是杀人。”

老师哑口无言,给我的高等物理打了优。哈哈。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5-14 周六, 下午9:28    标题: 引用回复


《五兄弟的传说》

http://lt.cjdby.net/archiver/tid-363614-page-3.html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大规模的民族调查期间,在藏南珞巴族地区采集到的各种传说中,有一个名为《五兄弟的传说》:

很早以前,世界上到处都是水,浩瀚的海洋中有一个顶天立地的孤岛,叫“白马岗”。那个时候,天上有9个太阳,晒得地上冒火,水在减少,慢慢露出了好多平原和丘陵,世界就是这样形成的。

一个暴雨天,太阳的儿子达西和月亮的女儿亚姆同时降落下来,那时地上没有树,也没有庄稼,更没有人和动物。他俩住在岩洞里,看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景色美极了。他们结婚后,五年连生五个儿子。没有几年,五兄弟都长大了。他们把头发撒落在地上,长出了茂密的森林,他们的粪便变成了群山,他们的尿汇成了条条江河和湖泊,稻种是从仙鸟嗉中长出来的,野牛、黄羊是指甲变成的。五兄弟从此不再挖草根度日了,有粮食吃,身上有树叶遮羞,日子过得怪不错的。

可是,新问题又出现了,成群的野兽从面前跑过,就是捉不住。大哥说:咱们没有肉吃,生活够苦了,咱们分家吧,各自想办法。老二附和长兄的意见。三个弟弟再三劝说,没有挽留住大哥和二哥。他们俩朝着树叶指的方向走去。二哥在波堆(今波密一带)患病留下了。大哥聪明,身体也好,走了好多好多个“克土”天(20为一个克土,是珞巴人的最大数字),到了峨眉山,在那里住下了。大哥和二哥都与猴子结婚,生了很多很多的后代。

后来,老三、老四和老五也因不和,分了家。老四往西迁徙到门隅和主隅(今不丹),老五往东在察隅定居下来。只有老三,珞巴的祖先不愿离开家乡,继续住在山洞里。有一次,珞巴的祖爷被藤绊了一跤,从中得到了启示,制成了弓箭,此后可以随心所欲地猎取各种野兽,生活更好了,就这样珞巴人在珞瑜地区繁衍至今。

这个传说中的五兄弟,分别就是汉人,藏人,珞巴人,门巴人,僜人。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6-04 周六, 下午10:48    标题: 引用回复


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及我的翻译)
2011-04-2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dcf640100tq2v.html


香港电台知名主持人梁继璋曾给儿子写过一封信,这封信很快流传于各大网站,很多父亲看后感触很深,我觉得不只给儿子,其实适合所有人看!



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送给儿子的备忘录



我儿:写这备忘录给你,基于三个原则:


(一)人生福祸无常,谁也不知可以活多久,有些事情还是早一点说好。
(二)我是你的父亲,我不跟你说,没有人会跟你说。
(三)这备忘录里记载的,都是我经过惨痛失败得回来的体验,可以为你的成长省回不少冤枉路。以下,便是你在人生中要好好记住的事:

(一) 对你不好的人,你不要太介怀,在你一生中,没有人有义务要对你好,除了我和你妈。至于那些对你好的人,你除了要珍惜、感恩外,也请多防备一点,因为,每个人做每件事,总有一个原因,他对你好,未必真的是因为喜欢你,请你必须搞清楚,而不必太快将对方看作真朋友。

(二) 没有人是不可代替,没有东西是必须拥有。看透了这一点,将来你身边的人不再要你,或许失去了世间上最爱的一切时 ,也应该明白,这并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

(三) 生命是短暂的,今日你还在浪费着生命,明日会发觉生命已远离你了。因此,愈早珍惜生命,你享受生命的日子也愈多 ,与其盼望长寿,倒不如早点享受。

(四) 世界上并没有最爱这回事,爱情只是一种霎时的感觉,而这感觉绝对会随时日、心境而改变。如果你的所谓最爱离开你 ,请耐心地等候一下,让时日慢慢冲洗,让心灵慢慢沉淀,你的苦就会慢慢淡化。不要过分憧憬爱情的美,不要过分夸
大失恋的悲。

(五) 虽然,很多有成就的人士都有受过很多教育,但并不等于不用功读书,就一定可以成功。你学到的知识,就是你拥有的武器。人,可以白手兴家,但不可以手无寸铁,紧记!

(六) 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同样地我也不会供养你的下半辈子,当你长大到可以独立的时候,我的责任已经完结。 以后,你要坐巴士还是Benz,吃鱼翅还是粉丝,都要自己负责。

(七) 你可以要求自己守信,但不能要求别人守信,你可以要求自己对人好,但不能期待人家对你好。你怎样对人,并不代表 人家就会怎样对你,如果看不透这一点,你只会徒添不必要的烦恼。

(八) 我买了十多二十年六合彩,还是一穷二白,连三奖也没有中,这证明人要发达,还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世界上并没有免费午餐。

(九) 亲人只有一次的缘份,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



(去年我读到这篇文章时深有同感,于是把它翻译给了我的孩子们)

Daughter and Son,



Dr. Liang Ji-chang is a children’s psychologist and famous radio host in Hong Kong. He wrote a letter to his son, soon the letter was posted on many web sites. Many fathers felt the same way. I, as a father, also feel these are valuable points, so I translated it here in order to share it with you.



a Memo to My Son

--- No matter we love each other or not, we will not see again in our next lives



Son, I’m writing you this memo, based on these three facts:

Our lives filled with all kinds of unexpected, no one knows how long one can live, and there are things I’d like to talk to you sooner other than later
I’m your father. If I don’t talk to you about these, no one else will.
Things I listed in this memo are the precious experiences I gained from my painful lessons in my life, I wish you can learn a thing or two from them so you don’t repeat the same mistakes.


The following are what I wish you remember in your life:

Don't care too much about people who treated you badly. Except me and your mother, no one has the obligation to be nice to you in your life. For those who are very kind to you, in addition to being thankful, it's not a bad idea to take a little bit caution. That's because for everyone, everything, there is a reason behind it. If someone is nice to you, not necessarily because one likes you. You need to understand why, other than think one as a real friend right away.

No one is irreplaceable, nothing is what you must have. Understanding this, you won’t feel it’s the end of world when one day you los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is world, or your life companion leaves you.

Life is short. When you feel it’s leaving you behind it’ll be already too late. Thus, the earlier you start treasuring your time, the longer life you enjoy. Instead of looking for eternity, why not start learning to enjoy and appreciate life now.

There is no such a thing called eternal love in this world. Love is a transitory feeling, and this feeling definitely changes by time, by your mood. If your loved one leaves you, just be patient and the time will wash off everything, the pain in your heart will subside, and phase out. It’s not wise to have an over longing for the beauty of love, or exaggerating the sadness of being crossed in love.

Although many successful people were not well educated, it doesn’t mean you will be successful without adequate education. What you learn are the weapons you will carry for life. One can start a wealth with nothing, but can never win a battle without any weapon.

I’m not going to ask you support me when I’m old. And vice versa, I’m not going to support you when you are old enough to stand on your own feet. When that day comes, my responsibility is over. From then on, you are going to ride a bus or Benz, eat shark fin or rice noodle, it’s your choice and decision.

It’s great that you keep your promises, but don’t ask other people keep their promises. You can be nice to other people, but don’t expect other people be nice to you. How you treat other people does not mean you will get the same thing returned. If you can’t understand this, you will face many confusions and annoyances.

I’ve been buying lotto for twenty years but am still a poor man, not even won a third level award. It approves a fact that, one should work hard, there is no such a thing called free lunch.

A family is an one-time thing, or call it fate. No matter how long we stay together in this life, we should treasure every single moment of it because - we will not see each other again in our next lives.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7-07 周四, 下午6:19    标题: 引用回复


赵传的尽头

颜峻(1995年6月)

赵传的歌是唱给苏童笔下早熟的血性少年听的,是给那些穿着牛仔裤在风里乱走的人听的,是给城市里满身伤痕倍感孤独的底层青年听的,是给脆弱 的男人和曾经愤怒的小人物听的。他曾经成功地唱出了一大批现代青年的心情,为他们重新拾回了生活和情感中的自尊,他曾经让我们听着他仿佛顾影自怜,情不自 禁地感动——然而时至今日,赵传已经走到了他的尽头,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真正的听众,也失去了创新求变的可能,在这尽头之后,我们将迎来 另一位不痛不痒、中规中矩的商业歌手。

赵传的个性,恰是许多人为自己暗中所设计的:冷漠与狂热的结合、脆弱和骄傲的统一。当《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这首歌奇迹般落到赵传手中 时,我们正为自己平凡的生活和狂想的青春而无端愤怒、莫名空虚;当同样是无名歌手的赵传皱着眉眯着眼把它唱出来的时候,我们突然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尽管 是一种经过戏剧化处理的影子)。现代化的无情,现代人的卑微,加上青春那无端燃烧的血脉,一个又丑又温暖的热血青年诞生了,他成了每个青年自我观照后的投 影。“外表冷漠,内心狂热”,是的,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真诚,赵传的出现,使得我们凭空有了如斯的自怜与自信:我是个孤独的好人。他那高亢的嗓音,往 往在不能更高地地方又平地拔起。揪着我们的失落和表白离开了琐屑的现实生活,接着,血热了,泪涌上来了。

在最初的两张专辑里,赵传是一个既商业又个性的歌手。卿卿我我的情歌被他唱得坦白、直接而且真正的深情,悲凉几乎成了所有慢歌的底色,略带 些随意的穿透力又足以让人体会到未经修饰的投入;像《心动的感觉》、《噢!莎莉》这类空洞无物的快歌,竟然也能被他唱出新意,那种无所顾忌的自信大概没有 第二个嗓子能够表达。那时候的赵传还是位平民化的歌手,既没有高深精致的贵族气息,也没有取悦歌迷的商业野心。他的重金属和弦、失真吉它Solo在当时也 算得上流行音乐中的与众不同。

到了《我是一只小小鸟》,赵传更成熟了,他的弱点也暴露出来了。正如歌里所唱,“我们注定无处可逃”,他那有限的个性也注定要溶解为商业音 乐的罐装啤酒。不可否认,这是赵传最成功的一张专辑,《我是一只小小鸟》、《不曾在你面前掉过泪》、《像我一样骄傲》、《给我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等作品 是既卖嗓子又卖歌;这张专辑对人生中的梦想、情谊、奋斗和失落有更多的关注,尽管还是“理想”、“生命”、“永远”这些戏剧化的命题,但人们需要在表白爱 情之外再表白表白真诚、在倾诉相思之外再倾诉倾诉人生。在物质化、数字化的城市生活中,我们羞于也怯于谈论的话题需要以流行文化的方式被提及,于是,一方 面人们的情感被商品化、被批量生产和倾销;另一方面人们又从消费中获得必要的慰藉——而赵传,就成了两面讨好的中介角色。“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 重要?”多么诚实和严肃的提问!然而,我们知道,这只是流行的语汇表达着流行的人生困惑。

从某种意义上讲,《粉墨登场》可能是赵传真正优秀的专辑,这不是指他对“中国摇滚”的形式化的理解,而是体现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这种真正的原创性格、体现于《男孩看见野玫瑰》这种难得的含蓄品质。可以相信,赵传在成名之后试图出一张体现内心想法、表达真实生活的专辑,然而,编配的 失败和市场的浅薄葬送了他最后的理想。

接下来是什么?《你我的约定》?《当我们同在一起》?《爱我就给我》?还是欢颜而媚骨的《红高梁》?经过《粉墨登场》的打击,赵传仅存的个 性被制作人当做招牌挂上了门面。接下来的是无关痛痒的情话和老调重弹的誓言,这个又丑又脆弱而且不再冷漠也不再狂热的形象能换来什么?反正既不是商业效益 也不会是知心的眼泪,接下来的是“给我一点酒,让我有勇气向你吐露我的悲伤”,可怜的现代人,没有酒壮胆甚至都不敢倾诉衷肠!这种一以贯之的、本质上的懦 弱终于彻底暴露出来了,灵魂的无力,用再高亢的嗓音和再豪情万丈的口号都无法掩饰。接下来的,是港台特有的媚俗钢琴和投机主义的合成器,是台湾乐手特有的 不伦不类的炫技派吉它Solo,是吵闹杂乱的和声,平庸的制作和几面讨好的企图导致了音乐性的丧失,所谓个性,并不是加一些摇滚元素就可以的。

当我又一次回想少年时光,总不能忘记在空寂的教室里高唱赵传的情景,是的,他从未有过什么思想和艺术天才,但就是那最初的真诚、朴素的个性 便足以将我打动。而今天,赵传已然成为过去。赵传的历程,也就是现代唱片工业迅速发掘人才然后将他毁灭的过程,他并非死于失败,而是死于丧失自我。我悲哀地看到,还有更多的人正踊跃地挤上这条出卖灵魂的道路,梅菲斯特要做的,正是将他们的灵魂企划、制作、包装,然后卖给饥渴的大众。


Cool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7-12 周二, 下午11:55    标题: 引用回复


波士頓與紅磚屋 潘國靈

《Stadt城市誌》Nov-Dec 2009第二期
http://www.lawpun.com/?mod=iColumn&cmd=showCAS&caID=274




我懷疑王家衛是抄襲我的。《重慶森林》裡,警員633約了阿菲去加州餐廳,結果她飛了去加州。那天下著綿密的雨,雨水打在玻璃門上,633一個人等著,等到打烊關門。

我的初戀情人叫阿飛,我約她去波士頓餐廳,結果她去了波士頓。這年是一九九一。所以我說王家衛是抄襲我的。《重慶森林》是一九九四年的電影。

一九八九年,阿飛十七歲。不錯,阿飛生於一九七二年,是一隻鼠女。她兒時住在灣仔,常對我說那裡,在軒尼詩道修頓球場附近、和昌大押對面,有一間老牌西餐廳叫波士頓。她說她第一次「鋸扒」就在這裡。「這時還未有大家樂鐵板燒。」我明白她的意思。事物還未普及化前,就有一份矜貴。

要說這是一個青梅竹馬的故事可能有點老套,說我們是識於微時卻一點不差。我們之間的故事,就由灣仔西一棟紅磚屋開始。我與阿飛返同一間教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位於軒尼詩道與莊士敦道交界。對我們來說,灣仔西的起點在這裡,我們故事的起點也在這裡。

本來是找精神食糧,中午崇拜後阿飛說肚子餓,嚷著要吃火燄牛柳。她拉了我去波士頓餐廳。餐廳在二樓,要拾級走上一條樓梯,地面是餅店,有傳統糕餅,走經餅店的時候,阿飛眼珠骨碌碌地盯著大大白白的奶油蛋糕,吮吮手指說:「嘩,小時候爸爸給我慶祝生日,就買這個給我!」

我第一次見識火燄牛柳,一身藍色制服的侍應推來扒車,上有一枝利劍,串著兩件牛柳與幾片蘑菇,以熊熊烈火燒著,侍應用箝子把它們逐片解拆下來,放在鐵板上牛柳仍冒著火,阿飛嗜辣,黑椒汁淋在鐵板上激起一幕白煙,滋滋聲的燒著,聲色味俱全。阿飛拿著餐布遮擋身體,連臉孔也遮著,我只聽得見她孜孜的笑聲。我笑說剛才講道牧師還剛剛說著以色列人拜金牛的故事,不久她就又在拜金牛了,她梨渦淺笑地說:「我何止拜金牛,我直頭是拜火教!」我不吃牛,我叫了蒜蓉豬扒,阿飛也不示弱:「你比我還差,聖經裡豬是不潔之物呀。」我們竟然把聖經故事搬到飯桌上,又以它們來說笑。後知後覺的我後來才知道,我們原來是說著情話。

那天原來是阿飛的生日。是的,波士頓雖不算貴價餐廳,但幾十塊錢一個扒,對還沒出來做事的我們並不算便宜,平時我們更多去的是茶餐廳或者快餐店。進入波士頓時明明還是中午,出來的時候已經日值黃昏,幾塊扒肉不可能在我們刀下磨磳得那麼久,每次回想起來都懷疑自己是否被回憶搞混了。但我清楚記得我們離開波士頓時還不捨得分手,我和阿飛有默契地把腳步挪移至修頓球場,街燈已經亮起,年輕人在球場上揮灑汗珠,老年人倚在欄干上旁觀;天空暗藍不黑這個時候照相最美人們稱它為魔術時刻。修頓球場的大鐘滴滴答答地走到七時,在這魔術時刻我第一次握著你的手那滴滴答答原來是我的心跳聲。你低聲地告訴我:「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起你爸爸幾個月前做了「太空人」,身在外地;再愚鈍的我也心神領會,一枝箭般衝入波士頓餅店趕在它關門前買了一個奶油蛋糕。我們就坐在修頓球場切蛋糕,此時天空已經入黑,昏黃的街燈映照著蛋糕上搖曳的燭光,你輕輕一吹,滅了。



往後一年,我和阿飛的經常活動之一,是在週末做完崇拜後,在灣仔一帶蹓躂。教會的精神食糧填不飽我們的腦袋,有時我們會溜到天地圖書地底那間書店看書,我找著了一本書就喜歡站著打書釘,阿飛則喜歡在分類書架之間穿梭,文學、哲學、宗教、社會學……,剛剛還在這裡,抬頭已在那裡,常常失去了她的身影,好像在跟她玩捉迷藏似的。我說:「你真是多心。」她笑著回話:「你是見樹不見林呀。」我沒有法子,唯有帶她到青文書屋,夏巴油站對面波鞋店上面,這二樓書店地方不大,任你怎樣走也走不掉吧,雖然它堆叠如山的書本身就像一座迷宮。但你總是有法子把我支開,到時到候就嚷著腿子軟了肚子餓了,一再重複你「要牧養心靈,也要關顧肚子」的金句,拉我到青文樓下橫街買街邊小吃,一串炸豬腸、一串辣魚蛋,或者一碟豬腸粉。饞嘴的你總是對食物有更大的反應。金鳳的無冰凍奶茶、檀島的酥皮蛋撻、靠得住的拆肉泥鯭粥,都可以令你樂上半天。這年月青春痘仍如青春一樣勃發,經過葉香留或者三不賣,你一定要我喝一碗野葛菜水。涼茶第一家或者楊春雷也不錯。你說很有效的。我懂得回你嘴了,我說體內旺盛的賀爾蒙怎會受區區幾口涼茶控制。

我來自西環堅尼地城,阿飛是灣仔的「地膽」;灣仔這片地方,因為她而在我眼前張開。電車輾過莊士敦道路軌,就在眼前擦身而過,人們在沒有站頭的車站上落,半空的電纜結成一個蜘蛛網,像埋伏頭上的機關又像一道安全網。大金龍與當舖的倒吊蝙蝠安然共棲。一趟你帶我到太原街買回兒時玩的塑膠臉仔,倚天劍、屠龍刀、殺手鐧、離別鉤等十八般武器,紅、橙、黃、綠、藍、粉紅、透明不同顏色,一個透明膠袋入著二三十把,今非昔比,成了收藏品身價自是脹了好幾倍。我略猶疑,你爽快地說:「我送你的。」我們還這麼年輕,竟然也以金錢來收集回憶了。



你平日到甚麼地方吃東西都很隨意,唯獨是那間波士頓餐廳,你指定要在特別日子才去。或者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定立一些生活儀式,好讓平凡的生活偶爾顯得神聖。我跟你慶祝的第二個生日,我們又來到波士頓餐廳。都怪我不曉得預先訂位,輪候晚餐的人排到樓梯口。你沒有生氣,還說小時候跟爸爸等候人們散亂地排到餐廳門口,現在算得甚麼呢。樓梯扶手兩旁和頂端都鋪了鏡面,你照照鏡子撥撥頭髮,說一點也沒有改變,終於排到收銀處,你指著櫃台後一缸金魚,說小時候排隊排得悶了就愛看這缸金魚,這缸金魚至少也放了十八年了。我說金魚缸很老,在其中擺尾的獅頭和鴻運當頭卻不知換了多少代。你梨渦淺笑,笑我總是這麼憨直。

這一次,你好像沒叫火燄牛柳。印象中好像叫了一客紐西蘭牛扒。我記得,因為你在牛扒身上塗上許多喼汁,餐桌上那瓶喼汁半瓶給你用掉了,你說吃牛扒不可以沒喼汁,這是港式豉油西餐廳的特色。我傻乎乎問你這不是紐西蘭嗎紐西蘭究竟在地球哪裡。你縮縮膊頭。沉默半晌,然後略有感慨地說:「是的,灣仔太小,香港太細,我遲早要飛出這裡。」我注意到你說的是「我」而不是「我們」,我沒開口說話,因為這個時候,香港以外的地方,對我來說的確是太遙遠了。

一年前《基督的最後誘惑》在影藝戲院上映,你未滿十八歲不得觀看。今天你成人了我說你從此百無禁忌了。你二話不說竟然興沖沖就招侍應叫來兩杯紅酒,我心裡發毛發毛不是我怕醉而是怕錢包的紙幣不夠。我靠替人家補習才儲得一點拍拖費,沒料到臨時有額外開支,那時候我對紅酒的價錢完全沒有意識,事實上這也是我第一次呷紅酒。你不知道我內心有多窘,只拿著高腳杯與我碰杯,說紅酒與紅肉是絕配這個爸爸一早給你偷試過了。

不出所料,埋單結帳超出預算,結果你動用了爸爸給你的附屬信用卡。這東西對我來說太陌生了,我只覺得作為男孩子生日要女孩子付費實在是太沒面子了。離開波士頓時經過餅店,或者出於一點心理補償我說給你買個生日蛋糕。你說不了太飽了而且奶油蛋糕實在是「太肥」了。我不是社會預言家,但當時我聽到你這一說,就想到如果連你也拋棄奶油蛋糕那它注定很快就會在這個城市消聲匿跡。

離開的時候夜色深沉而你也有點微醺。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家。原來一年以來我們在灣仔大街小巷遊走我不曾把你送回家(或者說你從來沒讓我送回家)。我看著你把直線走出一個S我堅持著你把頭枕在我的肩膊然後又甩開了。在皇后大道東上我們一直朝東走涼風拂面我們從微醺走到清醒。我問你的家在哪裡你指指上面說就在山的那一邊。還要走一條上坡路一直走到堅尼地道。踏正十二時你的生日過了,我站在你家樓下望著你的身影一步一步遠去,我明白了一點甚麼,行人止步,我跟我們的初戀都止於門外。



其實說是初戀可能也是我的一廂情願。應該說是puppy love吧。那次波士頓晚餐後,好幾個月我們疏於見面,最主要是我們進入高考的作戰狀態,時間和心力都給它佔據得所餘無幾。而你也清楚表明:「這段日子,讓一切放入冰箱。」我們偶爾互通書信,都是簡短的問候語和打氣話。時間一晃而過,我完全無法回憶這痛苦而又蒼白的日子。高考完結,等待放榜前夕,我打電話給你,說放榜日大日子在波士頓見見面好嗎,你略猶疑,回答說:好的,波士頓見。

放榜日前夕,如風眼降臨陸地,平靜得有點異常。到真正接到成績單,非常老套的七個字:有人歡笑有人愁。我卻是心如止水,像一個已經飽歷滄桑的人,或者不過不失,就沒有大驚喜或大傷悲。我緊張的反而是你。我走到波士頓餐廳,經過收銀機櫃台時我瞟了一眼金魚缸,一條獅頭魚鰾廢了浮在水面突然又猛衝一下企圖找回剎那的平衡。我忽然有不祥的預感。

涷奶茶大半杯的冰塊已經全溶掉了。餐廳空調很冷,我凍僵了。我叫了一壺熱奶茶。熱奶茶起初是冒煙的,後來冷卻了,後來給全喝光了。時間一分一分的過。服務不算殷勤的侍應也來收了幾次碗碟了。我唯有再叫了一杯熱咖啡拖延時間。水份憋在膀胱,我盡量忍受著,終於不勝負荷我一個箭步衝入「男界」以最快時間小解,生怕就在這瞬間之中與你錯失了。這年頭我還未有傳呼機更別說手提電話,期間我去櫃台借了幾次電話撥到你家中,得來的回答是單調長響的「嘟」。就這樣我乾坐著彷彿這樣等下去我終於會明白甚麼是地老天荒。就這樣我乾坐著如果不成一塊石頭或者我可以變成一尊蠟像。隔著卡座玻璃,我看見波士頓餐廳紅藍綠色的霓虹招牌亮得燦燦,綿密的雨打在玻璃上,我知道我搞錯了,所謂「地老天荒」根本長不過一夜,餐廳打烊關門,你始終沒有來。浪漫浪得虛名,不過是一個少年人需索一點「大於生命」感覺的美好幻象。

未幾收到你一封信。原來波士頓是你給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舉家移民,爸爸作先頭部隊,原來你一早已經知道,在高考完畢便要離開香港,在另一邊真正的波士頓與家人團聚。你在信中解釋說,那天的確來了波士頓餐廳,比我更早,逗留了一刻鐘,不想道別難過,轉念就直往啟德機場去了。你不知道,不辭而別才真的令我最難過。或者你根本是知道的,這正正是你所想要的。有一個人為你空等著,有一個人為你傷心──這是愛情中一種難以抗拒的虛榮。



自此我不再信任名字,又或者說,我更加明白符號的任意。我不再天真地以為,紐西蘭牛扒一定是紐西蘭、瑞士雞翼一定是瑞士、巴西豬扒一定是巴西。廈門街不在廈門、汕頭街不在汕頭,船街沒有船、星街沒有星、鵝頸橋沒有鵝頸、軍器廠街沒有軍器。連皇后大道都是一個錯誤的名字(「事頭婆」是女皇才是)。

名不符實,可能是一場誤會,可能是吾生晚也,錯過了許多歷史。存心欺騙的是一九九二年落成的香港第一高樓,明明不在中環卻叫自己中環廣場,那身會變換色調的燈光外衣分明是老千戲法。

後來你寄來過一些信,夾著你一些生活照。一幀在波士頓一家餐廳拍,你說是波士頓最古老的餐廳,名字叫Union Oyster House。照片中你坐在一張木餐桌邊,手中捉著白瓷碟上一隻大龍蝦的鉗子,作勢給它箝著但明明它才是你的囊中物,很快就會被你拆骨去件送進你的肚子。我看著相片發笑,心想阿飛呀你去到哪裡都是一樣,一樣的可愛一樣的饞嘴,忽然我如夢初醒,怎會一樣呢波士頓從來是以龍蝦而不是以牛柳見稱的。你拿著的鉗子彷彿在宣告:你看,我真正來到波士頓。另一張拍的是一間紅磚屋教堂,名字叫Old North Church,你的影子投在教堂牆身上。你說這是波士頓最古老的一間教堂。我想到你是把香港的生活整套地搬到異地了。講道崇拜不分國界。但事隔一年,我已經沒回灣仔的紅磚屋,手上的書也由約翰.班揚的《天路歷程》轉到卡繆的《異鄉人》了。

是的,幸好還有書。我去不了波士頓,但我找來一些書本看。名字還不是沒有意義的,你給我留下的兩個古老名字,成為我打開波士頓的虛擬門匙。Union Oyster House原來不僅是波士頓最老的餐廳,還是美國連續營業最長的餐廳,開業於一八二六年,餐廳建築物則更歷史悠久,建於一七一六至一七年,是一間喬治亞風格的紅磚屋。許多名人曾經光顧,包括甘迺迪家族,所以樓上有一間Kennedy Booth。Old North Church的歷史看來更有趣,建於一七二三年,一七七五年四月十八日英軍來襲,教堂司事Robert Newman爬到教堂尖塔,舉起兩個燈籠發出信號,“One is by Land, Two is By Sea”,昭示民眾英軍正以海路朝Lexington與Concord進發,由此而燃起波瀾壯闊的獨立革命。由此我知道,每個城市有每個城市的故事。關於波士頓,它與香港如果有甚麼共通性,就是二者都是臨海城市,因此有豐盛海產,多年來陸地面積也不斷向海水借貸,以及二城都曾經是日不落顛的殖民地,僅此而已。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三日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波士頓餐廳門前,植了一顆大榕樹,為「灣仔綠化計劃」第六百棵樹。大樹依今猶在。這個港督也喜歡喝涼茶,起碼在鏡頭面前。青春痘在我面上凋謝殘留,但每次經過葉香留,我還是會喝一碗野葛菜水。

加州在香港遍地開花,有加州紅有健身中心,經過柯布連道天橋,可以看到奇觀。《重慶森林》裡的阿菲根本不用到加州去。幸而歲月悠悠,波士頓餐廳仍只此一家。只要它一天尚在,我的懵懂朦朧初戀記憶,就不至於擱淺或者拋錨。

然而紅磚屋是留不住了。未幾循道會堂被拆卸,重建為高層大廈,一九九七年落成,從此面目全非,昔日的紅磚外牆、綠瓦窗簷、中國亭台鐘樓,俱往矣。儘管,人們仍然稱那建築物為「紅磚屋」,一如人們稱它的所在地為「大佛口」──由名正言順到名不符實,我有份經歷的,從此方知名字有牢不可破的意義。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我選擇在這時候離開。工作幾年,我儲了第一筆旅費,想見見真正的波士頓。就在這一年,你舉家回流,回來前給我寄來一信,說在老地方聚聚好嗎?我看著自己的登機證,我覺得命運真是懂得跟人開玩笑。就這樣,我們彼此的命途好像一個大交叉,相交一刻,爾後是越發遙遠的距離,直至無限大。

如果你問我,事隔這麼多年怎麼我會記起以上種種,我會告訴你回憶從來是無緣無由的。如果你必須要我給一個理由,我會說,首先是懷春,跟著是懷疑,然後是懷鄉。時間不斷前進,我的脖子卻像給擰轉了頭,背向未來,眼巴巴看著從後飛脫、傾塌、堆積如山的歷史碎片。我在波士頓餐廳撿拾起其中一片。

這麼多年,紅酒我飲過很多支,街邊小吃卻是絕跡了。波士頓餐廳我少有光顧。心理回轉,二○○九卻比任何一年都更接近一九八九。於是我回到波士頓。奶油蛋糕當然沒有了火燄蛋白蛋糕看來也不錯。樓梯兩旁和頂端的鏡面依舊,我瞥了一眼鏡中的自己依稀看到眼角跑出了魚尾紋。櫃台魚缸仍在裡頭的金魚卻不知換了多少代。火燄牛柳我始終不曾嚐過,因為我始終不吃牛。只見隔鄰一個少女拿起紙餐巾遮擋身體牛柳在鐵板上冒火時她一樣會發起孜孜的笑聲。卡座對面看來是她的小男友拿起數碼相機給她拍照。從利劍把牛柳解拆下來的那個侍應也很年輕,只有綠色的皮椅是上了年紀的。我吃著的鐵板大蝦豬扒似乎不比從前,只有暖熱的餐包是好味的。也許缺了你食物也欠了一點滋味。對面卡座坐著一對夫妻和他們的一個小女兒。我想到今天你三十七歲了說不定也有一個女兒你會帶她到波士頓重溫過去。波士頓餐廳紅藍綠色的霓虹招牌亮得燦燦,綿密的雨打在玻璃上,此情此景,似曾相識,我非常清楚,她是不會來的了。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7-21 周四, 上午11:30    标题: 引用回复


美国,美国——成功偷渡美国(关岛)两周年纪

http://www.gutone.com/phpbb3/viewtopic.php?f=6&t=13532&start=0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7-24 周日, 下午12:18    标题: 引用回复

结论不一定对,人太老了护理到那里都会是问题。有钱会有帮助,但也不可靠。最重要是身体好,到时走得顺。如果儿孙孝敬在那里都一样。你回中国不一定儿孙就孝敬。那儿的养老设施更差,老人更多。还是就地养老把,交了多年税,别和国人争资源了。

夏天,我一个同学回国。说到她的公公在美国去世,我简直不能相信,最后竟然不给病人任何吃的喝的,直到饿死渴死。

养老问题已浮出水面,最终是要面对的。解决的好是快乐的延续、解决不好真悲哀。


看来我们得回国养老了
(转载一位在美从事养老工作的华人的文章)

来源: uptoyou [回国发展] 于 2011-01-13 16:57:05


看大家争来争去, 说到了俺以前的本行,感觉做我这行的不多, 有些东西值得分享,一直没有好好写出来,现在我也来说两句吧。我的point是, 老了一定要回国, 而且能早回就早回。

我以前是在一个州政府里面专门管medicare和medicaid的部门工作的, 俺的任务就是每天出去检查州里面的各个nursing home, 老人公寓, 还有各种名目的私立的公立的来照顾别人的, 有人长期居住在里面的那些机构。 检查的越多, 其实越是坚定了我要回国的信心。

不管是luxury的nursing home, 还是穷人住的政府付钱的nursing home, 我都检查了很多, 其实两者都是一样的miserable, 唯一的能让这些老人们的生活有些不同的就是家人的陪伴。 有些家里会每天都轮流派子女去陪老人, 很多年如此, 这样的老人, 过得很开心, 但是想起来, 不也和咱们国内的那些老人和孩子住在一起的情况相似吗?

在这些nursing home里面, 我也常常遇到一些中国老人, 大部分都是第一代移民,以前吃了很多苦, 老了还是没有钱, 要依靠medicaid来cover 他们老了住nursinghome的花费的。 这个花费, 如果真的是自己来交, 还是很巨大的。 因为各
个home给私人交钱和政府交钱的rate是不一样的, 你永远不可能拿到政府给的那个价格。 nursing home 的价格, 每人每日来算, 按州和地区的不同,如果自己来交钱,从90刀一天, 到500刀一天的都有, 大部分条件稍微好点的nursing home,(就是里面没有虐待,管理较好 ,护理较好)一般都最少要150刀一天到200刀一天起价, 如果你需要任何特殊的服务, 比如特殊的护理, 这都要另外加钱的。因为自费的价钱很贵,很多老美都是年纪大了, 就把房子卖了, 先去住retirement home, 这种都是全自费的, 一年5000到10000多不等,但是需要医生的evaluation, 说明你自己能走能吃。
然后住个几年, 身体再下降, 需要更高级别的护理了, 就转到assisted livinghome, 这种home是有nursing assistant的, nurse只是定期出现; 然后身体再差一些, 医生就会说你不适合住这种home了, 法律规定你必须move到更高level的care去, 你就得搬去nursing home, 这里一天24小时都有nurse值班, 医生会每周定期出现。美国人基本上都是先选择物理条件好的, 看起来高档的nursing home(这些一般都是自费), 先自己掏钱住几年, 然后等卖房子的钱都花完了, 存款都没了, 各项条件都符合该州的medicaid的条件了, 再搬去那些条件差的medicaid cover 的home等死。

不管是贵的还是便宜的home, 不管是哪种home, 其实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讲都是很miserable的, 主要原因如下:

1)语言障碍。 所有的home, majority的都是老美, 贵的home 白人多, 穷的home黑人多, 大家都说英语, 而我们都知道的, 我们的母语是中文, 人年纪大了之后,不管你英语读好, 也会越来越趋向于说母语, 尤其是到了一定年纪或者是生病的时候。 我就遇到过一个中国老人, 在nursing home, 他没有家人, 会说英语, 但是因为年纪大了,有了轻微的老年痴呆, 就只想说中文, 老拉着人说中文, 没有人明白他的意思。 我去检查的时候, 他见我是asian, 就直接对我说中文, 说他很难受云云, 说他很饿。(他当时是接受的胃管营养, nursing home的人只知道他体重慢慢下降, 觉得是因为老年痴呆, 但是因为听不懂中文, 不知道是因为胃管里面的营养不够, 他在挨饿。)...直到和我说了话,他们才知道要调整胃管。。。真是饿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2)所有home, 食物都很难吃。 由于我们是检查的, 一个home一般检查的时候, 要去那里呆3,4天, 还要试吃他们的食物, 几乎都是巨难吃的老美食物, 想吃中餐,简直就是不可能。 想想要是我老了去那里, 估计等不到病死, 就已经饿死了。

3)种族歧视。 Nursing home里面, 这个也很明显。 甚至有人会直接朝有色人种扔东西, 或者骂你。就算被nurse制止了, 也难保证没有下次。

4)虐待和忽视。 我们检查部门的同事讨论过, 都没有一个人愿意以后把自己的爸妈送去nursinghome(我们部门就我一个老中,其余都是老美), 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以后去nursinghome。虐待和忽视很多时候是小小的地方, 但是长期加起来效应就可怕了。

再回国看看, 很多老人都是子孙几代同堂 , 还能和家人邻居一起说说话, 散散步,吃的也是自己爱吃的东西, 就算中国的医疗费再贵, 也贵不过nursinghome的价钱啊。。。所以卖了美国的房子, 早点回去中国养老, 绝对是比死在美国要幸福得多的。当然这个也需要很多客观条件, 比较子女教育要好, 要孝顺父母等等, 不过这些都是可以从现在慢慢培养的, 但是如果你回去的太晚, 你的孩子已经在美国扎根了,你回国只能跟侄儿侄女过日子的话, 那估计就只能在美国苦了。。。说来说去, 还是要海归, 就为了老了不要死在美国nursing home里面也是值得的。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10-01 周六, 下午10:10    标题: 引用回复

跨国婚恋 » 恋爱真经助求 » 在中国遇到了中学的同学
http://bbs.wenxuecity.com/lianaizhenjing/973844.html

在中国遇到了中学的同学
来源: webber222 于 2011-09-28 19:13:02 本文已被阅读:72714次


上次回国的时候,遇到了同学会上的一个男同学。已婚,有一个女儿。他说从中学的时候就喜欢我,很多年了。在他的进攻之下,我和他那个了。他说在我出国前,曾经在什么地方遇到过我,但是没有过来和我打招呼。他说以前一段时间和他老婆关系不好。如果那段时间遇到我的话,可能会像我求婚,问我有没有可能会答应他之类的。等等。

我自己一直都没有嫁出去,情况欠佳。本来以为和他只是玩玩,追忆一下青春时光而已而已,现在看来好像他也是个不错的人选。他现在自己做生意。据其他同学说做得不错。我现在反过来向她求婚,被拒绝了。他说除了跟我结婚,其他都可以。还说了些什么“士为知己者穷“之类的说法。我挺喜欢他的。但是觉得回去做小三也不是什么很好的出路。在这里问问各位JM 对此有什么看法。(估计砸砖的会比较多吧。)

谢谢先!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10-01 周六, 下午10:11    标题: 引用回复


在中国遇到了中学同学 – 续

来源: webber222 于 2011-10-01 19:15:42 本文已被阅读:161次


前面写的一篇,登上了首页,受到了文学城城民的关注,还有很多意见和批评。决定再写一篇,以正视听,以谢读者。

回国探亲很长时间了,已经购买了回来的机票。一天,接到一个位于另一个城市的亲戚的电话,说我的中学同学要开同学会,想要联系我参加,问我可不可以给他们电话。我说当然可以。随后接到一个男同学的电话,并加入了QQ初中同班同学群。在群相册里看见了我们初中毕业照。那是一张很熟悉的照片,我也有一张,只是不知道位于家里的哪个地方。看见照片上那一张张青涩的,没有笑容的面孔,我的心开始收缩。

一个负责组织同学会的女班干部在QQ上和我聊天,她也是我幼儿园的同学。她说一定要来哦,来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班的一个男生暗恋你。呵呵。我说,你现在就告诉我好了。 她说不行,只能在同学会上说。一个秘密,不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游戏吗?秘密不秘密,我都要去的,我想念他们。对于这个秘密,我也有我的猜测,我估计是那个和我同桌的男同学,现在是某市中心医院的主刀。上次回国的时候见过他,还一起吃过饭。

随后坐车去那个我出生的小城,三个女生开着宝马车来接我。一路上嘻嘻哈哈,到了城里最高档的四星级酒店。在酒店大堂里,和其他同学见了面,有的一眼就能认出来,有的需要2,3秒的时间想一想,有个别的实在没有了印象。平生第一次发现,我也可以是喧嚣的中国人群中的一员,而且感觉非常良好。不停地说话,不停的尖叫,呐喊。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特别是我,一直在外流浪,很久不见他们了。

第二天早上开会,班长发言,班主任发言,老师发言,同学发言。拍照,录像。我的那个同桌跑来和我坐在一起,我们曾经打个手肘仗,划过三八线,现在当然非常亲切友好。所谓的秘密的事,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然后吃午饭。我坐到了一个桌子边,旁边还有一个空位,一个男生过来坐到了那里。吃着,吃着,我爬起来,跑到别的桌子去照相,同学们都活跃起来,各自都拍了很多照片。一个班花级的女生,坐到了一个男生的腿上,大家都挤成一堆,拍照留念。那个被坐腿的男生,是那个女班干部的老公。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旁边的那个男生,开始对我表白,他就是那个秘密!哈哈,真没有想到呀,会是他。他学习一般,体育很好,是学校的体育尖子,那时候是高高,瘦瘦的少年,还是班上传说中的几张纸条子的传递目标。我那时开窍很晚,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典型,跑几百米也会晕倒,所以我们是两个极端。我心里很开心,因为这个意外的结果。在大家的起哄下面,我们喝了一杯所谓的“交杯酒”。

下午那个暗恋我的男同学,单独开车送我去学校参观。已故的父亲,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我家也曾经在校园里。那些笔直,参天的大树,是我的景仰,我的最爱。经过一次次的校园改造,它们都得以幸存。其他同学也纷至沓来,又是一通拍照,留念。

回到酒店,稍事休息。他们提议我和那个男同学出去转街。于是我们拿上一把伞,去了不远处的河边。河上修起了又一座新桥,还修了宽阔的河堤走廊。亚热带的骄阳,晒的人眼花缭乱。窃以为在这样的阳光之下,除了晕倒,做什么不不过分。哈哈。

我对他说,你要是早点告诉我,历史就要改写了。他咬了一下嘴唇,估计认为我的这句话说得不真诚,不地道。

晚上去唱歌,我的暗恋说,他要唱一首歌,要把大家都唱哭了。歌厅里闹哄哄,个个同学都是麦霸,他唱歌走调,究竟唱了什么歌,我忘了。

第二天我们去参观溶洞。我和其他人一起,坐他的车。中午在溶洞附近吃饭。吃完饭后,又要返回。他们叫我上车。我去拉另一个女生,我说,走,上我们的车回去。这个女生,大呼小叫起来,说坐“我们”的车回去,“我们”是谁呀?我被她说得无赖,只好去叫另一个女生,我说,XX,快来,坐“我们”的车回去了哈!这一个勇敢地来了,因为她的老公已经在车上。这是我们班上的两对中的另一对。班主任也在车上,这是一个很严厉的快班班主任,据说当年在整顿班风的时候,我的暗恋曾经向她坦白过说喜欢我。因为那时的我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一点都不知道。在车上,我和一车人讲起了刚才发生的事,那个坐“我们”的车回去的故事。我说那个女生认为我把我自己升了一级,而我只是为了方便,少说了几个字,我的意思是,来坐“我们这伙人”的车。哈哈。开车的他,听了这个故事,开心起来。他说,就是坐我们的车,又怎样呢?一车人都开心死了,连班主任,似乎也想要让我们在一起,她下车后,把车门打开,叫我坐到前面去。我坚持着没有过去。

因为我有事要在这个城里办理,所以,两天的同学会结束后,决定再呆一天,他决定留下来陪我,并开车送我回家。次日早晨,他开车送我到高速路口,在那里停下来,叫他的朋友从他们所在的城市打的赶过来开车,因为他说喝了几天酒,又很疲倦,所以不敢自己一个人开车上高速送我。

我们三人到了我所在的城市,我叫他们去我家吃午饭,他们坚辞,走了。然后短信不断,邀请我去他们所在的城市玩。我不能决定,因为机票已经买好了,觉得应该静下心来,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他有几个朋友从另一个比较远的城市飞到我在的城市办事,然后还要去他们那里,他就和他的朋友一起开车到我在的城市来接他们。我接到电话,到湖边和他们相见。他的那几个朋友中,有一个年龄和我们相仿,另外两个是很年轻的小伙子。晚上他们在本市的酒店住宿,我想如果他要叫我去酒店,我也会去。

第二天决定和他们一起去他们的城市去玩。他除了自己开一个公司而外,还和他的朋友在市里经营一个卡拉Ok店。吃完饭之后去唱歌。里面有很多漂亮的陪唱小姑娘。洋酒,红酒像水一样的喝着,直到呕吐为止。大家一起跳舞,那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拼命把我和他往一起推。

凌晨,我们一起去了酒店的房间。他说我们就这样和衣而睡吧。于是我们就这样和衣而睡了。我躺在他旁边,有一点点出卖自己的感觉。我想我的生活已经够乱,够奇怪,不妨再奇怪一点,卖了就卖了吧。

第二天早上,四目相对,我的手在他的枕边,他把我的手拿到他的脸庞下面。我开始抚摸他。他很喜欢我的爱抚,我也很喜欢爱抚他,他有光滑的皮肤,令人赞叹的超结实的肌肉。

我在他们那里呆了几天,然后返回。谢天谢地,总算告一段落,可以省省心了。过了几天,他又带他的老婆,孩子和其他几个朋友,同学到我住的城市玩,这是个早已决定的行程,因为我所在的城市风景很美。他叫我出去和他们一行人吃饭。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了他,和他老婆见面会很尴尬,所以坚辞。他让那个女同学打电话叫我去,我始终没有去。晚上又有宵夜,说老婆不会出席,所以我过去见了他们。然后回家。第二天又是宵夜,然后去了酒店,他老婆和女儿住一个房间,我去了他的房间,继续我们的热情。我很快就离开了酒店,因为不好久留,他打的送我回家。据他说,他们一家出去旅游,她老婆都是和女儿睡一间,他自己睡一间。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各有一个房间。我希望我只是一个敢于挑战自己,挑战权威,敢想敢做的人。哈哈。

次日他们离开。几天之后他的那些朋友又到我市出差,我们又聚了一次。然后我就坐火车走了,路上有很多短信联络。

对于离开后,他的感情,和我的感情,会不会变,我都没有十分的把握。尤其是我。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很爱他。他一次次地要我回去,我说,我刚刚过来,坐飞机也不能像打的一样呀。回去做什么?结婚吗?他说我想让他犯重婚罪。哈哈,也可以不用犯罪的,我心里想。他说他如果来这里能做什么,我说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不要放弃在家乡的事就好了。他说他还没有到养老的时候。我说我回去也像是养老。他以前说过,他可以养我。要我给他生孩子,不生孩子也行。我说这边我弟弟也很需要有人陪伴,有人照顾。他说他觉得我才需要有人照顾。又说他希望他在我弟弟的位置上。我说我也可以做你的老婆呀。他说这么远,怎么做?我说我可以回去和你结婚。他说,除了结婚,其他都可以,只要我开心。我说,好吧,随便你。他说,不是随他,是随我。我说我回去,也不想再和家里人住在一起,他说可以租房呀。我听见租房,很没有感觉。我的弟弟,其实是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前男友。他是个病人,需要我的照顾。我们从一开始,就更像姐弟,而不像情人或男女朋友。我一直都是一个处在照顾他的位置上的人。他则是一个我一直都想要离开,又一直都没有离开的人。

如果他不是总催我回去,我应该也不会向他求婚。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能够把别人的老婆敲掉的人。我的计划是我在这里待够时间,把我的弟弟照顾好一些,然后回去。我们在同学会之前很巧地在同一个城市买了期房,相距不远。那样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可是因为他催我回去,我就向他提议结婚了,他拒了我,让我感觉很受挫。

有的爱,像LV,像Gucci,是奢侈品;有的爱,像水,像空气,是必需品。性是唾手可得的,而爱却不容易。至于爱是什么样的,谁也不敢定义。玩着玩着,也可能玩出感情。

以前有在网上看见过不少写同学恋的文章,看后很是唏嘘。经常问自己,我怎么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事?这回总算也有了,填补了一项空白。

谢谢阅读!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分页 1, 2, 3  下一页
1页,共3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