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谁是大爷:人民币升值,欧美赤字与债务(美日,PIIGS,STUPID)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谁是大爷:人民币升值,欧美赤字与债务(美日,PIIGS,STUPID)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6-08 周二, 下午3:29    标题: 引用回复

this is not a zero-sum game at all. most gains of wall street are from the irresponsible debts issuers like piigs and fed.
who will pay wall street in the end? no one!!!! or everyone.

周末,纽约日报刊载了一片有关欧盟政府债务的文章, 谈到这实际是一个高达2.6万亿欧元的秘密。这么多的债务是从何而来的呢?

赤字


经济


增长


失业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上一次由纯属误会于2010-6-10 周四, 上午6:23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6-08 周二, 下午3:46    标题: 引用回复


Debtors’ Prism: Who Has Europe’s Loans?

http://www.nytimes.com/2010/06/06/business/global/06toxic.html

FRANKFURT, June 4, 2010

Europe's banks have a pile of debt from Greece, Spain and Portugal. Few have disclosed details. It’s a $2.6 trillion mystery.

That’s the amount that foreign banks and other financial companies have lent to public and private institutions in Greece, Spain and Portugal, three countries so mired in economic troubles that analysts and investors assume that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that mountain of debt may never be repaid.

The problem is, alas, that no one — not investors, not regulators, not even bankers themselves — knows exactly which banks are sitting on the biggest stockpiles of rotting loans within that pile. And doubt, as it always does during economic crises, has made Europe’s already vulnerable financial system occasionally appear to seize up. Early last month, in an indication of just how dangerous the situation had become, European banks — which appear to hold more than half of that $2.6 trillion in debt — nearly stopped lending money to one another.

Now, with government resources strained and confidence in European economies eroding, some analysts say the Continent’s banks have to come clean with a transparent and rigorous accounting of their woes. Until then, they say, nobody will be able to wrestle effectively with Europe’s mounting problems.

“The marketplace knows very little about where the real risks are parked,” says Nicolas Véron, an economist at Bruegel, a research organization in Brussels. “That is exactly the problem. As long as there is no semblance of clarity, trust will not return to the banking system.”

Limited disclosure and possibly spotty accounting have been long-voiced concerns of analysts who follow European banks. Though most large publicly listed banks have offered information about their exposure — Deutsche Bank in Frankfurt says it holds 500 million euros in Greek government bonds and no Spanish or Portuguese sovereign debt — there has been little disclosure from the hundreds of smaller mortgage lenders, state-owned banks and thrift institutions that dominate banking in countries like Germany and Spain.

Depfa, a German bank that is now based in Dublin, is one of the few second-tier European banking institutions that have offered detailed disclosures about their financial wherewithal, and its stark troubles may be emblematic of those still hidden on other banks’ books.

Despite boasting as recently as two years ago of its “very conservative lending practices,” Depfa, which caters primarily to governments, has flirted with disaster. It narrowly avoided collapsing in late 2008 until the German government bailed it out, and today its books are still laden with risk.

DEPFA and its parent, Hypo Real Estate Holding, a property lender outside Munich, have 80.4 billion euros in public-sector debt from Greece, Spain, Portugal, Ireland and Italy. The amount was first disclosed in March but did not draw much attention outside Germany until last month, when investors decided to finally try to tally how much cross-border lending had gone on in Europe.

Before Greece’s problems spilled into the open this year, investors paid little heed to how much lending European banks had done outside their own countries — so it came as a surprise how vulnerable they were to economies as weak as those of Greece and Portugal.

“Everybody knew there was a lot of debt out there,” said Nick Matthews, senior European economist at Royal Bank of Scotland and one of the authors of the report that tallied up Greek, Spanish and Portuguese debt. “But I think the extent of the exposure was a lot higher than most people had originally thought.”

Concern has quickly spread beyond just the sovereign bonds issued by the three countries as well as by Italy and Ireland, which are also seriously indebted. Private-sector debt in the troubled countries is also becoming an issue, because when governments pay more for financing, so do their domestic companies. Recession, along with higher interest payments, could lead to a surge in corporate defaults,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warned in a report on May 31.

Hypo Real Estate has hundreds of millions in shaky real estate loans on its books, as well as toxic assets linked to the subprime crisis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first quarter, it set aside an additional 260 million euros to cover potential loan losses, bringing the total to 3.9 billion euros. But that amount is a drop in the bucket, a mere 1.6 percent of Hypo’s total loan portfolio. Hypo has not yet set aside anything for money lent to governments in Greece and other troubled countries, arguing that the European Union rescue plan makes defaults unlikely.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estimates that the Continent’s largest banks will book 123 billion euros ($150 billion) for bad loans this year, and an additional 105 billion euros next year, though the sums will be partly offset by gains in other holdings.

Analysts at the Royal Bank of Scotland estimate that of the 2.2 trillion euros that European banks and other institutions outside Greece, Spain and Portugal may have lent to those countries, about 567 billion euros is government debt, about 534 billion euros are loans to nonbanking companies in the private sector, and about 1 trillion euros are loans to other banks. While the crisis originated in Greece, much more was borrowed by Spain and its private sector — 1.5 trillion euros, compared with Greece’s 338 billion.

Beyond such sweeping estimates, however, little other detailed information is publicly known about those loans, which are equivalent to 22 percent of European G.D.P. And the inscrutability of the problem, as serious as it is, is spawning spoofs, at least outside the euro zone. A pair of popular Australian comedians, John Clarke and Bryan Dawe, who have created a series of sketches about various aspects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recently turned their attention to the bad-debt problem in Europe. After grilling Mr. Clarke about the debt crisis in a mock quiz show, Mr. Dawe tells Mr. Clarke that his prize is that he has lost a million dollars. “Well done,” says Mr. Dawe. “That’s an extraordinary performance.”

On a more serious front, Timothy F. Geithner, the United States Treasury secretary, visited Europe at the end of May and called on European leaders to review their banks’ portfolios, as American regulators did last year, to separate healthy banks from those that need intensive care.

Others say that if such reviews do not occur, the banking sector in Europe could be crippled and the broader economy — dependent on loans for business expansions and job growth — could stall. And if that happens, says Edward Yardeni, president of Yardeni Research, the Continent’s banks could find themselves sinking even further because “European governments won’t be in a position to help them again.”

LENDING practices at Depfa may have seemed conservative before its 2008 meltdown, but its business model had always been based on a precarious assumption: borrowing at short-term rates to finance long-term lending, often for huge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From its base in Dublin, where it moved from Germany in 2002 for tax reasons, Depfa helped raise money for the Millau Viaduct, the huge bridge in France; for refinancing the Eurotunnel between France and Britain; and for an expansion of the Capital Beltway in suburban Virginia. Depfa was also a big player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other ways, like lending to the 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in New York and to schools in Wisconsin.

Before the current crisis, Depfa was proud of its engagement in Mediterranean Europe. In its 2007 annual report, the company boasted of helping to raise 200 million euros for Portugal’s public water supplier and 100 million euros for public transit in the city of Porto. In Spain, it helped cities such as Jerez refinance their debt and helped raise money for public television stations in Valencia and Catalonia as well as raise 90 million euros for a toll road in Galicia. And in Greece, Depfa raised 265 million euros for the government-owned railway and in 2007 told shareholders of a newly won mandate: providing credit advice to the city of Athens.

Depfa said it performed a rigorous analysis of the creditworthiness of its customers, including a 22-grade internal rating system in addition to outside ratings. More than a third of its buyers earned the top AAA rating, the bank said in 2008, while more than 90 percent were A or better.

The public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 which Depfa specialized were considered low-risk, and typically generated low interest payments. Yet because long-term interest rates were typically higher than short-term rates, Depfa could collect the difference, however modest, in profit.

To outsiders, Depfa still looked like a growth story even after the subprime crisis began in the United States. Hypo Real Estate, which focused on real estate lending, acquired Depfa in 2007. After the acquisition, Depfa kept its name and its base in Dublin.

But when the United States economy reached the precipice in September 2008, banks suddenly refused to make short-term loans to one another, blowing a hole in Depfa’s financing and leaving it with a loss for the year of 5.5 billion euros and dependent on the German government for a bailout.

As Hypo’s 2008 annual report said of Depfa: “The business model has proved not to be robust in a crisis.”

Even with Depfa’s myriad travails, most investors weren’t aware of the extent of its cross-border problems until it disclosed them this year.

The question now hanging over Europe is how many other banks have problems similar to Depfa’s, but haven’t disclosed them.

On May 7, the cost of insuring against credit losses on European banks reached levels higher than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Lehman Brothers collaps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ficials at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warned that risk premiums were soaring to levels that threatened their ability to carry out their fundamental role of controlling interest rates.

Three days later, European Union governments joined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to offer nearly $1 trillion in loan guarantees to Europe’s banks. At the same time,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began buying government bonds for the first time ever to prevent a sell-off of Greek, Spanish and other sovereign debt.

The measures, widely regarded as a de facto bank rescue, restored some calm to the markets, but critics said that the aid merely bought time without reducing overall debt load. Europe’s major stock indexes and the euro have continued to fall as investors remain dubious about the ability of Greece and perhaps other countries to repay their debts.

Even so, figuring out which banks may be most exposed to those countries largely remains a guessing game.

Regulators in each country know what assets their domestic banks hold, but have been reluctant to share that information across borders. Lucas D. Papademos, vice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which gets an indication of banks’ health based on which ones draw heavily on its emergency credit lines, said at a news conference Monday that a small number of banks were “overreliant” on that funding.

But Mr. Papademos, who retired last Tuesday at the end of his term, wouldn’t be more specific. He said European banks would undertake a vigorous round of stress tests by July.

It’s obvious that Greek and Spanish banks hold large amounts of their own government’s bonds. Spanish banks hold 120 billion euros in sovereign debt, according to the Spanish central bank. But a central bank spokesman said that those holdings were not a problem because, thanks to the European Union’s rescue plan, the prices of Spanish bonds have recovered.

Guessing also falls heavily on public and quasipublic institutions like the German Landesbanks, which are owned by German states sometimes in conjunction with local savings banks. Five of Germany’s nine Landesbanks required federal or state government support after they loaded up on assets that later turned radioactive, ranging from subprime loans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investments in Icelandic banks that failed.

According to the Royal Bank of Scotland study, banks in France have the largest exposure to debt from Greece, Spain and Portugal, with 229 billion euros; German banks are second, with 226 billion euros. British and Dutch banks are next, at about 100 billion euros each, with American banks at 54 billion euros and Italian banks at 31 billion euros.

“Banks continue to not trust each other,” says Jörg Rocholl, a professor at the European School of Management and Technology in Berlin. “They know other banks are sick, but they don’t know which ones.”

DEPFA and Hypo Real Estate, meanwhile, face continued setbacks as they try to steer back to health. Hypo reported a pretax loss for the group of 324 million euros in the first quarter, down from 406 million euros a year earlier.

At the end of May, the German government raised its guarantees for Hypo to 103.5 billion euros from 93.4 billion. Some analysts say they think the bank may need more aid in the future.

“I don’t think it’s over yet,” says Robert Mazzuoli, an analyst at Landesbank Baden-Württemberg in Stuttgart.


Raphael Minder contributed reporting from Madrid.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6-21 周一, 下午12:11    标题: 引用回复


欧元区各国经济溃不成军,上美元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卢麒元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0&articleId=21020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惨烈的一跃,终结了近年来韩国摆脱美国控制的艰苦努力,韩国亲美
的商人总统正在重新演绎美国“马前卒”的角色。

日本前首相鸠山黯然下野,暂停了日本政治家摆脱美国控制的艰苦努力,新首相被迫重
新申明日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

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终于站到了美国一边。中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投下了令人费解的赞成
票。

很清晰,东亚各国最近被各个击破。想摆脱美国的控制实在是不容易。想跳下美元这条
“贼船”更是难上加难。东亚政治经济共同体的梦想变得遥不可及。东亚元的出现更是
遥遥无期了。美国人轻易化解了东亚政治经济一体化对美国构成的现实威胁。

看看欧元区各国经济溃不成军的样子,美国人已经轻松化解了欧洲政治经济一体化对美
国形成的短期威胁。

当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剧烈变化,将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这理应引
起国人的深思。

美国已经从金融风暴中走出来了。美国在政治上率先复苏了。他们正在迅速恢复对世界
的全面控制。美元没有出现崩溃的迹象。相反,它好像比危机前更强大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有趣的“比较经济学原理”。奥巴马团队是聪明的。美元已经失去了
绝对优势货币的历史地位。但是,在证明了其他货币更糟糕的状况后,美元获得了比较
优势货币的现实地位。美元再一次成为“避险”工具。美国政府仍然可以继续向全世界
征收“铸币税”。
当然,与以往不同了,美国要不断地制造各种“风险”,强制全球资
本到美元中“避险”,从而为美国经济转型赢得时间和空间。或者说,为美国濒于破产
的经济体系续命。

我们或许忽略了希拉里在上任第一天说过的新词汇:智慧强权

奥巴马团队在国际金融风暴尚未结束的时候,就敢于对欧洲和亚洲采取了颇为强悍的进
攻态势。他们使用的就是“智慧强权”。美国的“智慧强权”无远弗界。那是一种基于
教育、学术、传媒无形而深刻的影响力。在这种影响力之下,卢武铉变成了贪污犯,鸠
山变成了外星人。一切敢于对美国说“不”的人,都会变成了“问题”青年。在“舆论
”的强烈质疑下,他们一个一个被“国民”无情地抛弃。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们所代
表的民族国家主体性被消解于无形。

超牛的智慧强权!我们终于见识了一些国家国民的集体愚昧,我们终于见证了一些国家
政治家匍匐在地的壮丽景观。我不由得想起了“东亚病夫”这个久违了的词汇。

欧洲最早认识到被美元殖民的悲惨结局。欧洲的大政治家(密特朗和科尔)毅然决然地
决定走上了“独立”的道路。他们联合起来,建立强大的欧洲共同体。他们建立了欧盟
并创建了欧元。亚洲的小国大政治家金大中总统,在亚洲金融风暴中经历了被美元殖民
的惨痛教训,他与他的继任者卢武铉都极力推动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试图摆脱美国
对韩国的全面控制。日本国民在“失落的十年”之后,意识到“经济自主”的意义,鸠
山等非主流政治家顺应民意,开启了“脱欧入亚”的历史进程。中国在饱尝汇率压力之
后,也开始思考人民币的未来。然而,欧洲和亚洲的政治家们,在美国“智慧强权”面
前,露出了极为孱弱的一面。

奥巴马团队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让我们见识了“即将崩溃的美元”是如何的“强大”
!他们极快地“镇压”了意图反抗的东亚政治家。他们再次强化了美元“独裁者”的地
位。

我们看到了,那些个准备踏出“贼船”的脚,一个一个悄悄地收了回去。我们真不知道
,是应该为奥巴马喝彩呢?还是为这些蹩脚的造反者们汗颜!


回看中国。

中国是造反意识最薄弱的国家。在美国处于金融危机的时刻,中国根本没有借机强化人
民币的意愿,中国甚至试图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人民币为美元重建“独裁者”的
地位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当然,这贡献意味着中国国民“伟大”的牺牲。

现代文明的主要特征就是用“文明”包装野蛮。张仪适楚变成了“人才交流”,纳贡称
臣说成是“战略伙伴关系”,国民福利转移翻译成“转型成本”,滚滚盲流溢美为“城
市化进程”。

我们不得不忧虑美国“智慧强权”在中国的肆无忌惮。

人民币早就被美元绑架了。

被绑架的难到只有人民币吗?

中国有太多的“聪明”人了。他们已经率先爬上了“贼船”,他们不顾一切地去“避险
”了。不顾一切,就是指漠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一个人可以到“贼船”上“避险”。可是,一个如此伟大的国家如何到“贼船”上“避
险”呢?

况且,卿本佳人,何必投贼呢?

大国就要有大国思维。大国就要有大国的精神。大国就要有大国的气概。大国就必须像
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国就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天地。中国没有必要像韩国、
日本那样小鸟依人。

人民币当然可以独立于美元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当人民币拥有足够令人信服的备兑支付
能力(当然不仅仅是外汇储备),人民币就会成为令世人信服的国际支付与结算工具。
我对倡议将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发展为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提法感
到愤怒。一个人民币的管理者竟然对人民币自身毫无信心,梦游似的寄望于一种由美国
人操纵的SDR来拯救被绑架的人民币 。这是在自觉接受另一次绑架。我看到了一些人精
神上的奴性。我为这些中国人感到羞耻。中国管理层需要重新学习站着思考。

我在想,一个如此伟大的民族,就算是没有“智慧强权”,也应该有一点儿“强权智慧
”的。人民币还不能称王,但多少要有一点儿霸气。

人民币其实有很多的方法维持币值稳定。笔者已经说过多次了。我们可以提高人民币汇
兑的技术门槛,例如汇兑准备金制度;我们可以自主调节外汇的流量,例如针对进出口
企业征收资源税和污染税;我们可以限制外汇的无序流出,例如征收资本利得税;我们
还可以调整招商引资的政策措施;如此等等,办法总是有的。我们不能只会补贴,我们
也要学会反补贴。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完成对人民币的合理定价。结束人民币价值内外扭曲
的局面。真正的财政金融专家都应该清楚,人民币币值低估的唯一原因在于中国的劳动
力价格被人为压低了,这是美国压迫人民币升值的根本原因所在。换句话说,我们在用
国民福利补贴人民币币值。或者说,我们在用国民福利补贴出口商品。也可以说,我们
在用国民福利补贴全世界。这才是人民币币值低估的真正原因!当然,这是一个需要道
德勇气来面对并解决的原因。

无穷无尽的补贴总有一个尽头吧!难道我们宁愿接受人民币升值,也决不愿意增加国民
福利吗?

人民币问题真的有哪么复杂吗?

如果有些人真的下不了贼船,那就待在贼船上吧。中国是不差几个“聪明“人的。不过
,不许你们继续用人民币和中国国民福利去做投名状!

卢武铉和鸠山提供给中国领导人惨痛的教训。一定要管理好本国的精英阶层。绝对不能
让他们成为美国“智慧强权”的先头部队。绝对不能让中国教育、学术、传媒出现全面
失控的局面。中国政府要警觉思想路线、组织路线、群众路线彻底被控制。我们的党不
能失去战无不胜的三大法宝。否则,中国可能再次沦为东亚病夫。

我国的政治家要有战略思维。东亚政治经济一体化是一篇大文章。东亚政治经济一体化
应该有俄罗斯的加入。这篇文章应该与欧洲政治经济一体化相呼应。反独裁需要勇气,
也需要策略。

中国太大了,中国是一个巨人。那只“贼船”根本容不下一个巨人。人家也根本没有意
愿让你这个巨人登船。中国应该去做巨人应该做的事情了。

上帝不会赐予人类一种完美无缺的货币。不用跪在那里祈祷SDR了。当然,上帝是不会
喜欢金融殖民者的。如果上帝有期许的话,那就是希望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因为,这
个货币的名字叫人民。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上一次由纯属误会于2012-1-03 周二, 下午10:21修改,总共修改了3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8-18 周三, 下午10:28    标题: 引用回复


穆迪下调美英德法主权评级风险减弱

2010年08月18日 汇通网

  摘要:穆迪17日发布季度报告称,美英德法目前的评级状态保持良好,降级风险所有弱,财政调整可能减缓这些国家的经济复苏。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周二(17日)在《Aaa主权评等跟踪》(Aaa Sovereign Monitor)季度报告中称,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等获得Aaa主权评级的国家目前评级状态保持良好,因与财政调整相关的挑战发生改变,这些国家的降级风险所有减弱。

  穆迪在报告中指出,财政调整可能减缓上述Aaa级国家的经济复苏,这些国家需要保持获得廉价资金的能力。

  穆迪副总裁兼高级信贷官科克贝克(Alexander Kockerbeck)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些国家选择提前进行财政调整有一个好的理由,那就是保持市场信心。

  科克贝克称,拟定的财政调整计划仍需落实到位,这其中蕴含一定的执行风险,他还指出,过去几个季度的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政府的持续支持。

  然而,整体来看,Aaa级国家的状况较几个月前更为有利。

  科克贝克称,“自上季度报告发布以来,有关欧洲最大Aaa级国家的财政紧缩最佳时机的争论已经停止,这些国家目前都在推行减赤措施。”

  但报告也指出,公共债务增加意味着所有大型Aaa级国家对资金成本的上升更加敏感。

  报告称,“潜在的利率冲击是Aaa级国家债务承担能力面临的最大威胁。”

  美国尤其容易受到影响,报告还指出,与欧洲国家不同的是,美国至今尚未出台财政巩固计划。

  英国显然是Aaa级别中表现较弱的国家之一,但穆迪表示,该国有资源和能力应对挑战,并保持Aaa评级。

  科克贝克称,“英国仍然是表现较弱的Aaa级国家,但该国无疑已开始兑现控制开支的坚定承诺。”

  报告还指出,法国至今仍有出色的能力从市场获得大量融资而并未遭遇资金成本上涨,而德国出口将继续支持该国增长,有助于该国从全球经济复苏中获得较高的竞争优势。

  报告称,在所有顶级评级国家中,西班牙是唯一近期被穆迪列入降级观察名单的国家。尽管该国正在修复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并实施关键的结构性改革,私人部门正在去杠杆化,工资和成本控制正在使其恢复国际竞争力,但该国经济增长前景仍然疲弱。

  穆迪还指出,这场危机对所有Aaa级国家的深远影响是缩短了各国政府处理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时间。

  科克贝克称,“由于危机的发生,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影响将比最初预期的时间更早到来,政府调整政策以控制公共债务轨迹的时间也比以前更少了。”


*************************************************************

穆迪或降西班牙主权评级


  北京时间7月1日,穆迪投资服务公司宣布,可能调降西班牙现为AAA的主权评级,主要理由是该国经济状况不断恶化。

  此前,标普和惠誉已先后调降西班牙的主权评级。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9-04 周六, 下午7:55    标题: 引用回复

叶檀:人民币国际化驶上快车道,A股总市值离60万亿并不遥远!
2010-6-23 每日经济新闻


人民币国际化从来不是单独的事件,2010年6月19号重启汇改,几乎同时出台的一连串的政策,全部剑指人民币国际化。

据中新网6月22日电,中国人民银行等六部门联合下发通知,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工作,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境外地域由港澳、东盟地区扩展到所有国家和地区。换言之,大部分的经常项目与边贸的人民币结算将放开,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资本项目开放紧锣密鼓,市场传出消息,中央计划扩大范围,放宽境外人民币或外汇经在港中资机构投资A股市场,这相当于资本项目开放的一个大通道。目前境外企业对于人民币结算兴趣不高,人民币不能投资、不能流通让市场人士恼火不已。而政府通过香港市场,允许在境外的人民币投资A股市场,相当于资本项目部分开放。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联袂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大大加速。

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优势突显,不仅起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作用,还起到监管资金流向的作用。以往境内资金投资香港H股的北水南调策略,现在变成了境外人民币可以投资A股市场的南水北调,资金流向整个倒了个,境内积聚的资金将越来越多。

6月21、22日,中国央行宣布重启汇改之后接连两个交易日,人民币汇率叠创新高,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突破6.80,虽然22日收盘下跌,但可以看出人民币上升趋势没有变,人民币汇率弹性在增加。

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如同暖流,外资流向中国是大势所趋。此前的5月份,外资流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减少,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5月份我国外汇占款达204769.34亿元,5月新增量为1315.64亿元,较4月份2800多亿元的增量骤降五成。

如果小QFII成行,规模将超过目前的QFII。截至今年3月末,共有88家外资机构经过批准获得QFII资格,审批的额度为170.7亿美元,而据分析,小QFII最少将有1000亿元左右的人民币流向境内市场。香港金管局的统计数据表明,香港人民币存款近日出现大幅增长,4月份增幅达14.3%,目前在港人民币存款达到809亿元,打破2008年5月776.75亿元的纪录,成为历史最高值。如果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增加,每年将有2000亿以上的人民币需要寻找投资、交易窗口。

A股市场已经为如此之多的人民币准备好了巨额筹码,近日传出不良资产管理公司上市请求获批是明确的信号,越来越多的资产将寻求在证券市场兑现。如各类金融公司、各种大型企业、地方融资平台,以及处于低利润困境之中的民营企业,和中国亟需发展的高科技企业。可以断定,有多少资金流入A股市场,A股就有多少筹码准备派发。

除了源源不断的融资再融资,以及没完没了的解禁股之外,容易被人忽略的是,资产证券化等产品的交易。据报道,2005年人民银行和银监会联合下发的《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或于近期修改,将取消之前几家金融机构资产证券化试点,允许符合条件的其他机构参与此项业务。据称,目前新的方案已经报至国务院待批,预计6月底或7月会有结果。

此时,不要指望股指大涨,能够确定的是,市场容量会大涨。做大容量是一贯政策,并非始于今日。

据资深市场人士徐智麟先生统计,从1999年年底到2009年年底,十年间中国的广义货币M2从12万亿增加到60万亿,增加了5倍;GDP从9万亿增加到33万亿,增加了3.3倍,而以上市房地产均价论,上涨了5倍,与实体经济关系较为密切的标志性大宗商品铜,上海铜从每吨18250元上涨到59560元,上涨了3.26倍;而沪综指从1366.58上升到3277.14点,上升了 2.3倍,与此相对应的是市值狂升,总市值从2.6万亿元人民币上升到24.5万亿,上涨了9.4倍,而流通市值从0.8万亿元上升到15万亿元,增加了 18.75倍。仅以中小板为例,2007年7月25日,中小板流通市值站上2000亿元,达到2050.93亿元,比2004年6月25日设立时的 49.33亿元增长了40.58倍。

上述数据清楚地说明,中国的大宗商品、实体产品等价格难以望货币发行量之项背,指望股指大涨,什么股指过万不是梦,基本上属于痴人说梦。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就是证券市场容易急剧扩张的过程,这是中国抑制资产泡沫的利器,也是资产兑换所必须。中国没有债务危机,就是源源在上升市场中有源源不断的资产可以兑现。只要未来数年广义货币发行量保持不变,只要人民币升值吸引全球资金,可以预料,A股市场总市值在目前的基础上扩张3倍达到60万亿,并不遥远。


注:看看三十年来最严厉的英国预算案,有增有减。

加税内容:从明年1月起,增值税从17.5%增加至20%;高收入者的资本收益税从18%增加至28%,从6月22日午夜起生效,对于中低收入者,资本收益税仍保持在18%的水平。

削减内容:公共部门薪水冻结两年;儿童福利(ChildBenefit)冻结三年;恢复国家养老金与收入挂钩;政府各部门资金削减25%。

宗旨:高收入者多纳税,国内反对资本收益税的人应该看看。

减少企业与低收入者负担。

从明年起,大公司支付的公司税税率每年递减1%,三年内减少至24%,小公司税率从21%减少至20%。

个人收入所得税门槛提高至7475镑,这将使88万名低收入者免于缴纳个税,相当于2300万名薪水较低的纳税人少交税170镑,政府的长期目标是把个税门槛提高至一万镑。

未来三年内,除伦敦、英格兰东南和东部外的地区,新成立的公司的最初十名雇员支付的国民保险税可最多减免5000镑。

对银行征税。从2011年一月起,将引入一种对银行的税收,预计全部实施后,政府每年收入将增加20亿镑。减少住房福利。对住房福利设立每周400镑的上限,预计每年会节省18亿镑。

儿童福利有增有减。

儿童福利冻结三年。收入超过四万镑的家庭,明年的税务福利将减少。低收入家庭得到的儿童税务福利将增加,每个儿童明年得到的福利金额增加值将比通货膨胀率高出150镑。

采取制度减少通胀发生率。从2011年起,除了国家养老金和养老金福利之外,各种福利、税务福利和公共部门养老金将与消费者价格指数挂钩。如果通胀,政府会掏更多的腰包。

这样的改革方案值得学习。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9-05 周日, 下午1:40    标题: 引用回复

转贴一篇
来源: bluesea_bluesea 于 10-09-05 08:07:19

不完全赞同, 但是我同样认为不可避免, 美元加息就是开始。 这些国家大事, 不是我们小老百姓操心的, 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自己能做的就是不要吃全鱼, 多留些美元, 少些人民币, 长远来看,人民币升值是个伪命题。 中国房子有一套足够了。 大的方面, 就是这些。

市场中, 最重要的, 就是要知道为什么人服务, 赚什么人的钱, 让什么人满意。 才是长久之道。 股市亦然, 买什么东西要知道下家是谁, 下家买的是不是会高兴(下家买得兴高采烈的才是高手,才能长久), 为什么买。 要留有余地, 生意才能长久。


股市中难得糊涂的境界, 所谓糊涂不是不知,而是不介意。。。忽视。。。
这样才能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某些他认为生命中重要的东西上。

对我们大多数靠工资吃饭的人来说,可能没有时间来回折腾股票,也没有能力弄准每分每时的走向。要想不影响你的生活、身体和工作,大概要用糊涂的心态来对待短期的股市波动。要达到糊涂的境界,首先是别把吃饭和住房的钱放进股市,这样没法糊涂,民以食为天,糊涂不得!

钱为人用无需多,人为钱忙全白忙。。。


****************************************************************************


美国:中国很快要忍受自己“失去的十年”
米尔军情网 2010-09-05 07:46:33


  随着中国正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吴敬琏和约翰·梅金等有影响的中国和美国经济学家纷纷猜测,中国很快要忍受自己“失去的十年”,因为该国会出现一个日本式的经济低迷期。

  鉴于中日两国的增长模式非常相似,有关当代日本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经济未来的说法是可信的。但是,日本的经济衰退对日本人民和政府来说至少是个逐步的、令人舒服的过程。对中国共产党和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说,步日本后尘所带来的痛苦可能会大得多。

  在有确凿证据证明日本的经济停滞期延长之前,一些经济学家就不断对过度依赖出口和固定投资推动经济增长产生的危险提出警告。—般认为,日本具有当代东亚体制固有的优势。例如,西方体制中不断更迭的政府奉行的政策缺乏远见,而与此不同的是,由于日本的自民党占支配地位(从1955年到2009年,该党对日本的统治几乎没有中断过),东京得以进行长期的政策思考和执行。

  加上日本人民聪明、负责、勤劳,日本拥有非常有利的条件,可以对必要的转型、朝更加具有可持续性的增长模式过渡进行管理。“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并不寻求复制任何一种模式,但是与日本模式存在的相似之处却非常明显。

  正如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日本一样,中国正在接近终止依赖出口和固定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并在考虑转而采取能够增加国内消费的政策。为了做到这一点,中国政府可以集中精力推行不必为短期政治私利来牺牲国家长期利益的政策。

  然而,正如北京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方式表明的那样,为推动经济增长,中国对一种难以为继的模式依赖程度不断提高而不是降低。银行贷款猛增,而国内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实际上正在下降。这个比重刚刚超过30%,在现代经济史上各主要国家中最低。

  这个数字不断下降,从上世纪80年代的50%以上降至世纪之交的40%,而在2008年全球经济下滑之前约为36%。类似模式往往导致类似问题,更糟糕的是,两个政治经济体之间的差异也许对中国不是个好兆头。当日本的经济低迷期开始时,这个国家已经建立起牢固的制度:法治、产权和稳定的政治制度。

  尽管日本的发展模式经常被称为国家主导型,但是私营部门通常能得到这个国家约四分之三的资金。这就是说,即使在结构性衰退时期,大多数日本人也有“好日子”过——而且在变老之前就变富了。

  相比之下,这些制度在中国相当不成熟,甚至在长达30年的改革之后也是如此。此外,中国的发展模式把国家的作用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尽管国有企业的产出仅占全部产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但是得到的资金却占全国的75%以上。

  由于这个国家的许多财富集中在大约12万家国企(及其数不清的子公司)手中,人数较少的一些有身份地位、有关系的圈内人从中受益,而绝大多数人则被剥夺了繁荣的机会。

  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成果,这个事实会对社会稳定、最后对政治稳定产生严重影响。目前,北京花在维护国内治安方面的钱比花在解放军身上的钱还多。

  根据中共自己的推算,要保持该党的执政地位,这个国家的经济就需要保持8%的年增长率。与日本的情况不同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会变老,但永远不会变富。

  这表明我们正在目睹一支非常脆弱的力量崛起。中国要是更像日本就更好了。经济不振最终导致东京政府和平更迭。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中国,过渡也许不会那样顺利。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27 周日, 下午4:11    标题: 引用回复


不要被迷惑:人民币升值或导致哪些致命连锁反应?

2011-03-27


尽管官方的说法一直在否认人民币升值一步到位的可能性,但是最近的情形却似乎在暗示,不可能正变成无法回避。两周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出现连续升值势头,从3月14日的6.59迅速涨到6.55。与此同时,一些重量级的官员在公开场合更是释放出让人民币一次性升值以对抗通货膨胀的观点,尽管只是个人观点,但已足以显示政府内部对于升值抵触情绪的弱化和对于升值的正面反馈的累积。

升值抵抗通胀?这样的声音好像与那个叫盖特纳的美国人的喊话十分相似。不过,不同的是,人家早谋划在先,并且知道这样做的明确后果和他们这样做的目标。而我们并不能确切知道,由被动升值到主动升值,实则是在形势紧逼之下的无奈之举,其后果并非我们设想的那么美好。

历史经验完全可以证明,在国际汇率博弈中,一次性大幅升值只不过是一场游戏的收场而已。美国人在将风险转嫁到新兴国家的过程中,总是通过这个国家的本币升值来做大其资产泡沫,其所要求的一次性升值无非是向该国索要的最后要价,以实现其收益的最大化。他们的想法是,通过大幅升值,继续做大中国资产泡沫,以利于其大规模热钱的安全撤离,这个意图十分明确,而我们却顺应了对方的逻辑诱导,轻信升值可以抵抗通货膨胀。

既然最后升值的信号已经出现,投资者更应该相信,非理性繁荣的时代即将结束,人民币快速升值只不过将为大规模热钱撤离中国提供保护伞而已,无论我们现在看到什么,几个月之内很多情况将会发生我们意想不到的结果。你只要去调查索罗斯最近在忙些什么就会明白道理,他在香港的办公室可能已经忙碌运转半年之久,这个人可不是来替你添柴火的,他会在恰当的时候来缴获战利品,他以做空市场闻名遐迩。

热钱将会很快回流美国,比我们预想的会快得多,美元将会很快见底回升,笔夫在年初发布过一篇《国际金融市场五条路线图》,这可以算作是我的新年的策略分析,其中明确预测美元将在一季度末见底,我想,即使一季度末不能见底,二季度初期是完全可能的,这在时间上是一个概念。6月份之后,全球金融市场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美联储何时加息?就美国经济而言,即使是表现最差的就业数据,也已经出现好转的迹象,而食品价格的攀升使得美联储受到更大的压力,他们无法继续维持量化宽松政策,这一政策已经失去人心。

人民币最后的升值可能会使让人诟病的楼市出现回暖,光这一点,就足以让试图通过升值来抵消通胀的全部努力打了水漂,而央行却不得不因为楼市的回升继续实施货币从紧政策,不断攀升的利率水平使企业负担日益加重,而短期内汇率的大幅波动将使早已脆弱不堪的出口型中小企业遭受灭顶之灾。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27 周日, 下午4:14    标题: 引用回复


致命循环嗅出资本流向:索罗斯如何赚钱?

2011-03-25
http://blog.eastmoney.com/hb02/blog_130640361.html

导语:

  真正投资是顺应趋势,索罗斯正是一名敏锐的趋势猎手,抓住机会吹大泡沫,做多;等待时机再反手做空。他眼中没有价值高低,只有是不是正确的时机。


--------------------------
“不妨学索罗斯赚钱”《钱经》2011年第3期 作者:苗宇
http://www.qikan.com.cn/Article/qiji/qiji201103/qiji20110327.html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3-27 周日, 下午4:19    标题: 引用回复


2011年全球金融市场五条路线图

2011-01-0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ad35601016znv.html?tj=1


2010年,全球还没能来得及为2009年那点可怜的复苏而欣喜,就开始为欧债危机带来的动荡而忧心忡忡了。中国两位数的经济成长没能给股市投资者带来任何收益,通胀的肆虐却锈蚀掉普通居民的实际财富。有人强烈预期价格水平仍会无节制地上涨,却无法确认接下来的结局会是什么。我们知道美国人以低利率制造泡沫,但谁能预知美国人在来年会将全球经济引向何方?

基于完全的假设,笔夫绘制了2011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五条路线图,试图与投资者分享。

资金推动A股一季度强劲反弹、二季度见顶


2010年,中国股市以全年下跌14%的成绩位列全球倒数第三,匪夷所思的是,这样的成绩竟然是在前三季度GDP均以两位数增长、增长速度位居全球第一的情形下取得的。更令股民耿耿于怀的是,在股市步步走熊之时,A股的融资额竟再次雄踞全球之首。

笔夫无意附和股民七嘴八舌的网络言论,只是当《人民日报》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时,问题已开始变得非常严肃,12月30日,该报发表文章《经济一片向好,股市为何偏弱?》。这一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并不复杂,我们只需要简单地了解这样一个事实就可以找到完全的答案:在经济规模高速扩张的同时,企业利润不但没有得到相应提升,相反却步入了历史低点。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文章所做的统计,所有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2010年销售收入上涨了20%多,同期企业利润率却下跌至2003年以来的最低点,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可怕的通货膨胀已经盘剥掉了上市公司绝大部分的利润来源,成本的上升使股票的投资价值急剧降低。股市的走势实际上正反映了这样一个人人都看得见的现实。

如果企业利润增速不能令投资者感到满意,市场向上成长的力量就只能主要依靠资金推动,在这种情况下,A股的融资额与市场的走势实际上呈现负相关的关系,因此,出现融资世界第一而股市持续走低的情况并不难理解。只不过,过量融资并不是市场走低的根本原因,通胀才是真正的原因。

通胀一天不除,股市便不具备长期走牛的条件,这是笔夫的基本判断。可即使这样,也并不能排除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里,股市会出现积极反弹的走势,这与长期走势并无关系,在一个与资金面密切相关的市场,我们应该对这样的局面心中有数。元旦过后,随着资金陆续回流市场,银行对信贷的控制闸门将会放松,一季度是放贷的高峰,这有利于市场资金面的宽松。美元进一步走弱和人民币升值预期将导致热钱的流入,股市将起码迎来一波久违的反弹,甚至会意想不到地超过2009年的高点。2011年,中国股民可以把最美好的记忆留在第一季度。

美元一季度末见底

黄金冲高至1600美元至1700美元之间


中国投资者还不太习惯以地缘政治的角度对市场作出分析,即使是12月20日因韩国军演导致A股百点大跌后,投资人仍然没有意识到,半岛局势已经成为上证指数连续暴跌的重要诱因,尤其是当美国增派第三艘航母的消息公布以后,股市更是在一片抱怨声中陷入莫名的下跌趋势中。也许,这样的经历只能证明,中国股市和中国股民都还非常年轻。

半岛局势对于金融市场不啻为一把双刃剑,在对股市产生动荡的同时,也助推了黄金价格,未来一段时间,东亚局势的不稳定将会持续推动金价,同时抑制美元价格,相信外汇投资者不太乐意看到所持货币与战争有关。

众多机构均对2012年国际金价走势作出了评价,看涨情绪依然充斥着市场,以国际最大的黄金ETF基金SPDR近期的持仓量变动情况来看,虽然价格在上涨,但持仓量却变化不大,甚至在小幅减仓,笔夫认为,未来半年内,国际金价将会见到顶部,最高可能位于1600至1700美元之间。一旦未来金价进入拉升阶段,SPDR可能会采取逐步派发策略,其庞大的持仓量决定了它必须采用此种手段来结束这场已经持续太久的游戏。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欧元区不断出现的险情初步支撑了美元,随着欧元区问题短期内的退去,美元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重现弱市格局,从技术走势分析,可能会沿着下降通道走出长达两个月的下跌趋势,虽然美联储仍然继续奉行低利率政策,但事实上美国市场利率水平已经悄然攀升,几乎完全抵消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的现实影响,忐忑不安的伯南克以美国减税政策来解释利率水平为何攀升,但不管怎样,此种景象一方面代表美国经济复苏增强,另一方面表明通胀忧虑升温,美联储未来半年内加息的可能性大增,伯南克也表示,他们15分钟之内就可以作出加息的决定,QE2将会在2011年6月份到期,那将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如果量化宽松政策的累积效应不断得到体现,经济真正步入复苏阶段,美联储可能会突然启动加息进程,美联储一旦启动加息,将促使全球资本迅速回流美国,美元将会迅速出现强劲反弹,也许是反转。

当然,美元目前仍然处于下跌的趋势中,而且在未来三个月,会始终处于这一趋势中,不过事实将证明,预测美元崩溃只会是一种人云亦云缺乏远见的观点,未来真正的情形是,走向崩溃的是欧元,而美元则会意外升天。

美元相对于欧元的弱势已经维系了近十年,尽管未来几个月内美元还会像人们预料的那样维持下跌,但是,2011年将是一个转折之年,如果年中美国启动加息,美元则有可能会摆脱长期积弱局面而出现反弹。

美联储或年中加息,秒杀新兴经济体


如果美联储在未来半年加息的假设成真,那么将会是全方位的,目前国际资本的流向依然是从美日等低息国家流向新兴市场国家,但是如果美元加息,那么这种状况将会根本改变,热钱将会迅速撤离回流美国。此前,在强烈的升值预期之下,热钱汹涌进入中国、巴西等国家,促使这些国家资产价格暴涨,通货膨胀严重,政府不得不以收紧货币来应对,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提高利率等,但这恰恰加剧了热钱流入的速度和规模。由于货币政策对于收紧流动性难以立即奏效,游离于银行系统之外的灰色信贷成为难以管制的自由资本。据市场估计,中国2010年的灰色信贷高达3万亿元,这些资本在继续推高中国的楼市等资产价格,继续吹大泡沫,这一点将令政府感到十分头痛。

但是只有当热钱撤离中国之时,泡沫破灭才存在完全可能,在美国与新兴经济体的博弈中,结果总是殊途同归——美国人会帮助这些国家做大吹大泡沫,大到你简直不相信这些泡沫还会破灭,但最终美国人会帮助你瞬间刺破这些泡沫。泡沫破灭,即是美国对新兴经济体经济的一次秒杀。

欧元最终可能走向崩溃


这样的结论让人感到有些意外,当我们提到崩溃的时候,通常指的都是美元,而现在我想,在2011年的某个时候,该把它与欧元挂上钩了。

当我们认为一切都已过去的时候,其最差的结局可能比现实还要差那么一点点。就像当年贝尔斯登倒掉时那样,人们认为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但是接踵而来的是雷曼兄弟和其它一些大家伙。现在的欧债危机就是这样,机会主义者以为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这样了,但是,事实是,只有处于危机边缘的国家才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

德国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最大的责任,可事实上远远不够,也许爱尔兰的银行系统已经开始稳定下来,希腊的财政状况也逐步好转,但就整个欧盟而言,传染病的蔓延似乎才刚刚开始,西班牙和意大利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给德国出一个难以解开的难题,德国不可能有能力去救助这样一个规模的国家,即使有能力,默克尔也难以越过高高的政治门槛去冒险。

整个欧洲都在压缩政府开支以求控制财政赤字规模,可这可能恰恰是下一步危机的关键因素,整个欧盟市场规模都可能出现萎缩,再加上私人消费减少,欧盟国家来年可能困难重重,这无疑将助长欧债危机的蔓延。未来几年,欧元可能在一步步危机中走向解体。

农产品价格仍将上涨


不管金融形势如何转化,短期内农产品的牛市格局似乎都难以撼动。全球气候的异常变化将把所有农产品价格推至历史高位。厄尔尼诺才刚刚离去,拉尼娜接踵而至,在澳大利亚小麦产区遭受水患的同时,南美阿根廷的大豆产区正饱受热浪袭击,德国《油世界》估计其减产规模将达20%以上。

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强大的市场刚性需求将会使供需长期处于紧张状态,2011年,全球农产品库存和库存消费比将会进一步走低,农产品价格未来仍将受到成本推动、灾害天气、消费增长、流动性支撑四大因素的整体发力而居高不下,政府对于价格的管控可能会对某些产品的短期价格产生影响,但长时间来看,难以产生根本性的作用。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4-12 周二, 上午10:52    标题: 引用回复


为啥中国经济发展十年,中国国债价格升了十年?



请教或讨论:为啥中国经济发展十年,中国国债价格升了十年?而美国国债价格长期稳中有升,是由于中国等在买。
但中国国债价格升了十年,是谁在买?如是国内自己人买,则是好的;如是外国人在买,就不安全了吧。


中国国债价格




美国国债价格(ETF)




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




------------------------------------------------

http://bbs.wenxuecity.com/tzlc/304034.html
• 中国有资本管制,国债以RMB计价,是国有银行在买,作为银行资产。 -虎落平原- 4/10/11 10:08:56
• 国有银行在买,是不是就是储户的钱在买?国有银行在买,是不是就是储户的钱在买?你这个有道理:美国银行就是买短的(国债),
卖长的(房贷),来赚钱的。 -halfdummy- ♂ 4/10/11 10:16:34
• 贷款是以银行资产为依据的 银行不是保险柜,储户的资金会立刻以其它形式转成银行资产。国债的流动性最佳,是银行资产的首选。
关键是资本管制,RMB计价,和印钞机,不必担忧。-虎落平原 4/10/11 10:23:48


------------------------------------------------

【新闻】应该限制外国投资者持有央行债券 -halfdummy- ♂ (631 bytes) (8 reads) 4/11/11 23:43:51
http://cn.wsj.com/gb/20110411/BCH09044710.asp

来源: 虎落平原 于 2011-04-12 07:55:39
http://bbs.wenxuecity.com/tzlc/304670.html

中国的经济管理层试图用行政的方式干预国债的发行,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的惯性,是对自己建立的市场体系的信心不足的表现。管理层
试图行政命令式地降低短期,超短期国债的外资比例,是担心泰国金融危机的中国版的发生。目前,金融大锷云集香港,大有风起云涌之
势。如果各位坛友重温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现今中国的经济状况的确不容乐观:房地产的堰塞湖之势,出口产业的RMB升值困扰,
巨额投资产生的大量银行债务,高通涨导致的居民消费萎缩;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同时遇阻,经济硬着陆的几率很大。管理层最担心的是
蝴蝶效应的发生。

中国经济的最大困惑是发展方向。世界工厂模式把中国经济与他国经济捆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中国并非台湾,韩国,日本。两头在
外是依附型经济,需要政治,外交的无作为,与中国传统的中央之国的地位不符。中国的前途应是美欧以外的一极。放弃固定汇率(让
RMB的升降与中国经济联动)可为中国经济建立一道经济自主的防火墙。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4-13 周三, 上午10:36    标题: 引用回复


美股评论:欧债危机想说结束不容易

Brett Arends' ROI April 12, 2011, 12:02 a.m. EDT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story/print?guid=8AF41B0A-6460-11E0-BBB0-00212804637C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亚兰兹(Brett Arends)结合美国房地产泡沫的经验和对欧洲当地,尤其是西班牙具体情况的了解明确指出,西班牙经济状况比表面上看上去要糟糕得多,而以西班牙的经济规模,对该国进行援救根本就是个欧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欧洲债务危机真正严重的时刻恐怕还没有到来。

  以下即亚兰兹的评论文章全文: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omment/20110413/20389684193.shtml


  这几天以来,欧洲的政治领袖们简直就像是祥林嫂,见到每个人都恨不能立即告诉人家,他们的信用危机已经结束了。

  他们说,葡萄牙将会是最后一个需要援助的国家,至于链条上下一个虚弱的环节西班牙,那是不会再出麻烦的。

  “西班牙不是问题。”法国财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华尔街日报》的记者表示,“欧盟的财长们相信,西班牙不会步葡萄牙的后尘。”

  “现在我并没有看到任何蔓延的风险。”西班牙财长萨尔加多(Elena Salgado)宣称,“我想我们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欧盟经济及货币事务专员瑞恩(Olli Rehn)则表示,他“确信”西班牙严格的预算措施足以确保该国不至于落到需要援助的境地。他们“将不需要外来的财务援助”。

  这些领导人的判断准确吗?

  最好是准确的。

  援救西班牙,欧洲负担不起。

  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这些都是没什么了不起的轻量级角色。西班牙不一样,那是个巨大的经济体,在整个欧元区当中排名第四。他们的政府债务要比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加在一起还多。

  如果西班牙崩溃,整个体系或许就要随之崩溃了。

  我们不妨来看看具体的数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资料显示,希腊的国债总规模为3240亿欧元,大约相当于4700亿美元。爱尔兰是1540亿欧元,葡萄牙是1500亿欧元。

  西班牙呢?7470亿欧元,约合1万1000亿美元。

  一旦出了问题,会是怎样的状况?

  没有人能够回答。

  目前,市场上是一片令人不安的平静。市场数据公司CMA DataVision提供的资料显示,西班牙的债券要避免倒债,每年付出的成本是本金的大约2%,而相比之下,爱尔兰和葡萄牙超过本金的5%,希腊更超过9%。

  德国银行策略师范梅伦(Allan Von Mehren)指出,表面上看去,情况似乎还可以接受。“如果你只是截取这一时刻的公开金融市场剖面,看看市场的交易情况,则似乎局面还是可以维持的。”

  可是,他又补充道,这或许并没有什么意义。“西班牙有一个巨大的变数。”他表示,“这就是银行部门的损失到底会有多大,而这归根结底要看房价还能够跌多狠。”

  那么,这损失到底会有多大呢?现在所有人都是在猜,而猜的结果,低的有200亿欧元,高的就能到1500亿欧元。这简直就像是掷飞镖了,专家也未必一定比你猜得准。

  范梅伦的观点是,如果银行亏损的总规模可以控制在750亿欧元之内,则西班牙还是有望逃脱救援的。可是,我们也只能是走着瞧。

  西班牙政府的债务规模大致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70%,应该还算合理。不过,私营部门的债务就很成问题了——标准普尔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已经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近两倍。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和住宅市场的泡沫息息相关了,对住宅泡沫的依赖程度甚至超过了佛罗里达地区。不错,泡沫是在一点点挤出来,但是速度太慢了。

  这已经不能说是不吉之兆,根本就是不吉本身。要说我们在过去几年当中获得了若干教训的话,那么其中之一就在于,关于房地产泡沫的具体情况,千万不要指望从银行家和房地产开发商那里得到可靠的和及时的消息,尤其是在这些家伙已经泥足深陷的时候。

  2008年晚春,也就是雷曼和两房,乃至于整个盘口彻底崩溃的前几个月,我曾经驾车巡游佛罗里达,亲自考察了房地产泡沫破灭前夜的情况。通过房地产经纪商的介绍,我看到了一幅比银行家们对华尔街所描述的糟糕得多的景象。在那个时候,我们媒体工作者大多数还是呆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却没有想过去Cape Coral FL那些烂尾楼的现场独立观察。

  “建好的住宅空空如也,放在那里无人照看,逐渐——甚至是迅速地——破败起来。”我当时的观察是,“我实在不愿意去想象,还有银行依然将这些住宅保留在自己的账面上,更不敢想象它们是以怎样的价值保留在那里。”

  最终一切都被我不幸言中。

  西班牙成为下一个佛罗里达?这可能性完全存在。

  这个国家正在经历世界上最大的住宅泡沫之一。房地产公司Tinsa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01年到2007年,该国房价上涨了150%,比迈阿密涨得还狠。

  那么,在那之后直到现在,西班牙的房价跌了多少?

  Tinsa告诉我们,还不到20%。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每个人都不能不承认,大量的住宅现在都在闲置中,而且该国的失业率还有20%。

  与此同时,迈阿密的房价却跌了大约一半,还有其他一些泡沫严重的市场,比如拉斯维加斯,跌幅还要更大。

  基金公司GMO创始人钱塞勒(Edward Chancellor)就认为,从家庭收入出发考虑,西班牙的房价必须再跌一半,才大致算得上合理。

  周一,我在伦敦面见了一位基金经理人,他管理着140亿美元的资产,主要投入欧洲债券。这位经理人不久前才游历了西班牙,能够对当地的情况有一个直观而客观的印象。

  (在此,我无法讲出他的姓名,因为他的公司刚刚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根据美国的相关法规,这段时间,公司的员工是不可以和新闻记者接触的。)

  他介绍道,在那些西班牙的大城市当中,生活看上去还是“很合理的”。大多数分析师所看到的,应该也是西班牙的这一面。可是,当他去往那些乡村和较小的城镇,经济状况看上去就糟糕多了。经济几乎谈不上有什么活力。很多人都没有工作。或许,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他沿着高速公路驾车所见的一幕一幕。“你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吊车,看到建筑工地,看到完成一半的建筑,但是却看不到有人在那里工作。”这些地方实际上已经烂尾了。

  然而,银行和政府却还坚持说,损失是可以承受的,哪怕他们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意识到损失究竟会到怎样的程度。

  这位经理人的描述真的很容易让人想起几年之前的佛罗里达,想起1990年代的日本。他说,西班牙银行还在以自己慷慨大度的贷款进行输血,让那些实际上已经是行尸走肉的开发商继续生存下去。归根结底,只要短期利率保持低水平,只要各国央行还在向全球金融体系灌输洪水一般的流动性,你总是有办法隐藏损失的。

  只是,这样的游戏或迟或早总有结束的一天。

  游戏何时结束,我们无法断言,但我们至少可以断言,债务危机远没有结束。




(子衿)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10-15 周六, 上午12:34    标题: 引用回复


我个人的长期看法

来源: bluesea_bluesea 于 2011-10-14 22:21:48 本文已被阅读:18次

周末,有点闲,胡乱说说。。。

首先, 华尔街很短视, 所以以下长期观点跟股市当前炒作一点关系都没有,注意,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由于这种观点的存在, 我不会永远傻傻的HOLD着,同时,我也不会碰那些2, 3线股,更不用说垃圾了。

第一:主权债务

无论欧洲结局如何,美国,欧洲欠债太多。 若要正儿八经的还债, 根本是不可能的。 当前之所以还能撑下去,完全是低利率的结果。其实,日本的债务比列最高, 但其,首先,多半是国内人买去,其次, 其庞大的海外军团资产也增加实力和信心, 但即使这样,也必须维持0利率才能撑下去, 这后面可能还有美国出于战略考虑对其的支撑。

所以, 最终结果一定是inflation, inflation 也其实就是一种变相default. 但是,这种infaltion会让绝大多数中产阶级和中老年人陷入赤贫。 所以, 我很怀疑这个inflation会以怎样的面貌出现,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一人一票。

第二:债卷泡沫

我估计在主权债务全面爆发之前,很可能债卷泡沫会先一步破灭。这一个爆起来比股市要厉害得多。

第三:究竟欠了谁的钱?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想通(有高人提点提点?): 大家都欠了钱, 那么,债主究竟是谁? 不要说是中国(真的算起来, 估计中国欠美国的比美国欠中国的要多,把公司也算上)。 我猜想可能有以下来源:

1。个人积蓄

2. 公司的long term/short term investment:比如CSCO的现金,我觉得很有可能很大部分都在国债上-just a reasonable guess.

3. 政府的各种福利计划:SSN, 。。。

。。。

所以, 若债卷泡沫burst, 基本上没有人能幸免,而且似乎也没有挽救办法。。。

我关心的其实不是这些,不在其位, 不谋其政。我关心的是,怎么办? 比如, 下面这些问题我就想不清楚:

1。比如WFC, 现在比较好。但是,当interest rate 上升时, 当short term interest rate比现在15, 30年利率高时, 现在他贷出去的10, 15, 30mortgage怎么办?当然,它可以hedge 了,打包卖了。 但是,总是会有人在这个食物链上要受巨大损失,这不跟当初2008年次贷一样吗?只不过这次是ultra low interest rate搞出来的。。。

2。比如CSCO, 那些投入bond的是不是。。。?


所以,我的结论

什么投资都比不上对人的投资:

1. 对自己和家人好一点,吃穿住行乐。

2。对下一代,教育要投资:能用钱解决的不要用时间去堆。



"inflation会以怎样的面貌出现?"

1. yes. inflation solves all the problems. it has been (last x0 years) and it will continue to be the policy (it becomes a more important tool in current time).

2. time can "cure" everything, with the consequence of reduced welfare of middle class and poor people in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3. when pain becomes gradual, there won't be big social turmoil.

4. if chinese people (and peopl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can still be at peace with their government and society - with their living standard, then Americans will also be able to do that.

general trend will be : increased standard of living in China and decreased standard of living in America - for average Joe. Still, the eventual living standard here in the States will be much higher than that in current China.

( but my worry is always the burden on environment/resource with the current ever-expanding global market and the increased population and the overall increased living standard ...)


保护式投资。一部分投到传统抗通涨资产,比如黄金,需要长时间
(二十年到三十年)投资,坚决不动。一部分投到发展中国家的可
分红股,虽然成长速度比美国慢,但是货币增值,相对贬值的美元,
收益还是可以的。另一部分日常开支。再有剩下的,中短线交易,
作为兴趣爱好。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10-26 周三, 下午10:39    标题: 引用回复


给中国政府支一招

来源: bluesea_bluesea 于 2011-10-26 18:57:54 本文已被阅读:69次


现在,欧洲要借钱。怎么办?这儿有一个一箭多雕的做法:

1。一定不能直接给美元,欧元。

为何?因为中国也有外债, 而且中国外债几乎是美元。 这一点对中国很不利,很危险,由于外债以他国货币计算, 就有资金外撤甚至default的风险, 比如东南亚,希腊等等。 若外债是本国货币为主,基本没这些风险,大步了继续印钱,而且通胀可控制, 如日本,美国。日本债务比列225%, 世界第一,但没人炒作日本,为何?就因为日本外债以日元为主, 日本央行大不了印钞就行,而且通胀可控。

中国完全可以这样干:印出1万5千亿人民币, 以人民币形式向国外发债,收美元, 利率与美国国债看齐。得到的美元再借给欧洲,利率高个2%。 这样的好处有:

a). 这是人民币外债。 即使出了什么事,中国人民银行开动印刷机印点人民币就行了,当然也有损害, 但非常小,而且主动权在自己。

b). 若没人买。 呵呵,那更好, 对美国就可以说:看看,不是说人民币低估吗? 怎么给了美债一样的利率也没人买?看来,人民币一点也没有低估。可以有力回击美国。对欧洲也可以说:我有心无力啊,我自己的东西都没人要,看来是帮不上了。。。。至少,站在道德的高点。

c). 可以白赚2% 差价,一年也有40亿美元,希望小学就不用大家捐款了。中国也不损失什么, 就相当于用自己的好信用作抵押赚个2%差价, 天经地义。

d). 有了这个先列,以后都用人民币借外债,再也不要引进什么外资了。

具体操作起来可能有些细节问题,但中国养了这么多人,这点都搞不定?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1-12-31 周六, 下午12:57    标题: 引用回复


人民币汇率首次超越6.3 市场一片愕然

明报|2011-12-31


2011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中间价再刷新纪录,较周四高开逾0.23%,收市更是一鼓作气升破6.30兑1美元水平,再创1994年央行统一汇率以来新高。总结过去1年人民币全年累计升值4.72%,表现优于2009及2010年。有学者相信,在中国经济放缓、资金外逃的背景下,保持人民币升值趋势对稳定市场信心至关重要,故当局有必要主动出击,对抗贬值预期。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昨日收市报6.2949,汇改以来首次升破6.30兑1美元,迈向6.20水平。自本月中市传央行及四大行入市撑汇率以来,半个月内累升约1.25%,完全扭转了11月以来连日下挫的弱势。

汇改后新高 全年升5%

有外资银行驻上海的交易员,坦言对昨日开出的中间价6.3009兑1美元感到意外,相信这是受政治因素影响,如对美国未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而展示的友好姿态。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亦估计,昨日人民币急升,或是央行再度有所行动。

政治因素影响 向美示好

「下半年国内经济表现不好,所以保证升值的趋势很重要,一来可以稳定投资者信心,另外对继续稳定物价也有帮助。」易宪容表示。他认维最近国际投资者看淡人民币汇率,尽管有环球经济环境变坏、国内经济增长下行及风险 增长等因素,但这仅是一种预期,而人民币汇率尚不能被预期左右。

「在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无法真正形成有效市场汇价的情况下,要找一个均衡价格是不容易的。而汇率作为一种国家之间的利益调整关系,政府就不得不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前提,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而不是任由市场预期来决定价格。」

外资赌贬值 中央重槌反击

他表示,面对国际投资者抛售人民币,一方面当局要研究分析背后的理由;另一方面,如果外资一定要对赌人民币汇率贬值,政府也要主动出击,把这种对赌打得血本无归。「如此一来,热钱也不愿意流出中国了。」

人民币汇率机制自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多次重大变革。1984年由单一汇率转向双轨制,其后10年一度存在官方与市场两个汇率,1990年代初官方汇率介乎4.4至5.4元人民币兑1美元,但市场汇率高达8至10港元兑1美元。1994年起人行一次过将官方汇率贬值至市场水平,宣告人民币汇率重新回归单一汇率,由此至2005年人民币兑美元一直稳定于8.27水平。

2005年央行宣布汇改,打破人民币紧盯美元的机制,由此人民币开始单边上升,至昨日人民币兑美元累计升值近24%。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2-1-03 周二, 下午9:57    标题: 引用回复


美股评论:2012美元之年

Dec. 28, 2011, 3:53 p.m. EST

Look for 2012 to be the year of the dollar
Commentary: Currency wars favor the greenback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look-for-2012-to-be-the-year-of-the-dollar-2011-12-28

   导读:MarketWatch主编David Callaway认为,伴随欧元的缺陷彻底暴露,中国经济遭遇挑战,美元将再度进入长期牛市。

  以下即卡拉维评论文章全文:


  上个月,在伦敦参加一次金融研讨会的时候,我曾经和一位资深销售主管半开玩笑地谈到了,银行业是否应该全力推动一场宣传攻势,让人民币成为全球主流储备货币。

  要美国人对这样的想法买账确实不容易,因为他们多数人根本就不相信有一天中国的货币会取代美元,成为全球的储备货币,更不必说做好什么准备了,这样的广告宣传需要克服的文化和心理障碍太多。

  自那次会面以来,美元指数上涨了4%以上,而中国故事的内容则发生了变化,永远的增长似乎将难以为继,若干崩溃的噩兆笼罩着2012年的前途,使得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欧洲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国家——这两件事在同样一个时间段里发生,显然不能说是巧合。

  事实上,如果说过去几个月的危机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无论新亚洲货币崛起的故事多么令人神往,无论欧元区走出困境的可能性多大,无论美元在过去十年多么疲软,无论黄金(1599.80,-0.70,-0.04%)同期的表现多么强势……当那些大机构投资者受到惊吓时,他们的第一选择还是美元。

  在欧洲银行看上去麻烦巨大时,他们买进美元。在美国银行看上去也有麻烦时,他们还是买进美元。甚至,在标准普尔剥夺了美国的AAA评级时,他们依然是选择买进美元。归根结底,这原因并不复杂:不买美元,他们还能买什么?尽管8月上旬的评级调降造成了巨大的焦虑,但从那时到现在,美元指数已经上涨了6%还多。

  本周,伴随投资者等待着市场在明年1月重新活跃,美元就成了唯一的游戏。现在大家观察着的,就是当可怕的年底标题逐渐消失,欧洲和中国开始在2012年采取新的举措应对各自的经济问题,美元的强势是否还能够保持下去。

  欧洲的领袖们是否能够保住单一货币,让其再存在一年,甚至是两年三年,这对于大银行和全球市场而言,都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只是,哪怕欧元能够走出当前的危机,恐怕也没有谁会再将巨大的希望寄托在它身上,相信它还能够承担首要储备货币的任务。至于人民币,它的时代迟早是要到来的,但是这首先需要中国停止操控行为,让人民币真正和其他货币自由兑换——因此,现在还没有到为它倒计时的时候。

  总之,我们现在看到的趋势是,当投资者展望2012年前景时,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可信的全球故事,足以说服他们投入自己的资金,于是乎,他们再一次转向了美元。毋庸赘言的是,欧洲和中国的经济问题同样会连累美国,迟滞美国增长的脚步,甚至会在明年将美国再度拉入衰退的泥潭,但是现在掌握的数据显示的是,美国或许更可能帮助大家走过眼前的困难。美元前途看好。

  如果我们只是以天,以周,以月为节点来观察市场,那么我们很容易就被一时的情形所左右,比如说迷上科技类股、新兴市场,或者是太阳能之类。不过,真正的大潮流大趋势,只有着眼更长周期才能发现,比如黄金价格在过去十年翻了两番。

  大家都转向美元,这就是一个长期趋势,而且是迟来的长期趋势,只要它来了,那么不管明年是不是选举年,不管谁入主白宫都改变不了。我们的政治家只是面对全球资产的流入采取因应措施,他们不可能去强行操纵和管理。

  之前的金融工程和全球投资银行家当令的时代,美元之所以不受青睐,是因为总有更有吸引力的东西值得买进。然而现在,昔日的宠儿们一个个倒下,将本质的弱点呈现出来,投资者才发现,真正能够让他们舒服和安心的,还是只有美元。

  我知道,这样的主题远没有什么圣诞老人宣布新牛市到来之类有趣,但是我们当前所看到的,或许真是一个重要的预兆,显示金融魔术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


(子衿)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分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2页,共4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