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谁是大爷:人民币升值,欧美赤字与债务(美日,PIIGS,STUPID)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谁是大爷:人民币升值,欧美赤字与债务(美日,PIIGS,STUPID)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分页 1, 2, 3, 4  下一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2-27 周六, 上午11:11    标题: 谁是大爷:人民币升值,欧美赤字与债务(美日,PIIGS,STUPID) 引用回复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orex/hq/USDCNY.shtml


*********************************************************

主权债务危机:日本会步STUPID的后尘吗?
2010年02月27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苏安

  金融市场喜欢简洁明了,很多事项都会被自觉或不自觉简约成为一些易懂的词汇来表达从而加深人们的记忆。比如BRICs,中文干脆美其名曰——金砖四国。几个字母的顺序不过是为了老外念起来顺口,并不代表他们经济实力的排名。同样金融市场照样也会用简约词汇来表达嘲讽,比如最近处于主权债务问题浪尖的欧洲5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就被人用其英文名称的头文字简化成PIIGS(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译成猪头5国)。随着主权债务问题的扩散,现下市场又把其扩张成:STUPID,分别代表西班牙、土耳其、英国、葡萄牙、意大利和迪拜酋长国。

  这些国家都面临严重的主权债务风险,要么是财政赤字相对于GDP的比率过高(希腊117%,意大利115%),要么是主权债务对外国资本的依赖程度过高(以国债的国内消化率来看,英国最高,葡萄牙和西班牙为次)。目前金融市场正担心这次危机会不会蔓延到美国和日本。特别是日本,财政状况在泡沫经济破灭后就江河日下。这20年来,日本政府发动的财政刺激政策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用周星驰电影的话来说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其结果是国债余额就像另一句台词“犹如那黄河泛滥,是一发不可收拾”。早在1999年日本就已经超过意大利成为负债金额最多的发达国家。

  当时是为了应付1997和1998年国内外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当时的首相小渊惠三在宣布这个决定时向媒体自嘲自己是世界第一的“借金王”。可是这个王没多久便去世了,经过短暂的森喜朗执政期后小泉上台,信誓旦旦的要阻止国债发行量的增多。尽管他很走运的遇到了欧美经济扩张这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在任期间成就了日本战后最长的经济扩张期,但也仅仅是小小的延缓了国债增多的速度,他和最器重的幕僚竹中平藏教授最终都没完成对选民的承诺——将年度国债发行额控制在公布的目标额度以内。

  此番金融危机又给政治家增发国债找到了最好的借口,麻生和自民党为了坐稳政权,搞了一系列财政刺激计划,其结果是日本在另一项指标上又成了主要经济体的第一。根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目前日本的公债余额(含地方政府负债额)对GDP的比率达到174%,远远超过STUPID里排名第一的希腊,臭名昭著的欠账大国美国也仅仅是74%左右。按照今年一月末公布的数据,日本政府早在2008财年(截至2009年3月底)就已经是资不抵债的破落户了,其一般会计和特别会计(一般性财政预算和特别财政预算)合计的债务余额比资产多出了317.4万亿日元,按现在汇价大约等于23.7万亿元人民币。民间企业这样的话早就该申请进入破产程序了,为什么日本能在这一个糟糕的财政环境中滚雪球般的不断扩大负债水平而没有走进国家破产的死胡同呢?

  首先日本依旧是世界最大的对外债权国,外汇储备仅次于中国,依旧是贸易黑字国。但比这个重要的原因是日本既没有用外币发行国债,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余额也不到全体的6%,日本国债的93%都是国内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持有的。其中商业银行,保险或者年金基金等金融机构占比接近70%,一部分还是邮储和具有政府背景的金融机构持有的,除了商业银行以外基本是一直持有到满期偿还,在理论上不进入市场买卖。学界的有识之士很早就把这种行为定性为市场隔离,它客观上减轻了国债价格的波动压力。而且央行也由于要刺激和支撑经济复苏多次实施宽松的金融政策,作为货币政策工具从商业银行等民间金融机构购入长期国债,这部分大约占国债余额的15%-20%,基本无望进入市场买卖。其结果是,日本成功的维系了超低利率体系,反过来由于长期保持零利率水准,国债价格变得非常稳定,金融机构也心安理得的持有这种安全资产保持资产负债表的安全性。

  其实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最终让政府患上了慢性的国债依赖症,逐渐失去财政规律。这个结构等于是用民众的财富去补贴各种金融机构,因为无论是邮储还是年金基金甚至商业银行的资金在资产负债表上都对应的是国民的储蓄。在存款利率无限接近于零的情况下,金融机构却可以在国债交易中安全的获利。另一面为了偿还借款利息,日本政府还发行一种叫做“借换国债”的国债来筹资,虽然日本利率极低,但由于基数越来越大复利效果随时间流逝而与日俱增。在2007年度日本政府仅偿还利息就花了8.6万亿日元,2008年度涨到了9.3万亿日元,现在的10年期国债利率为1.2%,要是涨到美国的3.6%的话,有人推算即使日本政府不发新债今后7到8年就能涨到12万亿日元去。而今年鸠山政府的一般性财政预算规模为92万亿日元,已经是过去最大级别的了。

  国债余额如滚雪球一样的膨胀,过去十年就增加了200万亿日元。从2月10日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2009年末日本政府的债务已经高达871.5万亿日元,国民人均68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1万。而且还以每秒35万日元的速度不断增殖,今后20年里日本大约要新增2000万自然生育人口将负担1000万亿日元的债务,人均分摊5000万日元。到现在为止,日本的公债可以说是依靠剥削其1400万亿的个人金融资产在苟延残喘。可是抛开负债来看,日本的金融资产不足1100万亿日元,理论上政府债务的消化能力仅仅只剩下300多万亿日元,显然这种发债狂是无法持续下去的,这不能不引起市场的警觉。

  日本股票由于缺乏魅力被美国投资者揶揄为4U金融商品,其中最后一个U是Ugly的头文字——代表其丑陋。然而日本国债比日本股票更加丑陋,从去年下半年起,美国不少对冲基金已经开始积极的寻求做空日本国债,既然无法直接买卖现货,就在期货市场上寻找卖空的时机,如此下去大概还有出现贪婪的金融机构发明可以供海外投机者们间接操作的金融产品。在以STUPID6国的主权债务问题浮出水面后,日本央行已经开始警觉自国的国债问题,提醒要提防长期利率剧烈波动的风险。然而长期缺乏国债管理战略和头脑的日本政府方面还在以通缩为由向央行施压要求进一步扩张货币供应,一旦市场对日本失去信心,包括日本国民在内的投资者为了保护自己的资产价值而寻求安全感的话,就有发生资本逃避(Capital flight)的风险,毕竟外汇储备在某种意义上不过是美国人开出的空头支票,无论日本对外债权规模多大,投资者都有权选择放弃日本国债,那时日本就真的要陷入比STUPID更为危险的境地了。

  北欧最大的保险公司斯堪迪亚在19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时期,一时拒绝购买瑞典国债,公开宣称投资本国国债的前提条件是政治家们努力实现财政正常化,并遵循健康的财政规律。这是现代金融史上值得一书的事件,但在日本似乎是没有机会实现的。笔者在大学里最为尊敬的金融理论老师年轻时在全国银行协会执掌某部门,曾力主各大商业银行抵制当时大藏省的国债发行,直到和政府在发行条件上达成妥协,那一次是史无前例的举动,但是也付出了代价,据说那一批要求政府尊重市场规律的各家银行业务部门当年的干部们其后大多没能享受到传统的正常性职务待遇,有的后来干脆拿起了教鞭。转眼三四十年就过去了,白发苍苍的Y 教授还时常对学生们说要保持Warm Heart,Cool Head(火热的心与冷静的头脑),记得这是凯恩斯和庇古的老师马歇尔留给弟子们的教诲,其实这话也是给所有经济政策制定者的警句,越是危机时期越要保持头脑冷静,尽可能避免重蹈STUPID的覆辙。

  (作者为日本著名金融机构经理人)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上一次由纯属误会于2010-6-27 周日, 下午10:26修改,总共修改了4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2-27 周六, 上午11:19    标题: 引用回复

Chart of the Day: Servicing the national debt

We’ve touched on the cost of debt service on the United Liberty podcasts, but only in context of the next 10 years. As CNBC recently reported, the cost of debt service in 2019 will be $700 billion. That’s significant.

Want to have your eyes opened up? In 2019, the cost of servicing the national debt will equate to around 4 percent o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see below). Take a look at what happens in the following 20 years, and even the longer term outlook. It's not a pretty sight.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01 周一, 下午6:28    标题: 引用回复

美国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要"搞死"丰田?


美国当地时间2月24日,丰田公司总裁丰田章男及丰田北美总裁稻叶良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听证会上,接受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成员的质询。从整个过程看来,议员们言辞犀利,毫不留情,丰田章男则神情沮丧,疲于应付,其惨状岂止“屈辱”所能言说。

美国如此大动干戈,颇有不搞死丰田誓不罢休之意,那么美国为什么非要搞死丰田不可呢?

第一:报仇雪恨。上世纪80年代,金融危机让华尔街传出了“纽约沦陷”的消息,凭凥日本凭借充裕的日元资产,一举买下了美国的九家银行,赫赫有名的哥伦比亚公司归于索尼旗下,帝国大厦、好莱坞的大股东都是日本人,函夏威夷的大片土地被日本买走。凴更有甚者,凖一些日本人还建议美国把加州卖给日本以偿还债务。划日本人在《日本正在购买美国》一书中,将此描述为“蜂拥而至的日元开始在美国展开了一场资本狂欢”。凲当时美国的众议员海伦·本特利警告说:“美国正在迅速地演变为日本的殖民地凗”。多年之后,许多人或许已经记不得这些陈年旧事,但美国人却一直耿耿于怀,发誓要报复日本,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丰田赶上了,美国岂能善罢甘休。日本政府终于为自己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齿行为付出了代价,正应了那一句老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二:借机敲打日本。日本鸠山内阁上台以来,对美国的管教屡屡表现出不耐烦的态度,多次躬喊话,要求与美国进行“平等的、有尊严的对话”,明确提出了“脱美入亚”的口号,放话要和中国建立“东亚共同体”,在驻日美军基地的搬迁问题上,鸠山政府也极不配合。鸠山内阁的一系列动作,搞得美国很没面子,此次美国借丰田事件,敲打日本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第三:转移国内危机。奥巴马是打着“变革’的旗号赢得选民支持并登上总统宝座的。但是执政一年多以来,外交、内政方面却表现平平:外交上使美国颜面尽失,受到保守势力的攻击;在国内改善经济,增加就业,提高收入的承诺一个也没有兑现,选民的不满与失望情绪日益增加,加上面临着秋季的中期选举,奥巴马面临着巨大的国内压力。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丰田不识时务的被撞上,奥巴马正好可以转移国内视线。

第四:施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丰田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二,使美国的汽车产业(通用、福特)受到相当大的冲击,生产开工不足,产业工人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不会容忍丰田独步美国及全球市场,外国厂商成为攻击对象,美国朝野借机“修理”丰田,就是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抬头的信号。请注意,就在日本汽车深陷“召回门”之时,通用汽车9日公布了对欧宝和沃克斯豪尔两家公司的重组计划,计划到2014年投资110亿欧元进行重组。

综述,丰田“召回门”事件,折射了当今国际关系中国家利益至上的一面,为了本国利益,即使是战略盟友,也不惜翻脸,这就是国际关系的现状。同时也反映了美国一贯的霸道作风。如此看来,理屈词穷的丰田章男在美国国会受尽屈辱,也就不足为奇了。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04 周四, 下午5:11    标题: 引用回复

The future of public debt: prospects and implications
12-13 February 2010

http://www.bis.org/publ/othp09.pdf

Cecchetti is Economic Adviser at 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BIS) and Head of its Monetary and Economic Department, Research Associate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and Research Fellow at the 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Mohanty is Head of the Macroeconomic Analysis Unit atthe BIS, and Zampolli is Senior Economist at the BIS.

This paper was prepared for the Reserve Bank of India’s International Research Conference “Challenges to Central Banking in the context of Financial Crisis,” Mumbai, India on 12-13 February 2010.

We are grateful to Nathalie Carcenac, Jakub Demski, Magdalena Erdem and Gert Schnabel for the excellent statistical support.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paper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not necessarily those of the BIS.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04 周四, 下午5:15    标题: 引用回复

有关B.I.S.的介绍,看这里:
http://www.gaofamily.com/viewtopic.php?t=11021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08 周一, 上午6:58    标题: 引用回复


新浪财经每日经济新闻评论员叶檀2009年12月15日的这个马前炮很有见地!

★★★ 叶檀的BLOG ★★★
http://blog.sina.com.cn/yetan


主权债务危机 是有意为之的短期欧元阻击战
2009年12月15日 04:26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评论员叶檀


  主权债务危机是一场有意为之的暂时打压欧元、提振美元的战役。

  迪拜危机重创的是欧洲金融机构。最终报告显示,逾一半债权由欧洲银行持有,约达400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在英国金融机构中拥有最多迪拜债权,其次是汇丰控股、英国市值第二大的渣打银行和英国最大抵押贷款机构劳埃德银行等金融机构。而在前十五大债权银行名单中,法国龙头金融机构法巴银行、法国第二大之兴业银行(35.70,0.81,2.32%)和东方汇理银行等金融机构赫然上榜。

  紧随着迪拜债务危机之后的是希腊债务危机。12月8日,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宣布,降低希腊主权债务和相关银行长期债务的评级水平,并将希腊公共财政状况前景展望确定为“负面”。由此引爆东、中欧一系列主权债务风险,甚至连瑞士、美国等国的债务风险都被关注。

  迪拜、希腊等国的债务危机显然不是今年新近发生的危机,而是随着金融危机后资金链条收紧的“陈年老债”,信用评级机构可以在去年、今年或者明年调低主权债评级。另一方面,这些主权债风险并非无人可以承担。如迪拜的“大金主”阿布扎比就完全可以帮助迪拜化解目前的风险;而德、法等国也有力量化解希腊等欧元国的债务风险。

  迪拜债务风险是否能够化险为夷取决于中东美元是否愿意承担成本,相对于中东美元,迪拜债务只是一碟小菜。12月14日,迪拜政府表示,已收到阿布扎比政府提供的100亿美元资金,将用于偿还迪拜世界及其房地产子公司纳希勒公司的部分债务,这给全球债市与股市打了一支强心针。

  惠誉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A-”降为“BBB+”,这是希腊主权信用级别在过去10年中首次跌到A级以下。09年1月,标准普尔评级公司下调了葡萄牙、西班牙、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并将爱尔兰的信用展望级别从“稳定”下调到“负面”。当时并没有发生大的震荡,因为人们忙于拯救次贷造成的后果。今年9月,惠誉警告说,如果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等主要经济体的公共债务水平不降低,有可能导致这些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被降低。据另一个国际知名评级机构穆迪称,4个最大Aaa级国家中,美国、法国及德国已在今年第三季出现正增长,而英国的增长率则在下降。经济增长的速度和可持续性,以及今后利率走势均可能影响这些国家的债务负担能力,“此外,奥地利、卢森堡、新西兰和瑞士也存在类似风险”。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近期表示,美国经济正在面临“可怕的逆风”,欧洲央行依然将利率保持在历史最低水平。

  如果货币主导国与主要的欧洲国家都发生债务危机,将发生什么情况?
如果这些国家的主权债务评级都被降低,那世界经济必然二次探底,那就不是一国一地的问题。全球资产与货币处于巨大的风险敞口之中,此时美欧等国只有继续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救市,这对于原油期货等大宗商品价格将产生巨大的支撑作用,直至泡沫大到自然崩溃为止。

  事实上,全球将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与巨大的债务之下寻找宏观经济提升路经。美国的经济数据在缓慢好转,目前中东与欧洲债务发生震荡,相对能够提振美元的价格,对于2010年美元的债务发行有好处,一旦全球出现债务风险,更多的资金会寻求美元避风港。到发债的窗口期,美元的上升将成为大势所趋,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欧元上升为美国作出了不少贡献,也该暂时歇歇脚了。

  从技术上来看,要打开美元未来的下跌空间,近期美元需要技术支撑。美元指数一举突破前期60日均线的压制,自12月2日至12月8日创下五连阳,5天内最大涨幅达到2.66%(美元指数近一个月的涨幅仅为2.95%)。预计美联储在15~16日召开新一轮议息会议,将保持美元利率的稳定,到年底美元不可能有大幅下跌。但从长期来看,弱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要回到强国的地位,必须改变贸易赤字、债务缠身的情况。而弱势美元是美国摆脱10% 高位的失业率以及财政高赤字压力的终南捷径。目前关键的问题是,美国不可能像上世纪80年代对付日本一样,强迫中国人民币升值。

  如果要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负债率来看,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中国,都处于悬崖边缘,中国加上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不在欧洲国家之下。这种糟糕的经济局面前所未有,全球开始汇率竞低的大竞赛,因此,可以预料,在美国发债期过后,美国只能维持低利率以保障实体经济。

  没有哪个国家敢于在就业不佳、赤字依旧时悬崖勒马,所有的国家都会维持目前的局面。宽松的货币冲刷着一切,冲刷着中国的房地产,冲刷着各国的债务,更让日本等高负债国有了继续在积极财政政策下挥霍的空间。直到酿成超级大泡沫。


叶檀09年12月老图:


比较今日欧元兑美元新图:



==============================================================

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
2008年10月14日 南风窗


  叶檀,女, 《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评论版主编,现居上海。



  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偏爱社会转型期的历史,因为这样的时代能使制度性优势与劣势水落石出。思考的结果是历史的转型植根于经济的转折,而经济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政治的折射,为此,在对经济的评判时希望有长时段的历史观作为观照,而这,只不过是诺思、杨小凯等先贤的老路,希望在当下能走出新意。

  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08 周一, 上午11:37    标题: 引用回复

主权债务危机
2009-12-2 吴晓鹏 21世纪经济报道


  什么是主权债务?

  主权债务是指一国以自己的主权为担保向外,不管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向世界银行,还是向其他国家借来的债务。

  从冰岛到迪拜,两个没有实体经济撑腰的地方爆发的债务危机如出一辙,其警示意义不可小视。一再出现的主权债务危机表明,一国一地经济能够迅速从经济复苏之中跌入新的困境。

  迪拜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同时也唤醒了全球对美国政府债务威胁全球经济的担忧。从全球范围看,各国主权债务潜在的风险依然存在,正困扰着所在国政府。任何主权债务引发的风险,都会引起市场恐慌情绪的蔓延,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复苏的“无形黑手”。

  从冰岛到迪拜

  似曾相识的“国家破产”

  自11月25日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迪拜酋长国宣布最大国企“迪拜世界”590亿美元债务延迟偿付以来,由迪拜债务危机引发的担忧情绪还在持续蔓延。从全球范围看,类似的主权债务危机以前也出现过,未来也可能会有一波主权债务危机,这将大大减缓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

  2008年10月,全球金融风暴的“骨牌效应”已经显现,继西方大型金融机构落难之后,矛头直指欧亚小国。货币全面贬值,股价跳水,银行相继倒闭。至此,一个新的名词开始进入全球视野:国家破产。冰岛金融业“连累”冰岛成为第一个被称为“国家破产”的国家。

  会出现全球政府债务危机?

  时隔1年,迪拜又现债务危机,其根源在于迪拜长期倚重外资与房地产的发展模式。冰岛和迪拜一夜间从暴富到赤贫,从富翁到负翁,根源如出一辙:炒金融,搞投机,只有资产泡沫垫底,没有实体经济撑腰。两个地方如出一辙的主权债务危机,其警示意义不可小觑。

  由企业破产引申而来的“国家破产”,实质是指一个国家的主权信用危机,具体是指一国政府失信、不能及时履行对外债务偿付义务的风险。单个小国的主权信用危机,可通过IMF或其他大国的援助渡过难关。而一旦全球普遍存在主权信用风险,则就意味着全球性“惜贷现象”再次出现。

  有报道认为,鉴于一些政府正为救援金融业和刺激经济大举借债,投资者眼下主要担心全球私人债务危机可能会演变为政府债务危机。

  从迪拜到全球

  主权债务危机困扰全球

  此次债务危机的关键问题在于:其他国家主权债务是否也存在类似的违约压力?迪拜有可能成为一系列主权债务风波的起点。

  由于全球信贷萎缩是2009年的主基调,全球范围主权信用风险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美国、西欧等发达经济体救助金融业和刺激经济的耗资巨大,虽然其自身经济总体实力强,但大量救助成本造成了政府债务高居不下、财务状况恶化、金融流动性匮乏,这都会加大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一些学者和机构甚至断言,包括美英等国在内的全球性主权信用危机即将爆发。

  另外,新兴经济体自身实力较弱,经济脆弱性高、经济结构调整困难大,主权信用违约和主权信用级别被下调的情况时有发生。目前,投资者对东欧、爱尔兰和希腊背负的巨额国债产生了警惕。

  从中长期来看,刺激政策导致全球债务激增,全球经济复苏缓慢而艰难,不能完全排除全球主权债务风险不断积聚、甚至爆发的可能性。任何主权债务风险引起的市场恐慌情绪,都是制约全球经济复苏的“无形黑手”。

  从边缘到核心

  美国债务威胁被唤醒

  一些投资分析师认为,迪拜债务危机属个案,无法反映全球经济走向。也就是说,所有国际金融的“边缘市场”,其违约或危机都不足以冲击全球金融市场。

  全球真正的担忧在于:世界储备货币的“核心”——美国,是否存在类似迪拜危机这样的巨大风险?从美国次贷危机发展的轨迹看,出于维护市场信心及稳定金融局势的需要,美国自去年启动了金融机构“国有化”的进程,奥巴马政府还推出了78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国家成了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最后靠山”。

  化解方式“隐身”出现

  迪拜债务危机的爆发,同时也在唤醒全球对美国政府债务威胁全球经济的担忧。一旦象征全球最高信用等级的美国出现主权违约征兆,将给投资者本已脆弱的信心压上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储备货币发行国美国来说,其主权债务危机的化解方式,更多是以隐形方式表现,解决途径无非有两种:一是通过通胀违约;二是通过美元贬值(印钞票)违约。由于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关键角色,其对主权债务轻微程度的失信或隐形违约,都会极大地摧毁市场信心,危及国际金融格局稳定,波及持美国国债的债权国,加剧全球通货膨胀,拖累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

  数国债务缠身 频现预警信号

  在过去的20年来,还从未出现像本次危机这样如此大规模的主权信用危机。反映各国政府债券风险大小的指标——主权信用违约掉期(CDS)担保成本,从2008年9月底以来显著上升。



   美国:公共债务在上升

  截至11月底,美国公共债务首次突破12万亿美元,创下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使得市场中的商业风险快速向主权风险集中。刺激经济和解决失业的方案成为过去1年多来美国债务增加的主要原因。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认为,美国公共债务占GDP比例将从原先的大约40%上升至80%。奥巴马11月曾发出警告,如果不控制日益上升的公共债务,美国经济可能陷入“双底衰退”。

  中东欧:信用风险偏大

  从目前看,中东欧整体主权信用风险偏大。拉脱维亚、匈牙利、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的外债均超过其国民生产总值。预计到2011年,希腊政府债券总额上升至GDP的135.4%,成为欧盟负债最多的国家。

  今年2月,市场曾一度对欧元区国家债务偿还能力出现担忧。市场最担心的几个国家是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一旦越来越多的成员国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欧盟的救助就会大打折扣,甚至还会引发欧洲的第二波债务危机。

  英国:主权信用被警告

  11月30日,摩根士丹利发布针对英国的一项研究报告称,评级机构有下调英国AAA评级的可能性。全球很多大型金融投资机构,包括主权基金和养老金,都不会投资AAA评级以下的政府债券。信用评级公司惠誉警告称,英国是发达经济体中最有可能被下调的国家,这是主要的国际投行首次发出类似警告。

  新兴经济体:偿债能力下降

  迪拜债务危机后,全球新兴经济体的CDS担保成本大幅飙升,中东地区的沙特CDS价格从18上升至108,巴林由22升至217,阿布扎比由23上升至160。另外,在亚洲,越南违约保险合同价格由35上升至248,印度尼西亚由25升至227;此外,一些债务较高的经济体(如巴西、俄罗斯等),其 CDS价格也大幅上涨。

  迪拜债务延期偿还,加剧了市场对新兴经济体债务问题的担忧。受到金融风暴影响,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偿债能力持续下降,主权信用状况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机构竞相预警主权债务危机 中东欧国家风险最大

  从冰岛到迪拜,再到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不断深化。

  最近一期的《福布斯》封面文章就对全球出现的债台高筑状况进行了探讨。文章警告,为防止落入债务危机的恶性循环,负债大国必须约束自己和改变不良开支行为,否则必定落得更艰难的困境。

  而将于1月27日到31日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也将关注主权债务危机问题,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施瓦布说,政府与消费者财政情况严重恶化,增加了主权基金违约的风险,也预示着下一场危机的到来。

  那么,谁是下一个最有可能违约主权债务?中信证券从外储、贸易赤字及债务前景等角度分析,中东欧国家的风险最大。

  债务国将走向地狱?

  许多投资者似乎相信国家不会出现偿债违约的情况。但这并不正确。全球在1980-1990年代曾出现过一系列的政府债务违约事件。因此情形主要发生在像罗马尼亚等新兴市场国家,而未引起投资者的关注。据学者们研究判断,平均而言,陷入信贷危机3年的国家,债务负担会增加86%。同时,在债务危机问题开始发作后的第二年,政府财政收入会平均减少2%。

  《福布斯》文章称,全球过去两年内为迎战大衰退而发行了大量债务,以至于全部偿还时会导致美国等一批债务国走向地狱。

  预计全球各国政府今年还将发行4.5万亿美元债务,几乎是前5年发达国家平均发行总量的3倍。美政府债务规模已被允许在2006年基础上增加50%,达12.3万亿美元。因当前利率几乎接近零,人们未体验到还本付息的痛苦。一旦利率某日上行,纳税人到那时仍不得不继续以更高昂代价还债。

  有美国智库的专家认为,若国会和奥巴马政府在今后6个月的乐观经济形势下不对巨额赤字采取措施,那么美国今后会进入一个信贷成本将高于以往任何时候的阶段。

  主流派信贷分析师对当前境况感到忧虑。因巨大的国债市场被看作是很安全的,美国联邦政府尚能出售其巨大债务。然而,惠誉评级机构全球经济业务负责人警告道,若英美两国不对其挥霍恶习加以控制,它们会很快加入像爱尔兰和日本这类丧失A A A主权债务评级国家的行列,而政府负债与GDP之比极高国家的情形与AAA的评级标准格格不入。

  新兴国家风险更大

  中信证券研究部分析师胡一帆说,新兴国家比发达国家复苏得更快,但基本面依然脆弱。特别是近几个月新兴国家的债务水平一直在显著上升,表明在巨大的债务负担重压之下,未来这些国家也许会随时出现违约。债务扩张反映出经济状况低迷,并阻碍正常的复苏步伐。近期迪拜的情况表明新兴国家可能出现的破产会使全球市场产生波动。

  去年11月26日,迪拜宣布将会延期6个月偿还高达600亿美元的债务,此事件导致全球股市出现恐慌,消减了市场对高收益新兴市场的信心。当时曾有部分人担心该事件将会引发第二次全球金融危机。不过,近期的最新动向(最明显的是阿布扎比为迪拜提供100亿美元贷款)表明迪拜问题是区域事件。尽管如此,信心及信贷水平可能仍受影响,购买新兴市场资产的热潮也因此而降温。

  迪拜不是唯一的个案。之前,中东欧国家也曾面临违约。冰岛也濒于国家破产边缘,当时冰岛的整体债务水平飙升至GDP的350%。这些事件显示,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新兴国家从衰退中回升的速度更快,但基本面依然脆弱。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发现自身仍深陷债务水平将会爆炸的深渊,这反过来又反映出经济状况低迷,并且打破了正常的复苏步伐。因此,找到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环节所代表的是结构性风险,而若仍不对其进行控制,则这些结构性风险也许会四处扩散。迪拜的债务危机,加之中东欧国家的整体债务和冰岛的破产,这些正说明新兴经济体面临着债务困境。

  下一个将要破产的可能会是谁?

  中信证券从一国的外汇储备、贸易结构、外债负担以及整体债务状况的角度来确定4项标准,以找出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

  第一,一国的外汇储备是否足以满足其当前的付款需求?

  一国当天的对外付款需求大体可定义为该国即期应偿还的债务和进口支付款项。即期应偿还债务是指2010年和2011年到期应付的利息和本金还款;即期进口支付款项即将2007年-2009年3个月进口付款平均值,即三个月的项,计算得出。若一国的外汇储备超过其即期付款需求,则表明短期内没有什么大问题。否则,因外界缺乏对该国偿付能力的信心,该国可能会马上面临由此引发的危机。按照这一标准,新兴亚洲国家中的韩国和印尼,拉美的委内瑞拉、墨西哥、智利和哥伦比亚,中东欧国家中的乌克兰、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危机较大。

  第二,一国是否是一个结构性净进口国?

  结构性进口国是指经常产生贸易赤字的国家。严重依赖进口及/或出口低迷决定一国的贸易赤字扩大。在对2005-2008年进出口取平均值及进行对比之后,中信证券发现,下列国家持续出现贸易赤字。这些国家包括新兴亚洲的印度和菲律宾,拉美的哥伦比亚、墨西哥和委内瑞拉,中东欧国家的保加利亚、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乌克兰。印度依赖石油进口、货币升值趋势以及较高的国内利率造成了贸易赤字。

  第三,一国的外债是否具有持续性?

  新兴国家的外债比内债更令人担忧。中信证券认为,超过35%将意味着风险性较高。下列国家的外债水平较高,它们是新兴亚洲的韩国和菲律宾,拉美的哥伦比亚、乌拉圭和阿根廷,中东欧国家的匈牙利、保加利亚、乌克兰、罗马尼亚、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

  第四,一国的国债债务状况是否健康?

  中信证券利用标普的国债债务状况作为衡量一国债务状况的直接指标。该评级衡量的是一国的政治走向、经济结构和前景、政府的经济策略(特别是一国的财政及货币政策)以及其他可能会支持或削弱及时偿还债务的激励机制的因素。评级为负面的那些国家及时偿还债务的前景自然不好。标普国债债务评级为负面的国家包括新兴亚洲的印度、泰国和越南,拉美的委内瑞拉、墨西哥,中东欧国家中的俄罗斯和罗马尼亚。

  综合上述四项标准,即从外汇储备、贸易赤字及债务前景的角度来看,三个亚洲国家名列其中,即韩国、印度和菲律宾,但是它们相比其它国家而言情况相对更好。因为这些亚洲国家的经济恢复要比全球平均速度快。相比之下,中东欧国家长期外汇储备不充足、结构性的贸易逆差,外国投资的大幅下降以及国内需求和产出的大幅下降,使得这些国家处在一个特别严峻的环境中。罗马尼亚的情况最为恶劣,其债务状况在之前提出的四条标准下都被定为不良。大量没有充足的短期外汇储备的国家和中东欧国家显示出债务大幅扩大的可能。

  主权债务危机?

  12月1日,迪拜政府宣布,将不会担保国有控股公司迪拜世界(Dubai World)的债务。迪拜财政部长阿卜杜拉赫曼·阿尔-萨利赫说,“债权人必须为自己向公司放贷的决定负部分责任。他们认为迪拜世界是迪拜政府一部分的想法是不对的。”

  稍后,迪拜世界表示,目前正就约260亿美元的相关债务与银行进行建设性谈判。这一消息推动市场出现上涨。上周,拥有590亿美元负债的迪拜世界宣布将延迟偿还一笔债务,引发全球市场一轮动荡。

  长期以来,资本市场以及迪拜政府的债主们一直认为,即便出现问题,石油富产国阿布扎比会出手拯救。但这一次,他们或许看错了。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在一封致客户的简报中表示,一旦出现违约,迪拜世界的债券持有者想从迪拜政府那里收回自己投资价值的想法,“在法律上几乎完全站不住脚”。

  该公司副主席庞晓东告诉本报记者,迪拜主权债务如果出现违约,将是非常坏的影响。在全球范围内来看,主权债务危机以前出现过,未来也可能会有一波主权债务危机。

   庞晓东表示,迪拜事件主要是打击了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投资者现在对那些债务杠杆过高的经济体普遍都感到担心。

  为应对本轮经济衰退,各国政府都通过举债来刺激经济。在私人部门去杠杆、减少债务的同时,政府部门的借债却在激增。伦敦研究机构Variant Perception的合伙人Jonathan Tepper评论,“你(政府)想印多少钞票都可以,但最终,这些债务都是要还本付息的。”

   迪拜政府拒绝救助其主权投资公司也为其他债务深重的国家树立了一个榜样,即那些享有政府支持的企业未来或许也将得不到政府的支持。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Pierre Cailleteau说,“2010年有很好的理由担心会出现更多围栏策略的例子,因为政府意识到他们无力担保这些公司的债务。”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在最近的一本新书中考察了过去800年的经济危机。他预计,未来两年全球会出现一波违约潮,那些提供隐性担保的国家会将它们的重心转向本国经济问题。

   1. 希腊、爱尔兰是下一个?

  今年2月,市场曾一度对欧元区国家债务偿还能力出现担忧。债券交易员开始下注,赌欧元区会出现主权违约,或者是16个欧元区国家会分裂。

  法兴银行一位政府债券交易员告诉记者,市场最担心的几个国家分别是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市场把他们称为是PIGS,取自于这些国家的英文首字母。

   当时为了安抚市场紧张情绪,德国财长Peer Steinbrück出面表态,“如果问题严重,所有的欧元区国家都要提供帮助。”

   该表态对这几个国家来说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们的10年期政府债券与10年期德国国债利差随后最终下降到了雷曼倒闭之前的水平。

   但当迪拜政府宣布延迟还债后,对欧元区国家的第二波担忧开始席卷欧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位欧洲经济学家Silvia Sgherri 和 Edda Zoli在一篇专栏中写道,“很明显,现在金融市场上人们越来越担心单个国家资不抵债的问题。”

   他们列举了投资者持有欧元区债务的四大风险溢价:单个国家金融系统破产,国家债务上升,经济增长前景和流动性预期,以及全球市场的风险胃口。

  当2010年欧洲央行从流动性支持措施中撤出时,欧元区的借债成本还会大幅上升。

  市场的担忧从这些国家债券的信用违约掉期(CDS)价格上也可以体现出来。担保希腊政府债券的保险价格上周大幅上升了16%。

  希腊政府上月宣布,2009年新增公共部门债务将达到GDP的12.5%,比上一届政府先前预计的要高出一倍。该国政府债券总额预计从目前的占GDP的112.6%到2011年会上升至GDP的135.4%,成为欧盟负债最多的国家。

  尽管希腊政府总理已经表示将采取措施应对债务上升情况,但是信用评级机构惠誉上月已经将其评级下调至A-,而穆迪也表示正在考察是否下调其评级。

  11月30日,摩根士丹利专门就希腊政府会否违约等问题发布研究报告。在该投行看来,希腊有一个多数党的议会,而两个月前刚刚上台的新政府将尽一切办法来支付债券持有人,如通过课税等办法。

   “希腊是不允许倒闭的:在希腊遭遇严重困难之前,欧盟很可能会出手干预,以紧急贷款的方式提供救援资金。但也有一种可能性,欧盟可能会将希腊作为一个不干预的例子。在这种情况下,IMF会插手,提供标准救援协定。”

  前IMF首席经济学家Simon Johnson说,阿联酋如何处理迪拜,可以从中隐约看到欧盟将如何处理爱尔兰和希腊。

  他说,如果迪拜违约,重组债务但是没有扰乱全球市场,其他国家也可以。如果阿布扎比态度强硬,但没有破坏市场稳定,其他国家也可以。如果美国支持迪拜债权人承担损失,则债权人在其他地方会更容易出现损失(特别是在东欧,即便有IMF的救援项目)。

   2. 英国或失去AAA评级

   11月30日,摩根士丹利同时发布的另一份针对英国的研究报告说,“英国没有多数党议会,对此的担忧正在增加,这会对汇率以及公债利率都产生压力”,“会增加一些评级机构下调英国AAA评级的可能性”。AAA评级对于一个国家的借债至关重要。全球很多大型金融投资机构,包括主权基金和养老金都无法投资AAA评级以下的政府债券。

   信用评级公司惠誉上月曾发出警告,称英国是主要经济体中最有可能被下调的国家。惠誉表示,英国政府在下一轮预算中必须大幅削减开支,增加收入才能保持其AAA评级。

  摩根士丹利报告还说,“在极端情况下,财政危机会导致英镑走弱以及抛售英国政府债券。英国政府可能被迫提高利率,提高对货币政策的信心来稳定货币,从而给本已脆弱的经济复苏雪上加霜。”

  摩根士丹利表示,这样的链式反应可能会导致10年期英国公债上升150个基点,使得政府借贷的成本超过5%;到时候,BP等公司的高等级债券都可能会比英国主权债务风险小。

   这是主要的国际投行第一次发出这样的警告。

  摩根士丹利表示,按贸易加权计算,英镑可能会进一步下滑10%。诚如此,这将是自工业革命以来英国货币最大一轮幅度的下跌。

  报告提醒人们,各国政府在危机期间采取的财政刺激措施仅仅是延缓了一下时间,将私人部门的债务转移到公共部门,“但债务问题并没有解决”。

  当公共部门的债券评级被下调时,英国将面临新一轮危机。而英国目前是G20国家中唯一一个仍处于经济衰退的国家。

   3. 美国债务接近二战水平

   花旗集团投资组合经理管大鹏告诉记者,最近几天交易员们一直都在评估迪拜事件的影响,这到底是孤立事件,还是一系列主权债券违约的开始。

  次贷危机中,美国买房人借债过度。随后房市泡沫破灭,引发买房人的违约潮,拖垮了华尔街各大银行和全球经济。美国政府大量借债来拯救金融机构和刺激美国经济,目前的债务总量已经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水平。

  目前美国债务的总量为12万亿美元,每年支付利息为2020亿美元。按照美国白宫对未来十年财政赤字的预计,2019年美国政府需要为其债务支付7000亿美元。

  即便是短期来看,美国很快也会有自己的债务问题。在这轮危机中,美国政府在低利率情况下借了大量短期债务,如一年内到期的美国国债占债务总量从两年前的33%上升到今年夏季的44%。但该比例从这之后开始继续下降。

   至2010年3月底,美国将有1.6万亿美元的短期债务到期。如果用长期债券替换这些短期债券的话,美国政府必须支付更高的利息。

  而如果美联储明年提高联邦基准利率,美国政府也需要支付更多的利息。


  前IMF首席经济学家Simon Johnson表示,对于美联储来说,迪拜事件的主要影响是,伯南克在讨论货币政策时会进一步倾向于将美国利率长时间内保持在较低水平。

  发达国家自身也陷入债务危机,他们更无暇应对新兴市场国家面对的难题。Kenneth Rogoff说,“当工业化国家如德国、日本和美国的债务情况变得糟糕时,他们更加不愿意打开钱包向挥霍无度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提供救援。”

  而许多华尔街的华人交易员都表示,面对未来的债务难题,美国政府自身唯一的应对方式或许还是印钞票,通过债务货币化来还债。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18 周四, 上午11:41    标题: 引用回复

不管你信不信,2012有可能是全球金融末日,7000亿美元垃圾债恐酿灾
2010年03月16 日


  马雅人预言2012年世界将走向末日,不管你相不相信,但2012年的确有一个灾难可能降临:逾7,00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将陆续到期。

  据纽约时报统计,从2012年起,三年内总计有超过7,000亿美元的所谓垃圾债券将陆续到期。分析师担心,这些高风险、高收益的公司债再融资的需求激增,超过市场胃纳。

  由于全球企业与政府同时间都准备大举发债,因此债信评级较低的企业可能难以取得再融资,这将导致违约大增,甚至引发新的破产潮。

  光是美国政府,在2012年就准备举债近2兆美元,才能够支应当年的预算赤字并再融资现有贷款。

  这种论调已不再局限于以往的空头派与末日论者,连穆迪也发出警讯。

  穆迪资深信用研究员卡希笛说:「如果企业不能事先想妥出路,2012年起雪崩随时会发生。」

  私募基金与许多非金融企业在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前,都可以轻松地举债,但这些危机前发动的杠杆收购与其它交易要到2012年才是算总帐的时候。

  据标准普尔全球固定收益研究部主任瓦查,理由是这些金额创纪录的债券与贷款通常借款期间为五至七年。此外,2009年与2010年到期的债务很多获得展延,也加重了2012年以后的负担。

  债券分析师警告,结果可能是金融末日,也就是所谓的「到期墙」(Maturity Wall)。2012年到期的债务总额为1,550亿美元、2013年增加到2,120亿美元,2014年更增至3,380亿美元。相较之下,今年只有 210亿美元债务到期。

  尽管信用市场已逐渐恢复正常,但问题是市场吸收得下大增的信用需求吗

  就像次贷危机爆发前一样,衍生性金融商品在引爆高风险公司债危机中将扮演关键角色,这次凶手是一种称为担保贷款凭证(clo)的金融工具。和次贷担保债券一样,clo也将公司债重新包装出售,使得市场上的垃圾债暴增。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18 周四, 下午9:43    标题: 引用回复

这下麻烦大了!英镑危机有可能悲剧性的再次上演


  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纷纷实施财政刺激计划,导致主权债务风险不断累积。以希腊为首的债务危机逐渐蔓延到 “欧猪五国”其他成员(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后,登陆英国。德国最大资产管理公司DWS指出,英国可能是下一个希腊。有“商品大王”之称的罗杰斯更是大胆预测,短期内英镑可能存在崩溃的危机。受此影响,从去年12月初至今,英镑兑美元已累计下跌9.87%,比欧元的跌幅9.71%表现更差,仅 2月份英镑就贬值4.4%,为这一时期内表现最差的主要货币。

  英镑汇率持续下挫,主要源于政府债务规模的持续上升、经济复苏的步伐缓慢、政局走势的不明朗以及市场投机操作等内忧外患。

  首先,英国庞大财政赤字加剧了市场的担忧情绪。2009年英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为12.1%,仅次于希腊(12.7%)、西班牙(11.2%)和爱尔兰(12.5%),但高于葡萄牙(8.0%)和意大利(5.3%);从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来看,英国为69%,略高于爱尔兰(66%)和西班牙(54%),但是低于希腊(113%)、意大利(115%)和葡萄牙(77%)。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在综合考虑财政赤字规模、国债规模、GDP增长率和国债到期的时间后指出,希腊、爱尔兰、英国、葡萄牙和西班牙是世界上主权债务风险最高的国家。欧盟的评估也显示,英国财政可持续性缺口占GDP的比重超过6%,与希腊、爱尔兰和西班牙一道位于最危险成员国之列。标准普尔已经将这些国家的信用评级展望列为“负面”,这些国家的信用等级随时都有遭下调的风险。

  其次,经济复苏的步伐缓慢。2009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5.0%,创1948年以来最大年度降幅。虽然英国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告别了长达18个月之久的衰退,但经济学家普遍预计英国经济将经历漫长的复苏过程,2010年和2011年英国经济可能只会增长1%和1.6%。微弱的经济复苏势头是拖累英镑的一大因素,未来几年内英国经济增速可能会低于欧洲其他一些国家,这可能会抑制英国削减赤字的步伐。

  根据经合组织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未来几年英国潜在产出可能会下降7.5%,甚至10%。更糟糕的是,未来的年增长率可能仅为1.75%,而不是英国财政部的乐观预测2.75%(财政部还预测英国经济活动将在2012年恢复到2008年时的水平)。倘若如此,2030年英国GDP将比财政部在危机爆发前所预测的低大约25%。由于经济前景恶化,英国央行近期表示,可能恢复定量宽松计划,也加剧了市场对于英镑和英国经济的忧虑情绪。

  再者,对冲基金兴风作浪,金融大鳄做空英镑。由于对欧洲债务危机心存忧虑,正当市场密切关注“欧猪五国”最新动向之际,很多对冲基金和投机商在沽空欧元后开始沽空英镑。根据2月26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数据,英镑净空头头寸已经增至62884手,规模达历史高位。近期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据称已对进行欧元合同交易的各种对冲基金之间的协议展开调查,包括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AC资本顾问公司、绿光资本公司、保尔森公司等对冲基金均已进入司法部的视线。这些金融大鳄对通过发表负面评论,引导国际资本流动,从事前策划好的卖空交易中获得高额回报。

  最后,英国政局走势的不明朗,令赤字问题陷入僵局。新的民意测验结果显示,大选后英国议会出现无任何党派占明显多数的可能性依然很高,导致政府在年中大选以前难以采取有效措施控制赤字,很可能在2011年政府才会启动实质性财政紧缩,届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可能达90%左右。根据Carmen Reinhart和Kenneth Rogoff的研究,一旦公共债务占GDP的比率超过90%,经济增长率中值每年就会下降1%,而且还可能导致利率飙升,给债务问题带来可怕的冲击。如果新政府上台后不能拿出可信的削减开支计划,可能触发评级机构的警告或者评级下调。

  目前希腊主权债务评级为BBB+级,葡萄牙为A+级,意大利为A+级,爱尔兰为AA级,西班牙为AA+级,而英国仍为AAA级。但是,如果英国政府不能有效地进行结构性改革,可能触发市场对英国债务可持续性的忧虑,会增加评级机构撤销英国3A评级的可能性。英国政府并非没有意识到债务压力,但是经济增长缓慢和失业率高企制约了控制赤字的效率与步伐。2010年英国失业率均还将进一步上升,可能达到9.3%。在高失业率时期,政府削减财政赤字的动力和执行力有多大,都是值得怀疑的。

  海外投资者广泛持有英国资产加剧了英镑的脆弱因素。目前英国发行的近半数债券为海外投资者持有,单是英国国债市场这一比例就高达30%。英镑因此随着全球风险偏好的变化而波动,如果海外投资者对英国财政政策失去信心,英镑可能就会成为主要受害者,本地投资者也可能会以较高收益率抛售债券。倘若如此,英国主权债务危机和英镑危机很可能引发严重的市场风险。

  首先,英国政府债务规模巨大,基本相当于希腊、葡萄牙、爱尔兰和西班牙四国的总和。一旦英国国债评级下调,可能引发机构投资者重新进行资产配置,还可能引发英国银行募集更多资本金的压力。

  其次,如果出现严重的财政危机,资本外逃、英镑贬值和国债收益率攀升等现象将会接踵而至。为此,英国央行被迫加息,以稳定人们对金融市场的信心,而这会给本已脆弱的经济复苏雪上加霜。

  再者,欧盟各个经济体彼此之间往往都存在债务链,互相提供贷款。一旦英国发生债务危机,很容易延伸到其他欧洲国家,并导致全球风险偏好的改变和国际资本流动的转向。

  回顾历史,对冲基金1992年狙击英镑后,英镑陷入危机,英国被迫退出欧洲汇率机制,现在英镑危机是否再现?笔者认为,英国目前拥有流动性很强的国际资本市场和灵活的汇率制度,英镑危机出现的概率很低,英国也不会遭遇希腊式的债务危机。

  其一,欧洲债务危机仍然可控,欧元区不会解体,从而有利于抑制债务危机的扩散。在德国和法国经济保持相对正常的情况下,欧元区不会解体,希腊等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都比较小,因此欧元不会消失。

  其二,危机后英国私人部门正在去杠杠化,与财政赤字激增对应的是私人部门在削减开支。2010年英国私营部门的收支盈余将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这将有利于英国国债的发行和国债价格的稳定。此外,英国没有类似于欧元区的结构性和体制性缺陷,英镑汇率不存在估值过高,灵活的汇率体制仍然能发挥安全阀门的作用,推动英国经济重新平衡。

  其三,债务风险并不是英国等欧洲国家所独有的,美国和日本的债务问题也同样严重。目前美国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56%,日本更是高达189%,而且日本的债务问题已经持续很长的时间,但是日本并没有失去财政上的回旋余地,政府仍能以1.4%的利率筹借到期限为10年的资金。有理由相信,希腊式债务危机同样不会落在英国的头上。

  其四,英国债务问题由来已久,金融危机只不过是提前暴露了公共财政安排的脆弱性。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英国等国家的债务问题与人口结构快速老龄化相关,如果政府对劳动力市场与养老金体系进行改革,制定重建财政稳定性的明确计划和可靠的债务管理策略,财政问题有望得到控制,英国并不会爆发严格意义上的公共债务危机。

============================================================================

个人认为亚洲国家不会像欧洲国家那样出现债务危机。因为亚洲人喜欢存钱。像日本,这么高的债务(>174%),仍然可以保持低利率,还能筹到钱。三个字,不差钱。 Mr. Green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22 周一, 下午4:26    标题: 引用回复

IMF、欧盟表示人民币被低估
华尔街日报/和讯博客|2010-03-21


继美130多位议员要求奥巴马正府“更强硬”要求人民币升值、世行表态人民币应升值后,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也表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3月17日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一次会议上说,IMF仍认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

卡恩说,在经常项目上有持续盈余的经济体中─比如中国、德国以及很多产油国─必须提高内需。一般来讲,这意味着提振消费增长,在某些情况下,货币升值也会起到重要作用。他说,一些国家的货币明显被低估,特别是在亚洲,特别是人民币。

IMF发言人、对外关系主管阿特金森(Caroline Atkinson)周四表示,虽然中国的人民币汇率仍“严重低估”,但汇率政策仅仅是中国需要实施的再平衡措施的一部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引用新标准厘订人民币汇率是否偏离经济基本面的发布,将推迟到明年3月左右,原因是需要更多时间与中国磋商。IMF将于年底再次来华与中国央行展开讨论。

欧盟轮任主席、卢森堡总理兼财长容克指出,人民币汇率被低估20%至25%。但容克并未说明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的幅度是针对何种货币而言。

欧盟驻华大使安博在宣布本月底将举行中欧峰会的消息时透露,在中欧领导人会晤前夕,由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欧盟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会阿尔穆尼亚率领的代表团将与中国财政部以及央行官员会晤,‘呼吁’人民币升值。而美财长保尔森和即将于本月底访华的法国总统萨科齐都于近日表示,人民币升值速度应该加快。

美国、欧盟、世行、IMF等都一致呼吁中国的人民币升值,虽然欧盟同时也指出,不要强压过份。

澳大利亚继金融危机以来已连续加息二次,澳央行公布的3月12日政策会议纪要显示,总体来说,央行政策委员会的委员认为近期的一些证据证实,将利率逐步上调至正常水平仍是恰当的。这促使澳央行在3月时决定进一步上调利率。

要知道,澳大利亚是我们铁矿石的主要进口国,其加息会大大提高我们进口成本,即使铁矿石不涨价。

3月 19日印度中央银行宣布加息,分别将回购利率和反向回购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提高至5%和3.5%。公告说,在央行4月份政策会议之前宣布加息将有助于控制通胀预期,并抑制通胀水平进一步升高。

而印度铁矿石正是我们除三大铁矿石国际巨头外、“替补”的主要进口国,加息显然也不利于我们钢铁业。

国际各种环境都一致有利于人民币升值的要求,而我们国内进口依赖型的产业越来越多,如石油、铁矿石、煤炭、大豆、棉花、玉米、种业等,也能为人民币升值找到内部借口。

现在不需要讨论人民币升不升值,而是升值多少的问题了。美高盛等投行以前预计升值40%,虽然最近高盛突然改口说“人民币没有低估”,这纯属处于不同于谷歌的中国策略罢了。我估计,假如升值40%,至少需要二年,今年升值15%左右。

又一场围剿中国内地的经济大战,或到收网的时候了。在这点上,各国和各国际组织的思路都高度统一,放“中国血”使大家复苏。

最积极的,当属美国,有着“180万海外档案”和军事手段(这点以后再详述些)作为威胁。欧盟也有筹码,近期突传的瑞银、汇控等秘密存款户档案被泄,包括亚洲储户等,想说给谁听呢。

许多人都在讨论当年日本的“广场协议”和“失去的十年”,这个早都众人皆知了。

也有人提出反例,1973年德国痛下决心采取浮动汇率制,从1960-1990年,马克对美元的名义汇率从4.17∶1升值到1.49∶1,期间累计升值了1.79倍,幅度超过日元,但德国经济始终保持强势增长。

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广场协议》前后(1985.1-1987.12)各主要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化:  

 美元/日元:255―121(贬52.5%)  

 美元/马克:3.16―1.57(贬50.3%)  

 美元/瑞郎:2.68―1.27(贬52.6%)  

 美元/英镑:0.885―]0.530(贬40.1%)

从数据看,当时美元的贬值,并不只针对日元,而是对大多货币都贬值了。为何德国、瑞士等在之后的20年,没有出现象日本的经济倒退现象?

因为德国、瑞士等国经济之前已建立了自己的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如德国的高端中端制造业、瑞士的金融业和精密制造业、英国的金融业和高端军事工业等,它们的主要特点是不可替代性,所以,其经济非但没受本国货币升值影响,反而不断扩大全球市场。当然,德国之后力控房价等30年不涨、大力稳定公共行业价格等抑通胀政策也功不可没。

而日本,在日元升值之前,只有少数的行业具备竞争优势,如高端汽车、高端电子产品等。尽管如此,日元升值以后却引来当时《日本崛起》这本书。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制造的汽车和电器在全世界通行无阻;东京225指数达到了惊人的38915点;东京地价达到顶峰;银行开始追着企业放贷;日本成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三菱公司以14亿美元购买了美国国家象征―洛克菲勒中心……

但泡沫,在1990年3月开始破灭了,正府债务与GDP的比例直线上升。

再回顾一下中国国内,尚没有日本汽车、电器、音响等那样的当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出口产业,有的只是皮鞋、衬衣、裤子等。也没有当时日本月薪购买力,有的只是“7.7亿劳动者年均1.1万元收入”。但当时日本的坏毛病,我们一个都不少,炒作房产地产、最大债权国、银行追着房地产放贷、股市泡沫等等,连“地王”现象频出也与当时日本类似。

我们或许没有去买洛克菲勒中心大楼,但我们去买了奢侈品中的“洛克菲勒中心”了,我们敢去赌博、购买140美元的石油了。

且我们的政治体制决定了我们较日本更疯狂,如房地产行业。

好在日本之后还有着汽车、机*器*人等高端制造业,有着强大的科技研发和创新能力,有着市场占有率很高的动漫等新兴产业,有着实际很强的军事、航空制造业,等等。我们呢,这些优势和能力不是光靠扩大投资能突击出来的。

每一段历史,都是值得借鉴的。

记得2007年底时,我曾写过博客做了些猜想,金融危机中中国、俄罗斯受伤最重,印度、澳大利亚等影响最小;金融危机后各国复苏了,中国继续探底。现在来看,苗头初露。

去年,我们本该埋头苦干,关停并转过剩产能、降低垄断而扶持民营经济、压低房价而释放沉淀其中的资金(不再扩大信贷投放、激活沉淀资金),等等,为经济健康“动手术”而忍受痛苦。但是天量信贷和继续炒高房价的“刺激政策”,让一切接轨于日本了,有人说“我们或比日本还要悲惨百倍”,不是瞎说。

最近郎教授应邀在宝钢做了演讲,洋洋洒洒的六个小时演讲中观点鲜明、思路宽广、分析透彻,什么“产业链高效整合”、“国企应做当的”等,但最后说了,这一切国企都做不到,中国的经济问题无解,一句“中国需要国运”结束其宏论。

近期许小年在一次论坛中说的极其简短,最后说了句,中国或许需要成立一个独立的、最高层的改革开放指导委员会,等等。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22 周一, 下午5:28    标题: 引用回复

英国预算报告即将公布 英镑命悬一线
网易财经|2010-03-22


投资者担心英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帝国正陷入一场财政危机;评级公司表示,如果英国再不节制,它的AAA级信用将受到威胁;而欧盟委员会正警告英国政府,要求他们在2015年将预算赤字降低到欧盟的标准之内(占GDP的3%)......

2010年03月22日消息,本周英镑迎来众多决定其“近期命运” 的关键因素,如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和零售物价指数,而更为重要的是周三(3月24日)20:30将公布的 2010-2011财年预算报告。这个预算案正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

若市场对预算报告不“买账”,英镑有望继续体验自由落体运动。但到上周(3月15日-19日)为止,英国央行(BOE)似乎乐于看到英镑下跌、进而增强英国出口业的竞争力。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上周五(19日)表示,随着欧元/ 英镑逐渐逼近4个月来交投区间中部,已经呈现出超卖迹象。但这仍不足以令其动摇近期看跌观点。这说明,比起受希腊危机拖累的欧元,英镑仍获得一丝安慰。但是,国外分析机构Forex Focus分析师Nicholas Hastings上周五(3月19日)表示,目前做多英镑仍是非常冒险的行为。近期英镑的反弹可能是受英国劳动力市场好转,以及有迹象显示该国公共财务状况已经开始改善所提振。

5月份的大选正迫在眉睫,此次预算报告还关系到大选上工党的成败。咄咄逼人的反对党说他们能够更好地将经济带出困境,并且控制好财政赤字。英国财政大臣达林(Alistair Darling)目前正承受来自市场的压力,市场要求其给出“若工党赢得竞选,将如何削减英国创纪录高位财政赤字”的方案。

为了应对这一次经济衰退,英国的财政赤字在2009/2010财年达到了惊人的1,700亿英镑,而经济状况依旧是一塌糊涂。上周四(3月18日)公布的2月份赤字数据中获得了进一步的支持。虽然公共部门净借债规模创下了124亿英镑的纪录,但总额却小于市场预期。英国政府全财年的赤字很可能低于1,700亿英镑的目标,这样一来英国财政大臣达林(Alistair Darling)就有希望在周三(24日)提出一份更有利于赢得选票的预算方案。

Forex Focus分析师Nicholas Hastings上周五(3月19日)指出,随着保守党在民意调查中再次领先,这将可能仅是提升政府重新当选的机会。

英国政府说,他们有能力在2015年将财年赤字占GDP的比重缩小至4.4%,但前提是经济真的会如他们预期的那样增长:2010年英国经济增长率为1%到1.5%,2011 和2012年GDP增长率达到3.25%到3.75%,而在后面三年内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在3.25%的水平。

根据英国财政部网站公布的数据,23家大型金融机构在3月份对于2011年英国GDP的预估均值只有2%,其中欧洲智库EIU的预测数字只有0.9%,只有高盛一家的预测 (3.4%)落于政府的3.25%到3.75%的区间。

英国工业联合会日前预计,英国2010年GDP将增长1%,2011年增长 2.5%。

商业调查显示,一季度经济增速将与09年四季度相似,当时经济微增0.3%,这标志着英国走出了这场50多年来的最严重衰退,不过毕恩表示现在距离完全复苏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上周三(3月17日)欧洲时段,英国2月份失业率为4.9%,前值5.0%,英国2月份失业率为好于预期的4.9%。同时2月份申请失业金人数减少3.23 万人,大幅好于预期的增加0.8万人,表明英国就业市场出现好转,如果这一趋势得以延续,则将为英国政府削减财政赤字提供良好的经济基础。

本周英国方面的重要数据时间一览:

周二(3月23日)的17:30,将公布英国2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和核心CPI,以及英国2月消费者物价指数;

周三(3月24日)的19:30,英国财政部将公布2010年财政预算报告;

周三(3月24日)的 20:30,英国财政大臣达林发布2010-2011财年预算报告。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23 周二, 下午3:07    标题: 引用回复

商务部发话了人民币升值对大多数行业有好处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近日指出,中国贸易3月份很可能会出现逆差。我们认为,3月份出现逆差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需要分析逆差的来源。如果是由于进口商品价格上涨快于出口价格上涨,那么则意味着人民币升值依然是正确的政策,因为这可以改善中国的贸易条件,增强中国企业购买外国技术的能力。
  
  
    预计4月开始升值
  
    我们维持人民币4月份开始对美元升值的预测,预计2010年将升值3%~5%.
  
    尽管眼下国际社会上对中国升值的压力将不利于升值尽快实现,但最近的一些新闻显示,人民币升值可能性在增高。市场传闻中国一些行业协会正在做应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测试。关于压力测试的新闻被广为报道,并一度推高了离岸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
  
    同时,评级机构对希腊的正面评价使欧元兑美元升值的可能性增大,如果欧元升值而人民币继续盯住美元,就会使人民币兑欧元及其他货币贬值。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可能性将会上升。
  
    多数行业受益升值
  
    必须提出的一点是,人民币改革涉及中国各个产业与所有消费者利益,其引起的争论和关注理所当然,但是当前的政策讨论中对可能因为人民币升值造成伤害的产业关注极大,而对人民币升值有可能收益的行业及消费者的利益却较少提到。
  
    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中国政府、行业、学术界对入世的好处与损失也有过大规模的争论,当时对于中国一些保护较大的行业如农业和汽车业在入世后的前途有普遍担心,而对入世可能造成的正面效果关注较少。入世之后中国的经济增长发生了巨大变化,表明入世前的争论并没有真正全面反映入世对中国利益的影响。
  
    我们利用中国最新出版的涵盖中国全部行业的投入产出表,计算了人民币升值对行业的影响。结果显示,大多数行业(特别是对进口大宗商品依赖度高的行业,如石油加工和天然气生产行业、金属加工行业、交通运输设备和金属采矿行业)会从人民币升值中受益,而出口依存度较高的受损行业(纺织服装)所受损失较小。令人惊讶的是,出口依存度较高的电子产品制造业、电气设备行业和通用、特种设备行业甚至小幅受益于人民币升值,这是由于它们原材料中较大部分来自进口,因此国内销售受益程度大于出口受损程度。
  
    事实上,过去的人民币升值并没有损害中国的出口和就业。人民币自2005年7月与美元脱钩后对美元升值了17.5%,但中国在美国进口市场的份额仍持续扩大,甚至在金融危机爆发后仍是如此。中国的出口并未受人民币汇率的显著影响,部分原因是中国的出口中包含了较大部分的进口中间商品。
  
    目前市场担心,即使人民币只是渐进升值,中国一些低利润率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出口也会垮掉。但中国服装和鞋类出口企业最近的经历表明这些担忧是没有道理的。中国服装和鞋类出口企业在美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来自墨西哥。2009年中国在美国服装和鞋类市场的份额是46%,而墨西哥是37%。虽然人民币对墨西哥比索自2000年以来一路升值,中国在美国纺织服装市场的份额却从2000年的21%升至2009年的48%.
  
    金融危机爆发后,从2008年9月至2009年3月人民币对墨西哥比索升值了39%,导致中国出口企业的成本相对于其竞争对手大幅上升。中国出口企业在美国服装和鞋类市场的份额的确从46%下降至42%,但人民币/墨西哥比索汇率稳定下来之后,中国出口企业的市场份额即迅速反弹,甚至高于人民币大幅升值之前的水平。
  
    这意味着,即便突然发生巨大的汇率冲击,对中国出口市场份额也只有暂时的影响。一旦中国出口企业一段时间后适应了这种冲击,它们将能够重拾竞争力。换言之,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的低利润率并不意味着它们缺乏应对人民币升值的能力。
  
    不会重蹈日本覆辙
  
    市场中还有人担心人民币升值会使中国重蹈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的覆辙。对此,我们认为,虽然今天的中国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有着诸多明显的相似之处,但两者之间存在的重大差异表明当年日本的悲剧不会在中国重演。
  
    其一,中国目前采取的货币政策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正好相反。日本当时被迫在短期内推动日元大幅升值,导致国内企业措手不及。面对出口的大幅下滑,日本央行为挽救国内经济不得不降息。相比之下,中国经济正在强劲增长,预计中国央行未来将加息。人民币升值与货币政策紧缩一道,将降低资产泡沫风险。
  
    其二,中国目前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保持着较强的竞争力,而1984年日本已经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在许多制造业领域丧失了竞争力。
  
    其三,中国当前的地区间差异明显高于1984年的日本,意味着中国未来的增长潜力更大。当时日本最富裕地区(东京)人均GDP较最贫穷地区(奈良) 高出3倍,在中国这一比值为5。因此,中国有更大的潜力来消化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冲击。日本国内企业当时被迫将生产基地转移至海外,而中国出口企业可以转移至内陆省份。最近几年,我们确实看到中国部分出口企业已将生产基地转移至内陆省份。
  
    此外,人民币升值将导致估值变动,影响持有外币资产/负债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但根据我们的估计,银行业可能比其他行业有更多的外汇敞口,但我们估计银行净汇率风险相对于总资产而言并不大,考虑到银行和保险公司正拓展海外业务,人民币升值将有助它们未来的扩张。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25 周四, 上午7:11    标题: 引用回复

Bloomberg:希腊可放任债券违约,逼德法出手
2010年03月25日


  希腊政府表示,希望能在即将召开的欧盟首脑峰 会上解决希腊的债务问题。

  希腊,你太不了解德国人了!经历了这么多坎坷,希腊政府应该清楚一个事实,德国很难在艰难时期成为你的朋友。他们总是会留给你一丝遐想空间,让你误以为“救赎”就在未来几天,然而,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彭博社专栏作家Matthew Lynn就说,与其乞求德国,还不如和德国对立。翻阅一下德国历史,研究一番德国人待人的方式,你会发现一个可笑的事实:最后被德国救助的居然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对自己尚且如此苛刻,何况希腊呢。

  人偶尔也要学着自私点。自己都快穷死了,还管什么“欧洲共同稳定”,说得不好听些,不要自不量力。看看法国选举年萨科齐的惨败,你就该知道,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才是一国政府领导人该做的,否则,当你惨死的时候,没人会记得你曾经为他们拼命过。

  此外,别把别国的生死扛在自己肩头,什么希腊倒了,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都会有“翻车危险”,这是你能扛的吗?希腊民众为了协同政府减赤字,可能得在75岁以后才能退休养老,企业都被裤腰带勒死了,管那么多闲事干啥?

  选择债务违约吧!也许这样日子才会好过点。仔细思量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狼狈?是大量债务到期拿不出钱还债。最糟的结果也不过是对那些债券持有者实话实说,没钱还账,最多再被大家咒骂一次,时至今日,脸面早已丢光,何必还那么执迷不悟。

  希腊违约,市场肯定很慌,试问谁想看到自己手中的债券一夜之间成为废纸。可希腊要清楚,这不是你愿意的,这是偌大一个欧盟迟迟不愿施救的结果。眼看复活节快要到了,希腊应该想个死而复生的方法。希腊一日不“违约死亡”,欧盟其他成员国就一日不了解危机到底有多严重。希腊该做的就是违约,要知道买了你大量债券的人可是法国、德国和英国的银行,这样一来,包袱就甩给了他们。这些国家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银行倒闭的,他们会把这当作第二次金融危机,到时候,政府会再拿出一大笔资金帮助涉险银行度过危机。

  不要惧怕会成为第二波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美国不也“祸首”吗?回头想想,如果早前就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也许获得援助的几率更大。



=====================================================================

德国反对救助希腊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而且显示各方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正日渐分化,而非日趋一致。

救助计划并不是唯一的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和欧元区各国提供的任何救助都将附加条件。换句话说,希腊和其他一些可能最终需要救助的高负债边缘国家将不得不紧缩财政,而此举将对欧元区整体经济复苏构成严重威胁。

法国此前指出,德国应当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本国经济增长,从而推动其他国家的经济复苏。

但德国并没有在扩大财政支出方面采取多少行动。长期以来,德国一直把紧缩财政视为其以往经济成功的秘诀。

因此,不仅欧洲边缘国家的通货紧缩风险可能上升,核心国家可能也难以独善其身。这样一来,欧元区利率维持在目前历史低点的时间必将比之前预期的还要长。

而这对欧元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低利率将给投资者提供更多抛售欧元的理由。

欧洲汇市早盘,欧元继续承压,因希腊救助问题几乎未展现任何进展。本财政年度结束前资金汇回日本,这看上去也必将对欧元不利。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3-27 周六, 下午6:55    标题: 引用回复


狼来了
可以喊多久?



2010年第二季度将爆发主权债务危机?
搜狐博客 > 郑若麟 > 2010-03-09


位于法国南部城市尼斯的“欧洲政治预测实验室”的智库提出警告,今年第二季度将出现全球体制性危机进一步恶化的状况,主权国家债务违约和随后形成的“债务之墙”将与西方银行体系产生致命冲突。在实验室本月第42期预测报告中,该智库认为由于各国在2009年投入大量救市资金,从而使得危机暂时缓和,但并未解决危机带来的体制问题,这些问题将在今年第二季度爆发。其特征如下:主权国家处于无法还款临界状态、失业率大幅上升、大量失业而无法重新就业的人将因超期而失去社会救济、全球治理体制解体(如气候谈判陷入僵局,中美摩擦加剧,伊、以、美冲突风险增加,全球性货币战争加剧等)。

该机构早在去年初就勾勒出一幅前程黯淡的图景:国际金融危机在经历了“爆发(次贷危机)、加剧(波及整个金融体系)、冲击(危机从金融领域转向实体经济领域)和清晰(经济危机深化并导致全球衰退)”四个阶段后,从2009年年底将进入第五个更为严峻的阶段:“全球地缘政治体系解体”:表现形式为各国内部产生动荡,甚至爆发内战。其新报告则宣布这一幕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全面爆发。这一“危言耸听”的预测与这家实验室过去的所有的预测一样,引起激烈争议。

欧洲政治预测实验室成立于1997年,目的是为正在建设中的欧盟提供政治前景预测,以避免对欧盟建设的种种不利景况。在此之前,尽管欧洲各国均有研究机构,有的还非常著名,如伦敦战略研究所,但这些研究所均以国家为研究对象,因而难以对欧盟整体提出政治预测和对策建议。这家研究所因而应运而生。创办人弗兰克·比昂盖利是一位未来学或曰社会展望学学者,曾入选《时代》周刊欧洲版20名杰出人物榜。

比昂盖利聘用了50多名研究人员,都不是专职政治预测人员,而是各国各行业的高级职员。他们通过分析自身行业出现的问题,来对全局提出某种预测,或更确切地说,这不是预测,而是提前对国际金融与经济走向提出预警。2006年时该实验室预警了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从而名声大噪。目前该实验室每月公布一份预测报告。比昂盖利就是在最新一期报告中,发出了“战后全球经济体系已经进入全面体制危机”的警告。

该报告称,这一危机将导致五大趋势

一是公共债务危机泡沫将崩溃,结果必然导致主权国家债务违约现象的上升;
二是这些债务违约国家和已经形成的“债务之墙”将与西方银行体系不可避免地产生致命冲突;
三是利率将不可避免地上升;
四是导致国际局势紧张的热点突然增多;
五是社会不稳定状态上升。

报告认为,欧美国家政府故意向公众宣传“危机得到了控制”,或提出一些局部的改善来掩饰全局的恶化。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大肆宣扬他将“坚定不移地削减美国国债”,而实际上却再举19000亿美元国债,使美国债务达到天文数字的143000亿美元。法国也同样。同时,当局宣布失业率将“呈下降趋势”,另一方面又为多达上百万人因超过失业救济期限将要失去生活保障而头痛。

报告提出,未来影响世界经济走向的因素主要为两大摩擦:欧元区与美元区、美元与人民币汇率。报告还认为,如果各国继续掩饰严峻的现实,通过宣传勾勒虚幻的回升,危机将会来得更为猛烈。

从该报告来看,所有这些问题最根本的关键,是世界金融体系对短期资金的严重短缺和各国债务远远超出了储蓄。目前西方发达国家正面临归还2005年至2007年债务的高峰期,当时世界各国认为存在着“免费的午餐”而大幅举债,到今天因利润不足(仅2%—5%、远非当年估计的10%),要归还本金的时候却资不抵债。2010年西方发达国家从家庭到企业,一直到国家,都面临巨额债务的偿还问题。而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主权国家债务违约现象的上升:从2008年的冰岛,到2009年的拉脱维亚、爱尔兰、迪拜,一直到今年的希腊,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而下一波可以预测到的则是更为严重的3个国家:日本、英国和美国。这三个国家一旦出现债务违约的话,将动摇整个世界金融体系,而且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对此提出解决方案。

债务之墙”对于“欧洲政治预测实验室”的专家们来说,则类似一股“海啸”冲向世界金融体系。就如同2006年次债贷款一样,今天可以预测到“债务之墙”之高,已经超出了这些国家的实际偿还能力,最终必将导致一场大危机。该报告在分析了美国目前房地产状况和经济现状后认为,美国很有可能在未来8个月中出现高达500家中等规模的银行倒闭(而 2009年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也只有140家倒闭),由此不难看到这一轮危机冲击力度之大。报告认为美联储不仅低估了危机的严重性,而且美国面临中期选举,也不再可能对银行再度大幅救市,这样,中等规模的银行倒闭将很有可能再度涉及到华尔街的大投行。

这份悲观的预测再度在法国引起争议。继美国托夫勒、奈斯比特等“乐观”未来学派之后,欧洲曾出现过罗马俱乐部等“悲观”未来学派。欧洲的未来学大多属于后一类。事实上,悲观派观点往往更能冲击人们的眼球。“欧洲政治预测实验室”继承了欧洲的传统。但在今天“复苏乐观论”正在全球弥漫的时刻,悲观派的观点或许更具醒世作用,则是肯定的。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6-04 周五, 下午4:59    标题: 引用回复


大概好像也许,真的
狼来了。。。




Sovereign Credit-Default Swaps Surge on Hungarian Debt Crisis

By Kate Haywood


June 4 (Bloomberg) -- Credit-default swaps on sovereign bonds surged to a record on speculation Europe’s debt crisis is worsening after Hungary said it’s in a “very grave situation” because a previous government lied about the economy.

The cost of insuring against losses on Hungarian sovereign debt rose 63 basis points to 371, according to CMA DataVision at 3:30 p.m. in London, after earlier reaching 416 basis points. Swaps on France, Austria, Belgium and Germany also rose, sending the Markit iTraxx SovX Western Europe Index of contracts on 15 governments as high as a record 174.4 basis points.
http://www.markit.com/en/products/data/indices/credit-and-loan-indices/sovx/sovx.page

Hungary’s bonds fell after a spokesman for Prime Minister Viktor Orban said talk of a default is “not an exaggeration” because a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manipulated” figures. The country was bailed out with a 20 billion-euro ($24 billion) aid package from the European Union and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n 2008.

“The comments out of Hungary have really spooked the market,” said Rajeev Shah, a credit strategist at BNP Paribas SA in London. “Investors are interpreting it as bad sign for trying to tackle Europe’s debt crisis.”

The euro dropped below $1.20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April 2006, stocks tumbled and the cost of insuring against corporate default rose on speculation Hungary will weaken the EU’s willingness to rescue the region’s indebted nations.

Credit markets were also roiled after data showed U.S. employers hired fewer workers in May than forecast, signaling slowing economic growth.

‘Something Serious’

Swaps on Spanish government debt were up 22 basis points at 278, after earlier reaching a record 295.5, according to CMA. Contracts on Portugal were 26 basis points wider at 364.8, while Ireland was up 32 basis points at 292, and Italy climbed 30 basis points to an all-time high of 264, before retreating to 253. Contracts on Greece were 57 basis points higher at 783, down from 798 earlier.

The Markit iTraxx Crossover Index of swaps linked to 50 companies with mostly high-yield credit ratings jumped 27 basis point to 584, according to Markit Group Ltd.

“Are we on the brink of something more serious?” Deutsche Bank AG strategist Jim Reid wrote in a note to clients today. “We’ve little doubt that the authorities have no appetite for imminent peripheral defaults but we do see the situation getting worse before it gets better. This leaves markets vulnerable until there is more certainty surrounding the structure of the peripheral funding bail-out.”

Credit-default swaps pay the buyer face value in exchange for the underlying securities or the cash equivalent should a borrower fail to adhere to its debt agreements. A basis point on a contract protecting $10 million of debt from default for five years is equivalent to $1,000 a year.
http://www.wikinvest.com/wiki/Credit_Default_Swap_%28CDS%29


Last Updated: June 4, 2010 10:57 EDT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资料区 ->  财经新闻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分页 1, 2, 3, 4  下一页
1页,共4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