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遥想公瑾当年 -- ACT 闻人阁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休闲区 ->  股市小放牛
遥想公瑾当年 -- ACT 闻人阁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7:16    标题: 遥想公瑾当年 -- ACT 闻人阁 引用回复


1992 年,印第安那大学中国留学生在Usenet 上建立了第一个
使用 GB-HZ编码的中文新闻组 alt.chinese.text ,又名 ACT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7:28    标题: 引用回复

互联网最早是在美国各大院校里普及的,大约是 1980 年代的中后期和 1990 年代的初期。 把中文引入互联网,大约是 1991 年左右的时间。 1980 年代的后期和 1990 年代早期,那个时候还没有( www )。 一些中国留学生开始在被称作“ Listserv ”的网上用英文进行交流。 1989 年 3 月 6 日,四名留学美加的学生利用大学里的电脑系统建立了中国新闻电脑网络 (China News Digest) ,简称CND,通过电邮的形式转发西方各大通讯社有关中国的英文报道。 两年后 CND 读者人数已达到一万多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1 年 4 月 5 日,CND决定建立《华夏文摘》中文网络。 这就是全世界第一个中文网上刊物,至今仍在运行。

1991 年王笑飞在海外创办了中文诗歌网。 1991 年 4 月中国留美网络作家少君在网上发表《奋斗与平等》,是最早的一篇中文网络小说。

1992 年,美国印第安那大学中国留学生在 Usenet 上建立第一个了使用 GB-HZ 编码的中文新闻组 alt.chinese.text ,又名 ACT ,中文网络文学开始在全球的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第一位中文网络诗人是诗阳(原名吴阳,安徽人)。 在 1993 年 3 月,他开始网络诗歌创作,被学术文献确认为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网络诗人。

1993 年,加拿大的一些留学生创办了网上综合刊物《枫华园》。

1994 年 2 月,方舟子等人创办了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

1995 年 3 月,诗阳、鲁鸣等人创办第一份网络中文诗刊《橄榄树》。

1995 年底,几位原来活跃于中文诗歌网的女性作者创办了第一份网络女性文学刊物《花招》。

当年活跃在网络中文文坛上的,是这些人:若枚、路耘、啸尘、雅非、红墙、晓拂,鸿鸣、梦冉、莲波、诗阳、湖衣、伊可、马兰、图雅、方舟子、唐郎、虎子、散宜生、奕豹……等等等等,大约六、七十人。

那个时候,网络上的中文资料少得可怜。 上中文网,就只有去华夏文摘 (CND) ,去 ACT ,去枫华园( FHY ),去新语丝( XYS ), 真是网事如烟。 ACT , CND , XYS ,FHY 当年四分天下, 新语丝 就是四分天下的其中一分,又是唯一的以文学创作为主题的网上刊物。

那个时候,文字输入没有扫描仪,只有靠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入,文字工具也远不如今日的谷歌中文拼音这样便捷。 网页编辑没有今天这些编辑工具,而是要靠手写网页, hardcode 每一页网页,人工上载到服务器上。当年那些手工写成的网页的 source code 仍然存放在新语丝网站上。 当年 中文输入和编辑的艰辛可想而知。

当年红极一时的网上刊物,大都灰飞烟灭。 ACT 早已无影无踪,《花招》早已凋谢,《橄榄树》早就被砍了, FHY 几年前自杀了。 坚强生存下来的,只有 CND 和 XYS 。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7:30    标题: 引用回复


全世界第一个中文网络诗人诗阳,跟赵薇是老乡,1963年出生的,
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 后来他去北加州了,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7:33    标题: 引用回复

最早的中文网络刊物是CND(《华夏文摘》)。 CND有编辑,有技术顾问,虽然这些人都是业余自愿服务者,但出版过程还是严格把关的,所以文章的质量是很高的。 而且文字经过审稿、编辑,把错别字、病句改了,读起来确实是一种享受。 但当年那个刊物每星期只出版一次,时常也发些增刊。

有时候增刊比正刊还好看。 我记得当年每个星期五早晨我就跟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着新一期的华夏文摘。 当时我订阅了EMAIL发送的期刊,星期五早晨看Email老是不来,就直接去CND的FTP服务器找。 记得当时最感人的是 “情义无价 ”那个援救王军涛的长篇连载纪实小说。 内容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我把每一期都保存下来,存到软盘里。 前天一位网友提到那个作品,他说他参与了当年的那个救助活动,也读过那篇小说,小说里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真事。

那时CND每星期只出版一次。 作为当时网上唯一的中文刊物,读者似乎还有些吃不饱的感觉。 1992年,CND的元老之一,印第安纳大学的留学生魏亚桂在Usenet上建立第一个了使用GB-HZ编码的中文新闻组alt.chinese.text,又名ACT。魏亚桂是ACT之父。 ACT与《华夏文摘》最大的不同,就是读者也可以在里面发稿,有点类似今天的论坛,可以进行讨论。 这和西恩地互为补充。 但和论坛不同的是,ACT没有版主管理。 那里面的内容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乱七八糟,从新闻到小说,从诗词到八卦,从宗教到反共,可以说是无所不有。

当时有人就说ACT是个公共厕所,谁进去都可以尿。 也有人说那是个大粪坑的。ACT的东西是多而快,但由于没有统一的编辑,内容确实很乱,垃圾成堆。 那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东西是乱码,我根本就没法读。 ACT有的内容也十分精彩,例如女青年写的爱情诗。 我只对政治新闻和话题感兴趣,对那些红楼梦之类的文学讨论毫无兴趣。 ACT还有一个精彩节目就是掐架。 那个年头在ACT什么芝麻大的狗屁事情都有可能引来一场疯狂的掐架。 而当年ACT的掐架冠军,应该算是方舟子了。

方舟子(在ACT早年的笔名Shimin Fang)不是最早来ACT的。 他来ACT时,图雅(鸦)、嚎、唐三姨等牛人的威望已如日在中天,粉丝无数。 可以说图雅就是写个做饭贴也会引来一阵叫好。 那些ACT的天王巨星,同时也是西草地的大红人,俺对他们景仰得五体投地。

那个时候ACT的多posts短小精悍,那是因为大多人使用魏亚桂写的ZWDOS汉字输入,远不比今天这么快捷,人们惜字如金。 我那时不会打字,也没时间码字,对于文学更无胃口,经常去潜水都感到吃力。

ACT的全盛时期过去,高手们开始引退,另谋高就,方舟子拉了几个死党搞了那个网络文学新语丝。 新语丝成立后,ACT还活跃了一阵子(新语丝在ACT也有园地)。那一两年,CND、ACT、FHY、XYS四足鼎立,撑下中文互联网的大半片天。 但后来随着强大无比的www的普及,Newsgroup这种早期的互联网的一个protocol日渐衰微,ACT几年后寿终正寝了。 今天在网上还有当年的存档(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topics)。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7:54    标题: 引用回复


莲波就是中文互联网早期最知名的女牛人,ACT “六大牛人”之一
(百合、莲波、散宜生、嚎、图雅、方舟子),人称“绝代风华才女”。

莲波最初以三公子自称, 文笔潇洒,一鸣惊人。







莲波当年的译作:

Scarborough Fair

斯卡布罗集市
译者:莲波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 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 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 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a mou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 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彼孤冢,珠泪渐渍。 Washes the grave with sli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 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 Then she wi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 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 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For a cause 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莲波是第一个以这种似诗经体在网上发表译作的女诗人。 莲波的另一首译作《袖底风•绿袖》也是一样懏永。有人把这种特殊的诗体称作“莲波体”。

莲波的身世一直是个迷。 一说她本是扬州附近一中学语文老师,后出国。 另一说她是浙江宁波人,长于苏州。 大家只知道1993-96那段时间她在芝加哥读书。 1996年7月,绝代风华才女莲波突然贴出离网告示,从此不见其踪迹,和图雅一样神秘地消失了。 据传她后来回国,在浙江某小城教书。 但此传闻未经证实。

莲波去后,ACT的诗词顿失主心骨,开始散乱,渐不存焉。 方舟子与莲波一直交情不错。 莲波曾经帮方舟子打过许多字,也是新语丝的常住诗人。 也许是出于爱才之心,也许是感怀旧日的友情,方舟子把莲波的一些作品搜集于新语丝之中,为莲波设立专辑,后又把他与莲波唱和的诗集在一起,编成《莲舟唱和集》。 这是网络上第一部男女声唱和诗集。下面是《莲舟唱和集》中方舟子和莲波的和诗一首:  

鹧鸪天

莲波

放眼江山终是空
吟诗举酒意无穷
琴心三叠初弹后
悲喜宛如袖底风

心未淡,血犹浓
清歌一阏梦千重
回眸暗夜愁何限
魂在故园明月中


鹧鸪天

--和莲波

方舟子

歌罢大江万事空
天涯孤旅路途穷
阑珊灯灭人归后
剩有绵绵昨夜风

情已淡,恨犹浓
河山回首几千重
不堪说尽思无限
枉作英雄噩梦中


莲波当年的很多作品都是发表在ACT上的。 ACT倒塌后,莲波的作品就一同埋了进去。 是方舟子把她的那些珍贵的作品抢救出来放到新语丝那边去,赖此保存了莲波的作品。 此为网上的一段佳话。

我们记得莲波的美丽,也记得她的神秘。 有没有那么一天,她会回到这里?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01    标题: 引用回复


莲波于1992年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05    标题: 引用回复

莲波:细眉细眼微笑的女子,在苏州出生和长大,活跃在十多年前北美中文BBS的一代才女,赢得倾慕无限。

莲波的诗经体旧译有两首歌曲最为人熟悉,分别是Scarborough Fair《斯加波罗之市》和 Green Sleeves <绿袖子> ~~~

尚有南望乡云作诗忆之:
昔有红颜翻绿袖,淙淙妙响动心弦。蓦然回首泉源处,不见当年绝世莲。


鸪天·卷首诗

·莲波·
未到身衰心已孤,
文章江海苦沉浮。
几番分解人间事,
化入诗声总不如。

长日尽,笑音疏,
赋词犹在识君初。
十年笔墨云烟散,
唯有此情字字珠。

《鹧鸪天·赠友人》

元夕已至,去日匆匆,把酒当歌,四顾茫然。举箸提
笔,皆感寂寥。遂快填《鹧鸪天》一阙,低唱以自娱,长
歌兼赠友人。

放眼江山终是空,
吟诗举酒意无穷。
琴心三叠初弹后,
悲喜宛如袖底风。

心未淡,血犹浓,
清歌一阙梦千重。
回眸暗夜愁何限,
魂在故园明月中。

《鹧鸪天·词话结语》

莲波词话写了七篇,没了思路,写不下去了。还是了断了
吧,莲波做事,向来喜欢有始有终的。如若以后有了心情,还
是要再写的。

酒苦书香尘满樽,
一经唐宋一浮沉。
伤春何日归吴郡,
听雨当年忆白门。

词话浅,墨痕深,
心中山水意中人。
此生设若无缘聚,
残稿孤魂两处焚。

《鹧鸪天·为雕之归来而作》

浪迹江湖来去频,
几掀苍羽幻浮云。
君书满壁痴颠句,
我作春风带笑嗔。

晴雨面,隐明身,
怎知不是梦中人?
他朝若得真容见,
闲话当时旧墨痕。


《浣溪沙·一夜读词》

·莲波·

拍遍词书已五更
敛眉扼手韵初成
但期无雪也无风

苔砌渐堆昨夜月
萤窗空点隔年灯
卧听来日江潮声

《临江仙》

·莲波·
回首清波人已去
远山珠泪虚盈
此生不解千年盟
笙歌寻梦影
岁月载风声

何事空题肠断句
香笺彩袖云屏
多情更苦是痴情
拈花相对望
亦醉亦澄明


译歌 其二 《袖底风·绿袖》 Greensleeve

我思断肠,伊人不臧。 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弃我远去,抑郁难当。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我心相属,日久月长。 I have loved you all so long
与卿相依,地老天荒。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我即相偎,柔荑纤香。 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我自相许,舍身何妨。 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欲求永年,此生归偿。 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回首欢爱,四顾茫茫。 Your love and good will for to have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伊人隔尘,我亦无望。 Thou couldst desire no earthly thing
彼端箜篌,渐疏渐响。 But still thou hadst it readily
人既永绝,心自飘霜。 Thy music still to play and sing
斥欢斥爱,绿袖无常。 And yet thou wouldst not love me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绿袖去矣,付与流觞。 Greensleeves now farewell adieu
我燃心香,寄语上苍。 God I pray to prosper thee
我心犹炽,不灭不伤。 For I am still thy lover true
伫立垅间,待伊归乡。 Come once again and love me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其文以诗经格式译出,尽管属于再创造,但极尽新意,以第二首绿袖更佳。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18    标题: 引用回复

这是九七年为国风写的命题作文。作为中文网历史文献还是有一些价值。


---------------------

我 与 中 文 网
--万精油--


【国风】编辑部让各专栏作者在八月份的栏目里谈谈‘我与中文
网’。这题目看起来很大,似乎有很多东西可写。但真正动起笔来,
却发现不知从何下笔。

我与中文网的历史比ACT(ALT.CHINESE.TEX
T)还长。ACT现在五岁多了。在ACT以前有SCC(SOCI
AL.CULTURE.CHINA)。ACT的一些高手以前在S
CC上也是活跃份子。不过我在SCC上几乎只看不写。后来看也不
怎么看了。主要原因是SCC太过政治化。我也不是对政治莫不关心
的人。但SCC上的政治讨论大多都沦为漫骂。也有一些人在SCC
上讨论中国文化,诗歌小说什么的,但用英文来谈中文总觉得有点别
扭。所以后来我干脆不读了。只去读桥牌,围棋之类的新闻组。

九二年下半年,ACT出现了。ACT谈中国的东西,包含了S
CC的内容。ACT用的是中文,弥补了SCC的不足。当时的我到
美国七年了,正处在对中国文化的饥渴状态中。ACT对我来说简直
是天赐之物,喜欢得不得了。有一段时间每天看ACT成了我一天中
最愉快的时光。后来简直如了迷,哪天不看ACT就觉得缺了什么,
这种心情不知用什么来形容。有一天看见一个贴子,题目是‘毛主席
万岁’。说是小时候遇到高兴和兴奋的事,最高级的形容词就是‘毛
主席万岁’。如今到了美国,居然还可以用自己的语言与这么多人聊
天。这种高兴劲儿除了喊‘毛主席万岁’,再也没有什么词可以形容
了。这贴子的作者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图雅。这是他在ACT的第一
张贴子。贴子中还写了一些别的东西,当时就有人说,‘看见没,又
来一高手’。后来他果然成了中文网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ACT真正是包罗万象。天南地北什么都侃。侃得最多的当然还
是政治,因为一帮从前SCC上的高手都把阵地转移过来了。除政治
以外,就是侃吃,侃玩。数理化,天地生,诗歌,音乐,迷语,对联
什么都侃。我开始只是看,几乎不写。因为我中文打字太慢。有一天
突发奇想,似乎想到了一个快速打中文的方法。于是按照自己的想法
写了一个中文打字软件。自己用了一阵。后来ACT上有人介绍五笔
字形,于是改用南极星。我的打字软件只能处理拼音,与南极星比起
来简直是小孩子的玩具,后来也只好不用了。有一阵ACT上时兴每
周一歌,每周一菜,每周一牌,每周一棋等等。我当时想,我也来一
个每周XX吧。以前我一直都比较喜欢做趣味题,脑子里存的题不少
,干脆来一个每周一题好了。于是我的每周一题出笼了。开始只是贴
一些小题目,没有故事。后来学会了五笔字形以后,打字速度快了一
些,贴子也越写越长。这样每周一题居然办了大半年,直到后来回国
才断掉。从国内回来后本来想接着办下去,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主要原因是ACT变得不象从前那么据有可读性了。每天的贴子仍
然很多,但骂人的贴子占了不少。而且往往为了一点小事,祖宗十八
代都可以骂出来。好贴子也有,但为了看这些好贴子,必须要花很多
时间去筛掉坏贴子。很不化算,后来干脆不读了。照亚桂的说法,搬
到郊区去了,也就是加入了一些小规模的通讯网。后来ACT档案部
的王笑飞来信说让我把每周一题的旧贴子寄给他,说是要在ACT存
档。我当时没空整理,后来也就忘了。现在想起来很后悔。我自己的
机器硬盘死掉后,大部分老贴子都没了。当初如果存档,随时都可以
抓回来,那么我在【国风】的工作就可以轻松许多。

« Last Edit: 六月 07, 2007, 09:28:45 am by 万精油 »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19    标题: 引用回复


遥想公瑾当年——图雅:第一位网络文字高手

收录:2006-2-8 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何不三 点击:3246


当中国大量的各怀心思、趋之若鹜的网络写手们在时下红红火火的天涯、新浪、搜狐等各大网站论坛里(其实是名利场)贴出自己的文字的时候,也许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国际中文新闻组(Alt.Chinese.Text,简称ACT)”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名字,据说这是全球第一个中文互联网论坛,创立于1993年(须知中国部分连入Internet(因特网)的第一根专线直到1993年2月份才出现);也许更少人会记得《华夏文摘》这份创办于1991年4月份的全球第一家中文电子周刊。这两家和图雅的联系都十分密切。1993年7月份,曾任《华夏文摘》特约编辑的传奇人物图雅开始在“ACT”发言。显然,说图雅是中文网络文学当之无愧的先驱类的人物毫不为过,而他的成就,也远远超过了无数后来者。

这位老前辈只有短短三年网龄,根据方舟子介绍,图雅1993年7月份上网,1996年7月份挂网而去,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了几十篇精彩的文字,留下了不灭的“印子”,留下了不绝的回响。图鸦的文字好评如潮,大量的读者毫不吝啬地称之为“网上绝无仅有的语言大师”、“纸媒外的高手”、“网上王朔”、“网文八大家之一”,连著名作家韩少功都对其赞赏有加,“我觉得他的文笔很机智和灵动”,甚至在他离开网络的5年后,2001年“海纳百川BBS”评选“全球中文论坛十大写手”,大量的拥趸者的呼声仍然使其跻身其中。

这么一个在网络上声名如日中天的名人在网络上却偏偏神秘得如同一个传奇。在我心目中,图雅有点类似于古龙笔下兵器谱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图雅在网络上留下了相当优秀的篇章,但是也只留下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让人猜测纷纭,不可捉摸。可能至今仍然未有人见过图雅的卢山真面目,甚至连1994年和他一同参与筹备著名的“新语丝”网站的方舟子都不敢确定他是男是女。1996年4月份,据说“新语丝”、“花招”、“橄榄树”和“枫华网”等海外中文电子杂志的成员在华盛顿聚会,本来受邀同意出席的图雅最终还是没有露面。尽管后来有一个自称“瓶儿”的女子在网上发贴《瓶儿,和涂鸦擦肩而过》,称其分别在1995年和1996年的夏天见过图雅两次,而且在她笔下,图雅为人似乎颇为不堪,但是其人其文所述其事,到底是真是假,无从验证,教人也不敢轻易相信。根据各方面的资料,大概只能给出这么一个大致的轮廓:图雅,别名涂鸦,昵称鸦,可能为男性,可能于50年代生于北京建设部大院(原建工部大院),曾在俄罗岗学数学,似乎善烹饪,可能曾为教师,在网上自称“涂鸦”、“秃子”和“政委”,1994年曾经参与筹备“新语丝”中文网,中途又溜了号,散文《寻龙记》获得台湾《中央日报》一个文学奖,曾与方舟子倡议推荐金庸先生提名诺贝尔文学奖,起草了给瑞典汉学家马悦然的公开信,1996年7月离网,从此不知所踪,让人颇为惋惜,留下传说若干,引来猜测若干。

尽管图雅离开了网络,但是喜爱他的读者们仍然在网络上以各种方式呼唤他。在网络上怀念图雅的性情文字遍地开花,关于图雅文字的评论文章也不少。2002年,北京修正文库与“新浪读书”合作,尽可能地搜罗能够找到的图雅的文字,将其两个网名“图雅”和“涂雅”合在一起,推出《图雅的涂鸦》一书,交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并在书中贴出寻人启示,诱之以“高额版税”,这在出版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吧?很可惜,时至今日,仍然未见他的消息。

斯人不可见,唯有读书识人。还是让我们放弃一切无端无谓的猜测,回到图雅的文字世界,在里面寻找图雅的真实身影。

网络上总有人喜欢将图雅与王小波、王朔这两位大家相提并论,甚至有论者称“图雅的成就丝毫不逊色于王小波”,甚至认为极其荒唐地认为其文为“王小波去世后的遗珠”,或者称“无论文字风格的凸现,还是故事题材的选用,图雅都有明显区别于,甚至高于王朔的地方。”我认为这些言论难免有拔高之嫌。图雅和王小波都喜欢写生活经历,两人的文字都好,而且有些相似之处,读起来都是一种上佳的享受,但是如果将这些比喻为一把可供把玩的枪支,那么,王小波使用这把枪支,射出了思想的子弹,而图雅则更多地是喜欢向别人展示他的枪支本身。因此,王小波的成就不仅仅在于文字,而且还在于思想,而图雅的成就主要在于文字。图雅的文字虽好,但是类似于闲适小品之类的东西,读后能引人会心一笑,但是很少能启人心智。偶有几篇,如《说圆》、《吃鸡的境界》、《寻龙记》、《第五维》等,可见智慧的光芒,但是图雅的“智慧”很多停留在生活经验积累的层面,或者是阅读经验的呈现,而王小波的“智慧”更多的是思维的结晶,无不闪烁着理性的光芒,两人显然并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王朔的作品我不是很熟悉,但是我以为王朔最大的意义在于他是第一个在正儿八经的文学殿堂里喊出过把瘾就死的人,而且王朔还是一个编故事的高手,图雅显然也不能和他并肩而论。值得一提的是,图雅的评论尽管类似于读后感,但是同样趣味十足,令人耳目一新。他的几首诗歌风格和台湾著名诗人洛夫有些相近,写现代诗写出了古代诗词的意象,隐约可见古代诗词的底子,而他对古代诗词的分析,也颇有些见地。

自1993年以来,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十几个年头,不知有多少个幸运儿从这里走进文学的殿堂,或者走进名利的场所,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如过江的鲫鱼一般的无名写手在这里苦心经营、或者苦苦挣扎,更不知道,大浪淘尽,最后能像图雅一样留下“印子”,让人永远铭记的作家能有几人?在这里,我套用一句图雅的名言,“历史的眼睛是贼亮的”,我相信谁也不用妄下判断,历史心中自有数。

自然,我们怀念图雅,不仅仅因为图雅的文字,也许更多地是因为在网络早已经堕落成一个甚嚣尘上的名利场的时候(在这里,我无意充当道德批判者,诱惑在前,名利在望,也许你我他都不能免俗),我们无比怀念那个在网络上自由随意、无功利性地进行表达、抒写和交流的年代,可惜如方舟子所言,中文网那一段过去好时光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05年5月份,美国“水门事件”中的神秘线人“深喉”在隐匿三十余年后现身媒体,解开了世界新闻史上最大的一个谜团。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一天,某位仙骨道风的老前辈攸然现身,徐徐地说:“我是图雅。”

且让我们悠然而想象之——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22    标题: 引用回复


质疑瓶儿《和涂鸦擦肩而过》

作者:白毛女


看了新语丝转载的“瓶儿”写的《和涂鸦擦肩而过》,一半觉得
惊奇,一半觉得怀疑。因为她所描写的图雅跟我见过的图雅大相
径庭。

ACT兴盛时期我曾以“白毛女”为名上去混过一段时间,并且
因此结识了图雅。在所有网友中我恐怕是真正见过图雅的为数不
多的人之一。

我们的见面是在九五年夏天。我从UNLV毕业在LA找到工作,
离开VEGAS前图雅特地来玩了三天。他住在MOTEL6,
登记房间时他突然提出要用我的ID登记,房钱是他用现金付的。
我很吃惊,但是很快意识到他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这也
使我下意识地猜测过他是否真的是图雅,但除非有人盗用图雅的
EMAIL,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看到网上很多人猜测图雅
的真实身份,我觉得他这么对待我倒也符合他的作风。

看了“瓶儿”的文章,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她为什么没有一句提到
图雅的长相和真实姓名?这两样内容是任何想暴露图雅的人不可
回避的。文章中唯一一句对图雅的表情描写(“眼前的涂鸦看上
去有些可怕,他闷着一股劲似地抽烟,目光有些发狠”)更是让
我看了忍俊不禁——她如果真的知道图雅长什么样儿,她就不会
这么写了。图雅的目光发起狠来只会使他看上去滑稽,而绝不会
令人感到可怕的。

就我所知,图雅跟很多网友都有交往。他的邮件亲切友好,诙谐
但绝无挑逗。事实上十年前上网的人的素质普遍教高,尤其是
ACT上以文会友的网友们,瓶儿的描写(“调情说爱”)倒更
符合现代网客。

瓶儿文章中不涉及图雅私生活的事都是众所周知的。至于她有什
么魅力能使一个特别避讳暴露自己私生活的人对她敞开内心世界
乃至肉体、并且在众多女网友中单挑她一个“调情说爱”,那就
不能不令人生疑了。

真实生活中的图雅可以用“人如其文”四个字形容。尽管他对自
己的身份层层设防,但丝毫掩盖不了他的善良的本性。我在他的
作品里从未读出过“风流”二字,在他本人身上也看不到哪怕与
这两个字少许沾边的作风。瓶儿将他描写成一个随便和女人上床
的、愤世妒俗的情场老手,就象抛出了一个“猪苹果”——你期
待着吃到一个苹果,可是一口咬下去却满口猪肉的腥臭。你可以
说这是一个科学的奇迹,但也可以将它视为对苹果的污辱;至于
它的制造者是出于何种目的,那就不可知了。

2003。11。24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28    标题: 引用回复

(方舟子按:有许多人对图雅(涂鸦)的下落很感兴趣,瓶儿的文章或许能满足这点
好奇心。她的所述不知真假,但有一点不确:鸦是从《华夏文摘》在1993年6月出版
的增刊《ACT文选》才知道ACT,并在1993年7月23日开始在ACT发言(比我早一个月),
所以绝不可能在1992年年底就向她推荐ACT。也许她把1993年错记成1992年。鸦于1996
年7月3日离开ACT。又,用google查ACT老帖子,出来的都是去掉了标志符的HZ码,
用GB和HZ阅读程序都无法看,谁能写一个转码程序?另外,近来《华夏文摘》登了
署名“涂鸦”、“图雅”的文章,常有人来问我真假。据我所知,这些文章或为旧
文重发,或为冒牌。)



  和涂鸦擦肩而过

  作者:瓶儿

  我见过涂鸦两次。分别在1995年和1996年的夏天。

  我和涂鸦的交往是从1992年底开始的。我们都在为CND服务。他在CND办的
《华夏文摘》当编辑。我给12月份那期投了一个圣诞节的小故事,接到正好负责编
辑该期的涂鸦的回信。说将采用,并建议我有空去Alt.Chinese.Text(简称ACT)
看看。他说他也写文章,随即寄给我《逐鹿记》和其它一些文章,还有一篇用英文
写的小说。我看了之后当即拜倒。开始和他通邮件并经常光顾ACT。

  95年夏天,我因事去西海岸,顺便去看望涂鸦。我从旧金山乘一架小飞机到
俄勒岗的波特兰大市,他开车从尤金市来和我会合。他在一家汽车旅馆订了个房
间。当夜我们谈到很晚。

  第二天我们沿着哥伦比亚河往上走,看风景,看人钓鱼。路上见到有人把渔
线绑到一根很粗的插在地上的竿上,用机械力将很大的鱼钩弹射出去到很远的深
水处。涂鸦解释说这是钓一种很特别的鱼(记得叫Sturgeon),一条鱼得用一个小
卡车来装,切成块放在大冰柜里,足够一个冬天吃。他认为这种鱼就是传说中的
龙的原型。

  第三天我们离开波特兰大,沿着101号公路南下,走走停停,路上经过一个
雾气腾腾的景点,参观了一个水族馆,吃了一顿生Salmon。他买了一对鱼的形状
的银质耳环作为纪念品送我。

  第四天我就离开了。这次相见双方都有意犹未尽之感。我们后来频繁通电话,
谈谈其他网人,也谈谈废话。

  我曾用电脑的小老鼠画过一些简单的画,贴到网上哗众取宠。后来涂鸦给我
寄来他画的一些电脑画,画得很好,让我自惭形秽。其中一幅是一个女孩坐在伸
出的山石上,托腮仰望着一轮明月。他说画这幅画的时候想着这女孩是我。

  大约1996年春天,有些网人决定在华盛顿特区开一个聚会,力邀涂鸦出席。
其中有人告诉我涂鸦也会去。我很兴奋,向他求证。他说是说着玩的,他因为某
种理由不宜公开露面。他邀请我夏天再去俄勒岗,我一口答应了。

  96年的夏天,我如约去了俄勒岗。这时他和妻子刚分居,我得以住在他家里。
他计划教我Visual Basic,以便我挣点生活费(当时我还在学校学习),他认为这
很容易学。(我印象中他没有认为什么东西是不容易的。)

  在他家的书架上摆着几张照片,一张是他参加一个漂亮女孩子的大学毕业典
礼。他说这就是去年和我说起过的那个他的读者。

  去年沿哥伦比亚河而上时,我在他的车里放一盘乡村音乐,里面有一首题为
《今夜垂钓》的歌。涂鸦说这使他想起他带那个女孩子钓鱼的情景。他告诉我那
个女孩子怀疑我和他有点什么,因此对我比较在意。

  我问那个女孩子现在在那里。他说他也不知道。最后一次通话时,女孩子说
她怀了他的孩子,但是因为生他的气而打掉了。这反过来使涂鸦也很生气,责怪
她没有和他商量。

  涂鸦的妻子在照片上看起来很端庄。据他说她的离去和他整天“不务正业”
埋头写作有关。

  我在那里住了十天,每天上午去钓鱼,如果下午之前回来就学一会Visual
Basic,晚上散步、下围棋、看白天拍的录象(涂鸦特地为这次度假买了一个Hi8)。
钓鱼的地点每天不一,经常去很远的地方,到傍晚才回家。

  因为涂鸦在文章里吹牛自己是个烧鱼专家,我就叫他负责厨房里的事情。不
知道是口味不一致还是他更多地是个理论家,他做的鱼我没觉得有什么很特别。

  我去之前,他和风月客正在网上激战。风月客有点象韦小宝,举止象个小无
赖,但没什么坏心眼。涂鸦可能是帮方舟子说了几句话,引火烧身,招来风月客
的调戏。涂鸦从来不落任何人的套子,以前也有人试图惹过他,他往往是轻轻甩
几招,然后脱身就走,决不恋战。不知为何这一次他好像中了邪一样,不把风月
客打垮决不罢休。

  我见过风月客和他的妻子洁冰。他们两个也是挺有幽默感的人。风月客经常
在网上挑逗别人,很多人知道他就是图个好玩,跟他嘻嘻哈哈一下就算了。但是
方舟子忍不了这口气,於是引起了一场持久战。不料涂鸦也卷了进去。

  我劝涂鸦不要和风月客计较。但是涂鸦认定风月客是个下流小人之辈,一定
要把斗争进行到底。

  这一点我觉得不象涂鸦。

  小题大作,我们散步的时候开始争论起人性来。涂鸦认为人性是邪恶的,当
时使我大吃一惊。那时我天真地以为,一个把人和事看得那么喜剧的人,一定认
为人是很可爱的动物。(很久以后我才悟出来,喜剧大师的产生,是因为在他们
眼里,芸芸众生只不过是一群可笑的跳梁小丑。)

  涂鸦为了证明他的观点,开始引证我做的一系列事情和他做的一系列事情都
是出於自私自利的目的。

  例如:首先,我在此番去他那里之前刚开始和另一个人谈恋爱,但我还是去
了,显然是为了利用他,因为他答应要教我一门谋生技术。其次,在我们没有见
面的一年间,虽然我们调情说爱,但他涂鸦并没有放弃和别的女人上床的机会。

  我当时还是一只把头往沙子里钻的鸵鸟。虽然有例子在面前,我还是拒绝认
同他的人性观。这次交谈很不愉快。我因为突然发现了涂鸦的黑暗深处而感到恐
惧。眼前的涂鸦看上去有些可怕,他闷着一股劲似地抽烟,目光有些发狠。我警
惕地看着河边的芦苇丛,生怕涂鸦为了证明他的邪恶将我一把推进去。

  往回走时,快到家门口,一辆VAN开过身边,车上一个小伙子探出车窗,故
意泼了我们一身啤酒,然后一车人大笑着开走了。涂鸦沉默地看了我一眼,我也
无话可说。

  世界突然变得不美好起来。

  涂鸦说他的一篇文章被人全篇一字不拉地偷去登在《十月》上,他并不知道
署名的人,也没有人以任何方式和他联系过。我问他要不要打官司,他说他就不
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我劝涂鸦也不必在网上瞎耽误功夫,不如自己多些时间写文章。他说他也在
想这个问题,准备不久就歇了。

  涂鸦问我还愿不愿意跟他去南美洲。我们在95年夏天开始说这个事情,好像
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似的。但对我来说,这作为一个美丽的梦想更为诱人。
而且,涂鸦也在我还处于梦想他的阶段时更为可爱。涂鸦说他计划去南美洲或阿
拉斯加。

  涂鸦送我上飞机。我们在候机室坐着,都不说话。临走时,他送给我一套最
新的Visual Basic软件,又掏出一个包着钱的信封给我。我们知道以后不大可能
再约会了。

  我从此后没有再和涂鸦联络,也没再上ACT。后来听说涂鸦彻底地从网上消
失了。过了几年后,我重新开始到网上看东西,再也没有读到过涂鸦那么精华的
文章,我才意识到我们那时有涂鸦是多么地幸运。

  在失去涂鸦的这些年中,我越来越认同涂鸦的观点,越来越欣赏他的智慧和
他的真实。可是,斯人何在?


  瓶儿于2003年11月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8:35    标题: 引用回复

http://www.mostang.com/mw/iss02/tuyagb.html




               寻龙记 
                     图雅  10/94

   中国传说中有两种神物,麒麟和龙。在现实世界里它们并不存
在,可它们的原身是什么却也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人大费周折,想弄
明白麒麟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什么动物。考证的结果很出人意料:麒
麟的原身是非洲的长颈鹿。

   这简直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不错,古代交通不便,但是想象与
讹传也有限度。那就是它们只应当影响局部形象,而不损失神韵,否
则就不是想象或是讹传,而是扯谎了。从长颈鹿到麒麟,中间的差距
大概只有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才能填补。长颈鹿脖子那么夸张,可以允
许把它掐头去尾,也可以允许抹煞它身上的黑斑,但是这根脖子却是
它的神韵所在,万万不会被忽略不计的。可我们见到的麒麟,却丝毫
不以脖子见“长”。看看狮子吧,狮子是对“长颈鹿”学说的一个有
力反驳。它同样传自非洲,有威武雄壮的头部。但传过来并没有走
样。民间甚至有以“红烧狮子头”命名的菜,凡是见过这道菜的人,
大概都不能不承认厨师的动物学造诣。

   如果说麒麟的前身还算有个风马牛不相干的说法,龙的原身可
就没有一点痕迹了。这是不是因为龙的问题过于严肃了?从某种意义
上说来,龙是政治动物。过去说皇帝是“真龙天子”,后来托歌星候
德建的福,大家一齐做“龙的传人”。可这么一来,龙就成了众人的
老祖宗。老祖宗是什么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未免太有些荒唐了。



   幼年时我曾相信龙的原身是大蟒。大蟒身子长,会游水,身上
有鳞,嘴里的信子带叉,这些都跟龙相似。但是年齿日增,阅历渐
广,发现蟒有许多疑点。比如它捕食的时候,是鬼鬼祟祟地盘在大树
上,突然倒垂下来,卷走小鹿一类的猎物。吃东西的时候数它困难,
明明吃不下去的东西,还是贪心地吞咽。如果谈政治,它的作派倒很
能让人想起伊拉克的侯赛因,或者二战时的德意日来。

   这就跟龙的形象产生矛盾。俗话说:生龙活虎,从神韵上,龙
的原身应当是潇洒自如而且进退有度的动物。如果战,须是堂堂之
师。如果吃,须是大方磊落,这才是龙的派头。蟒出没于西南一带的
亚热带雨林中,而我们中华民族的活动地点,大多集中在长江黄河流
域,这是一个地域上十分明显的矛盾。从艺术上说来,选祖宗带点浪
漫色彩。我们读“逍遥游”一类的瑰丽文字,看出祖先很有诗的气
质。他们欣赏的是鲲鹏一类搏击九天,遨游四海,不知从哪里来,也
不知到哪里去的神物。象蟒这样盘踞一隅,心理阴暗的动物,大约不
能被提名。

   我也曾想到鳄鱼,鳄鱼的作风够泼辣,因为嘴大,吃东西亦相
当利索。跟大蟒一样,它有鳞,会水,它长长的嘴巴也类似龙。可是
我从心理上老觉得接受不了它。我听过禹的故事,明白祖宗也下水。
可我坚信他不会象鳄鱼那样把泡脏水当成快乐。鳄鱼的另一个缺点是
皮厚,给它一个泥潭,它就会在那里赖下去,以致唐代的韩愈专门写
了一篇文章驱赶它。如果祖先把鳄鱼当做神物,身为大学问家的韩愈
如何会加以痛诋?

   大蟒和鳄鱼的毛病,就在于它们都是形似,而不是神似。齐白
石说“太似则媚俗”,太实在了就损失有效的艺术成分。祖宗的事情
年代甚远,一定要深沉,带着神秘感才好。

   我想,如果一个动物想当龙,那它必须满足几个条件。首先它
必须有龙的神韵,比如龙可以呼风唤雨,作起法来,想什么就什么。
所以龙的原身应当体形很大,动作起来很矫健,有凌驾于一切之上的
气势。而不应当是低三下四的爬行动物。其次,龙主水。据此有了
“海是龙世界,云是鹤家乡”之类的说法,所以它的活动场所必须有
水,而且必须是大江大海那样可以把身子伸直的开阔去处。最后,为
了齐白石和中国的广大艺术家,它的特征不能跟龙符合得太多,有个
百分之三四十就好。而且连这百分之三四十都难得一见,即使偶然见
到,也不许看清楚了,只许得出一个“大概也许差不多”的印象,这
样才能给人留下数千年的想象余地。



   当然,这是一个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任务。中国那么大,
到那里去找这个要命的动物呢?

   任务遥遥无期,日历却已经翻到了下乡插队。好在那年月在城
里也干不出什么好事,我便随大流到了乡下。乡下也没太多的好事,
但起码有秧鸡,有鳝鱼,还有说土话的农民和一位叫老张的牛鬼蛇
神。老张的缺点是得罪了红卫兵,优点则是见多识广。干活时他挑
水,我浇菜,休息时间则允许举手提问。有一天我觉得不忿,遂问他
一个敏感的问题:都说你们是牛鬼蛇神,可牛鬼蛇神到底是什么谁也
说不清。咱们既然种地,牛的事不问也罢。可“蛇神”是怎么回事,
还得向你们本人请教。有人说咱们的祖先是龙,又有人说蛇是龙的子
孙。要这么一说,你们牛鬼蛇神岂不是赚了便宜?他哈哈一笑,说:
龙的事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龙绝不是蛇。接着他就讲了一件二三十年
前的事。

   说的是那年他参加了长江战役,双方一方要渡,一方不让,谁
也不依谁,最后只好用大炮说话。这一来可苦了老张,他属渡江的这
一方,从一下水开始,这炮弹就前后左右这么一发地落,如果中间这
一发它早点落下来也好。可它偏偏不。闹得老张他们说不尽的一惊一
乍,好不容易才到了江心。这时不远处突然翻出一个大得吓人的脊
背。当时风狂浪大,炮弹仍然在爆炸,可周围几条船上的人都呆住
了。那东西比盆粗,长度跟一条船差不多,它脊背上有节,两侧有巴
掌大的鳞片,一条长长的大尾巴跟传说中龙的尾巴一模一样。有一个
船夫当场就吓瘫了,船被冲到下游好几里他才恢复说话能力,诅咒发
誓说那东西就是龙王,有着尺把长的白须,而且向他传达了天机:不
要打了--再打我可生气了!

   这个有胡子,会生气的动物大大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它到底是
什么呢?当然不会是龙,而是某种罕见的动物。奇怪的是天下那么多
动物,老张他们全都想不起来,他们单单想起了龙。看来这不能全归
功于他们父母做的迷信教育,这动物必然和龙有大量吻合之处。继续
想象下去,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

   在远古的某一天,我们的祖宗正在宽阔的江上打鱼。突然天阴
了,响起了炸雷。接着狂风大作,铜钱大的雨点砸了下来,祖宗见大
事不妙,赶紧收蓬。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江面突然骚动起来,接着
就是一条巨大的动物浮了出来。在那风起云涌,大雨如注的背景中,
它若隐若现,不可一世地游着。我们被震惊的,但是有许多艺术细胞
的祖宗回到部落之后,不免根据见到的局部形象,添加一些想象,把
这些动物勾勒出来,这个创作出来的形象,就是龙。在漫长的岁月
中,这个动物不断地被目击,龙的形象也就不断被在细节上补充和润
色,终于成了如今这种家喻户晓的模样。所以当老张他们再次目睹祖
先所见的动物时,马上就把它和龙的形象联系起来了。

   如果用X表示这个未知动物,我的推测就是:想象+X=龙。
祖先是先看到X,然后创造龙,后代是先看到龙,后看到X。大家用
了几千年的功夫,还是没有走出我的方程。

   多么完美的学问哪,完美得令人舍不得放弃。神秘X在各方面
符合我对龙的前身的推测。从那以後,每当我听到从大江大河中怪物
的消息,总是兼程赶去,或是耐心地跟别人打听所有的细节,别人生
气了我也不管。我曾经见到过老态龙钟的鲤鱼,几百斤重的江猪,我
甚至听说过一种叫做“席子”的,可以把来江边喝水的动物包起来拖
下水去的怪物。可对我来说,它们都是Y,是错误的字母,或者简直
就是已知数。有一年长江发大水,我实在忍不住了,遂专程去当了一
个星期的筑堤工,一边往麻袋里装土,一边大逆不道地祝福着:大水
呀,你冲吧。把堤坝冲开,天下滔滔,祖宗必定会把自己的真面目昭
示给我们哪。



   可世上事不如意者常八九,时间一年年过去,堤坝固若金汤,
大水也不帮我解这个方程,最后反而是我被流放到了美国。要说美国
还真是个巧妙的地方,街上走着嬉皮和妓女,喇叭里播放黑人炸弹似
的歌唱,每月房租晚交一天就扣十五块钱。为了安全起见,我索性远
离尘世,干起了捕鱼捉蟹的勾当。后来我发现这里的水域也不宁静,
虽然没有摇滚乐,但里头充满无声的死亡。鳟鱼,鲈鱼,鲑鱼,都是
有牙齿而富于攻击性的鱼类,把相互吞食当乐子。当然这也好,抓它
们不算滥杀无辜,更不用请示良心,只管用锐利的钩子挂它们,用鲜
美的小虾和肥大的蚯蚓诱捕它们。我不怕别人说我这是自暴自弃,人
混到这一步,不这么做也不行了。

   有一天无所事事,我在一个路边的鱼场停了下来。这一带到处
都是这种鱼场。它们的任务,是把从太平洋回游到江河来产卵的鲑鱼
抓起来剖腹取卵。取出来的卵在池子里孵化成小鱼,再放到河里去长
大。我访问这些鱼场,一半是为了消磨时间,另一半是为了观察鱼的
觅食习惯,以便改进谋杀技术。

   我百无聊赖地呆了一会,正准备离去,忽然从旁边过来一个美
国人,强行拉我看水底一根大木头。我勉强看了一眼,并不见什么出
奇,只是上头仿佛有些疙瘩。正纳闷间,忽然那木头动了一动,这才
恍然大悟:啊哈,这原来是一条大鱼。再仔细一看,它嘴上有白色的
长须,尾巴象鲨,背上有节,两侧各有数十个巴掌大的鳞片。总之,
越看越象老张所描述的动物!美国人把我的激动都归功于他自己,劈
头盖脸又向我倾泻了一大堆知识。根据他的说法,这个东西叫
STURGEON,一般要长到六尺多长才成熟产卵,最大可以长到
三四米长,重达一千五百磅。

   我呆呆地坐下来,说实在的这老美说什么我没怎么在意。从我
认出来这是一条鱼开始,在我的眼中一个大大的字母X就出现了,而
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难道,STURGEON就是我寻找已久
的龙的原身吗?不,这当然不可能。如果是,它为什么好象患了痴呆
症,在水底一动不动?再说,无论它跟传说中的龙多么相似,总是一
种美国的鱼类。我不远万里,来到美国,难道是为了给广大的中国人
引进一个洋祖宗?如果这样的话那得算是出公差了,也许外事部门还
得给我报销差旅费吧?

   但是,无论如何,STURGEON是我迄今为止所见到的动
物中最接近龙的一种。豁出去当汉奸,我也得把它代入我那个好几千
岁的方程里看看。

   第一步我先翻开字典,看看STURGEON到底是什么。想
不到不翻则已,一翻立刻有了重大的发现。原来STURGEON也
就是鲟鱼,这鲟鱼咱们中国也有!不久前发生的三峡论战,反对派的
理由之一,不就是如果建坝,中华鲟的产卵通道就会被堵塞吗?爱国
的事我从来不耽误,我当即拿起电话,拨通了本地的钓鱼协会。这些
人的回答倒也简单:想看鲟鱼?到邦尼威尔大坝去吧。

   第二天清晨,我登上了哥伦比亚河上的邦尼威尔大坝。从坝上
放眼望去,果然好个去处!天还没全亮,浓雾却已经从河面上飘起来
了。哥伦比亚峡谷大开大合,两岸门一般的峭壁相对而出,远远近近
一扇扇打开,简直就象水墨画。美国西部最大的河--哥伦比亚河的
咽喉,被大坝一把卡住。这河怒了,拼命挣扎,好容易才挣脱了束
缚,做出一副驯服的模样,向下游静静地流。可这个瞒不住我,河心
还藏有一股急流,暴露它野心仍然不死。当然,有野心是好事,不是
居心叵测的大河,也藏不住什么大东西。

   不远处,钓鲟鱼的人在甩竿。那是用强度四十磅的鱼线,四五
米长,小孩胳膊粗细的鱼竿。甩竿的声势相当吓人。那是由虎背熊腰
的汉子持竿站在带弹簧的小台子上,背对水,全神贯注,肌肉绷紧,
眼睛瞪到极限,然后将半磅多重,带着线的铅坠猛然甩出去。那铅坠
流星似地划破空气,发出嗡嗡的声音,好一会才落到河心。我趁着鲟
鱼还没有上钩,赶紧跟甩杆的格林聊几句。格林是光膀子,身上刺美
人鱼,还带着印第安人的血统。多年来他每个星期都来此处钓鲟鱼,
风雨不误。根据他的说法,鲟鱼是在大河与太平洋之间进出。在河里
它只在中流觅食,所以越能把鱼饵甩到江心,钓到的可能性越大。

   正说间,忽听得江心泼喇喇一声,格林用手一指:
STURGEON!我回头一看,已经晚了。只见到一个褐色的尾巴
尖从水面消失。正后悔,突然又是泼喇喇一声,这次瞧得实在,虽然
隔得很远,可清清楚楚,那是一条长长的,有节的脊背!接下来不让
人喘气,许多条鲟鱼从江心此起彼伏地窜出了来。虽然是在波涛汹涌
的江心,它们的翻腾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展和自在。最令人称奇的
是:它们出水的时候,总是只露头尾,侧面,或者脊背,但从来不把
全身露出来。说齐白石,说艺术,这不正应了“神龙见首不见尾”那
句话吗?



   我服了,真服了。如果挑选字眼形容鲟鱼的动态,什么“矫
健”,“优雅”,“潇洒”,全都用不上。要用只能用“神”,那是
一种说不出的劲头,只要你看它跳过一次就忘不了。如果说它们类似
什么动物,我只能选择“龙”,因为其他的东西都没法跟它比。什么
白色的胡须,有节的脊背,巨大的鳞片,长长的身驱,这些都在其
次。最主要的,是它们跳跃的姿态,只有传说中的龙才能有那样的气
度和神韵。广东人说:“不是猛龙不过江”。猛龙过江究竟是怎样
的,就在眼前演出。在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疑问,解了几千年的
龙的方程,就着落在鲟鱼身上。

   运气来了,什么也挡不住。不多一会儿,格林的鱼竿突然动了
起来,那根鱼竿的尖梢本来已经被鱼线绷紧,弯成弓形,但是突然更
为沉重地弯了几下。格林马上抢竿在手,用竿上的大转轮往回收线。
上钩的鲟鱼显然被激怒了,它先是在江面上翻了一次,接着就拖着四
十强度磅的鱼线直向江对面冲去。格林手中的转轮被它拉得不住地放
线,数百米长的线放完了,那鱼就扯着格林在岸上跑。格林狼狈不
堪,用两腿夹住鱼竿,艰难地收线。快要收到一半,那鱼又开始了第
二次冲刺。如此反复持续了大约四十分钟,敌对的双方才算终于相
见。那条鲟鱼跟格林差不多大,它躺在乱石鳞峋的江滩上,巨大的鳃
一张一合。气喘嘘嘘的格林则把鱼线的一节拿给我看。我从来没见过
那样可怜的鱼线,它被江底的岩石磨得伤痕累累,有几处就要断了。

   离开大坝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公路沿着大江绕来绕去,把
我的思路绕乱了。以前考数学我也及过格,可为什么这个龙的方程就
那么巨大,非得在太平洋的彼岸,在别人的土地才能解开?难道中国
大地上还少了藏龙卧虎的形胜之地吗?跟长江上的三峡虎跳峡比起
来,哥伦比亚峡谷又算得了什么?为什么这古老的中华鲟非得跟我缘
吝一面呢?难道就没个机会,在雄奇的三峡之上,看到中华鲟褐色有
节的脊梁,扑喇喇翻出水面,展现它雍荣华贵的气度吗?

   乱了,全乱了。这么多问题,再想就不是初等数学,而是微积
分了。我非得寻找龙的原形,也许本身就是固执。龙既然是想象的结
果,那么无论怎么找,最终的龙只能在心中找到吧。你心中的龙和我
心中的龙又有什么区别呢?

   车继续行进,江上正是晚凉时分。

   我点起一支烟。两侧城镇的灯火纷纷亮了起来。


PS:
The dragon images in this article were contributed by Shunguo Liu and Pinghua Young.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9:00    标题: 引用回复


北美五大湖和密西西比河上游曾经有大量的湖鲟,如今其数量已经
直线减少。这些淡水怪兽----北美大陆最大的鱼极其长寿。经科学
家确认,1953年在加拿大捕到的这条长2米的鱼有152岁。



全球吓死人的巨型鱼类 北美湖鲟鱼极其长寿
信源:凤凰网|编辑:2013-06-16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纯属误会



性别:性别:男
年龄:99
十二宫图:天平宫
加入时间: 2009/11/10
文章: 460
来自: 北美
股金: 50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3-6-17 周一, 上午9:02    标题: 引用回复


一条大鱼引发的怀旧。。。
Sad



_________________
大道至简 锦衣夜行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休闲区 ->  股市小放牛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