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保尔森--向上的趋势自己会走得很好,而向下的趋势则会让你致命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论坛区 ->  学习园地
保尔森--向上的趋势自己会走得很好,而向下的趋势则会让你致命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1 周日, 上午9:47    标题: 保尔森--向上的趋势自己会走得很好,而向下的趋势则会让你致命 引用回复

传奇”保尔森:索罗斯请吃饭格林斯潘为他打工
2008-12-14 侯斐 证券市场红周刊



37亿美元的个人年收入!在这个金融危机肆虐、人人捂紧荷包的年代,他的年收入却达到惊人的37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按照最新的价格,他可以用这些钱买7400多万桶石油或者451万吨黄金,或是两个福特公司,甚至5个像利物浦这样的球队;即使是曼哈顿最奢华的楼盘(均价1.3万美元/平方米),他也可以买近3000套……对于深陷次贷危机的美国人来说,如此巨大的反差就够让人难受的了,而更难受的是——这37亿美元收入的来源正是导致华尔街数十万人失业、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次级债。

这37亿美元年薪的享用者就是如今被奉为“华尔街神明”的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他于2006年开始做空美国次级债,在2007年赚得盆满钵满,在为他和他的公司Paulson&Co.,Inc.赚取巨额财富的同时,也赢得了超强的人气。有意思的是,出身于纽约皇后区一个并不富裕家庭的保尔森在挣得盆满钵溢后,向一个名为“可靠贷款中心”的研究机构捐款1500万美元,用于为那些没有能力支付房贷的家庭提供法律援助。“我们没有制造次级贷款,也没有放高利贷,但我们知道大量家庭在这次危机中成了受害者。”

  他使美国财长成了“另一个保尔森”

  虽然如今盛名尽享,但两年前的保尔森除了与现任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拥有同一个姓以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业绩中等的“小字号”基金经理。不过,经过2006年、2007年做空次级债这一役,保尔森在“有钱就是爹”的华尔街不仅咸鱼翻身,而且翻成了“鲨鱼”,“对冲基金第一人”、“赚钱之神”等名号纷至沓来,而与他同姓的财长亨利•保尔森只能“委屈”地被称为“另一个保尔森”,以示区别。

  11月13日,受美国国会的邀请,约翰•保尔森参加了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名为“对冲基金与金融市场”的听证会。一同被邀的均是对冲基金界鼎鼎大名的经理,平均年薪均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乔治•索罗斯。

  “这次听证会取名'保尔森与保尔森的对决’才好呢!”一位民主党议员会后戏言。原来,大家希望约翰对“另一个保尔森”的7000亿美元救援计划点评一二,不过,“这一个保尔森”对本家很留情面,他说:“我本人并不反对财长的救援计划,他为美国做了很多事情。”

  其实,两位保尔森的“对决”在这次会议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早在今年4月15日,财长保尔森就公布了一整套对冲基金“最佳行为准则”草案,目的是敦促对冲基金加强信息披露,确保金融市场稳定。而彼时约翰•保尔森刚刚因37亿美元的个人年收入被《阿尔法》杂志评为2007年最赚钱的对冲基金经理。

  听证会的前一天,财长保尔森宣布,“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中的7000亿美元将不会被用于购买那些问题债券,此举导致与美国住宅抵押贷款相关的债券价格大幅跳水。而很快便传出约翰将反手开始买入这些问题债券,因为他认为“时机已到”。其实早在今年6月,约翰•保尔森就曾放言,今年有望在抵押贷款支持债务(MBD)方面找到投资机遇,只是他当时认为买入时机尚未“成熟”。显然,这一次“另一个保尔森”的话成就了这次机会。

  为了这次机会,约翰正打算建立一只新的复苏基金(Paulson Recovery Fund),除了投资一些金融机构的股票外,他还准备做多某些债券。据《华尔街日报》估计,这只基金及公司另外两只基金今年业绩有望上涨15%~25%,据此预测今年约翰的年收入将超过5亿美元。

  一面是财政部长管理下的美国失业率持续攀升,一面是“财挣部长”年入过亿,约翰•保尔森让有些美国人甚至觉得小布什选错了人:“如果让约翰来当财长也许就不会造成次级债市场的亏损了。”

  索罗斯也要请他吃饭

  在与索罗斯一同被邀参加听证会时,连久负盛名的“金融大鳄”也忍不住来请保尔森吃饭,以向其讨教在次级债中取得如此过人投资业绩的细节。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是如何在次贷危机上大发横财的,也许从他的投资历史中总结出的经验,正是保尔森在那顿昂贵的午餐上悄悄告诉索罗斯的。

在接受美国一家媒体采访时,保尔森告诉记者,他的投资主要基于两条原则:第一条是,紧盯下跌的趋势,不用总看着上涨的趋势。他解释说因为向上的趋势自己会走得很好,而向下的趋势则会让你致命。在管理公司时他也时刻谨记此条:“我们的目标就是保住本金!绝不能把本金亏掉!”第二条理念完全是第一条理念的另一番演绎:风险套利不是要去赚钱,而是避免赔钱。这与股神巴菲特“第一不要赔钱;第二条谨记第一条”的投资原则是何等相近!

  在投资中,保尔森一直在寻猎的就是亏损有限而盈利无限的赚钱机会。2005年的美国市场,让他嗅到了做空的机会。保尔森认为,由于利率极低,人们很容易拿到贷款,市场流动性过剩,而乐观的情绪依然充溢,信贷市场充满了泡沫,做多的风险达到高点。保尔森表示,在当时的情况下做空完全符合自己的投资理念——亏损有限而盈利无限。“做空债券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最大损失仅为该债券利率与基准利率的差额,而如果债券发行方违约了,盈利是无限大的。”

  但保尔森做空的初始目标并不是房地产市场,而是汽车市场。2005年,他先开始在汽车供应商等公司债券上建立空头头寸。孰料,即便是这些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其债券价格仍在上涨。保尔森对此很不开心,但他坚信做空的方向一定没有错,于是他对公司的分析员大喊:“哪里有我们可以做空的泡沫?”

  “房地产。”分析员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彼时,房地产专家们正在反复宣称,房屋价格永远不会在全国范围内下跌,即便下跌,美联储也会通过大幅削减利率来挽救市场,同时,华尔街各大投行也在火上浇油地进行着大量的房地产衍生金融工具交易。在人人看涨的情形下做空,是需要一定的勇气与智慧的,而保尔森就拥有这样的信心。他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在分析了大量数据后,保尔森确信,投资者远远低估了抵押信贷市场上所存在的风险。他赌这个市场会崩溃。“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交易,有这么多人看多,而只有极少的人看空。”

  但是,从2005年到2006年甚至到2007年上半年,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并没有出现大幅下跌,房地产借贷方还是很慷慨地借钱给买房者,后者也乐于接受宽松的借贷条件,房价一路攀升,“空头”保尔森自然也不断地亏损。一位好朋友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准备止损,他却回答:“不!我还要加注。”

  保尔森并非盲目乐观。他如此自信是基于大量研究基础之上的。2005年年底,他让团队展开大规模的调研,结果发现,房贷方回收资金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2006年初,美国最大的次贷公司Ameriquest Mortgage出资3.25亿美元,调查房地产借贷行业中的不规范贷款行为。这些都更加坚定了保尔森对房地产业中存在泡沫的判断。

  “尽管知道市场错了,但仅仅与市场反向也是不行的,这样一定赚不到大钱。”虽然早在2005年就看出了泡沫,但他只是将公司原有基金的一少部分资金拿出来做空次级债券;到2006年他才成立第一只专门做空抵押债券的基金;2006年年中才开始做空次贷指数——ABX;然后再逐步投入更多资金开创第二只同类的基金。保尔森对次级债的投资量逐步增加,涉及面也逐步加宽。

  正是这种逐步投入的做法促成他的大获全胜。几年前就开始看空房地产业的不止保尔森一个,但最终获得完胜、赚钱赚到手软的却只有保尔森一个人。有些人不能像他那样坚定,开始不久就止损退出了;而有些人在一开始就全力做空,当房地产真正开始下跌时,本金都已经损失殆尽了。“保尔森没有过早地开始熊市操作策略,他对时机的把握很出色。”《华尔街日报》这样评价道。

  经过近两年的蛰伏,终于等到了2007年这个收获的年份。2007年,保尔森的第一只基金上涨了590%,第二只上涨了350%。仅2007年一年,就有60亿美元的资金涌入保尔森的基金。到去年12月,他管理的基金价值已从60亿美元飙升到280亿美元。

  今年9月,他的对冲基金又成为英国银行最大的卖空者。英国金融监管当局9月23日披露:约翰•保尔森动用了3.5亿英镑做空巴克莱银行,以2.92亿英镑卖空苏格兰皇家银行,以2.6亿英镑做空莱斯银行。

  保尔森最新的投资动作则是成立上面提到的复苏基金,他将主要投资于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及做多债券。11月17日,保尔森在曼哈顿地区的大都会俱乐部向其100名基金持有人透露,他已开始买入不良抵押贷款支持的证券,寄希望得益于财政部声明之后的价格下跌。他说,他已经增持了一些信贷违约掉期衍生品,随着一些企业债券违约率的上升,基金就会盈利。

  格林斯潘只为他打工

  可以想见,如若基金继续盈利,保尔森的投资声望还将水涨船高。前一阵子,有小道消息传即将卸任的财长保尔森可能回老东家高盛谋职,如若传言成真,两位保尔森倒真可以在投资上PK一把了,也免得“另一个保尔森”被“这一个保尔森”蒸蒸日上的声名压得喘不过气来。不过,财长大人也大可不必觉得委屈,连荣耀曾经无俩的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如今也在为“这一个保尔森”打工呢!

  今年1月,格林斯潘以经济顾问的身份加入了保尔森的公司——他将只为保尔森一家公司预测经济走势并评估公司的资产状况。很多人质疑保尔森雇佣格林斯潘的居心,保尔森辩解道:“在分析国际金融市场方面,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拥有与格林斯潘一样深刻的理解及丰富的经验。我们在制定投资策略时,必须对未来经济的走向、美国经济的潜力及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做出准确的判断和评估,而格老在担任美联储主席18年中,对市场的跌宕起伏有了充分的理解与掌握,因此,根据他对市场的独特判断,我们的资产管理团队可以做出重要的投资决策。”

  格林斯潘则对新东家赞赏有加:“保尔森公司是世界上领先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我希望我对全球经济的判断能够对保尔森有所帮助。”

  主雇之间的相互应和并不足以消除舆论的质疑。格老对美国经济的重大影响力及极高的人气令其他人难望其项背,看一看他卸任后高达十几万美元一次的演讲费,看一看每次他对市场做出判断后次日市场的走势,抑或看一看全球有多少媒体引用了他那句“百年一遇的危机”便知,格林斯潘对市场的影响力也许才是保尔森最为看重的。

  当然,也有好事者说,如果没有格林斯潘任职期间宽松的货币政策,就不会造成如此大规模的次贷危机,当然也就不会成就发次贷危机之财的保尔森,仅出于感谢格老的意愿,保尔森也应该与格林斯潘签署这份合同。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趁次贷危机加盟金融界

--------------------------------------------------------------------------------

2008年01月17日 15: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前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格林斯潘(资料图) 中新社发 武仲林 摄


  中新网1月17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7日报道,前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格林斯潘加入纽约对冲基金保尔森公司,出任该公司咨询委员会委员。

  保尔森公司创办人约翰•保尔森在通告中说:“当今世上,很少有人像格林斯潘一样,对环球金融市场有深刻的了解。预测经济的走向,以及评估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和严重性,是制订当前投资策略的根本。”

  美国这轮次贷危机使众多国际金融公司遭到重创,但保尔森公司因为洞悉先机,成为次贷市场的大赢家。

  据了解,早在2005年,保尔森公司已经看淡美国房地产市场和债务担保凭证(CDO)市场,结果该公司在去年大有斩获,创造了150亿美元的增值;保尔森本人去年赚了30亿美元到40亿美元,这笔收入是美国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笔年收入。

  金融界把这次次贷危机归咎于格林斯潘,指责他在主掌美联储18年期间实施的低息政策,导致房地产价格节节上涨,随后促使次贷危机产生。

  伦敦经济预测公司伦巴第街研究的董事斯坦,在前天接受采访时口带讥讽语气地说:“这个正在破裂的次贷泡沫,主要是格林斯潘制造的。他从崩溃中获利,当然是合情合理的。”

  此前,美国两名前任财长也在次贷兴旺时期加入金融界。克林顿政府时期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出任D.E.Shaw公司兼职董事经理;布什政府前财长斯诺也在去年成Cerberus资本管理公司的主席。
华尔街“最牛做空者”保尔森投资策略解密

--------------------------------------------------------------------------------

【字体:大 中 小】 【收藏】 【复制网址】 【打印】
以保尔森基金和高盛为代表的“废墟”淘金者们的故事说明,不论金融工具如何发达,金融中介机构如何发展,投资人独立调研,保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醒态度,极其重要!

30亿~40亿美元,美国对冲基金保尔森(Paulson)基金的管理人保尔森2007年可能会得到这个数字的个人年终收入。如果市场的这个猜测成立,那么保尔森将荣登“华尔街历史上年收入最高的投资经理”宝座。

保尔森(与美国现任财长无亲戚关系)在什么市场赚得了这么多钱?答案正是让花旗、美林、瑞银这些顶级华尔街投行巨亏的美国次贷市场。

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保尔森基金,旗下的次贷专项基金在2007年扩充规模达150亿美元之多。该基金还在2007年底聘到了退休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作顾问。而保尔森本人还被对冲基金的教父级人物索罗斯请去吃饭,讨教其在次贷中大赚的诀窍。

同样在次贷危机中大赚的还有华尔街最大的投资银行高盛。2007年全年,高盛的一个自有交易团队单是因看空次贷市场,收入就达40亿美元,冲销了其他部门在次贷证券上的相关损失10多亿美元。在花旗、美林等同行曝出数十亿美元亏损、次贷风暴将许多金融机构推向破产边缘时,高盛去年全年创纪录地赢利116亿美元。次贷于高盛反倒成了其可以写入华尔街证券业历史的机会之一。

一边是创纪录的巨额亏损,一边是令人瞠目的暴利,在令人恐慌的次贷危机里,高盛和保尔森基金究竟淘到了什么金子?它们是如何淘金的?

在走访了一些华尔街交易人士与观察人士后,《第一财经日报》试图还原其淘金路线,解读次贷相关衍生品中的获利机会以及随之而来的争议。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巴菲特曾经说过,金融衍生产品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摧毁了许多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的同时,也成就了另外一些机构。

次贷风暴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近年来颇受欢迎的标准化信贷衍生产品:ABX与CDS——两种投行与大基金私下交易的衍生产品(有关衍生产品的具体解释详见附文)。

ABX是投行交易员们自发创设的次级房屋贷款债券价格综合指数。当次贷风险升高、证券化的次贷资产价格下跌时,ABX指标随之下滑。

CDS全名信用违约掉期,是针对公司债券和证券化了的房屋抵押相关债券的一种“保险”。ABX作为一种标准直白的指数,从2006年1月推出后便颇受欢迎。ABX与CDS均为“柜面交易”(over the counter),即不通过交易所,与许多其他衍生品一样,由买卖双方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来协商价格,交易双方主要是对冲基金与投行的交易员。他们通过敏锐的市场嗅觉,通过所交易的衍生品的供需量,来发现时刻波动的市场价值,最终的ABX指数由市场中介研究机构汇总交易价格而形成。

在一个看似繁荣的市场里,要做到能够先于市场几步大量做空,这需要敏锐的直觉、独立的研究能力以及坚持异见的勇气。

高盛的交易员、保尔森和他领导下的交易小组,以及其他成功的次贷“废墟”淘金者们,也许不是唯一看空次贷资产市场的,但他们绝对是敢于承担高风险、孤注一掷的玩家。他们都对自己的判断极端自信,敢于在市场与自己的下注方向背道而行时,仍然坚定不移地加大赌注,继续玩下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知名对冲基金资深交易人士对本报介绍说,早在3年前的2005年,市场上不少人就已看出次贷市场的风险。据他介绍,2005年夏天,雷曼兄弟公司的研究部门便发布了关于次贷风险的报告。甚至早在2004年,雷曼的内部高层会议上便讨论了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又称“房利美”)出问题的可能。房利美是将房贷打包进行资产证券化的机构。不少大投行,甚至包括次贷损失最惨重的花旗银行在内,都有部门在做空ABX以及其他次贷资产。

“从智力角度而言,看空次贷市场还不是最难的,难的在于高超的交易技巧,以及面对暂时巨亏仍持续保持高仓位的勇气。保尔森基金一度账面遭受巨大损失,但他们挺过来了。至于交易技巧,大方向赌对了,小门走错,使用的工具不得当,一样白搭。”这位对冲基金人士对记者感叹。
以保尔森基金和高盛为代表的“废墟”淘金者们的故事也说明,不论金融工具如何发达,金融中介机构如何发展,投资人独立调研、保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醒态度极其重要。在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只有懂得熟练利用金融创新的成果和复杂的金融衍生品避险、下注,才能获得巨大收益。

华尔街史上最大单向赌注?

不少市场人士说,保尔森看空次贷所持有的次贷空头头寸,大概是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单向赌注。

保尔森大获全胜,关键是相信独立分析调研,能先于市场几步看空次贷市场,在执行上的诀窍则是成功地利用了ABX与CDS这两种新生的金融衍生工具。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即便在市场逆行的时候,从头到尾他都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保尔森基金的发言人阿米尔莱斯利不久前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

保尔森基金的投资人都对基金管理者的投资行为有充分信心,而且基金有锁定期。所以当市场逆行、账面浮亏巨大时,协议要求投资人不能施压要求撤出基金。这位发言人进一步解释说,保尔森基金的投资人都充分信任他和他的团队。

保尔森基金是一家成立于1994年的中等规模对冲基金,基金发起人保尔森在纽约皇后区长大,早年曾为华尔街传奇投资家——奥得塞公司的里恩·列维(Leon Levy)工作,后加入贝尔斯登的并购部门。保尔森基金原本专注于并购套利,即在并购消息出炉后,寻求资产价格波动带来的套利机会。

2005年夏天,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就像纽约夏日的空气一般发烫。华尔街某投行一位年轻的研究人员发现,次级贷款的风险溢价曲线呈逐渐走低趋势,似乎投资者们在不计风险地疯狂追逐次级抵押贷款相关的资产。基于这一发现,他写了一份研究报告。这个微弱的质问声,轻易地被洪水般需要寻找出口的流动资金淹没,并未引起主流投资界的关注,却引起了保尔森对冲基金的注意。

“我们的观点类似。很简单,2003年开始,银行贷款利率持续走低,市场流动性太大、偏好风险,市场对于风险的定价似乎不对劲,至少高风险的次贷资产风险定价太低。”这位后来供职于保尔森基金的研究人员向记者回忆道。

“当然,是否泡沫从来都是相对的,对于一些人是明摆的事实,在市场狂热的时候,对另一些人则未必明显。”他说。

早在3年前的2005年,保尔森本人感到,正在变得疯狂的次级抵押贷款的风险,并没有被市场正确理解,在大量廉价资金的刺激下,偏好风险的投资者们将风险溢价压得非常低,而评级机构却没有根据利率变化及时调高风险最高的次级贷款的违约风险,一时间似乎投资风险一旦被现代金融工具“切片打包”之后就不存在了。

保尔森和合伙人决定将大笔赌注押在看空次贷市场上。

从2005年下半年至2006年,保尔森和他的研究人员开始了独立调研,选择了成千个次贷个案,进而分析由其演化出的证券衍生产品的真实价值。他们研究发现,美国全国范围内还不起贷款的次贷贷款人的违约行为正在增加,次贷资产的内在价值远低于市场认可的价值。

就像沙里淘金一样,当次级房屋贷款被中介机构打包证券化后,从成千的原始贷款信息库里研究分析数据,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保尔森非常重视独立研究,花了大笔资金购置先进的研究工具,和团队长时间专注研究原始数据。

“保尔森和他的团队不相信那些评级机构的某些所谓‘AAA’评级,他们没有理所当然地使用评级机构的债券评级结果。因为他们认为,有些评级机构并没有及时根据市场情况变化调整它们的评级。”保尔森基金的上述发言人对记者表示。

2006年夏天,当市场仍然普遍认为有评级机构资信保证的次贷资产价格将保持稳定,持有次贷相关债券资产的投资者还觉得高枕无忧的时候,保尔森已经开始为他新成立的一只看空次贷资产的对冲基金募集资金,这只基金的名字叫做“信用机会”。

当时市场上已有的CDS,即次贷资产的避险工具,正好成为了保尔森下赌注的筹码。而几乎同时,由一些大投行交易员发起的、信用衍生工具研究机构Markit公司结算的ABX综合指数也为保尔森提供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下注工具。

说服投资人在市场狂热的时候做空并不容易,该基金遭遇了许多美国投资者的嘲笑,最初的1500万美主要来自欧洲投资者。如同许多早于市场几拍的先知曾遭遇的那样,保尔森的新基金开始也出师不利。房贷市场在2006年底至2007年初一度持续坚挺。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投行出身、坚信投资基本面的保尔森并没有迅速斩仓离场,而是出人意料地加大了赌注。保尔森究竟如何说服投资人以及贷款给他的银行,在陷入困境时筹措到巨额资金,尚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个人承受了巨大压力。“他常在中央公园一气慢跑5英里,借以舒缓压力。”《华尔街日报》的一篇头版报道说。

保尔森获利抽身

2007年1月保尔森对冲基金成立了第二只“信用机会”基金,继续看空次级房屋贷款市场。

2007年2月,美国新世纪房屋贷款公司的一份季报震惊市场,该季报显示的大量次级贷款损失令市场顿时惊慌失措。此时的保尔森更坚信了看空市场的决心。整个2007年前三季度,保尔森基金不断买入CDS信贷违约保险产品,做空ABX指数相关衍生产品。许多银行因为持有大量次贷债券资产,被不断下调评级的次贷资产搞得账面损失持续增长,这些银行急需买入CDS这种“保险产品”来寻求风险保护,保尔森的生意相当红火。

回过头看,从2006年7月开始,ABX指数从100跌到2007年2月的60,到2007年秋天低达20。伴随着ABX下跌,CDS的价格则一路攀升。保尔森的“信用机会”基金在2006年夏天开始成立,并专业卖空ABX,买入CDS,不赚得盆满钵满才怪!

2007年一年,保尔森的第一只看空信贷市场的基金净值上升了590%,第二只则上升了350%。2007年初,保尔森旗下基金共管理70亿美元资产,去年一年投资者蜂拥进入,到去年底,算上基金投资增值,保尔森基金共管理资产达280亿美元,迅速进入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之列。

如今的保尔森继续看淡房屋贷款市场,但从2007年底开始,保尔森逐渐淡出次贷相关的信贷衍生产品,回到其老本行,专注并购与其他公司事件推动的套利机会。次贷市场的赢家输家游戏,却仍将继续上演。或许就如许多观察家所言,次贷的麻烦还远远没完。

相关

一个躲在暗处的市场:ABX、CDS来龙去脉

2005年初,在全球流动性过剩的推波助澜下,最高评级达“AAA”的住房贷款抵押债券,其投资回报仅高于美国10年期国债一个百分点,拥有固定债券的银行、养老金、对冲基金不满足于如此低的回报率,四处寻求投资机会,被打包切片再包装的次贷衍生产品便成为了他们的新宠。

据彭博社报道,3年前,2005年2月的冬日里,华尔街五大投行的一些交易员以及一些律师开始自发定期举行晚餐聚会,“一边吃着中餐外卖,一边讨论计划中的新金融工具的法律相关问题”。

号称“五行小组”的中餐外卖晚餐会,直接催生了用来避险的名为ABX的一揽子次贷衍生债券综合指数。这大大刺激了总值为450亿美元的房贷相关证券违约保险市场的迅速发展,对金融世界的影响可谓巨大。

ABX和CDS市场基本都是绕过交易市场的柜面交易,由于出现不久,基本属于不受市场监管的角落。直到今日,这个市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不为人知,没有足够的数据统计,也基本不受任何监管,因此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次贷的损失如此难以估量。

一向似金融圈“暗号”般在大众中默默无闻的信贷衍生物家族,在次贷风波中一夜成名。要说清CDS和ABX这两“兄弟”究竟是什么,得从它们的一位“远亲”CDO说起。

作为华尔街金融创新的重要一步,近年来兴起的一种叫做CDO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将买房者的房屋贷款捆绑为一种固定收益资产包,这种资产包因风险评级的不同而被切分为不同级别的资产片,最终这些资产片被中介机构包装成不同风险级别的金融产品推向市场。由于它们前所未有地将情况千变万化的住房贷款变成了一种标准化的投资产品,“出世”时又逢全球流动性过剩,故受到了全球各类投资基金的欢迎。

CDO使得房屋贷款不再只是放贷者和贷款买房者之间的事情,在将投资者急于出手的资金和贷款者对于资金的迫切需要进行快速配对的同时,它也引入了更多中介机构。由于投资者购买产品时依赖专业评级机构和中介机构对于风险的定价,高度专业化的金融市场使贷款者和投资者之间隔着复杂的环节。因此,除非像保尔森那样执着、专业且具备一定规模的基金,普通机构难以直接做独立研究,这无形中为此后的信贷危机埋下了伏笔。

出于避险的需要,通过CDO投资次贷抵押债券资产的投资者,包括银行、退休基金、对冲基金,一般都会同时购买CDS保险。这样,当房屋贷款违约风险(也就是说购房者还不起房贷)增大了CDO贬值风险时,由专业的信用保险机构(monoline insurer)发行的CDS可给次贷抵押债券资产的持有者们一些风险补偿。

作为一种柜面交易(即不通过交易所的私下交易)的金融工具,针对次贷相关债券产品的CDS在保险商们向市场发行后,也可看做是投行与对冲基金等交易者之间互相流通的保险合同,其保险对象即次贷抵押债券本身。如果次贷还款风险上升,次贷债券资产不值钱了,那么持有次贷资产的银行们便需要购买更多CDS对冲风险,CDS价值随之上升,其持有者便可高价抛售。

类似的,ABX指数作为次级房贷市场的“晴雨表”,其指数随次贷证券资产风险升高而下降。银行对冲基金也直接就ABX下赌注,与ABX相关的衍生工具的交易也是在柜面私下交易的。当次贷债券市场发生震荡时,也就是敏锐发现套利机会的对冲基金大赚一票的好机会。


上一次由华尔街侠客于2009-6-25 周四, 上午3:21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1 周日, 上午9:57    标题: 金牌基金经理遭遇滑铁卢米勒(William H. Miller 引用回复

金牌基金经理遭遇滑铁卢

在共同基金行业摸爬滚打近二十年后,米勒(William H. Miller)为自己打造了这个时代最出色共同基金经理人的声誉。然而,就在过去短短一年时间里,这个荣誉就被他毁掉了。

由于在其他投资人不敢涉足的股票上屡屡斩获,米勒所在的Legg Mason价值型信托基金(Legg Mason Value Trust)在1991-2005年期间年年跑赢大盘,这一成就让其他任何一位基金经理人都难以望其项背。

一年前,当住房市场危机开始影响金融市场的时候,米勒迎来了施展身手的机会。他从自己烂熟于心的股票里挑选了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Wachovia Corp.、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和房地美(Freddie Mac.)。当这些股票连连下跌的时候,他认为投资者反应过度了。他还在买进。

他本以为那次危机是一次大好的赚钱机会,结果危机却变成大萧条之后最惨重的市场溃败。许多价值型信托基金或多或少都大伤元气。虽然15年来他与大众反向操作的决定都证明是明智的,但这次却栽了。


Bloomberg News /Landov
米勒(William H. Miller)
金融危机让各种类型的投资者都一败涂地,从负担不起次级按揭的房主、贷款给他们的银行到按揭抵押证券的买家……而随着金融市场最终一蹶不振,几乎所有持有股票的人都在吐血。但它也让类似米勒这样因为总能领先市场一步而被奉为偶像的反向操作派大受打击。这次重创给米勒和其他“价值”投资者带来了教训,那就是:某只股票或许看上去便宜得不可思议,但有时那是有充分理由的。

今年58岁的米勒在巴尔的摩Legg Mason Inc.总部接受采访时说,从一开始我就没能恰当地估计到这场流动性危机的严重性。

米勒以前曾从市场恐慌中赚钱。但他说,这次他没想到危机会这么严重,基本面的问题如此之深,以至于曾贵为市场领头羊的优质上市公司居然统统倒下了。“我还是缺乏经验”,他说。

据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的数据,一年前,他的价值型信托基金管理着165亿美元资产,现在,连亏损带资金赎回,只剩下43亿美元。价值型信托基金的投资者过去一年共损失了58%,比标普500指数跌幅高20个百分点。

这些损失让米勒的价值型基金多年来好于大盘的表现被一笔勾销。据晨星的数据,该基金目前在同类基金的最近1年、3年、5年和10年期业绩表上均排在最末档。

管理顾问及风险资本投资人、持有该基金的科恩(Peter Cohan)说,我当初怎么不索性将钱扔出窗外,然后点火烧掉呢?他说,米勒的投资策略一向奏效,但这次失灵了。

米勒的选股清单就像是这次股市的“烈士榜”,上面有: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 Inc.)、全国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ountrywide Financial Corp.)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等。

米勒在Legg总部大楼里一家私人俱乐部吃午餐时说,“每一个买进股票的决定都是错的”。在位于16楼的餐厅里,米勒背靠墙坐着。他说,这是他七十年代在美国陆军情报部门工作时养成的习惯。“真是可怕,”他说。

米勒是Legg Mason Capital Management的董事长,该部门旗下有6只共同基金。他本人负责其中的价值型信托基金和规模较小的机会信托基金(Opportunity Trust)。虽然米勒所在部门管理的资产额在Legg Mason的8,400亿美元中仅占约280亿美元,但Legg Mason的声誉跟它的这位金牌大明星紧密相联。Legg的股票今年下跌了75%。它的困境对股权投资公司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造成了影响,后者今年早些时候购买了Legg价值12.5亿美元的股份。

现在的问题是,米勒是否会离开Legg或被别人取代。他说,他所在部门的董事会将决定他是去是留,但他还没想要洗手不干。Legg首席执行长、在监管米勒所在基金的董事会担任董事长的菲廷(Mark Fetting)说,他支持米勒和他的业绩改善计划。

在佛罗里达长大的米勒很早就对市场产生了兴趣。他说,六十年代末还在上高中时,他就将做棒球比赛裁判挣到的钱投资了RCA等股票,从股票上赚到的钱足够他买一辆破旧的福特车。七十年代中期,他在陆军服役时在德国呆过,当时他曾到慕尼黑一家经纪公司买过英特尔(Intel Corp.)的股票。他在研究院时读的是哲学,但离开那里后他进了宾夕法尼亚一家制造企业,最后在那里负责投资业务。八十年代初,米勒当时的妻子在Legg Mason工作。通过她,米勒结识了Legg Mason创始人梅森(Raymond "Chip" Mason)。梅森跟他说,正在考虑发起几家基金。米勒欣然表示愿意加盟。1981年米勒进入Legg Mason。他现在所在的这家价值型信托基金成立于1982年,米勒是其联席经理人。

1984年,米勒拜访了Fidelity Investments深具影响力的基金经理彼得•林奇(Peter Lynch),后者建议米勒关注房利美(Fannie Mae)。当时这家抵押贷款公司的投资组合中持有的全是问题贷款,同如今的情况很相似。交易员断定房利美将会倒闭。

米勒发现房利美的情况很值得关注:他回忆说,不良贷款很快会从其账面上消失,这家有政府背景的公司能够以优惠利率获得贷款,其低成本的结构将带来巨大利润。米勒记得在之后打给林奇的电话中问道,这家公司基于未来三到四年盈利的市盈率真的只有两倍吗?

米勒称,到他2005年卖出房利美时,他的投资增长了50倍。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显示出米勒的投资风格。他同一时期通常持有三、四十只股票,而一般的共同基金投资组合中大多拥有约100只股票。他喜欢看到对一些公司的负面看法,这可以让他在股价下跌时买进,从而拉低平均买进价格。这种策略会让他持有大量股份,这一点在股价上涨时让人羡慕,而需要脱手时就比较麻烦。

当有人问道他是怎么知道错误地买进了还要下跌的股票时,米勒曾回应道,当我们不再能获得报价时。换言之,他不愿意加码买进的唯一价格就是零。

米勒这种不成功则成仁的做法甚至令其他价值型投资者也感到畏惧。米勒的朋友、Davis Funds基金经理克里斯托弗•戴维斯(Christopher Davis)回忆说,曾在90年代初同米勒讨论过他的投资策略。当时他告诉米勒:我的一个目标是正确的次数超过犯错的次数。

据戴维斯回忆,米勒回击说,这样很愚蠢。米勒称,真正有意义的是你正确的时候能赚多少。如果你10次错了9次,股票变得一钱不值,但只要第十次上涨了20倍,你就够了。戴维斯说,我可做不到这点。

在1990和1991年的储蓄及房屋贷款危机中,米勒大量买进了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rp.)、抵押贷款巨头房地美和陷入困境的银行及经纪公司的股票。金融类股最终在他的投资组合中占到了40%以上。

那次他似乎首次出现了失误。但这些股票最终推动价值型信托基金跃居业绩榜的首位。1996年,该基金增值38%,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涨幅高出15个百分点以上。那时,米勒又买进了美国在线(AOL)、电脑生产商和其它失宠的科技类股。

他判断正确所获得的收益超过了失误带来的损失。在1998年至2002年,价值型信托基金的投资组合中有10只股票的跌幅超过75%。包括安然(Enron)和WorldCom在内的三家公司则破产了。

随着成功投资案例的不断增多,米勒在媒体报导中常被冠以“传奇人物”。人们常常将他与Fidelity的林奇等人相提并论。与此同时,Legg Mason则从一家地区性经纪机构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

1999年,他同Legg Mason达成了一项利润格外丰厚的交易,取得了新基金机会信托基金的控股权。这只基金的管理费归米勒持有一半股份的一家机构所得。从2005年到2007年,机会信托基金向该机构支付了1.37亿美元。2006年,他购买了235英尺长的游艇“乌托邦”号(Utopia)。

朋友们说,米勒对投资非常痴迷。当来到曼哈顿时,他召集首席执行长、股票分析师和其他基金经理在一起吃牛排,讨论投资创意。这些朋友说,除了他的游艇外,米勒对财富的象征并不在意:他上班时总穿着在Nordstrom购买的一双已经换了好几次鞋底的黑皮鞋。

2006年,由于错过了能源类股的飙升,米勒一向强于同行的业绩最终终结。由于在房地产市场出现危险征兆后买进房屋建筑类股造成的亏损,他2007年初的表现依然不好。

2007年夏初,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两只大量投资劣质抵押贷款的对冲基金爆发了内部危机。由于投资者担心房屋市场的麻烦会进一步扩散,股市在7、8月份大幅下挫。

米勒认为投资者对房屋和信贷市场过于悲观了。三季度,他买进了贝尔斯登。到四季度,随着金融类股的下跌,他又买进了美林(Merrill Lynch & Co.)、华盛顿互助银行、Wachovia和房地美。

四季度向股东解释他的举动时,米勒认为情况同1989-90年时类似。当时他也买进了大幅下挫的银行类股。他写道,有时市场会重现你认为在以前见过的模式。金融类股看来已经触底。

2008年,米勒继续增持贝尔斯登。在3月14日(周五)的一次会议上,他宣称当天上午刚以非常划算的价格买进了该股,每股只有30多美元,低于154美元的近期高点。

但那个周末贝尔斯登就破产了。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撮合的交易中,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收购了这家知名的投资公司,最初的报价仅为每股2美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米勒和他的团队日夜奋战想弄明白哪里出了错。同时持有摩根大通股份的米勒说,他打电话给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长戴蒙(Jamie Dimon),跟他讲了自己对贝尔斯登的估值,并且征询了他的意见。

米勒说,与贝尔斯登新东家的谈话让他很满意,因为这证实了他对该公司的问题抵押贷款资产的估值是合理的。不过,他的团队却漏算了贝尔斯登因银行挤兑而崩溃的可能:这家负债累累的公司大量借钱用来维持日常运营,当放贷商走开之后,它也就崩溃了。米勒说,他对美联储会促成一桩令股东损失惨重的买卖也颇感意外。

米勒担心,Wachovia和华盛顿互助银行也可能发生类似的资金紧张局面。所以他把手中这两家公司的股票都卖掉了。

但是他并没有彻底放弃金融类股。第二季度,他增持了房地美和保险巨头AIG。在4月份发给股东的一封信中,他写道,股市和债市反弹显示形势已经是柳暗花明了。他写道,信贷恐慌随着贝尔斯登的崩溃而结束了;如今,我们已经渡过了最糟糕的时候。截至6月底,米勒的团队持有5,300万股房地美股票,约占该公司总股份的8%.

春夏两季,金融类股都在持续下跌。很多价值投资者都卖掉,或者至少是停止买进金融类股了,比如Ariel Investments的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

由于房地美和房利美的压力尤其大,Legg Mason Capital Management的一些人担心,群体思维开始露头了。米勒团队中的一位基金经理山姆•彼得斯(Sam Peters)说,有些对冲基金经理称房利美和房地美会变得一钱不值。

彼得斯的基金也持有房地美的股份,他建议将Legg的研究分析师们召集起来组成一个小组,讨论房地美的问题。在8月初有关房地美的会议上,所谓的“红队”说,房地美可能需要筹措大量资金,进而严重稀释现有股东的股份。

彼得斯停止增持房地美股份。而米勒还在继续为他的机会信托投资组合买进该股。

米勒认为,风险只是住房市场可能比他预期的表现更差。不过他没有理会政府可能会接管房地美和房利美的说法。他从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7月中旬发表的讲话中找到了安慰,鲍尔森表示政府正专注于以现有形式支持“两房”。他认为,随着私营领域竞争者的倒闭,房地美只可能赢回更多的市场份额。截至8月底,AIG和房地美股价的下滑使价值信托基金较去年同期缩水33%,比同期标普500指数下降幅度高21个百分点。Legg的创始人梅森收到了经纪商对米勒的投诉。还有人向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菲廷提出过米勒是否会被替换的问题。

在9月6日和7日这个周末,传来的消息更加糟糕了。财政部宣布将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令私人股东的持股几乎一文不值。周一,房地美股票的跌至不足1美元。该股年初时的股价为34美元,周末前的价格为5美元。政府的接管是米勒未曾料到的一个结果。

随后他意识到,他的传统强项让他遭遇了滑铁卢。他开始救助AIG──该公司承保了许多陷入困境的金融公司的债券。彼得斯记得米勒曾说,如果我们不了解规则,他公司的经理怎么能投资金融类股呢。

9月份,巴尔的摩警察及消防人员退休基金董事会宣布解聘米勒对其22亿美元基金的管理。该董事会的代表没有回复要求置评的电话。

米勒和手下的员工也感到了痛苦。他们也都同股东一道投资了公司的基金。米勒的公司也首次开始解雇员工,他称这是“灾难性”的经历。米勒没有披露他的个人盈亏。

米勒说,他调整了他的选股系统以迎接新世界的到来,他预计投资者在几年内都会倾向于规避风险。他正重新阅读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传记,将重点放在这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上世纪30年代时担任基金经理时的经历。他说,他在从市场上寻找高股息的行业领先公司。他认为受到重创的公司债券也存在机会。

但他说,提高基金的业绩需要很长时间。我不能急功近利。

米勒指出,在他保持连胜记录的最后几年里,人们常常问他为什么没有急流勇退。在午餐时被问到是否希望当时能够隐退时,他望向窗外的巴尔的摩的内港。他说,这的确应该是很明智的事情。不过他补充说,他并不打算退位。

他的朋友戴维斯说,如果他有退休隐居的想法,那他就不是米勒了。金钱固然有意义,但创造纪录要有意义得多。

戴维斯说,他想的只是获胜。Tom Lauricella

2008-09-19 工商時報 AIG風暴掃到 Pimco旗艦基金慘跌

 全球保險龍頭AIG的財務風暴,也波及到素有「債券天王」封號的太平洋資產管理公司(Pimco)創辦人葛洛斯。他所操盤的全球最大債券型基金「Pimco總報酬基金」,週二跌幅近1.4%,創3年來之最。

 據美國權威投資研究機構晨星公司指出,規模高達1,330億美元的Pimco總報酬基金(Total Return Fund),週二下跌1.38%,寫下3年來的單日最大跌幅。

 Pimco基金週二的表現與上禮拜相比簡直如天壤之別。Pimco上週一受惠於美國聯邦政府正式出手接管兩大房貸巨頭房地美與房利美,旗下的抵押貸款證券(MBS)價格走揚。

 彭博社報導,Pimco總報酬基金係以出售信用違約交換(CDS)合約的方式,為AIG發行的7.6億美元債券擔保。萬一AIG真的破產倒閉,就必須由太平洋資產管理公司承擔CDS合約的債務,葛洛斯將因而蒙受巨額損失。Pimco發言人對此拒絕評論。

 本週華爾街接二連三引爆的金融地雷,讓不少天王級投資者栽了跟斗。除葛洛斯以外,締造連續15年超越標準普爾500指數紀錄的傳奇基金經理人比爾.米勒(Bill Miller)也蒙難。

 晨星指出,由米勒負責操盤,規模約在92億美元的Legg Mason Value Trust 基金,週一下跌5.87%,同樣創下3年來最大單日跌幅。自今年1月到本週二為止,該基金已大跌35%。

 米勒本週也是因持有AIG股份而遭受重創。截至6月底,AIG股票在米勒的投資組合中佔了2.7%,被美國銀行收購的美林股份則佔2.1%。


上一次由华尔街侠客于2009-6-27 周六, 上午3:38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1 周日, 上午10:01    标题: 内地富翁被指钱多人傻成国际投行游猎目标 引用回复

内地富翁被指钱多人傻成国际投行游猎目标

2009年06月16日 中国证券报

本报记者 杜雅文 蒋家华

  “一个月后,我创办的www.DZGP(打折股票).net网站就要开通,我要让所有投资Accumulator的受害人,联合起来揭露香港银行的骗局。”理财变为“负”翁的昔日千万富翁金亮(化名)说。然而,在香港银行眼中,他们的销售过程并没有问题,这不过是一些投资者因Accumulator巨亏而“输打赢要”的行为。

  经济学家黄明认为,绝大部分内地投资者都是被误导和欺骗的。一些人甚至认为,内地富翁钱多人傻,已成为国际投行以及香港银行的游猎乐园。但绝大多数投资者选择了沉默,这是由于富人有三怕:怕政府追究财富的原罪问题;怕追究钱是怎么挪到香港去的;怕丢脸。

  对于那些站出来与银行理论的投资者而言,维权之路布满荆棘。金亮表示,他誓将这场“穿西服的无赖与朴实的农民”之间的“战斗”进行到底。

  10分钟电话 千万资产化为乌有

  2007年10月12日,一通长约10分钟的电话改变了金亮的命运。通话当日,汇丰银行客户经理汤太太帮金亮确定了中国铝业FA合约。到合约最后一个交易日2008年10月10日时,中国铝业股价仅为3.29港元,远超同期港股跌幅。致使金亮以每天2000股的速度,在一年里以19.5356港元的价位总共买入了约50万股中国铝业,其资产平均以每天3万多港元的速度蒸发。(本报4月16日感性财经栏目《千万富翁理财变“负”翁》曾报道)

  5月25日下午2点46分,香港中环,大雨。

  金亮拖着行李箱,沿着皇后像广场一路小跑,冒雨冲进了汇丰银行大厦底层。几分钟后,他到了13楼一间会议室。经过数月联系,他终于获准来汇丰总部听取两段电话录音。

  2007年10月12日,一通长约10分钟的电话改变了金亮的命运,他存在香港汇丰私人银行的千万资产一年后化为乌有。

  经过在上海10多年的打拼,金亮现为一家网络公司老总。10年前,他的一家公司在香港被并购,由此跻身千万富翁行列。为稳健理财,他选择将出售公司获得的外汇存在以稳健著称的“百年老字号”香港汇丰银行。在客户经理的游说下,2000年以及2001年他总共将190万美元转至汇丰私人银行(瑞士)有限公司,以“享受”其专为资产在100万美元以上富人提供的理财服务。

  7年间,金亮在客户经理的推荐下买过一些票据产品、股票。尽管股票赔多赚少,但金亮均未在意,甚至一放几年也不去打理。2007年10月12日,金亮想买一点港股,就请客户经理汤太太推荐。当天下午3点31分,汤太太发给他一封电子邮件,推荐了3只股票和1只基金。17分钟后,汤太太又拨通了金亮的电话,短短10分钟的通话将金亮的人生完全改写。

  由于银行不允许拷贝录音,金亮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了他2008年11月到香港汇丰银行总部根据录音整理的文字记录。在10分钟的通话里,汤太太并未明确指出推销的是什么产品。她只是说:“其实今天我们做很多很多呢,我不知道上次有没有跟你说过,都是用比现货价钱比较便宜的价格,去购入那只股票的,我们今天开的是现货价钱的79.9,往后是79.6,103支出,有四个星期保证有货,就是用20%的折扣去买这只股票。”

  汤太太也提到了风险:“但是它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说风险是一年的。然后,比行使价79.6低就要买一倍的货,比103的价格高,合约就取消,但是它保证四个星期以内支出还是给你四个礼拜的货。” 她还举例说:“(比如)24.4块钱乘以0.796,那是用19.4224去购入。103支出的意思是说24.4乘以1.03,价格高于25.132就支出了,合约就没有了。但是,比我刚刚说的19.4224低,你就要买2000股,风险在这里啰。”

  在电话里,金亮指出港股已在比较高的位置上,对半年或者一年后的行情有担心。汤太太说:“对啊,所以我们直接去买担心啊……所以呢,客户都是通常有做四个星期保证有货,103支出,马上支出马上拿货马上抛,客户都是这一个策略的”。还举例说有个客户“赚了42%左右,一天”。

  金亮最终表示:“你觉得反正这个是比较安全的,对吗?那我想做一个吧,我觉得也没关系,反正就做一只,也无所谓。”

  对“比较安全”的说法,汤太太没有搭话。她说:“给你做1000股,你试一试吧。”

  金亮答:“给我做1000股试试看吧。”

  当时,金亮账户中现金只有24838港元以及987美元,其他约163万美元全部是票据产品和股票。他以为自己只是用现金买了1000股中国铝业,总额不过两万多港元,结果却是他的千万资产“试”没了。

  2008年1月22日,已经忘了这笔“小投资”的金亮突然接到汤太太电话,说他账户中的现金不够交割“2600(中国铝业)买股计划”。甚至卖出账户中所有其他资产,也不够支付合约总金额,要求他马上存钱。

  金亮一下子懵了。自他在汇丰私人银行开户,先后存入近200万美元,期间极少操作,怎么钱就没了?了解后,他才得知汤太太推荐的“打折股票”原来是金融衍生产品FA(Forward Accumulator,即累算远期交易),该产品风险值高达5,为所有投资产品中的最高风险级别。该产品要求金亮在一年内,每天以合约当日股价79.6%的折扣购买1000股中国铝业股票,两周交割一次。FA合约在中国铝业股票涨到合约当日股价103%后中止,但保证向客户按照约定价格最少提供4个星期的股票。假如股票价格跌破79.6%折扣价时,金亮就必须每天双倍购买中国铝业股票,即2000股。也就是说,金亮在电话里认为的这项“比较安全的”投资,收益是有限的,即股票涨到103%合约中止;但风险是无限的,即股票跌破行使价就要每天双倍购进。

  2007年10月12日通话当日,汤太太帮金亮确定这一合约的中国铝业股价为24.45港元,其合约行使价为每股19.5356港元。就在合约执行几天后,中国铝业掉头向下,一年内跌幅高达87%。到合约最后一个交易日2008年10月10日时,中国铝业的股价仅为3.29港元,远超同期港股跌幅。致使金亮以每天2000股的速度,在一年里以19.5356港元的价位总共买入了约50万股中国铝业,其资产平均以每天3万多港元的速度蒸发。

  得知详情后,金亮立即要求取消合约、赔偿损失,但被告知合约不能终止。他只能一边与银行交涉,一边凑钱交割,否则就要被斩仓。

  “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想到今天好几万又没了,得赶紧想办法凑钱。”而汇丰私人银行的催款电话基本上每两周准时打来一次,他一听到电话铃响就头皮发麻。就这样,金亮只有不停把账户里的股票、票据等资产卖掉用来交割。原本计划的其他投资项目均因缺钱而流产。

  当金亮表示凑钱有困难时,汇丰私人银行称可以提供贷款。2008年10月10日合约结束,金亮向银行贷款375万港元,而此时他账户里的股票、票据市值约500万港元。然而10月24日以及27日,港股连续两天大跌,中国铝业股价跌到最低1.9港元,金亮账户股票市值缩水至不够贷款数额,从而被银行强行斩仓偿还贷款。

  至此,金亮的千万资产全部消失殆尽,现在还倒欠银行贷款23万港元。

  内地已成游猎乐园?

  挨宰不敢吭声,即便维权也成本过高。在黄明看来,内地很多民营企业家在金融领域的智商只相当于七八岁的孩子,而这些孩子掌握着数千万乃至上亿的财富,再加上前述特点,这个群体自然也就成了国际投行以及香港银行的游猎乐园。

  “别看他们在香港,早把大陆人摸透了。”H女士目前被银行在香港和北京两地起诉。她说,银行和她谈过和解,客户经理让她签一份协议,让她将所有资产抵押,然后用几十年去偿还欠银行的钱。客户经理还给她举了福建一个企业家的例子,这个企业家将自己的工厂和设备等资产全部作了抵押,寄希望于“积累的打折股票”股价能慢慢回升。她认为,银行在香港起诉她之后又选择在北京起诉,其中一个可能性就是希望通过曝光,利用财富合法性问题来逼迫她和解。“他们知道很多企业家的钱来源不合法,手里还有工厂,一旦事情曝光将影响到经营,但他们没有想到我不存在这些问题”。

  如果香港的销售机构真的“青睐”内地富人,那他们是如何寻找猎物的呢?黄明说,只要有一个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了,他的老板就会被国际投行盯住。一旦民营企业家富到一定程度,只要在香港有账户,这些投行或者私人银行部门就会掌握到资料跟他们联系。每个城市富有的企业家都有自己的圈子。在找到一个大企业家后,投行或银行的三四个人就会西装革履,特别诚恳地从香港飞来拜访。一旦他们进入当地的富人圈,就能通过介绍再认识其他富人。

  在内地媒体的宣传中,国际投行以及香港银行的形象都极其正面可信。站在你面前的金融精英彬彬有礼,个个来自国际知名金融机构,不是哈佛MBA就是董事总经理,这让不少富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熟悉了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游说,说有专门提供给高端人士的“打折股票”,一般人买不了。事实上,无非是这些富人的钱超过100万美元,已经肥到一定程度允许动刀了。黄明还透露,香港一些国际投行在内地卖金融衍生品,往往雇佣在海外留过学的内地孩子,他们懂国情有人脉,一些甚至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一旦富翁对产品感兴趣,他们就会在明明有中文版本的情况下只提供英文文件让其签署。甚至有的富翁稀里糊涂地签署了授权书,直接让投行下单交易。

  “银行不会骗人,这是我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中唯独没有想到要提防银行。”几位投资者均表示,事发前一直认为香港是法制社会不会乱来,这些国际老牌金融机构只会比中国的银行更加规范。万万没想到,他们正是利用了内地投资者的天真轻信、语言障碍、文化差异、行为习惯差异等等对他们实施欺诈、误导。

  对有目的地血洗内地富豪的观点,香港某国际投行人士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可信。她表示,她的客户当中只有极少数人购买了Accumulator产品,因为风险提示到位,客户即使亏损也并无异议。“特别是一些国际知名的金融机构,不可能不顾信誉来做这些事。”她认为,可能有一些销售人员存在误导,但如果说是销售机构蓄意血洗缺乏依据。

  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摩根大通衍生品部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同KODA只卖给香港和内地人的说法。他觉得,一个产品的设计肯定有区域针对性,香港和内地投资者相对欧美投资者而言,投资更为激进,因此,这样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产品更能激起他们的青睐。该人士还表示,现在香港有很多代理这类产品的银行都面临着投诉,更有一些激进的银行此前给投资者提供保证金和贷款,将来不仅可能产生一些不良资产,对公司的声誉和未来的发展也有不利。

  又一投资者 质疑银行先骗后抢

  北京另一名投资者赖建平认为,香港荷兰银行对他实施了“先骗后抢”,致使其2100万港元化为乌有,最终还倒欠银行200多万港元。对于赖建平的指责,香港荷兰银行在给他的回函中均予以否认。

  在金亮认为银行存在严重误导的时候,北京另一名投资者赖建平则明确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香港荷兰银行对他实施了“先骗后抢”,致使其从2007年7月到2008年10月,先后投入的2100万港元化为乌有,最终还倒欠银行200多万港元。

  赖建平说,2007年6月21日,一名熟人的学生张宁找到他,拿出一张印有“香港荷兰银行私人银行董事”头衔的名片,说要当他的投资顾问,并承诺年保底收益能达到20%。百年银行的董事兼熟人的学生,又是留学海外的高材生,这让赖建平对张宁深信不疑。根据她做好的标记,几分钟内赖建平就在100多页的英文文件空白处签上了名字。

  之后,张宁又让赖建平找了一些朋友,给他们上了一堂“投资课”,内容主要是推介“打折股票”。赖建平后来才知道,张宁推荐的是高风险金融衍生品KODA(Knock-Out Discount Accumulator,即累计期权合约)。而在当时,赖建平拿到的资料以及张宁的口头介绍,均是宣传该产品具有低风险、高回报、资金周转灵活等卖点。

  于是,赖建平在香港荷兰银行开户存进420万港元购买“打折股票”,并按张宁的建议3个多月内一共购买了10多个KODA合约,合约金额大都在1000万到2000万港元之间。在此期间,他的账户里一直只有420万港元,银行从未向他要过保证金。

  2007年11月20日,赖建平又以7.54元的价格购买了复兴国际KODA合约,每个交易日吸纳3500股。然而合约一开始,这只股票就表现欠佳,香港荷兰银行也一改往日作风,开始催促赖建平往账户里存钱。到了2008年1月9日,张宁突然给了赖建平一个计算保证金的公式,赖建平这时才知道原来还有这项规定。

  此时,银行的态度日益强硬,并表示如果不能按期存入足够的保证金,他们会强行斩仓,将赖建平账户里的股票变卖。无奈之下,赖建平开始四处借贷,从2007年11月底到2008年3月,先后又向账户里投入近1500万港元。

  随后,赖建平了解到Accumulator只能卖给专业投资者。当他找来签署的英文合同,才发现自己在不知情情况下已被选定为专业投资者。合同中关于确认投资者是否看了中文合同的选项,张宁也选择了“是”。而赖建平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找张宁索要中文版本时她明确说没有。

  更让赖建平感到事态严重的是,当时张宁说卖给他们的是银行找来的产品,而香港荷兰银行给予的答复是他们与赖建平是“主事人和相对人之间的关系”,等于承认了在KODA合约上荷兰银行与赖建平就是对赌关系。明明是你死我活的买卖,却被银行包装成了一个貌似公平的赌场。于是,赖建平在2008年6月19日正式向香港荷兰银行发函,提出两点:一,为了确认法律关系,即日起要求将账户及其中资产交给银行处理。二,要求银行与之协商有关赔偿事宜。

  没想到,银行开始了“明抢”。发函时,赖建平账户里的股票市值大约为1400万港元。发函次日,他就收到银行回复,说一个月之内会给答复。按照合约,每月21日银行会把赖建平上一个月所买股票进行交付。然而银行的回复一等就是三个月,在此期间赖建平未收到任何股票。对此,他的理解是荷兰银行同意收回账户,双方合约终止。

  期间,赖建平与荷兰银行一直在谈赔偿问题,因双方分歧较大未果。2008年9月8日,香港荷兰银行突然通知赖建平,让他接收三个月的股票。由于赖建平账户里没有现金,于是香港荷兰银行在9月8日这天,以“行使抵消权”为名先行从赖建平账户扣款400余万元(体现为欠款)。9月10日,赖建平致函荷兰银行,通知因其违约在先,连续三个月未履行合约,因此根据双方有关协议条款提前终止合约,并正告银行不要“监守自盗”从其账户扣款。荷兰银行确认收到赖建平通知,但未予理会,并于扣款10天之后即9月18日才将前三个月的股票交付到赖建平账户中(协议本来规定“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2008年6月22日,复星国际股价为5.81港元,而交付日9月18日股价为2.36港元。银行推迟三个月交付让赖建平额外损失了几百万港元。此后,由于赖建平购买的KODA合约还有三个月到期,他现金不足导致账户中股票被银行以历史最低价格连续斩仓变现,最终,让他2100万港元血本无归,反欠银行200多万港元。

  对于赖建平的指责,香港荷兰银行在给他的回函中均予以否认。中国证券报记者给香港荷兰银行发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日止未得到任何答复。

农民式的维权

  金亮说,开始交涉后几个月,汤太太就被换掉了。后面负责的客户经理既不让他找到相关负责人,也不告诉他该怎么去投诉,一直是推诿、搪塞、拖延。哪怕问他们“请你告诉我,我是男是女”,他们的回复也只会是“这个问题我们会记录下来向调查小组反映”。

  然而,对于选择站出来的投资者而言,维权之路也布满荆棘。

  此前,就金亮对汇丰私人银行的指控,中国证券报向其发出采访函。5月22日,汇丰银行在回函中拒绝了采访要求,并表示“汇丰私人银行一向不会向外界透露与客户之任何资料,而本行对金先生之投诉已多次直接联络”,还强调“汇丰私人银行一向采取谨慎方式及严谨的销售程序,以确保客户了解各项投资产品之风险。汇丰私人银行之雇员为专业训练,并严守销售程序之各项监管条例”。

  5月26日上午10点30分,中国证券报记者以金亮朋友身份来到香港汇丰银行大厦,按照此前约定与汇丰私人银行中国业务主管、董事总经理廖渌波面谈。

  会谈一开始,廖渌波就表明,此次来仍然是听取金亮对该事件新的论点、调查证据,并转交给汇丰银行独立调查小组成员。金亮希望能跟调查小组直接沟通,而不是总通过他们来反映情况。廖渌波表示,调查小组要应对的客户很多,是否面见客户由他们来决定。独立调查小组跟营业部门没有任何关系,金亮的意见也可以通过书面形式直接电邮给调查小组。

  在将近两个小时里,汇丰私人银行3名相关负责人始终在倾听并进行记录,但基本没有正面回应金亮的任何问题。

  “那么,请问2007年10月12日,贵行汤太太是否给我打过电话?”金先生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您的问题我们会记录下来,向独立调查小组反映。”廖渌波答。

  当金亮抱怨连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都不能给予直接回答时,廖渌波的回答依然是“我们会把你的评论、批评向调查小组反映”。汇丰私人银行的几位负责人还在会谈中强调,希望金亮能全面了解自己签署过的文件以及电话录音,不要以一句话作判断;并表示调查小组觉得已经给予了金亮回复。

  金亮又提出希望知道调查小组负责人的办公地址,对方答复并不清楚,并表示调查小组到目前为止从未面见过客户。金亮面见的要求可以由他们记录下来转交,也可以由金亮自己送达。

  整个过程几乎都是金亮在讲述自己的观点。不论金亮是提问、请求还是指责,对方的回答基本都是“这个问题我们会记录下来向调查小组反映”。对方的态度一度让金亮难以接受,途中出现了几次短暂沉默。当对方提醒时间,希望他讲过的话不要再重复时,金亮有些冲动,说:“你们张先生打电话给我说廖总想跟我谈一谈,我大老远赶到香港后却什么都不跟我说。你说你们是营业部门不答复我问题,能答复我问题的人又不能见我,那让我来香港干什么?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们都是用同一句话回答,我就在这里说,你们愿意在这听就在这里听,不愿意就走吧。”

  这样的会谈让金亮再一次感到失望。事后,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交涉过程中对方始终是这种态度。开始交涉后几个月,汤太太就被换掉了。后面负责的客户经理既不让他找到相关负责人,也不告诉他该怎么去投诉,一直是推诿、搪塞、拖延。哪怕问他们“请你告诉我,我是男是女?”他们的回复也只会是“这个问题我们会记录下来向调查小组反映”。

  就连他要求汇丰提供确认交易时的电话录音,在提出大半年后,直到2008年11月3日才通知他电话录音找到,而此时合约已经执行结束,距离11月5日斩仓只差两天。更让他生气的是,汇丰提出,电话录音是其内部资料,无法提供拷贝,金亮每次都必须亲自到香港听取。

  “为什么1000万的交易10分钟电话就能确定,而我的千万资产没有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当面回答我,寻找录音要大半年?”金亮还表示,他是通过私人渠道才好不容易联系上廖渌波的,在2008年11月做了两次当面投诉,并整理成书面投诉给了他,可2008年12月24日银行在答复中完全推卸掉所有的责任,直至今日也没有正面答复他提出的种种问题。

  5月26日中午,金亮在麦当劳啃了一个汉堡,又匆匆来到位于国际金融中心55楼的香港金融管理局。他此前已经书面投诉,但两个月过去了仍未得到答复。他希望能面见工作人员投诉,但被拒绝,只能离去。

  相比之下,赖建平和H女士声称,他们提出的要听电话录音等要求,至今未得到满足。H女士要求查看事发过程的账户明细也被银行拒绝。

  为什么不选择诉讼?金亮说,在香港打官司是真正的有理无钱莫进来。如果诉讼,粗略估算需要三五年时间,耗费数百万港元,他已经无力负担。“他们就是一群穿西服的骗子无赖,而我是一个朴素的农民。”金亮自嘲,目前他只能选择农民式维权,即不断到香港金管局“上访”,不断和银行交涉。赖建平则表示,他的经济一度窘迫到买不起飞机票到香港,只能先坐火车到深圳,然后再去香港。

  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一些内地律师认为,如果真如投诉者所描述,那么银行在销售过程中确实存在重大误导甚至欺诈因素,委托理财的合同或者法律行为是可撤销的。不过,按照香港法律法规这些案件的可能诉讼结果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

  “找律师太难了,内地就没有几个懂的。”已经进入诉讼阶段的H女士说,她的律师主要在香港聘请。而香港律师所擅长的领域非常细分,每找一个律师讲述案情就要交费,交了钱之后才能知道这个律师是否懂此类案件。就这样,她在香港跑了5家律师行交了很多咨询费才找到真正懂行的律师,案子还没有开庭花费就已以百万计。而这还只是应诉,如果去香港起诉,作为内地人还需要交纳高额的保证金等费用。

  有香港立法会议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称,将敦促政府有关部门就银行推销手法进行调查,维护投资者因不知情而导致的损失。然而,吕志华认为,Accumulator依靠港府或者香港金管局来解决很困难。他说,雷曼迷你债事件涉及到一些70多岁完全不懂英文的老人家,他们指责银行欺诈销售比较令人信服。而Accumulator只销售给专业投资者,监管部门认为资产高达800万港元以上的这些投资者完全有经济能力聘请法律顾问,解决从开户到销售整个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所以到目前,虽然不断有案件投诉到香港金管局,但香港金管局的做法是普遍让客户和银行自己协商解决。

  在香港,监管部门给予专业投资者的保护要弱很多。香港证监会曾表示,Accumulator是一种结构性产品。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向零售客户提供的结构性产品发售文件及推广材料,必须获证监会的核准。至于那些透过私人银行及持牌法团向专业投资者(包括拥有投资组合达800万港元或以上者)售卖的Accumulator产品,有关的发售文件及推广材料无须获证监会核准。

  “就算去起诉也很困难,目前仅有个别案例胜诉。”吕志华说,内地投资者解决问题的方法有三种。一是被银行起诉可选择不应诉,因为在内地没有其他资产抵押,如果客户不应诉不还钱银行也没有太多办法。二是去告银行,但花费巨大胜诉希望渺茫。三是通过香港媒体给销售机构压力,找三四个受害人一起开新闻发布会。

  然而,现在很多内地投诉者均不愿露面。“因为我们是‘富人’,所以被说是活该,是无知和贪婪,反而受不到保护。”几位投资者说,他们想不通的是,自己的钱也是十几年奋斗一分分攒下来的血汗钱,现在分文不剩早已成为弱势群体,却得不到任何帮助和救济。

  金亮在汇丰私人银行客户经理指导下签署的所有相关文件均为英文,当时他并不清楚文件的意思和用途。

  银行杀手 富翁羔羊?

  投资者认为,他们是“无辜的羔羊”,而香港银行是举起屠刀的“杀手”,设下一步步陷阱将他们诱杀。经济学家黄明对此予以支持,他还解释,绝大多数投资者选择沉默是因为怕政府追究财富的原罪问题;怕追究钱是怎么挪到香港去的;怕丢脸。

  “我怀疑他们有一套专门用来对付大陆客、为我们量身定做的‘大陆版开户’档。”赖建平说,当时与他一起见张宁的还有一位王女士,她只是北京一名普通干部,典型的工薪阶层,但签署的开户文件与他的一模一样,只有个人信息不同。虽然她最后没有投资,但香港荷兰银行也认定她是专业投资者,也能给予高达600万美元的贷款额度。

  在北京,还有一名投资者H女士,也表示在香港某银行开户,结果银行采取欺诈、伪造文件等恶劣手段,使其公司的8000多万资金投资了Accumulator,这些钱不仅损失殆尽,还倒欠银行约9000万元。

  这些投资者认为,他们就是无辜的羔羊,而香港银行是举起屠刀的杀手,设下一步步陷阱将他们诱杀。对于这种说法,美国康奈尔大学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黄明予以支持。

  “绝大部分内地投资者都是被误导和欺骗的。”黄明说,Accumulator产品的特性就决定了营销过程中的问题。首先,产品销售带来的利润极其巨大。其次,产品设计非常复杂,容易形成销售机构和投资者之间极端的知识不对称性。这也是银行热衷于推销此产品的原因,就是要利用这种不对称来榨取巨额利润。再次,产品风险和收益极其不对称,极少利润封顶但亏损无限。如果这种不对称性彻底跟投资者解释清楚,很多投资者是不会投的。

  销售Accumulator的利润有多巨大?曾在摩根士丹利任职9年的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是Accumulator在2007年养活了香港的国际投行。假如客户有1000万美元,客户经理让其买1亿美元合约的Accumulator,按照毛利最好5个百分点计算,投行收入就有500万美元,而客户经理个人收入一般是投行利润的30%,即150万美元。

  “卖一个朋友得100万美元,多卖几个朋友这辈子就不用朋友了。”黄明说,很多内地投资者是这些香港银行客户经理培养了多年的,而这批客户经理就在最近两三年内,利用这种信任把他们全卖了。据他所知,就有某知名投行的一位客户经理把大陆的客户基本卖光了,赚足钱回了台湾老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投行人士对此表示,Accumulator的销售佣金跟其他产品都差不多,并没有特别高。不愿透露姓名的摩根大通衍生品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认为,KODA本身不存在问题,只是一个投资工具而已,如果销售人员在介绍产品时能够说清楚风险,那么投资的决定权还是在客户手中。不过,他也坦陈KODA非常复杂,光说明书就有几十页,个人投资者一般不会去看,而是会听信客户经理的兜售。“那时,几乎所有的投行以及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部都在做这种产品。当时,行情好投资者能获利,私人银行的客户经理也能拿到很多提成,所以在香港卖得很火。”

  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主席、10多年前就已是股坛名嘴之一的香港投资者保障协会会长吕志华承认,自己投资KODA是建立在对产品有足够了解的基础上的。在他的那个圈子里,很多人都买了这个产品,而且挣了很多钱。不过,他对这个产品及推荐产品的销售手法也有不满。他说,一些私人银行在向客户推介Accumulator时,多数强调该产品是以折让价、以“每月储股票好过储钱”作为推销借口,而没有提及在股市下跌时,投资者须如何补付押金,使得不少人一直以为自己是购入一项稳健的投资产品,而对风险毫不知情。

  截至目前,因投资Accumulator而亏损的内地富人选择在媒体上曝光维权的仅金亮、赖建平以及H女士三人。然而种种迹象表明,此事件绝非个案。若正如投资者所说,他们都是“无辜的羔羊”,为什么绝大多数都选择了沉默呢?

  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KODA引发的投诉大约从2008年开始。根据香港媒体报道,星展银行起诉了两名广东佛山投资者,他们因投资KODA巨额亏损而倒欠银行钱,但他们没有到香港应诉。赖建平有一份香港荷兰银行客户名单,他自称是客户经理主动发给他的邮件。名单上的近10名客户,均投资了KODA而保证金不足,银行有关部门要求客户经理对他们采取措施。H女士的律师也曾接到过另外一名投资者的求助电话;吕志华手里有五六单内地投资者的投诉;金亮参加过几次汇丰私人银行在上海举办的沙龙,每次有上百人参加,其中也有人投资了Accumulator……

  根据这些线索统计,投资KODA而蒙受损失的内地富人广泛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佛山、西安、天津、内蒙古等地。为了寻找其他投资者,在将近1个月的时间里,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了其中一些城市,然而没有更多的投资者愿意站出来。辗转联系上的一位投资者说,他现在已经在新加坡,过去的事已不想再提,也不是什么有光彩的事情。

  “被骗了他们也不敢告。”黄明说,在他授课的EMBA班上,每个班都有几个学生因投资Accumulator而巨亏。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家,主要从事传统产业。他希望其中一些人能站出来,用切身经历给更多的民营企业家以警醒,但都被婉言拒绝。

  为什么要选择沉默?“这些富人有三怕,怕政府追究财富的原罪问题;怕追究钱是怎么挪到香港去的;如果没有前面两个问题,那么就怕丢脸。”黄明说。还有投资者称,有官太太以及知名上市公司老总也在其中,前者牵涉腐败问题,后者怕暴露引起公司股价下跌。

  到底有多少内地投资者因Accumulator而亏损?6月11日,香港金管局在给予中国证券报记者的书面答复中未正面回答。“场外交易没人统计,但有业内人士称,2007年香港卖了1000亿美元。”黄明说,香港投行人士分析,这些合约一半以上都卖给了内地投资者。重灾区在内地,但告得最凶的是香港人。

  难道香港国际投行以及银行真是蓄意误导投资者的“杀手”?6月11日,香港金管局同样在给予中国证券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未予回答。他们表示,在香港中介人(包括银行)销售金融产品应遵循四项基本披露原则:首先,发行人在投资产品文件内须披露充足资料,包括所发售投资产品的性质及风险;其次,向公众销售或建议该产品的中介人要进行合适性评估,以确保投资者明白产品的性质与风险,以及产品适合相关的投资者;再者,透过上述两个程序,旨在让投资者能作出有根据的投资决定;最后,在中介人适当披露投资产品的性质及有关风险,以及作出适当的合适性评估后,投资者在掌握充分资料的情况下对其所作的投资决定负责。如发生不当行为,金管局一定会严肃处理。

  未终结的战争

  黄明说,富翁数千万资产如果没有被血洗,是可以花在国内促进经济增长的。每宰掉一个几千万,就有一个公司趴下了。表面上看宰掉的是他们的个人财富,实际上宰掉了就业机会,宰掉了中国的经济和国家的税收。

  在金亮他们四处奔波维权的时候,学者看到的问题更为严重。

  “民营企业家们被上了血淋淋一课,应该有更多的人警醒。”黄明认为,这次暴露出来的对内地企业家财富的血洗,应该引起政府的重视,这不是简单的“输打赢要”的个案,实际上涉及到中国的金融稳定和经济安全。

  经过几十年奋斗,内地很多民营企业家积累了大量资本。然而,这些民间游资因投资渠道的极其匮乏,长期以来只能在楼市与股市之间游走。受逐利本能的驱动,他们向香港涌去,结果好不容易创造的财富,就在一两年间被国际投行掠夺了。黄明说,这些钱如果没有被血洗,是可以花在国内促进经济增长的。每宰掉一个几千万,就有一个公司趴下了,宰掉的表面上看是他们的个人财富,实际上宰掉了就业机会,宰掉了中国的经济和国家的税收。

  在赖建平签署的众多英文文件中,他发现一份用来证明自己国籍身份的文件。后来才知道,签署这份文件的真实目的是为了确认投资者不是美国国籍。因为,美国有明确法律规定,禁止销售这种带有对赌性质的金融衍生品。

  吕志华将Accumulator比喻成“专门给亚洲尤其是中国人设计的金融鸦片”。黄明认为,这个比喻很贴切,鸦片由欧美人发明,但不允许在自己的国土上出售。但鸦片是让人慢慢上瘾,而Accumulator的销售还带有强盗性的掠夺。

  “明明是骗子与骗子之间玩的游戏,是谁让它撕开一个口子,开始骗起了个人投资者?”H女士认为,Accumulator在美国是投行之间骗来骗去。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到现在,大量金融机构因投资衍生品而亏损甚至倒闭,但没有报道过任何一起美国个人投资者因投资衍生品而巨亏。在中国,大量民营企业家却因投资衍生品蒙受巨大损失,结果反过来会影响到实体经济。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投行人士表示,就监管问题,香港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以前Accumulator多在投行之间销售,但最近几年也卖给了散户投资者,引起了很多争议。

  黄明认为,为了快速发展金融业,香港等亚洲地区金融市场监管比欧美更宽松,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结果让香港和内地的普通民众付出了惨重代价,给国际投行提供了一个合法合理洗劫他们财富的机会。金融监管部门应对此深刻反思。

  在社会热议Accumulator衍生出来的众多问题时,投资者的维权路远未终结。

  5月26日下午6点49分,香港湾仔,阴天。

  金亮拖着行李箱站在街头,在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告别时表示“仍会继续下去”。随后,他转身离去。街道两边的高楼大厦茫茫无边,他的背影终究幻化成一个小点,逐渐被淹没。

  1年多交涉 争议银行是否误导

  “好比我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人,面对的是风急浪大只能让专业选手进入的深海,而他们作为顾问不仅不阻止,还大力推荐‘试试看’。并且只告诉我到里面游泳可能会喝几口水,却不告诉我可能会被淹死。” 金亮坚称汇丰私人银行要对其损失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后者表示,无法接受。

  在金亮的不断要求下,2008年他终于看到了汇丰私人银行提供的FA中文说明书。说明书在风险摘要里明确写着“交易并不保本,客户可能面对的损失将无限”。

  了解越多,金亮越愤怒。“银行完全是误导、诱导甚至是欺诈。”金亮说,事先汤太太并未向他提供FA的任何中文说明与介绍资料,“收益有限而亏损无限”白纸黑字写到的风险提示更是只字未提。电话中,汤太太也从未说过是每天要买1000股,也并未指出如果股价低于行使价就要每天买2000股,共买足一年,致使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用账户中仅有的两万多港元现金做了1000股的小投资。汤太太也根本没有提及产品需要保证金/抵押品,在未征得他同意的情况下,银行就擅自把他账户中所有资产用于抵押来做Accumulator。他对Accumulator闻所未闻,而这款只能销售给专业投资者的产品就这样“不经意地”卖给了他。

  “好比我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人,面对的是风急浪大只能让专业选手进入的深海,而他们作为顾问不仅不阻止,还大力推荐‘试试看’。并且只告诉我到里面游泳可能会喝几口水,却不告诉我可能会被淹死。”金亮说,尽管不怎么懂投资,但他也知道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如果汤太太明确告诉他合约金额将是账户里千万资产的总和,他是绝对不会同意交易的。

  在电话录音里,金亮还清楚地表示对港股半年或一年后的行情并不看好,汤太太却完全向相反方向误导,告诉他正因为看跌所以用比现货价低的价格买入才对。而银行后来提供的FA产品说明书明确指出,该产品适合对市场持轻微看好的客户。看跌的话千万不能做,否则可能血本无归。

  对于金亮的种种指责,汇丰私人银行在回复函件中表示:“无法接受金先生的论点”。函件中称,该行记录显示,汤太太在2007年7月曾向金亮解释股票计划的主要产品特点。汤太太特别提到此产品属于高风险,并只适宜专业投资者,而且把条款说明书的样本电邮给金亮参考,里面详细列出产品之条款及相关风险。在2007年10月12日投资股票计划时,汤太太再三提到产品的主要特点。对于金亮所指的没有提供产品资讯或解释投资风险,并不认同。

  函件还称,从该行记录中发现曾经把以下文件寄给金亮:在2004年5月左右金亮签名并送回的远期累股计划(其后更名为股票远期累积计划)/售股计划(累算价选出售计划)的服务申请书等。此外,该行已于2003年11月11日收到金亮亲自签署的“专业投资者协议”。

  在2007年7月的电话中,汤太太到底说了些什么?2009年5月25日,金亮终于获准再次从上海到香港听取这段录音,中国证券报记者陪同听取了这段通话录音。

  录音里,汤太太向金亮推介“每一天累积买股票的计划”。并提到两个风险:第一,比行使价低就要买1倍的货。并举例说假如买200股汇丰,行使价是137.094港元,如果合约全期都比行使价低,那么就要每天买400股,一年就是10万股。哪怕汇丰的股票跌到了100元,也要用137.094元的价格去购入,“风险在这里了”;第二,(股价)到了一个水平,发行商可以取消(合约)。

  录音里,汤太太还明确告诉金亮“现在你不能做”。汤太太说,该产品只能专业投资者来做,他们银行用金额来确定,账户资产超过800万港元以上就是专业投资者。但是香港金管局比较严格,要客户自己说我是。所以还需要金亮自己签字确认,“有兴趣我给你签”。

  “希望你全面来看整个过程,而不要选择性的。”汇丰私人银行的相关负责人张先生一再强调。然而,金亮对整个过程有不同理解。

  “既然说我2003年签署了‘专业投资者协议’,为什么汤太太2007年7月19日的电话中却明确指出因为我没有签署而不能做?”金亮说,2007年7月19日中国铝业股价为14.56港元,其后一直涨到最高26.35港元。如果汤太太当时帮他做了交易,他不仅可以获利而且能因合约提前终止全身而退。对于汤太太的错误,汇丰私人银行必须承担责任。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汤太太2007年7月19日的说法没有错。根据香港金管局的规定,专业投资者身份要每年确认一次。自2003年签署“专业投资者协议”后,汇丰私人银行从未再跟金亮确认过。如果汤太太所说“没有签署”是指其2003年签署文件已经失效,那么2007年10月12日,在金亮并未重新签署协议的情况下,为何又帮他做了FA合约?基于此,汇丰私人银行仍然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金亮还指出,汤太太在2007年10月12日的电话录音中,并未说明推销的是何种产品,更未说明该产品和2007年7月19日推销的是同一种。两个电话毫无关联且相隔三个月,汇丰私人银行凭什么用前一个电话的内容来认定对后一个电话的产品进行了风险提示呢?而且在7月份的电话里,汤太太已明确说他不能做“累积买股票计划”,10月份的电话只能理解为另外一种产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5 周四, 上午3:22    标题: 约翰•保尔森再搏房地产(图) 引用回复

约翰•保尔森再搏房地产(图)






2009-05-22 本报记者:徐蓉蓉 来源:经济参考报


约翰·保尔森打算再搏房地产。
  据国外媒体报道,保尔森公司即将设立新的基金,打算在房价反弹时再次牟利。
  保尔森是在年末致投资者的信中宣布将投资于房产市场计划的。保尔森称,新基金名为房地产复苏基金,将以私募股权投资的形式进行,并且投资者有一个漫长的锁定期。

  房地产涨跌皆能赚

  保尔森说:“鉴于房价面临持续下行压力以及房地产市场缺乏资金,未来将存在无数投资机会。”想当初,保尔森可是赌房地产市场崩溃一夜成名的。现在他又嗅到了房地产复苏过程中赚钱的气味。
  保尔森和房地产投资渊源甚深。他曾经是奥德赛伙伴基金合伙人。奥德赛的一个传统特长就是风险套利、房地产投资,以及如何从破产的公司中盈利。
  2006年,保尔森不断下注美国人买不起房子。他的手段是做空次级债,经过漫长的等待和不断的亏损,保尔森终于在次贷危机中赚得盆满钵满。

  狙击次级债

  2007年前,约翰·保尔森只不过是华尔街的小字辈,他的公司仅管理着1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
  因做空次级债,保尔森2007年获利37亿美元。2007年过后,保尔森掌握的资金规模已经高达280亿美元,跻身世界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
  在2006年初,华尔街的 “借贷专家被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蒙蔽了眼睛”。分析了大量数据之后,保尔森确信投资者远远低估了抵押信贷市场上所存在的风险。他赌这个市场会崩溃。于是,保尔森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基金操作模式,开始大胆地进行债券交易赌博。
  可是,房地产市场依然繁荣,保尔森专门做空抵押债券的新基金一直在赔钱。一位好友问他是不是准备止损,他回答说:“不。我还要加注。”
  保尔森“加注”就是做空ABX,一个在2006年初才被创造出来的反映房产次贷市场状况的指数。因为ABX下跌,保尔森的基金仅在2007年2月份就升值了60%。
  2007年年中,贝尔斯登公司投资次贷的两只对冲基金垮了。一夜之间,投资者开始抛售次贷抵押债券,保尔森的基金随之暴涨。最终,在2007年的次贷风暴中,保尔森的第一只基金上涨了590%,第二只上涨了350%。
  被尊称为行业“圣经”的著名金融杂志《阿尔法杂志》称保尔森做空次级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对冲基金交易”。

  “赚钱之神”是如何炼成的

  如今,约翰·保尔森这个名字已经紧紧地和“赚钱之神”“对冲基金第一人”等头衔联系在一起。
  其实,保尔森的投资理念并不神秘——不赔钱,嗅觉和坚持。
  保尔森的投资理念深受格鲁斯伙伴基金的高级合伙人马蒂·格鲁斯及其父亲约瑟夫·格鲁斯的影响,他们的两句话一直指导着保尔森的投资:其一,控制好风险,利润会不请自来;其二,风险套利不是关于赚钱的,而是关于不赔钱的。
  次级贷一役充分反映出保尔森敏锐的投资嗅觉。危机扩大化的2008年里,他依然赚得精彩。在许多公司遭受巨大亏损的同时,保尔森管理的对冲基金的回报率高达37.6%。保尔森在2008年初就开始做空金融类股票,而当时的人们却错误地认为此前爆发的次贷危机阴云已然消散。当投资者纷纷冲进抵押贷款等市场时,保尔森完全没有跟风。
  选准投资方向后就是坚持。在做空次级债不断赔钱的日子里,保尔森每天跑步5公里缓解压力。他最喜欢丘吉尔的一句话:“永远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
  除了过人的投资理念,“赚钱之神”显然知道自己处在哪个位置能赚到最多的钱。1988年,保尔森放弃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贝尔斯登的投行工作,加入格鲁斯伙伴基金。
  保尔森是这样解释当年的选择的:“贝尔斯登的盈利模式是赚取佣金,因此它与格鲁斯直投业务的盈利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我意识到从佣金中获取回报是有限的,而将自己的钱用于投资则能获得更高的回报,而且不会有上限。那时我就决定从投资银行转行到资产管理。”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5 周四, 上午3:25    标题: 保尔森做空英国银行股盈利逾8亿美元 引用回复

保尔森做空银行股盈利逾8亿美元






2009-03-14 作者:李豫川 来源:中国证券报


  3月7日,英国政府与该国第三大银行——莱斯银行集团达成协议,为后者高达2600亿英镑(约合3700亿美元)“有毒资产”提供担保。这意味着英国政府在该银行的持股比例将从现阶段43.5%上升为65%,甚至达到75%。莱斯银行被国有化可能使英国不少储户不再担心其存款的“蒸发”,另一个从中获益的则是提前做空莱斯银行股票的众多对冲基金,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约翰·保尔森。彭博社11日估算,约翰·保尔森做空英国多只银行股的收益可能已达到6.06亿英镑(约8.33亿美元)。

做空莱斯银行赚4.28亿美元

  2008年11月,在英国政府的直接干预下,莱斯银行以122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英国头号抵押放贷机构——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HBOS),合并成为英国莱斯银行集团。为了重建资产负债表,莱斯银行集团从英国政府手中接受了高达170亿英镑的紧急救助资金,而英国政府则获得了该银行集团43%的股份。
  根据保尔森公司2008年9月底向英国监管当局披露文件称,约翰·保尔森在去年9月23日时持有莱斯银行和HBOS的空头总头寸达3. 67亿英镑。其中他在莱斯银行的空头头寸为1.291亿股,相当于莱斯银行总股份1.76 %的空头头寸,彼时莱斯银行的股价为261.75便士;保尔森公司持有相当于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0.95%的股份的空头头寸,当时该股股价约216.83便士。
  约翰·保尔森去年判定英国政府不会坐视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的倒闭,提前卖空了该股,到了11月,莱斯银行几乎是按他设想的那样合并了HBOS,约翰·保尔森在莱斯银行的空头持股比例被稀释到了占新银行总股份的0.79%。
  彭博社3月11日披露,从去年9月约翰·保尔森公布其做空莱斯银行和HBOS,至今年3月7 日莱斯银行被英国政府国有化,莱斯银行的股价已经下跌了82%。约翰·保尔森做空莱斯银行股票的盈利应已超过3.11亿英镑(约4.28亿美元)。

“空袭”苏格兰皇家银行

  将莱斯银行国有化是英国政府继救助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之后再次出手救助本国大银行。今年2月底,苏格兰皇家银行宣布税前亏损241亿英镑(约342亿美元),政府随后为这家银行3250亿英镑(4615亿美元)资产提供担保,同时向它注入最多255亿英镑(362亿美元)救助资金,从而使政府所持股份从先前的70%升至95%。
  嗅觉敏锐的约翰·保尔森自然也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他此前早已开始做空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股票,并于今年1月出清了其空头头寸。有分析师估算:他的这一交易至少为保尔森公司带来了2.95亿英镑的收益。
  保尔森公司去年10月30日曾披露,他们持有英国另一家大银行——巴克莱银行1.17%的空头头寸,但从去年11月至今,巴克莱银股价下挫了67%。
  伦敦Fox-Pitt Kelton公司分析师利·顾德温说:“约翰·保尔森曾表示‘市场是正确的’,但显然他已经意识到银行股继续下跌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了,继续持有这样的空头头寸可能也不会带来更多的收益。”

搭“股神”的便车

  2007年约翰·保尔森做空次级抵押贷款大获成功,他2008年继续了这一传奇业绩,美国证交会的披露文件显示,截至2008年底,约翰·保尔森持有的美国股票总市值为60亿美元,约翰·保尔森旗下最大的一只基金——优势增强基金(Advantage Plus Fund)2008年的投资收益率达37%。
  不过,如果你以为约翰·保尔森只会做空头,那就太小瞧他了,他做多股票的本领也不容低估。他的保尔森公司去年买入了陶氏化学公司的优先股,以支持该公司以总额150亿美元收购罗门·哈斯公司(Rohm & Haas)的交易。
  今年3月9日,陶氏化学公司与罗门·哈斯公司就收购事宜达成和解协议,后者的股东获得的收购价为每股78美元,略低于79美元。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罗门·哈斯公司最大的两家股东同意按照面值购买陶氏发行的25亿美元永久优先股。这里提及的两大股东实际上就是哈斯家族信托基金(Haas Family Trusts)和保尔森公司。约翰·保尔森将其管理资产的4%投入到罗门·哈斯公司,持有后者1800万股的股票。
  分析人士指出,约翰·保尔森这一次可能是搭了美国“股神”巴菲特的“便车”。因为在这一并购达成之前,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科威特投资管理局(KIA)分别向陶氏化学公司提供了30亿美元和10亿美元“金援”,认购了陶氏化学公司的可转换优先股。在这样的背景,约翰·保尔森投资陶氏化学公司又多了一份收益保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5 周四, 上午3:32    标题: 81岁的老太太无奈地对记者说:“我的儿子约翰是一个重要人物... 引用回复

保尔森次贷中获巨利疑与布什有关
2008-11-16 07:34:25 复制本文地址传给QQ/MSN线上好友
【大字 中字 小字】【打 印】【发表评论】




  从“小字辈”到“赚钱之神”

  据国外媒体报道,近日美国国会将聆讯5位知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人(风险投资家),调查这5位金融大鳄在金融危机中所起的作用。这5人中,约翰·保尔森首当其冲。其余为乔治·索罗斯、詹姆斯·西蒙斯、菲利浦法尔科内和肯尼斯·格里芬。据报道,美国国会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的委员最为关注约翰·保尔森次级贷投资获利的情况,而且怀疑与现任总统布什有关联。至于如何与布什有关联,报道没有进一步说明。

  约翰·保尔森又一次走进公共的视线。2007年前,知道约翰·保尔森的人不会很多。他是华尔街的小字辈。他的公司Paulson&Co.有60名员工,管理着1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但如今,约翰·保尔森这个名字已经被华尔街奉若神明,“赚钱之神”、“对冲基金第一人”等头衔已被挂到他头上。与他同姓的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只得被人称呼为“另一个保尔森”,以示与他区别。

  这一切,全因为在美国金融界风声鹤唳的次贷危机及后来的金融风暴中,约翰·保尔森赚钱了。他以华尔街历史上最高的效率赚钱了——2007年一年,37亿美元,他成为当年最牛的基金经理。而他赚的钱,是建立在大多数人的痛苦之上的,因为他疯狂做空美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他赌美国人住不起房子,并赌赢了。

  不按常理出牌

  与“股神”沃伦·巴菲特在上世纪70年代逆市收购大量破产小公司、“破产重组之王”威尔伯·罗斯2000年初收购重整钢铁行业一样,保尔森的成功,靠的是打破市场的常规思维,不按常理出牌。

  在2006年初,华尔街金融界的普遍思路认为,虽然宽松的信贷标准值得警惕,但房地产和信贷市场不会因此产生大麻烦。很多华尔街的大机构大银行都在这个乐观的阵营中。

  “很多人都说房价永远不会在全国范围内下降,和房地产市场捆绑的投资债券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借贷专家被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蒙蔽了眼睛。”保尔森说。

  其实早在2005年,保尔森就担心美国经济会走向衰退,于是他开始做空汽车供应商等公司的债券,赌它们的价值会下跌。然而,即使这些公司的债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它们的价格仍然在上涨。

  “这很疯狂!”保尔森对公司的一位分析师说。他催促他的经纪人想办法保护他的投资和利润。保尔森抛给经纪人的问题是:“哪里有我们可以做空的泡沫?”

  经纪人最后找到了答案:房地产市场。当时,房地产专家们反复宣称,房屋价格永远不会在全国范围内下跌。即便下跌,美联储也会通过大幅削减利率来挽救这个市场。

  对房地产借贷市场,华尔街的金融家们发明了两种新型的投资工具:CDO,债务抵押债券,即把抵押债券按不同风险重新包装销售的产品;CDS,信用违约交换,用于担保抵押债券风险的衍生产品。

  这两种产品的关系是,CDO的风险越高,担保产品CDS的价值就越高。如果违约率或违约预期上升,CDS的价值就随之升高。但在房地产繁荣时期,大多数人都不认为CDO会有什么风险,所以担保产品CDS的价格非常低。

  在分析了大量数据之后,保尔森确信投资者远远低估了抵押信贷市场上所存在的风险。他赌这个市场会崩溃。“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交易,有这么多人看多,而只有极少人看空。”

  于是,保尔森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基金操作模式,开始大胆地进行债券交易赌博:一边做空危险的CDO,一边收购廉价的CDS。“我们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人们对房地产盲目乐观的优势。”在2005年年中时,保尔森这样对手下说。

  但保尔森的赌注没有为他带来胜利。房地产借贷方还是很慷慨地借钱给买房者,后者也乐于接受宽松的借贷条件。保尔森开始怀疑评级机构在给次贷产品评级时标准过于宽松。于是,他让团队展开大规模的调查。结果发现,贷方回收贷款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

  1%的风险与100%的利润

  约翰·保尔森曾接受《退休金与投资》杂志专访,谈到自己怎样进入金钱管理行业。他说:“当我在贝尔斯登负责并购业务的时候,马蒂·格鲁斯是我们的一个客户。他运作着一个非常成功的风险套利公司格鲁斯伙伴基金。……这是一个很小的合伙企业,但是获利颇丰。那时贝尔斯登也是一个合伙制企业,同样利润丰厚。但贝尔斯登的盈利模式是赚取佣金,因此它与格鲁斯伙伴基金的直投业务的盈利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我意识到从佣金中获取回报是有限的,而将自己的钱用于投资则能获得更高的回报,而且不会有上限。那时我就决定从投资银行转行到金钱管理,加入格鲁斯伙伴基金成为他们的经理合伙人。”

  保尔森还提到了自己的投资哲学:“我从马蒂和他的父亲约瑟夫那里学到了我的投资哲学。约瑟夫的两句话指导我前进的方向。第一条,警惕负面,好的一面会照看好自己。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指导哲学。我们的目标是保护好本金,而不是输钱。我们的投资者会原谅我们没有跑赢当年的标准普尔指数,但是绝不会原谅我们的重大亏损。另一条从另外的角度阐述了同样的问题:风险套利不是关于如何挣钱,而是关于如何不输钱。”

  保尔森唯一的失手是在1998年,受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衰落的影响,“损失了大约4%”。在保尔森看来,这次做空次级债与他的投资理念非常契合。

  “这是一个不对称的风险回报交易。”保尔森解释,“做空这种债券,如果我的决定是错的,那么我会损失1%,如果我是正确的,那么我会赚100%。损失的空间有限,而盈利的空间巨大,我们喜欢这种投资。”

  他接着说:“只冒1%的风险赚取100%的利润是巨大的风险回报。”

  每天长跑5英里减压

  2006年1月,有一个消息使保尔森看空房地产借贷市场的信心更加坚定:美国最大的次级按揭贷款公司AmeriquestMortgage出资3.25亿美元,调查房地产借贷行业中的不规范贷款行为。

  保尔森决定成立一只专门做空抵押债券的对冲基金,尽管一些谨慎的投资者劝他不要贸然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但保尔森还是为这只新基金募集了大约1.5亿美元的资金。2006年年中,这只基金开始了运作。

  可是,房地产市场依然繁荣,保尔森的新基金一直在赔钱。一位好友也打电话给保尔森,问他是不是准备止损。“不。我还要加注。”他回答说。为了缓解压力,保尔森每天去中央公园长跑5英里。他还告诉自己的妻子,“这种事情需要等待”。

  损失使他更坚定

  “碰到这样的情况,很多有经验的人都会选择退出交易止损,但奇怪的是,损失似乎让他(保尔森)变得更坚定了。”彼得·索罗斯说。金融大鳄索罗斯的亲戚也投资了保尔森的基金。

  保尔森“加注”就是做空ABX,一个在2006年初才被创造出来的反映房产次贷市场状况的指数。2006年底,ABX下跌,保尔森的基金升值20%。接着,他开创了第二只同类基金。

  2007年2月7日,一位交易商拿着一条新闻稿跑到保尔森的办公室: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企业新世纪金融公司预报季度亏损。与此同时,ABX已经从2006年7月的100点下跌到60多点,保尔森的第二只基金仅在2月份就升值了60%。

  1.5亿美元变成280亿美元

  但就在形势大好的时候,保尔森却担心起来。在酒吧的闲聊中,一些同行和他从前在贝尔斯登公司(当时的美国华尔街第六大投资银行)的同事告诉他,贝尔斯登公司正准备收购一些个人抵押,以重新托起房产信贷市场。

  同时,他还听说贝尔斯登公司正在游说金融管理机构制定法规,允许承保方修改或购买不良债务。这些消息都对保尔森的基金不利,他托人四处放言,称贝尔斯登公司的做法“操控市场”。

  后来,出于各种原因,贝尔斯登公司撤回了上述两个计划。2007年年中,贝尔斯登公司投资次贷的两只对冲基金垮了。

  一夜之间,投资者开始抛售次贷抵押债券。保尔森的基金随之暴涨。这时,一些洋洋自得的基金投资者将保尔森的交易操作方法透露给身边的朋友,暴怒的保尔森于是为自己的电子邮件安装了特殊软件,使邮件不能被转发。

  2007年秋天,ABX指数已经跌到20多点,保尔森大丰收的时刻到了。惊恐的华尔街金融机构和大银行大量求购CDS,也就是保尔森早就以低价囤积的次贷担保产品,保尔森不愁兑现。

  最终,在2007年的次贷风暴中,保尔森的第一只基金上涨了590%,第二只上涨了350%。到2008年初,他的基金报告管理的资产已达到280亿美元。

  索罗斯请他吃饭

  据《阿尔法》杂志统计,保尔森自己在2007年的收入达到了华尔街创纪录的37亿美元,成功登顶2007年度最赚钱基金经理榜首,将金融大鳄索罗斯抛在身后(索罗斯2007年年度收入29亿美元)。保尔森也从无到有,在2007年登上《福布斯》美国富豪榜第165位。今年8月份,约翰·保尔森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78位。

  如此高效的赚钱神话,连索罗斯都不得不佩服,甚至找机会请客吃饭,向保尔森打听下赌做空楼市的细节。保尔森,这个两年前的小字辈,从前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生平能有机会与金融大鳄平起平坐。

  不想在别人痛苦时庆功

  现年51岁的保尔森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出生成长于纽约的昆斯区。保尔森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们家并不富有,大概属于中产阶级里的下游水平。

  保尔森本科就读于纽约大学,后来又考取了哈佛大学的MBA,毕业后开始进入金融业。先在奥德赛合伙人公司任职,之后跳槽到贝尔斯登公司,担任合并收购部经理,1994年创立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Paulson&Co.。

  成名前,人们对保尔森知之甚少——他的公司只是一家中游的基金公司,他自己也仅仅是一名业绩还不错的中游基金经理,尽管他成立的专注于并购套利的对冲基金在9年的时间里有8年在赚钱,他公司的基金规模也从最初的200万美元变成了2002年的5亿美元。

  在保尔森成名后,媒体想尽办法也很难挖到更多有关他的信息——他极少接受采访,对个人生活守口如瓶。对于保尔森的家庭,人们只知道他已婚,有两个女儿,而他的个人爱好则包括滑雪、航海和跑步。

  当然,在获取华尔街有史以来最丰厚的年度工资之后,保尔森也没有忘记犒劳一下自己。他原来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2600平方米、价值1470万美元的豪宅已经标价待售,他和家人已经搬进了纽约东郊一幢价值4000万美元的湖边别墅。

  从各方面拼凑起来的信息显示,保尔森是一个低调沉稳的人。即使在成为华尔街的偶像之后,他仍然西装革履地一大早到曼哈顿的办公室上班,仍然在傍晚6时左右下班,赶回家中吃晚饭。

  对保尔森而言,唯一改变的是,他的基金公司吸引投资资金比以往容易多了。仅2007年一年,投资者投入Paulson&Co.的资金就增加了60亿美元,使基金规模从10亿美元猛增至70亿美元;2007年过后,加上盈利,Paulson&Co.掌握的资金规模已经达到280亿美元,跻身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

  保尔森对自己的成功尽量保持低调,称不想在千千万万美国人因为楼市下跌而痛苦的时候庆祝自己的成功。为此,他还向一个名为“可靠贷款中心”的研究机构捐款1500万美元,用于为那些没有能力支付房贷的家庭提供法律援助。该中心正在向议会游说允许符合条件的家庭申请破产。“我们没有制造次级贷款,也没有放高利贷,但我们知道大量家庭在这次危机中成了受害者。”

  保尔森认为,法院判定一部分家庭破产并重组他们的债务,是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好方法,“这样一来,房主不会无家可归,政府也不需要负担很多钱。”他说。

  即使有人相信保尔森是出于一番好意,即使他已经很低调,但在几乎99%的人都遭遇损失的时候,他却一年赚取了天文数字一般的37亿美元——如果按每周工作40小时来计算的话,就是每小时进账超过140万美元。相比之下,美国有关部门公布的当年美国人的平均时薪是17.86美元。简单来说,平均80756个美国人的收入才能抵得上一个保尔森——不让别人嫉妒和愤恨确实比较难。

  邀格林斯潘担任基金顾问

  今年一月,约翰·保尔森邀请前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出任美国对冲基金保尔森基金经济事务和货币政策的顾问。这是继去年担任太平洋基金管理(PIMCO)及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顾问后,格林斯潘第三次出任顾问。

  约翰·保尔森在通告中说:“当今世上,很少有人像格林斯潘一样,对环球金融市场有深刻的了解。预测经济的走向,以及评估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和严重性,是制订当前投资策略的根本。”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金融界把次贷危机归咎于格林斯潘,指责他在主掌美联储18年期间实施的低息政策,导致房地产价格节节上涨,随后促使次贷危机产生。他后来在国会议员们的严辞质询下也承认,他在长期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期间犯过错误,而这些错误可能加剧了目前的经济萧条。而现在他却做起了从次贷危机里发大财的基金公司的顾问。伦敦经济预测公司伦巴第街研究所董事斯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语带讥讽地说:“这个正在破裂的次贷泡沫,主要是格林斯潘制造的。他从崩溃中获利,当然是合情合理的。”

  当了顾问的格林斯潘,除了保尔森基金,他将不能向其他对冲基金公司提供类似的咨询服务。

  10亿英镑猛砸英国金融股

  16年前,匈牙利裔美国人乔治·索罗斯带领量子基金做空英镑,在1992年9月15日轻轻松松地放倒了英格兰银行,从英国赚走了10亿美元后,还让后者不得不退出了欧洲货币计划——否则今天的欧元会更强大。

  在美国赚得盆满钵满的约翰·保尔森,转战英国市场。他和他的对冲基金公司Paulson &Co.砸下了超过10亿英镑,做空英国的金融股票。在华尔街诸多对冲基金经理还在为如何处理掉手头重仓持有的雷曼股份而焦头烂额时,约翰·保尔森轻松且愉快。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英国金管局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约翰·保尔森是英国银行类股最大卖空者之一,英国五大银行中有四家均为他的押注对象。他持有的仓位包括对巴克莱银行(Barclays)股价做空3.5亿英镑,对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股价做空2.92亿英镑,以及对劳埃德(Llyods TSB)银行股价做空2.6亿英镑的押注。

  鉴于近期以来的华尔街“金融海啸”,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于9月18日发表声明,临时禁止投资者建立新的做空金融类股的头寸,并要求持股超过0.25%的空头,自23日起每日进行披露。该禁令的有效期持续至明年1月16日。相关机构还又一次强调,将严厉打击卖空禁令颁布后胆敢以身试法的做空者。相关机构公布了34家禁止做空的金融股名单,包括哈利法克斯、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银行、汇丰控股等大型商业银行以及标准人寿、联合信贷等金融公司。而约翰·保尔森押注的这些银行均位列其中。

  “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根据《阿尔法》杂志最新公布的统计,在过去的2007年,约翰·保尔森获得的收入达到令人瞠目的37亿美元。保尔森也就此成为对冲行业有史以来年收入最高的经理人。

  在2006年登上阿尔法杂志榜单的25位对冲基金经理中,有5位没能在2007年继续上榜,因为他们的基金回报低于其他基金或是干脆赔钱了。不过,与这些落榜者相比,华尔街上还有很多高管的日子更难过。由于自身所在的企业损失惨重,美林和花旗等的一把手都在次贷风暴中“黯然下课”,而摩根士丹利的麦晋桁也不得不放弃年终分红以换取留任。无怪乎有人说保尔森是赚钱之神。

  不过,不少社会组织纷纷指责保尔森从这场危机当中赚钱“很龌龊”。“从失去家园的人那里获利不是一个赚钱的好办法。”美国邻里协助公司的负责人布鲁斯·马克斯说。

  有的报纸还把保尔森的母亲挖了出来,让老人家发表看法。81岁的老太太无奈地对记者说:“我的儿子约翰是一个重要人物,但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6-25 周四, 上午4:00    标题: 做空做空做空一切 华尔街秃鹫们的新生存法则 引用回复

做空做空做空一切 华尔街秃鹫们的新生存法则
http://www.xqw.gov.cn 2007-12-16 14:16:19
  通常,做空的对冲基金们都被视为食腐肉的“秃鹫”,因为他们往往在哀鸿遍野的状况下获得惊人的收益。

  7月,专做按揭证券的贝尔斯登对冲基金在次按相关的衍生品中耗尽了其所有资产,申请破产。
这标志着次按风暴的开始。糟糕的表现甚至让一些大的对冲基金不好意思维持原价。8月,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管理的全球证券机会基金(Global Equity Opportunities)宣布对新加入的投资者放弃收取2%的年管理费且把利润提成从惯例20%降至10%。

  与他们的悲惨处境相反,保尔森基金(Paulson & Co)和兰德资本Lahde Capital这两只“秃鹫”却在次按危机中赚得盆满钵满。

  琼斯·保尔森(John Paulson)管理的保尔森基金(Paulson & Co),是其中赚得最多的一只,据其投资者透露,目前其保尔森基金已经从这次危机中赚得120亿美元,麾下资产达到280亿美元。

  而安德鲁·兰德(Andrew Lahde)领导的兰德资本Lahde Capital, 虽然规模比前者小,但目前其回报率已狂飙至1000%以上。

  保尔森的“秘密”

  2006年7月,保尔森开始建仓他的第一只机会基金(credit opportunity fund),投资策略是通过买入信贷违约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做空房地产抵押贷款债务,这使他在2007年第一个季度就赚得71%的回报。

  截至11月底,保尔森基金今年累计收益率目前已达到587.54%,而在HedgeFund.net的数据库中,截至11月30日对冲基金平均累计回报率是10.71%。

  CDS信贷违约掉期是一种衍生品,类似一个保险合同。债权人通过CDS合约把债务风险出售他人,就像是给债务买商业保险,合约的价格就是保费,如果出现债务偿还困难,“保费”(CDS合约价格)就会快速上涨。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说:“CDS (信贷违约掉期)的市场非常大,流动性非常好。”当发生“债务无法清偿”时,CDS合约便会开始执行。和其他衍生品一样,它有一个活跃的市场,以及每天都在变化的价格。

  保尔森基金获利的主要方法就是:看空次按市场,买入CDS合约。当次按违约率上升的时候,CDS的价值也上升。

  保尔森在第一季度致投资者的信中说,“我们预计次级按揭抵押贷款的表现会继续恶化。”而七八九月,无法偿付贷款和止赎的人数达到峰值,这些证券的价值随着评级公司降低评级而一落千丈。

  保尔森基金在这场洪流中捞得117%的费后收益。在2007年的前九个月中享受了膨胀5倍的癫狂。

  保尔森的商业机密是:绝不依靠评级机构的排名,他54人的团队,亲自分析那些个人贷款的具体情况。

  “从一开始就选出那些投资手法复杂埋藏着地雷的个人按揭贷款证券,”保尔森在他的第三季度公告中说,“倚赖评级机构、街道调查和量子模型的操作方法总是惹火烧身。”

  话音刚落,10月,穆迪报告了7年以来净利润的首次下跌,并且宣布在评级业务量下降后将削减雇员。

  接近保尔森的人都说,他是一个节约和谦逊的人。他最大的奢侈品是他的房子。2004年4月,他在曼哈顿东86街买下了那套五层楼的靠近第五大道的2600平方米的豪宅,花了1470万美元。接着,他每天坐巴士去上班。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次按风暴升级的九月,选择了全身而退。

  保尔森开始收缩头寸,锁定那些已经得到的利润。“我们选择性的实现部分浮赢。”保尔森在第三季度致股东的一封信中说。

  兰德资本:另一个大空头

  “对冲基金通常都是做指数的,指数流动性比较大,这个CDS也是有指数的。”谢国忠分析说。次优抵押贷款的CDS(信贷违约掉期)衍生出的指数就是ABX(次优抵押贷款指数)。

  ABX指数以20只次级按揭抵押贷款债务为源头,衍生出CDS合约,再由一系列CDS合约衍生出ABX指数。ABX可以衡量次级债券的保险成本。ABX指数可以很好的衡量次级按揭抵押证券的债务给付风险,允许做多和做空。

  ABX指数分四级,每级下有AAA、AA、A、BBB四档,由此排列组合出20个ABX细分指数,各指数占有不同的权重。由此计算出总的ABX指数。

  下跌的ABX指数意味着投资人认为次级按揭贷款人债务变成坏账的可能性增大。与此对应,上涨的ABX指数意味着投资人认为次级按揭贷款证券的表现会变得更好。

  兰德资本是从次按危机中获益的另外一只“秃鹫”。目前兰德资本麾下有三只基金:2006年建仓的美国住宅地产对冲基金V(U.S.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Hedge V )和2007年9月1日成立的商业地产对冲基金(Commercial Real Estate Hedge),以及12月上旬建立的第三只做空信用市场的基金。

  前两者分别获得了让人瞠目结舌的1000%和80%的累积回报率。安德鲁·兰德也把自己的所有股权资产都投入了这两支对冲基金。

  今年9月,兰德表示:“止赎的人数将如流星焰火般激增,我们已经摆好了头寸。”

  与此同时,兰德把做空ABX指数的策略,搬到了商业地产上,也就是做空CBMX(商业抵押贷款指数)。CBMX(商业抵押贷款指数)是和ABX并列的一项结构性指数。

  他说,“只要市场状况不断恶化,同样的策略在商业地产市场就可以照用!”接着兰德资本做空了CMBX BBB-1和 CMBX BBB-3两只次债指数,并且将“持有一段时间”。

  但ABX仍是兰德资本主要的获利来源。在第三季度给投资者的信中,兰德承认了失误。“整体上看,我们的ABX头寸带来了正收益,但是CMBX(商业抵押贷款指数指数)拖累了整体表现,我们做的对特定公司的CDS对基金的表现帮助很大。”

  兰德在11月的一封致投资者的信中说:“现在是时候把一些钱从桌面上拿走了,目前地产基金的收益已经超过了我对任何一个投资者的保证。”

  不过,兰德仍然坚信所有的空头未来都将获利。“但是,风险回报率已经远远没有以前那样诱人。所以我们不打算增加头寸。如果ABX指数反弹,我们将再次做空它。”

  他补充说,现在正在抛售所有的BBB级别的空头,在未来的90天内将只持有A和AA级别的ABX空头。他认为后两者将需要一段时间去“分出高下”。但是他坚信他们的实际价值都为零。

  依照独立商业数据提供商Markit Group Limited提供的历史数据,7月10日至12月12日间,ABX的AAA指数从99.33点跳水至77.89,AA指数从97点降至48.36,A指数从81.94降至34.99,BBB指数从56.61跌至25.15。

  做空一切

  现在,保尔森和兰德已经有了新的策略。

  保尔森和兰德都不止一次地表示,房价下跌“还没完”。但是他们都已经在房贷市场以外的领域开疆辟土。

  保尔森说,房价迄今也只下跌了3%,他认为房价应该比最高点下跌15%到25%。谢国忠在这一点上表示同意。

  谢国忠解释说,“美国家庭房产总价值与GDP的比率在美国历史上,长期以来,是有一个稳定的关系的。这个稳定的比率就是100%。而现在,房价从历史上100%的比率涨到最高时候的170%。相对价格上去了,说明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但是美国的土地是私有的,供给几乎是无限的。所以价格上涨导致的供给增加,最终会表现为供大于求。”

  “调整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增大分母,降低利率,容忍通货膨胀;另一种是,价格下降,缩小分子。现在美联储的策略是两头接,一半一半。单靠通胀代价会很高,单靠价格下降经济就不知道衰退到什么程度了。”

  美国的地产市场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允许二次抵押,房屋贷款人在楼市的上涨中,可以把房屋拿去二次抵押,从而用房屋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进行消费。“所以当楼市持续下跌的时候影响的就不只是资产价格,消费、信用成本等都会恶化。”谢国忠说。

  对于做空一切的对冲基金来说,恶化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局。

  虽然兰德赎回了他个人在两只地产基金中的部分资金用于购买黄金和贵金属,以抵抗来自全世界的通货膨胀压力。但是他开疆辟土的野心显然放在了信用市场基金上(credits with broader mandate)。

  做空一切!这是兰德打败市场的策略。

  兰德的信用市场基金,计划做空由CDS衍生出的CMBX(商业抵押贷款)指数、CDX(投资级公司债)指数、LCDX(信贷衍生品)指数以及和汽车贷款和信用卡相关的证券。

  兰德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说,他认为未来基于商业贷款的证券将会重蹈次级按揭抵押贷款的覆辙。“有很多坏账放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做空,我们只是需要找一个工具去收割它。”兰德如此解释其信用市场基金(credits with broader mandate)。他说,信用市场基金已经得到了机构投资者的热烈回应。

  回想起保尔森的原话:坚持做空信用资产。二者如出一辙。

  保尔森已明确押宝公司债市场。保尔森宣称公司债券会成为美国经济走向衰退的路途中又一滑铁卢。

  “信贷市场的很多领域仍然很孱弱。”保尔森说。

  唯一不同的是,在做空次按市场的时候使用的是以次级按揭贷款为背景的CDS合约,而做空公司债市场时,需使用以公司债务为背景的CDS合约。

  保尔森在投资者说明书中说,现在保尔森基金与公司债务相关的调期上下的赌注是房地产抵押证券的2至6倍。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华尔街侠客



性别:性别:男
年龄:48
十二宫图:摩羯宫
加入时间: 2004/12/20
文章: 1326
来自: zhongguo
股金: 1519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7-18 周日, 下午12:34    标题: 引用回复

2010 年 4 月 16 日,对于华尔街头号大佬高盛银行而言,是不寻常的一天。在这一天上午,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对它提出了民事诉讼,控告高盛银行涉嫌欺骗投资者,致使投资者们损失了 10 多亿美元。由于事先并未得到通知,高盛银行被 SEC 此举打了个措手不及。

其实, SEC 在去年曾经通知过高盛银行它可能要面临诉讼,但高盛银行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诉讼会发生在周末的一个交易日。消息传出后半小时,高盛银行的股价就下挫了 10 个百分点,到下午收盘时高盛银行的股价收于 $160.70 ,比前一个交易日下降了 13% ,一天之内,高盛银行的市值就被蒸发掉了 100 多亿美元。

高盛银行对 SEC 不期而来的诉讼当然非常恼火,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高盛银行强调, SEC 的指控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事实上都是毫无根据的,高盛银行将全力打官司,捍卫公司名誉。众所周知,高盛银行在美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业都堪称翘楚,全球顶级商学院的学生多以为高盛银行工作当作最大的荣耀,高盛银行的高管们更是商而优则仕,代表人物有曾经出任美国财长的鲍尔森,曾担任新泽西州州长的 Jon Corzine, 可以说高盛银行无论在美国商界还是在政界都可以做到要风有风,要雨得雨,谁一般也不敢跟高盛银行叫板。这次 SEC 到底是吃了什么豹子胆,要将高盛银行告上法庭?

在人们以前的印象中, SEC 更像一个高高在上指手划脚但疏于干实事的官僚机构,例如在马道夫大耍庞齐骗局事发前的很多年, SEC 虽然发现了马道夫的不当行为,但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马道夫骗局坐大,给全球的投资者带来了至少 500 亿美元的损失。不过,可能是迎合奥巴马的改变战略,现任的主席 Schapiro 女士自去年上台后,就誓言要重整 SEC ,加强监管,正可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在 SEC 介入调查惠普公司涉嫌在俄罗斯行贿事件及调查通用电气债务再融资事件后, SEC 的第三把火烧向了更大的庞然大物—高盛银行。 SEC 此举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场豪赌,如果万一处理不好,很可能打虎的武松没做成,自己先被高盛银行这只大虎吃了,如果那样的话, SEC 的话将来还有谁会听?

当然, SEC 的女主席绝不是脑袋一拍就动手干的领导,控诉高盛银行案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诉讼案中涉及的投资产品是精心选择的。该投资产品名为 Abacus 2007-AC1, 属于高盛银行设计的 25 个抵消房产市场过热风险的衍生产品之一。在 2007 年 2 月,美国的房产市场依然走高时,一位名为约翰·鲍尔森的对冲基金经理敏锐地感觉到房产市场泡沫早晚要破灭,在高盛银行的许可之下,选择了一些他认为最可能贬值的一些房贷债券,高盛银行将这些债券打包组成了 Abacus 2007-AC1 ,向欧洲的一些银行出售。这一产品只有在房贷债券增值时才会给投资者带来盈利,但众所周知的是,后来美国的房产市场就开始走低,相应地这些债券也大幅贬值,欧洲的银行 IKB 和 ABN Amro 和其他的投资者因此共损失了 10 多亿美元,而那位鲍尔森先生则在 2007 年狂捞了 37 亿美元。按照 SEC 的说法,高盛银行在此中扮演的角色着实不那么光彩,它没有向投资者们提及是高盛银行让鲍尔森选择了这些债券,只是声称这些债券是由一个独立的投资经理选取的。

这些由债券而来的衍生品,并不能给社会带来真正的价值,相反,投资这些衍生品更像是在赌博押宝:押对的一方赚钱,押错的一方赔钱。在银行借这些衍生品规避借贷风险大赚其钱的同时,这些缺乏有效监管的衍生品的破坏力也是惊人的。像这次接管 ABN Amro 的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就赔了 $8.41 亿美元,德国的 IKB 赔得要少一些,这两家银行正在考虑是否向高盛银行提出索赔。 

其次, SEC 的诉讼只提及了高盛银行的一个员工 Fabrice Tourre, 他是高盛银行房贷部门的一个副总。 Tourre 先生何许人也?他原是法国人,在 2000 年来到美国,在斯坦福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于 2001 年进入高盛银行工作。此君绝对属于少年得志型的人物,今年才 31 岁,按此推算,进入高盛银行时他才 22 岁,正是“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年龄。此次德国和英国的银行之所以大大赔钱,正是听信了他三寸不烂之舌的后果。估计这两家银行的头头们此刻正后悔不迭呢,原想着信了这位欧洲老乡的话能赚大钱,谁知道这位老乡在背后来了一枪呢?

据《纽约时报》报道,其实早在 2006 年末,高盛银行内部对房贷市场前景就有了截然相反的两派看法:一派属于乐观派,认为美国的房产市场是安全的,另一派属于悲观派,认为美国的房产市场注定要行将崩溃。 Tourre 先生和另一位 Egol 先生就是悲观派的代表人物。

Tourre 先生和 Egol 先生的个性截然不同: Tourre 矮个子,善于滔滔雄辩, Egol 高个子,沉静得有时令人可怕,此君在加盟高盛银行前,曾在普林斯顿学习航天工程,在芝加哥大学学习金融,是 Abacus 投资产品的幕后策划者。按一般常理说,幕后策划者罪过更大,或至少与前台推销者同罪,不过 Egol 先生并未被 SEC 提名起诉。

至于那位在 Abacus 2007-AC1 产品交易中赚得盆满钵满的鲍尔森先生同样不在被起诉的名单上。不过,此鲍尔森和当过美国财长的鲍尔森没有亲戚关系,此鲍尔森出生于纽约皇后区,先后就读于纽约大学和哈佛商学院,在史上最大牛市开始时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进入华尔街,在当时的贝尔斯登投资银行部门工作。 1994 年,他以 200 万美元起家,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他就敏锐地预感到科技股的泡沫会破灭,由此大赚了一笔,到 2008 年末,他管理的资产总值已高达 361 亿美元,在短短 14 年间暴涨了一万八千多倍。不过此君个人富了不忘行善,先后分别向纽约大学的商学院和长岛的一家医院捐了两千万美元和五百万美元,还向一家致力于帮助深陷房贷困境的房主们的机构捐了 1500 万美元,并在捐赠仪式上慷慨激昂地说,“我们非常高兴能向那些不幸的房主们提供帮助,他们中的很多人是那些债主们贪婪逐利下的牺牲品。”

高盛银行的高管们,例如 CEO 、 CFO 等人的大名更是不在 SEC 诉讼的名单上。高盛银行的一位发言人在 4 月 17 日澄清说,高管们并没介入 Abacus 系列产品的决策。而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据高盛银行的八位前员工匿名报料称,从 2007 年初开始,高管们就开始频频光顾房贷部门,询问有关房贷的事情,并介入决策。 2007 年夏天,有一个 10 亿美元的交易就被高盛银行的总裁 Cohn 否决,而 Abacus 系列 25 个衍生品在发行时的总价值为 109 亿美元,这么大金额的交易并没有得到高管们的介入关注,恐怕于理难通吧?

因此, SEC 此次只列名控诉法国高级打工仔 Tourre 先生,在某种程度上,与当年的小蒋在上海时反腐只拍苍蝇不打老虎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高盛银行的高管们对 SEC 的良苦用心并不领情,声言说要积极地与 SEC 奉陪到底。

在高盛银行怒气冲冲义正辞严的背后,没事偷着乐的人当属奥巴马了。奥巴马在上台后就频频地与华尔街过招,一会儿说要限薪,一会儿说要搞金融改革,但华尔街岂是一块容易大嚼特嚼的骨头?在通过医疗改革法案后,奥巴马将金融改革也提上了议事日程。此次 SEC 诉高盛银行案恰恰发生在参议院准备就金融改革展开辩论前,对民主党而言真是一场难得的及时雨。

参议院的共和党领袖 McConnell 在高盛银行案公开前,已经找了 41 个共和党参议员联名签字,反对民主党的金融改革草案,在理论上讲,这一人数足以阻止该草案进入辩论程序。而今随着高盛银行欺骗案的出台,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及由此引发的公众舆论力量,这些原本要阻止民主党金融改革辩论的共和党参议员们恐怕要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立场了。像继爱德华·肯尼迪死后出任参议员的马萨诸塞州共和党人布朗先生就在 4 月 18 日周日表示,自己愿意和民主党人合作,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金融改革法案。美国的前总统克林顿更是不失时机地表示,自己在任时忽略了对衍生品等金融产品的有效监管,为后来的大祸埋下了伏笔。其贬低自己的懊悔之情无疑是对奥巴马的大力支持,明显在暗示奥巴马要“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将金融改革进行到底。

一些人注意到, Abacus 系列有 25 个产品,此次高盛银行被诉讼只涉及到其中的一个产品 Abacus 2007-AC1 ,那么剩下的 24 个就一定没有问题吗?到目前为止, SEC 并没有透露有关的信息。尽管在 Abacus 2007-AC1 上,我国的金融机构并未作为受害的投资者被提及,笔者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我国的金融机构是否介入了其余的 24 个产品?记得高盛银行前总裁鲍尔森在任职高盛银行时来我国访问不下几十次,在任财长后也曾数次造访中国,不知我们的官员是否曾看在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殷勤拜访薄面上,掏出一些老百姓的血汗钱买了高盛银行的这些衍生垃圾呢?

真的希望在未来的受害者名单上没有中国金融机构的名字,但愿笔者的这一希望不会被证明为失望。


谢谢阅读我的原创文章。如传统媒体有意转发,请先经作者东方应非(Eeaglefly)同意;如网络上转载,请不要忘了标明作者出处。作者保留文章版权。

美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指责高盛妨碍调查 2010年06月08日 16:20财新网


该委员会要求高盛提供准确的信息、文件和进行面谈,作为回应,高盛却向其提供了相当于25亿页文件的数据。让委员会工作人员大海里捞针

【财新网】(记者 陈璐 8日发自北京)6月7日,美国国会的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FCIC)向高盛发出传票,强迫该机构高管接受质询,并指责高盛妨碍调查。

FCIC由美国国会设立,被赋予了广泛的法律权力,调查金融危机起因。

据FCIC在官方网站刊登的传票。FCIC要求高盛提供有关贷款抵押支持证券的文件和信息,并要求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尔德 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首席财务官戴维 维尼亚(David Viniar) 等高管当面接受质询。

FCIC表示,曾要求高盛提供准确的信息、文件和进行面谈,作为回应,高盛却向其提供了相当于25亿页文件的数据。FCIC联合主席比尔 托马斯(Bill Thomas)表示,高盛知道该委员会资源有限,但却让委员会工作人员大海里捞针。“我们希望他们直接把针给我们。”

CIC主席菲尔 安吉利德斯(Phil Angelides)表示,FCIC也向其它大型银行提出了要求就各种不同问题提供信息,唯独高盛给出了“糟糕”的回应。他表示,高盛提供的25亿页文件就是在试图“妨碍”调查、“混淆”视听。

不过,高盛并不接受上述指责,其公司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一直并将继续致力于向FCIC提供其要求的信息,配合其工作。今年1月份,CEO贝兰克梵和其他三位银行业务高管就接受了FCIC的质询。

此前,高盛因涉嫌用贷款抵押支持证券欺诈投资者而受到美国证监会(SEC)的民事指控。

高盛何以如此强硬:拒绝庭外和解 SEC缺有力证据
2010年05月12日01:15 

美国当地时间5月10日,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高盛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在会上,高盛的CFO公开表示,高盛极有可能不会像外界所猜测的那样,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庭外和解,而是有可能会将案件进行下去。

  这是迄今为止高盛就SEC起诉案最为明确的表态。事实上,高盛之所以如此强硬,并非事出无因。


记者采访的众多专业人士都指出,到目前为止,SEC所指控的高盛的罪名——“欺诈客户”,证据还很薄弱。

  首先,在高盛为保尔森基金所设计的“算盘”复合CDO中,所有的参与方都是机构投资者。也就是说,所有的投资者都不是大街上的“孤儿寡母”,算不清楚这个“算盘”的价值,有被高盛或者保尔森基金轻而易举“诓”进去的可能性。
在已经透露出来的案件剧情中,保尔森基金所做对手盘的公司是ACA。事实上,ACA是业内非常专业的公司,而德国的IKB银行也是CDO市场上的大买家。“反而是保尔森基金,当时在CDO市场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一位专业CDO交易员这样告诉记者。

  第二,谁都知道这样的合约是一个“赌盘”。金融市场大部分都是零和游戏——输者用脚投票,而赢家获得投资收益。对赌的结果并非是零,增加的是整体的金融市场的效率。而参赌的人,都知道市场有两种结果——在这一场对赌中,德国IKB银行与ACA赌的是美国房地产市场会继续上升,而保尔森赌的是房地产泡沫会破裂。

  保尔森基金也并不是看空美国房地产的开创先河者。“很早之前就有公司看空RMBS和CDO市场,只是他们死得很惨。所以,当时保尔森看空,不少人是笑话他们的。”上述CDO产品交易员说。

  ACA前总裁曾承认,他们知道保尔森基金参与挑选那些RMBS产品,是有心看空这些产品的价值。保尔森也在一封给投资人的信中说,他们看空RMBS市场一直都是公开的,不存在意图欺诈对手的可能性。SEC没有控告保尔森基金,而是控告高盛,也是一个侧面证据。

  从这一点上说,如果保尔森基金没有因为欺诈被SEC控告,高盛作为一个做市商,就更相信自己不应该成为被告方。“不能透露客户的部位”本身就是投行界所坚守的原则。

  换句话说,如果双方都清楚彼此的立场,那么双方直接交易就可以了,保尔森基金完全可以省下付给高盛的1500万美元交易费用。这也就是为什么华尔街上大部分的投行支持高盛的原因:华尔街投资银行的“做市商”业务就是靠撮合交易双方来赚钱的。

  第三,金融市场的老牌投行们都知道,最赚钱的生意是开赌场,而不是下场去赌。不管你交易策略有多高明,长期来看,能够维持51∶49赢率的公司都是少而又少的。

  在日常交易中,当投资银行正在做空某笔产品,而交易员接到客户的电话要求做对手盘时,他们往往就是在对赌。这种情况下,高盛“做空”某项产品,很可能是客户巴不得的——他们可能正想“做多”。交易双方可以靠比拼对大势的精准分析,来赚到利润。

  情形也有可能完全相反,某个对冲基金会要求与投资银行作对手盘,看空某项产品,而投资银行手上正持有这个产品的仓位。这种情形下,投资银行所做的就是为客户寻找交易方向相反的交易对手。

  高盛的CEO曾经透露,这样的交易高盛每天都要进行上万笔。而“狡猾”的投资银行家们,大部分时间只是赚取当中最没有风险、最有保障的“手续费”。

  客观的说,根据或然率,如果全是高盛与客户对赌,也许高盛早就没能活到今天。

  第四,记者采访的几位证券业律师指出,SEC在起诉高盛时,选用的是民事诉讼,而不是要求美国司法部一起加入来进行刑事诉讼,这本身就是一个迹象。

  刑事诉讼会要求SEC有更严格的举证责任。严格的举证责任是SEC退而求其次只追求民事诉讼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据美国媒体报道,在SEC最高的5人委员会做决定时,民主党派的3位委员通过,2名共和党委员反对。这也是SEC首次在未全票通过的情况下,对一家公司进行诉讼。

  如果SEC手上的证据过硬,就会像麦道夫案那样,直接提出刑事诉讼。极端情况下,FBI的探员都有可能出动。

华尔街遭史上最大处罚高盛砸出5.5亿买和解
2010年07月17日 21:07华夏时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本报记者 陈旭 北京报道

美国时间7月15日对高盛和美国证交会(以下简称SEC)来说都是一个重要日子。当天,SEC执行部主任Rob Khuzami对外宣布:高盛将为误导投资者支付5.5亿美元,从而和SEC达成民事和解。同一天,金融改革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金融类股除高盛收盘大涨4.43%外,整体表现不佳。

SEC“自豪”高盛“窝火”

一年半的调查,91天的民事诉讼,一场开局时就能猜到结果的官司。4月16日开始的SEC诉高盛衍生品欺诈一案,在7月15日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

当日,面对媒体,Rob Khuzami的口吻显得十分自豪:“多达5.5亿美元的和解费用,是迄今为止华尔街历史上针对投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最大的一笔。此案得到解决既实现了问责制的目标,惩罚了金融机构的不当行为,也推动了金融机构进行有前瞻性的改革。……和解协议还包括了高盛同意加强内控并且在抵押贷款和CDO产品方面披露信息必须正确、完整。”

随后SEC的其他官员介绍了和解费用的分配方式:2.5亿美元补偿受害投资者,包括德国Deutsche工业银行(1.5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1亿美元),3亿美元算作和解费用,归SEC所有。根据高盛2009年年报,5.5亿美元的和解费用仅占其122亿美元净收益的5%,换句话说,高盛用两周时间就可以赚5.5亿美元。SEC表示,高盛已经承认其CDO产品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现象。“之前各方对高盛案众说纷纭,但是谁都知道高盛无可取代,对股市来说,道德问题有时候并不能很大程度地影响投资者,盈利能力才是关键,高盛恰恰就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纽交所交易员Mulloly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高盛与SEC和解的消息在当天收盘前传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投资者显然受到了该消息的鼓舞,高盛的股价开始飙升,截至收盘,股价达到了145.22美元,上涨6.16美元,涨幅达4.43%,领涨所有金融股。一如既往地,即便与SEC达成了和解,高盛依然否认其违反了任何法律法规。

当天高盛也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这仅仅是一个产品说明材料中的“错误”,相信与SEC的和解有利于公司、股东以及顾客。但SEC针对高盛副总裁Fabrice Tourre的诉讼仍未终止,他被指主要负责了涉及向ACA出售含有做空方Paulson & Co.的CDO产品。

Rob Khuzami最后表示:“这个案例给华尔街所有的机构上了一课,不要把产品设计得太复杂,不要过于相信不守诚信、公平原则的大型机构。”

华尔街被“镇压”

周四另一件大事是美国国会通过了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这项被称为《多德-弗兰克法案》,旨在防止美国金融业重蹈2008年覆辙,并保护消费者的法案被美国媒体称为:镇压华尔街(Wall Street Crackdown)。

雷曼兄弟倒下后的第22个月,美国参议员以60票赞成、39票反对的比例通过了39万字长达2323页的金融改革法案,60票赞成票中,55票来自民主党参议员,3票为无党派中间议员,剩下的2票来自共和党参议员。其余共和党参议员都投了反对票。现在该法案只缺总统奥巴马的签名。

今后在美国,即便是最简单的刷卡消费,也要面对相应的监管和安全措施。更耐人寻味的是,美联储也被赋予了一些新的职能,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成为该法案的主要执行人,国会对美联储的控制开始放松。大型的银行投资活动及放贷行为将受到限制,新的消费者保护局即将成立,用以保护消费者在抵押贷款和信用卡产品等方面免受损害。

奥巴马表示:“我将尽快签署法案,保护消费者并同时创立更为强健和安全的金融系统,避免恐慌的再次发生。”共和党对法案提出了异议:对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房地美和房利美为何没有提出限制措施?对此,多德参议员表示:“我会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这个法案还不完美,但我们肯定还会面对下一次金融危机,到时候目前这些措施就会凸显功效,我们的下一代将因为这个法案而获益。”

“没有法律能够一劳永逸防止犯罪,我认为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已经为贪婪付出了巨大代价,市场规则是由市场自己确立的,这项法规的作用,还需要长期观察。”华尔街观察家约翰·戈登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海因茨:高盛和解协议是双赢
2010年07月17日00:0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布拉德海因茨(Brad Hintz)周五表示,高盛集团(GS)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的和解协议是一个“双赢”。
海因茨在一份报告中称,“这份和解协议是证券交易委员会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罚款。这是委员会的胜利。而与此同时,这份和解协议对高盛集团的定性更偏向疏失,而不是欺诈,因此并没有为大量可能的民事诉讼铺平道路。协议对高盛集团来说,也是一个胜利。”
海因茨同时表示,“高盛集团可以向客户宣称,他们并不是有意的欺诈,只是营销材料错误的未能包含特定信息。”他强调,一些法律专家认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欺诈罪名,所以和解对委员会来说也是“完胜”。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 MSN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论坛区 ->  学习园地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