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股谈 :: 阅读主题 - 散仙甲的胡言乱语
茶香股谈首页 茶香股谈
北美华人谈股论经学习交流的网上茶馆。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茶香股谈首页  -> 休闲区 ->  股市小放牛
散仙甲的胡言乱语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0-28 周三, 上午11:03    标题: 散仙甲的胡言乱语 引用回复

"大话"粟大将军和中国政治

粟大将军论功论人品论能力都在元帅前列. 军事上其战略策划能力和参谋能力TG军事家中只有毛神一人在其上. 证据是, 3大战役, 最重要的大决战淮海战役首席策划是粟大将军. 而疗什平津主策划则是毛神.

毛神也承认粟大将军可以封帅. 但是总理一滴咕, 毛神顺坡下驴, 就把粟大将军的元帅给搞没了. 这是事实. 下面就从政治角度谈为什么政治家们, 包括毛神, 小P, 总理都不想给粟大将军元帅.

粟大将军的问题主要是坚持自己的一套, 即使知道政治风向, 依然我行我素. 从而只是一个危险的军头, 各位耍政治的都觉得既然不能"只"为我所用, 那就把粟大将军的作用搞到最小, 从而即使被别人所用, 也政治影响有限.

所以, 你也可以说粟大将军是政治白痴. 比如, 解放战争其间, 其真正有点友谊的政客也就是后来的草包陈毅. 而和小P也算在前委共事很久, 就是没亲这个耍政治的矮个. 更要命的是, 毛神也只用其军事才能的一面, 一但没什么帐打, 立即让草包陈一, 小P, 当然还有政治混球彭, 把粟大将军几乎轰出军队.

要知道, 10名元帅, 网虫们都愚蠢的说要平衡各方面势力. 说的只是从军队山头的角度. 这是愚蠢的陋见. 真正要平衡的是那几个没封元帅的毛神政治寡头, 总理, 小P, 少奇的人. 这10人中, 毛神的人当然最多, 但是总理不支持粟大将军为的是更好的保证陈的交椅等.

但为什么小P少奇等也乐见粟大将军不能封帅? 小P不用说了, 和粟大将军共过事情, 没产生什么亲和力和共鸣. 但小P本来冒似是毛神的人, 实质是总理的人. 而五马进京, 被少奇权衡和高刚的情况后, 接受小P, 联合搞掉毛神另外培养潜在力量. 小P当然畏惧粟的君子人品, 到死都没给他参与批倒的粟大将军平反. 死死压住, 还是有点政客手段的.

然后小夺权后, 借编军事百科全书, 定TG的军事家30多位. 把自己列在第四. 以后更大言不惭的说忘贪淮海战役之功为自己所有, 在小P身上是在自然而然不过的. 粟大将军不给平反, 后人又杜撰出粟大将军和四人棒斗争, 实在是不合逻辑的胡编乱造. 粟大将军要是喜欢玩政治, 也不会死了都被小P这宵小贪功而且冤枉压住不平反.

少奇则一是自己的愚蠢, 根本没搞成自己的军队方面的力量. 本来可以跟他一路的新四军系的, 他根本比知道培养. 所以, 这种政治纯蛋, 一帮傻右, 还幻想他是你们的鼻祖, 实在好笑. 这种没有元帅没军队支持的也就一条良犬, 怎能成为最高统帅, 怎么成事?

毛神其实也策略不够完美. 毛神要是培养粟大将军或授予元帅, 然后身后, 军队托付给这个没有任何私心, 人品洁白无暇的粟大将军, 毛神的文革也不会被D贼彻底否定. 毛神知道粟两让司令的人品, 也知道花帅是墙头草, 关键时刻总反水主子, 还把军队托付给他, 实在是智者一失.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1-11 周三, 下午9:50    标题: 引用回复

黄金市场正在形成历史上的第二个大泡沫

送交者: 康成 于 2009-11-12 07:29:07

黄金市场的第一个大泡沫,是在历史上石油危机,美元疲软以后。这个泡沫在80年代初美国经济复苏以后破灭。

现在黄金市场正在形成同样类型的一个泡沫。


黄金作为

1。另类投资品,和股市争衡。

2。美国的替代品,是原始的国际货币。

3。装饰品,为很多国家人民喜爱。


黄金的泡沫,其鼓吹者的带有很大的欺骗性。


其炒作黄金的手法,跟过去几年炒作钢材,炒作铜异曲同工,大量地借助美国人民的想象,把中国(黄金再加上印度)人民对黄金的需求浪漫性地扩大。炒作钢,也是如此,狂吹得是13亿人需要建筑材料。

在过的几年,中国和印度人民的收入没有翻三倍,而黄金价格却翻了三倍。仔细想想就可以看出这里面的猫腻:

中国人民的平均收入增加,假设翻了一翻,对黄金收入需求的弹性绝对不可能增加一倍。假设黄金产量固定,中国那些人跳着脚在喊老子就是要买黄金,不管你价格如何。这样假设过去这几年中国人的收入翻了一倍,也不过从基本面上能支持黄金增一倍。而中国和印度人收入增加,因为黄金是奢侈品,除了结婚的刚性需求以外,其实没有人非要买带金的东西不可。中国和印度人收入增长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翻三番,而国际黄金贩子们现在却跟狂吹石油,狂吹钢,铜一样地狂吹黄金的所谓“涨势”,忽悠老百姓象投资那些根本不值那么多钱次贷房子一样去“看涨势”去买黄金。


而实际上黄金走势的另两大支持点很快就会消失。


其一,是美国经济的衰退,黄金作为避险工具和反周期投资品的功能。这是真正的黄金这一年来歇斯底里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二,是对美国通货膨胀的忧虑,和美元走弱的担心。

对于二,的确会让黄金比黄金首饰决定的基本面的价格更高(这就跟加州的房子的确因为新移民的涌入而更高),因为美元的疲弱会让某些国家希望用黄金来压仓。

但是就如加州的墨西哥人再多也绝对不可能支持疯狂的房价一样,美元再弱,除非美国明天跟中国打仗战败,割地赔款,是绝对不可能支持现在这个疯狂的价格的。

其一,作为美国经济衰退的保险投资品。黄金在美国经济尚未明朗性复苏以前,是有可能保持泡沫的势头。但是一但美国经济明朗复苏,黄金势必开始如房市一样大跌。


在所以这些预期下,是否要去作黄金的投资呢?

俺的建议是不要去作。尽管如房市在次级贷的呆子们被圈进来之前还会继续涨,不明白的老百姓看见房子涨,跳脚,觉得自己不进去会更惨,最后跳进去,只是给自己喝毒药而已。


因为跳进去,那个已经疯狂的走势不可能有太多狂奔的空间,而往下跌的空间却极大。


尤其是,这是最后的关键:


泡沫崩溃的时间绝对不可准确预测。所以玩那种冲浪,知道其已经疯狂了,还去赌一把没意思。真正躲过股灾的人,多是提前一年左右就出去了。看出来再玩意思不大,就不去了。


用某华尔街大牌上星期私下说的话:俺娘的金条最好现在全卖了,去佛罗里达买房。哪怕放银行存定息,也比等着泡沫爆炸好。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1-11 周三, 下午9:51    标题: 引用回复

送交者: 散仙甲 于 2009-11-12 10:56:25

1, 刚仔细看了康老的论点. 哈哈. 用黄金价格涨3倍, 而中印工资没涨3倍, 说黄金大泡沫, 这个逻辑不通. 其实这是LLM们常用的联系方法. 实际是, 美元在最近几年在国人心里地位大损, 这次危机, 更是让国人对美元担心起来. 民间对黄金的热情更高了. 能投资黄金的一般都是有钱人. 这些人通常不是拿新赚来的工资买黄金. 更多的是拿已有的财富买黄金.

2, 对美国经济明年会不会恢复, 我没有明确看法
实际长一点的经济状况, 变数很多. 即使经济学家预测, 也多不准确. 准确的呢, 比如鲁宾泥, 惠特拟, 这次因成功预测次贷危机而名声很响的经济学家. 实际上他们好多年一直说美国有危机而危机真发生的时候, 他们一不小心被舆论拉出来而已. 直到今天, 路宾拟还说美元, COMMODITY, 黄金都存在大泡沫, 马上要破灭, 一副明年还要世界末日的论调. 而惠特泥更绝, 说明年房子还要再降20%. 若再降20%, 直接的推论就是too big to fail的公司, 明年再劫难逃. 我举这两个例子, 是说, 长期经济看准很难. 变数太多.

3, 黄金多数经济学家和分析师傅都不看好
这方面原因, 我觉得他们是用传统的分析方法分析黄金. 这些人对中国印度的无知和曲解基本都是很可笑的. 他们看不到中印被激发起来的巨大需求. 在他们分析报告里, 经常说是富裕起来的中产阶级, 首饰消费增加. 太好笑了. 黄金首饰在中国根本不时髦. 而金砖金条才是有钱人消费黄金的主要内容.

他们模型是, 黄金是美元的反相, 若利息升, 美元强, 那么黄金跌. 这看法也不能说完全错. 过去一直也工作. 上世纪80年代, 就是这么个过程. 黄金从80年代早经过几年, 因里跟大印钞票, 利息很高, 黄金走低很多.

4, 我买黄金, 主要是担心美日的债务可能危机
美国的双赤子日子很难过下去了. 日本是世界上政府债务, 只比津八布伟好的. 还没发生津的恶性通货膨胀原因是: 日本的bond因过去90%都是国内人买. 还有就是日本的高储蓄. 日本的出口还可以, 日本的有外汇储备. 还有就是日本是买美TB的大买家, 美国政府若把日本的债务引爆, 那美国的债市就也崩溃了. 日本现在上术几条都在继续恶化.

"若"在出现债务危机时候, 引发货币危机. 不管是日本, 还是美国. 那危机都是比这次的危机厉害的多. 美日若货币危机, 黄金很可能涨好几倍.

我是相信, 5年内发生这样的危机可能是过半. 10年内发生的可能非常的大. 美国的hedge fund们, 比如把里曼空死的大空头, DAVID EINHORN, 他比我建POSITION晚点, 也是压宝日本和美国4,5年内债务危机, 导致货币贬值.

5, 要强调的是

黄金长期我是看牛. 但能不能涨很多倍要看美日的运气和处理债务的能力了. 黄金中间有没小的CORRECTION. 我想也会会有的. 比如, 美国真的经济恢复良好, 双赤子得到解决, 没有长期通缩, 而是适当通涨, 很快开始放弃0利息政策. 这对黄金都会有冲击. 但这么理想的状况比较难. 而且, 美国让人们恢复对美元的信心, 现在还看不出办法. 对美元没信心, 就是对黄金有信心. 反之, 对美元有信心, 就是对黄金不看牛.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2-11 周五, 上午10:51    标题: 引用回复

TG练的化功大法秘籍(上部)


送交者: 散仙甲 于 2009-12-11 23:49:01

TG是唯一可能掌握化功大法的经济实体.

1, TG块头够大. TG周围的亚洲人更多. 能吞噬的物质足够多. 比如97年亚洲金融风暴, 就把东南亚给吞了过来. 这次金融危机, 会把日本, 韩国给吞进来.

欧美双子星, 已经没有能吞的东西了. 所以不会增长了.

2, TG国内的土地是国有. 这样, 保障了TG可以很好的控制房地产的供应和价格低线. 不会出现很快价格下跌20%的造成次贷的局面. 也就是说TG的房子下跌有底线.

在世界的大国中, 俄罗斯也有这个土地条件. 很可惜, 俄罗斯人太少. 地太多. 所以, 世界上只有TG有形成新黑洞的条件.

3, TG的人口众多. 城市化率低. 过去几年, TG国内是中心城市的兴起. 象黑洞一样把周围的人才物给吸引过来. 靠的就是中心城市房子涨价这个趋势预期.

今年这些小中心小黑洞已经质量够大, 开始向外辐射能量. 出现的局面就是房子高价位交易量放大. 这是几年前, 赚200%的人卖出. 卖出后, 因中国的股市PE太高. 而实践证明, 房子价格下跌空间极限是20%, 正常是5%-10%. 比股市好太多了. 还能放大. 这些卖出的最终就象黑洞辐射出的能量. 照亮2线城市, 照亮3线城市.

4, TG在内, 解决资本过剩, 解决
过剩的方法是, 造房地产这个大黑洞, 把一切过剩装进去.

化功大法的根本就是和别人逆练. 你游资过来造泡沫, 我黑洞照单全收. 来多少收多少.

5, TG的目标

根据你美国印钱的速度. 决定是5年还是10年把一线城市房子推到50000一平米. 把省会城市修地铁, 修高楼, 修高贴. 造房地产泡沫. 从而5年左右, 再造5倍现在的一线城市.

5年左右达到的目标, 就是造2亿和美国中产一样甚至更有钱的中产. 那时候TG何臭内需不旺? 何怕美欧反倾销? 你要我卖, 你不要, 我自己人也能消耗.

6, 人说了, 那你TG的房子的P/E不是太高了?

什么? TG的房子PE高? TG的股票现在平均P/E都比所有地方高2,3倍. 解决PE高, TG更简单了. 经济发展了, 工资适当涨涨, 比如5年涨一倍. 那PE立即就下降一半. 那房子涨一倍就合理了.

本来TG按散仙甲的规划, 就是要10年人均GDP达10000. 基本就是5年涨一倍工资嘛. 本来就是要10年GDP超过美国, 看美国的表现了.

7, 现在在中国买房子就象92年在美国买房子. 中国走的路本来就是别人已经给探讨好的路.

8, 那中国房子到50000一平米时代. 会不会象今天的美国和90年代的日本?

不会. 因为上边已经说了TG通过控制土地, 控制了房子的供给量和价格底线. 那么不会象美国这样跌50%.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也从没这么跌过

这次美国为什么跌50%. 那是美国银行的比如HOME EQUALITY LOAN象白蚁吃房子, 已经把房子吃了很多. 

TG完全可以控制不让银行搞HEL.

还有, TG可以控制工资, 从而操纵房子的PE. 

9,但说一千道一万

TG这么搞国际环境就是美欧狂印钞票

TG经过散仙甲等人N年前的的50000一平米构想.跟进印钞票. 印的速度更快. 而且至少是变成房子, 高速路, 高铁等实在东西. 比美欧的投入金融那种不创造就业, 空对空的好.

也就是TG房地产泡沫这个化功大法,玩的时候.多印钞票,也能保持汇率的稳定.所以,就更可以放心大胆的猛搞了.

10,大宋就是狂造钱才空前繁荣

考古研究,大宋总理一高兴,销毁的钱是几吨几吨的.TG现在就是要搞大宋的方法. 

11,这也就是温宝宝冒着不顾人民死活非吹泡泡,搞化功大法的原因. 

为的还是让中国成为最大质量的经济体.为的就是在中国迅速造一个美国中产.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小散






加入时间: 2009/12/12
文章: 1

股金: 1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2-14 周一, 上午8:02    标题: 引用回复

呵呵 精彩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2-15 周二, 上午1:59    标题: 引用回复

从CIT个把月就再生重新讨论什么叫债务危机金融危机


CIT美国给中小企业贷款的大银行, 债务太多. 大债主卡尔艾亢纠集一帮SR BOND HOLDER, 迫使他破产. 把JR BOND HOLDER和股动wipe out. 股票变0.公司重组, 刚一个多月,就重新再生新股票还叫CIT, 一开盘居然30元.

这是典型的债务危机实体玩的游戏. 今天晚上让散仙甲再次深思什么是债务危机. 想到的是原来判断的日本, 甚至美国可能发生的债务危机导致的货币危机.

新认识: 债务危机并不一定是经济实体穷的挡了裤子都还不起债务. 相反, 越发达, 越牛比, 经常胡作非为的公司, 牛比轰轰的公司, 更容易发生债务危机. 发生债务危机时候, 不是实体内没钱, 而是不愿意还钱, 故意想赖帐重组.

比如假设某一天, 美国不CARE信誉了, 想把债务全赖掉. 那时候并不一定是美国国民没钱, 相反, 比如盖词, 八菲, 高胜等有钱的很. 富可抵国. 美国的中产也不一定就没钱, 照样是奢侈的生活过着. 美国要是对这些人群提高税, 什么债务都还的起. 但是, 如果合计不还债务没什么而且对自己更有利. 如CIT那样死掉各个月, 就甩掉一身债务, 从0变30块重新来到市场.

结论: 债务危机是会发生, 发生债务危机的实体内不一定没有钱, 但如果赖帐更爽, 他们就会这么做. 今天是CIT, 明天可能就是C让股东和JR BOND变0, 后天WFC, BAC, GS甚至USA都不是可能, 是只要需要都会这么做.

什么TMD的经济危机, 什么TMD的债务危机, 都是TMD的赖帐手段, 甚至是让自己强大的手段. 毛周过去勒紧裤子也还可一赖的帐实在是傻. 现在中国把大把的钞票借给随时想重组, 让你债转股, 甚至把你赖掉的人, 也是多么reckless的事情. 实质上做的就是肉包子打狗的事情.

所以, 金融危机, 债务危机, 看起来很吓人. 普通人被洗劫一空. 而那些惨嘻嘻的危机的人缺在偷笑. 整个世界象到了末日, 其实根本不是. 最害怕人的时候反而是最安全抄底新生的时候. 在金融危机要发生的时候散仙甲曾经写过一骗<<流氓金爷的故事>>, 今天不过是把他的玩法从个人推到巨型公司, 甚至美国, 日本这样的经济实体而已.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2-15 周二, 上午9:01    标题: 引用回复

特意提醒中国政府, 买美债最好买TB,

不然FRE/FNM重组赖帐的时候, 别哭都来不及.

别贪婪那一点利差. 别相信口头上的承诺.

买"最"安全的债务. 稍微次一点的都可能被重组.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09-12-18 周五, 下午10:56    标题: 引用回复

美国在怎样的吸血


美国,现今所谓的独一超强,在高等教育,高科技,航天工业中执世界牛耳大概是人尽皆知的。较少人谈论的是美国透过金融市场,操纵别国货币和经济的能力。而其把外国人才吸引到美国,为他们提供发展机会及物质奖励的能力,亦是各国中少见的。
除把人才吸引到美国,大企业亦透过金融市场成功地把海外的投资者,员工,供应商,以致客户的利益联系起来。所以我们常常在传媒看到他们各路人马为美国的价值观辩护,成为美国这种新型"财主教会"的传道网络中的一员。美国主流传媒不断抹黑穆斯林,但其实他们现在的"财主教会"以让参与者分享部份贸易和金融利益扩展美国无形疆域的方法,和伊斯兰教在七世纪创立不久以贸易利益统一中东各地同出一辙。
二次大战后期订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战后国际金融贸易新秩序后,美国便主导了西欧和其盟国的经济走势。实际上,苏联亦曾参加布雷顿森林协订,只是后来不愿被美国牵着鼻子走便退出。这亦是冷战开始的主要原因。 1954年苏伊士运河事件中,美国透过大量售英镑,制止了英法企图进占苏彝士运河的计划。(1)这次羞辱性退兵加速大英帝国瓦解,令英国在中东及亚洲的利益只可屈从于美国的影响。
直至今天,这种美元与英镑汇价的关系一直持续。这其实就是所谓英美"特殊关系"的最重要一环。金融业作为英国最大外汇收入来源,强势,令人有信心的英镑对其维持此方面的生计十分重要。英国在二战后工业一直表现平平,原因是忽视能令一般人获益的基础教育,教育水平每况愈下,成人的语文及数学水平现在是全西欧最低。(2)故此,这由其特殊国际地位和与昔日殖民地精英份子间的关系,而带来的金融业收益便是其救命钱。英国其实在过去半世纪都常在美国和欧洲各国之间拋眉弄眼,左右奉迎,以为其经济及英镑寻找支持。1967年底,美国政府财政紧张,不愿再支持英镑,英镑便贬值。(3)1991年秋开始,英国在经济衰退下,英镑与欧洲货币单位挂钩,以期利用强势的德国马克维持高位,但1992英镑在弱美圆下被拖低,1992秋德国中央银行不愿无限量拿德国人民的老本来支持英镑,(4)英镑便又贬值,"自由浮动",其实即重投美国怀抱!
在对日关系上,美国亦玩弄类似手法,不同之处在于日本以出口而非金融业为生,所以很喜欢低日圆。而低日圆亦对日本的出口对手南韩带来压力。日本二战战败后美国驻军,后来签订"日美安保条约",美国派驻在日本百多个军事设施数万美军,而首都东京旁边的横滨就有最大的美军基地。刀在颈上,这等于套在日本颈上的狗带,日本便成为一"保护国" 了。在麦克阿瑟将军统治日本时代订下一美元兑换360日元,优待日本的汇率。日本在出口上便接近完全依赖美国市场。这就是放在日本面前的一根狗骨头。若日本听话,美国便在市场,汇率上给日本便宜,尝一尝狗骨。如日本行为不检,狗骨便会拿得远远的。1994年6月社会党村山富士首相上台后,胆敢提出对日美安保条约作出削弱美国角色的修订。(5)后来1995年5月冲绳岛便发生了一起美军强奸一名12岁日本少女的事件!而当时日元便升至历史高位的1美元兑80 日元。(1995年1月17日,发生阪神大地震,3月20日,奥姆真理教发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为何日元竟升至历史高位?)这种情况下,日本的出口自然大受打击,在财阀们的压力下,政府11月便发表了一份赞同美军留驻日本的报告,而村山富士亦于同年12月下台。
其实法国戴高乐总统在60年代,便反对美国主宰世界金融市场。美国当时由于越战及社会福利开支巨大,贸易赤字恶化,不愿让法国把手中所持美金依布雷顿森林协订所订三十五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安排兑换黄金,戴高乐认为这样是法国变相支持美国的向外扩张及社会福利。
后来美国在赤字日益恶化下,索性于1971年取消布雷顿森林协订下的金本位制。与中国修好,安定了东南亚局势后,便开始向东南亚等劳动成本低许多的国家大量采购消费品,以减低国内在七十年代的高通胀压力。当时美国因二战后婴儿潮间(1946-1964)出生率甚高,出现所谓"青年膨胀" (YouthBulge)现像。在1964年高峰时,美国有超过40%人口是低于20岁。(6)而英国及法国在60年代0-20岁人口亦占总人口达 30%。美国60年代随婴儿潮一代开始就业,年青人就业市场恶化(7)为避免大量青年人失业而引发动乱,必须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纵使70年代通胀不断爬升(1979年美国通胀高达23%),卡特政府不愿利用失业(高利率)来压止。(Cool卡特年代的美国联储局局长伏尔克亦曾在其著作谈及因卡特政府不愿坚持货币紧缩政策,所以无法控制通胀。(9)近年欧洲国家失业率长期高企,但中央银行仍是着意于控制通胀,不愿以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创造就业,是因为绝大部份家庭只有一到两名子女,年青人纵使失业,父母很容易照顾,不会随便参与动乱。人口中年青人比例比六,七十年代低许多,一旦发生大型示威亦很容易安抚平息。
人口学上的"青年膨胀"(YouthBulge)是指年青人占人口高比例的情况。历史上不少重大事件,例如法国大革命,1848年多个欧洲国家的革命剧变,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1930年纳粹在德国上台,都和青年膨胀有关。急剧增加的年青人口,削弱建制的权威。大量的年青人很容易被新观念,思想或宗教所吸引,而由于年青人都普遍无家庭负担,工作又不固定,所以很容易会被动员参予一些社会或政治冲突。研究亦显示,二次大战后许多的种族冲突与青年膨胀有关。(10)
1960年代在美国爆发的民权运动,西方各国的学生示威浪潮,和欧美六,七十年代不少重大的国内外政策和社会现象,其实都有婴儿潮和青年膨胀(YouthBulge)的影子。当时西方各国面对庞大的青少年和儿童人口,而成年人相对较少的情况,社会上各种资源(尤其是教育资源)短时间内很难大幅增加以满足需要,而成年人又难以分散精力以应付这幺多精力旺盛的青少年及儿童。再加上在西方国家市场经济制度下由劳动者自找工作,而非政府编派就业,但政府很难短时间创造大量新而吸引的就业机会。而教育资源影响年青人将来就业,他们对教育资源的争夺便很容易演化成示威抗议,再加上年青人天生反叛的性格,所以60年代在西方国家出现的动荡其实是很难避免的。
青年膨胀其实是整个七十年代美国都处于高通胀,高工资,但低实质增长的真正原因。吹嘘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的传媒说因1980年里根上台后减低向上层社会征税,所以美国经济得以复兴。真相是八十年代青年膨胀开始退潮,因大量青年人失业而引发统冶危机的风险已比60及70年代大大降低。演员出身的里根总统以其魅力"麻醉"国人,忘记剧痛后,便可透过把利率提高至18%来击退通胀,随后劳动人口比例在青年膨胀退潮下一路上升,经济自然改善。根本不是什幺"货币主义","供应面经济"或"J曲线"的神奇效力。近年美国劳动人口约占总人口 46%,但在1964年最低谷时此比例只为37%。(11)六,七十年代美国的经济负担其实很重。
除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外,美国的统冶阶层应付青年膨胀的方法,似乎还有越战。
美国投入越战过程主要是由约翰逊在肯尼迪遇刺后接任美国总统开始。约翰逊在1963年冬接任后加速越南战争"美国化"(Americanization)。历史资料显示,在美国直接投入越南战争及其引起的大规模征兵开始前,美国曾出现广泛的青少年示威浪潮,而抗议焦点在于社会对年青人及女权的压迫。(12)1965年春天,黑人学生和年青人爆发争取民权,教育改革的大规摸示威后,约翰逊便在1965年7月加派50,000美军到南越,令总数增加到125,000人。(13)其实越战在美国就曾引起很激烈的争论,肯尼迪就反对派美国年青人到越南送死。许多美国人当时认为在中苏支持北越的情况下,美国支持腐败的南越,根本只是徒劳。(14)而纵使支持南越,只用提供武器,让南越自已和北越战斗即可,无需派美国青年到越南战场。在越战中,6万美军战死或失踪,约十五万人受伤。曾派驻越南的美军总数近二百五十万。(15)越战高峰时,约有五十万美军驻守南越。
在60,70年代,美国实行的是"征兵制"。18至26岁的男性都可能被强制征召入伍。而因为美国直接投入越战,1967年适龄黑人中的三分之二便被征召入伍,而白人则只有三分之一。(16)原因是入读大学的都不用去当兵,纵使大学毕业后被征召,绝大部份都不会被派到越南,只在国内当'国民警卫军。而美国入读大学都要自费,大部份大学生因此都来自中上家庭。所以被征召入伍的80%来自低下阶层。(17)黑人士兵在越战的伤亡率亦较白人士兵高许多,因为他们较多被派上前线!实际上,1965年秋天,美国大规模投入越战后,黑人示威的势头便减弱。再无见到1963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二十万人集会,发表"我有一个梦" 的场面。对大部分黑人来说,这个梦已变成了越南战争的恶梦!由于许多适龄男子被征召入伍,未被征召的,或较年轻的,为了避免一旦被征召入伍后被派到越南,自然不敢再积极参加示威抗议。所以后来反越战示威的都是无需害怕当兵的大学生。而因为缺少中学生和黑人,示威总体规模不如欧洲。因为大量派美国青年人参加越战这个原因,美国便没有出现在法国,德国及意大利等足以动摇大资本家统冶基础的示威浪潮。
历史其实不断重复。有不少研究便显示十字军东征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公元十一世纪西欧人口增长,出现许多失业游民,为了减轻这方面带来对统治阶层的挑战,罗马教皇便鼓动欧洲人作一次这样的"远征"和"人口大迁移"。
实际上,十字军中许多都是无业的"骑士",甚至妇女和婴儿。(1Cool而发动任何大型战争必然少不了大量"兵源",即年青人。
在1977年至1994年,美国因适婚年龄人口特多,又爆发了一次小型婴儿潮,高峰的1990年在美国历史上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中排第七位。(19)因此美国在2000年后便有特别多的年青人。美国近年对外常常发动战争,其实反映这人口结构特质。
美国金融法西斯最害怕的,其实是自己的年青人。
另一方面,60年代的美国还很害怕西欧倒向苏联
西欧,尤其是西德,在六十年代由于青年膨胀影响,左翼思潮抬头,令美国在全球战略上面临了巨大的困局。在1965年,德国出现了一个左右翼共同执政的情形,左翼的布兰特担任西德外长后便推行对东欧开放的外交政策(Ostpolitik)(20)。1967年6月西柏林爆发学生大示威后,左翼示威便漫延全西德。法国在1968年5月出现特大示威抗议后,马克思主义浪潮便席卷西欧(上届德国总理施罗德,年青时亦是大学内马克思主义组织的成员。毕业当律师后更是 70年代德国赤军派份子的辩护律师)
这一浪潮导致德国在1969年出现了一个四十多年来未出现的左翼政党执政现象。当时执政的便是社会民主党 (SPD)。总理布兰特上台后,政策便大幅倒向亲东欧及苏联,以期东西德早日走上统一。1970年西德便和苏联签订了和平条约,其后并把这种关系发展至东欧各国。1971年9月,布兰特在事前未同西德的西方盟友协商下,在克里米亚和苏联领导人布里涅列夫进行"私人会面",当时的美国国务卿,犹太人基辛格便视之为极大威胁。(21)
边界 来牵制苏联。(22)对其在欧洲的扩张带来压力。美国的'骨牌理论'说加入越战是为了防止东南亚国家逐一落入共党,但其实美国在以前,以致现在的最主要骨牌都在西欧,而非东南亚。实际上,尼克松到中国访问后不久,国际形势便朝对美国较有利的方向发展。
在经济方面,美国透过与中国修好,安定了东南亚局势,从低成本地区大量进口,一定程度舒缓通胀压力。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这些相继向日本,南韩,东南亚国家,台湾,香港,中国大陆,以致印度,巴基斯坦的采购中并没有付出甚么真金白银,只是把一些对美国已不具战略价值的技术转让过来,而美国又不断地透过他的"财主教会"吸纳亚洲的科技精英到美国发展,为他创造更新的技术。利用超前的技术在军事上,经济上威胁对手,然后把这些高端技术"民用化","商业化" ("因特网"及"波音飞机"前身都是军事产物),注入一些企业后便让之上市,在股票市场集资。在众"财主教会"各支派的"财技"专家,宣传机器的鼓动下,把股票价格大幅炒高。一方面为美国的下一波技术投资带来资金,另一方面"信众"买了美资企业股票,变成"财主教会"的一份子,便自然变得接受美国及其企业的价值观。再过了数年,当某种科技不再"尖端"后,便又"转移"给亚洲各国,换取廉价的劳务。周而复始,这循环便维持着美国的霸权。这亦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所保证的金本位制度解体后国际贸易维持发展的另一种形态。
随着美国增大向亚洲的采购,贸易赤字,外债等便不断上升。在里根时代,大举扩军后便开始变成天文数字。但在美国能维持其经济,金融,军事霸权的情况下,这些始终只不过是数字。因为这些外贸赤字,外债等最终都主要由各大小投资者,尤其各亚洲中央银行,以采购美国国库券的形式承担了。日本中央银行便是美国国库券在八十年代的最大买主。而日本公司当时在美国投资更被传媒吹捧为"日本收购美国"。但在日本公司无刀无枪,日本本土却被四万五千美国大兵'保护'下,日本的强大只是笑话。实质是日本人把辛苦赚来的外汇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送回美国人口袋里。到冷战结束,美国不像以前般需要日本配合,泡沫经济爆破后,日本便不单只打回原形,更走入十年的衰退。
有些传媒比较各国财富时,便以香港,新加坡,台湾,中国,日本等地拥有多少"外汇储备"来代表经济实力,其实他们都没有搞清楚许多的"外汇储备"都是美国的国库券。对美国政府来说,只不过是印张表格,签个字这么小意思,根本比戴高乐当时所反对的"美元霸权"还'霸道'。在60年代,美元起码代表兑换黄金的承诺,而现在则美元只是美元,是美国政府可无限量供应的票据。实际上欧洲强国,如法,德,英,北欧工业国等都很少持有这些如美元一旦大幅贬值,便近似废纸的"外汇储备"。一旦任何国家与美国交恶,美国政府说要"冻结资产",这些"外汇储备"自然亦是被冻结之列。
美国却透过这种金融霸权,不单只掌控各国的经济盛衰,亦为自已国民带来大量的平价消费品,满足美国人购物成性的欲望。
亚洲越来越平价的消费品、工业品令美国可在高就业率的情况下维持低通胀。亚洲中央银行在美国威逼利诱下购买美国国库券,各国大小投资者争相加入美国股市,这金钱游戏令美国在90年代中后期一直可在高增长中维持低利息。这些其实就是在前数年被吹捧为美国"新经济"中的低息,低通胀,高就业,高增长的"秘诀"。说穿了就是亚洲的廉价高质劳工和国民为美国不单只提供了平宜的产品和服务,还提供了平宜的资金!最近两年,亚洲中央银行减少持有美国国库券,(23),美国利息自然拾级而上。而其在低息年代形成的房地产泡沫经济便岌岌可危。
但美国20多年来的成功,并无为其基层人民带来很多好处。经济增长的成果全反映在股票及物业的价值上。在医疗,教育方面,低下层的情况都比中上层差许多。80年代青年膨胀(YouthBulge)退潮,统冶阶层不用再面对年青人抗议的威胁。财富,教育和医疗资源分配便开始越趋两极化。美国劳工在过去二十多年间的实质收入,其实是没有增长,或甚至是负增长的。尼克松总统在其著作中便提及美国成人有约25%中学未毕业,这种情况在欧洲,日本,以致前苏联等成人超过95%中学毕业的国家是不可想象的。(24)
美国被大西洋及太平洋所保护;北面的加拿大人口只及美国的约十分之一,又夹在阿拉斯加和美国本土之间,所以无法对美国构成任何威胁。而南面的墨西哥,中美洲小国等发展水平和北美又差许多,在一些腐败的南美政权得美国支持下,中南美国家缺乏发展机会,许多精英都流向美国,美国本土可说是没有任何来自外国的威胁。
统治阶层没有甚么真的提升基层,以团结对付外敌的需要。所以美国政局的长期走势基本上是由各金融资本集团的巨头在幕后操控。在资本集团联合压制下层的情势下,左派,基层工会,势力十分薄弱。
因西欧传统上都是许多不同国家互相制衡,再加上有部份国家仍实行君主立宪,故此国家权力便较分散,而各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为避免"亡国"而引致自身地位不保,所以都必须注重提高普遍的国民素质。因而他们的"社会主义"成份比美国高许多。
实际上中国宋朝王安石推行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变革时,中国亦是各统一皇朝朝代中国势最弱,最多外敌的年代。
几乎全部欧洲国家都有左翼政党执政的历史,而北欧更是普遍实行了"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公共财政占国民生产总值超过百分之六十。欧洲私人资本家便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如美国资本家般在幕后完全控制政局发展。所以欧洲的选举中,政党扮演的角色便十分重要,可以说是政党决定了候选人。竞选经费主要由政党和政府承担,德国政党经费约一半来源于党员会费。(25)在美国,政党只是一个十分松散的组织,基本上决定何人出线为候选人根本不是政党,而是资本家,因为在美国总统竞选经费无上限,花费千亿的情况下,政治人物只要在公众面前表现不太恶劣,谁最能得到较多'财主'的支持,才是他会否成为候选人的决定因素。在 2000年的总统竞选,只占美国人口1%的地区便提供了23%的竞选经费。(26)
美国不限制总统竞选开支(除非候选人接受政府选举资助)。美国总统,国会议员竞选开支主要由个人及利益团体支付,政党只负担少部份。1979年的FELA修正案令政党选举开支大幅上升。自1996年起,最高法院的判决更对政党的独立捐献不设限制。(27)美国曾在水门事件后,1974年透过FederalElectionCampaignAct(FECA)的修订为总统竞选经费设限,但这短命的修订在1976年便被最高法院以妨碍"言论自由"推翻。(2Cool
其实这也很合'理',在美国不受约束的'自由'资本主义体制下,"言论自由"即意味着越有钱,便越有言论获得传播的自由。普通老百姓,只有和朋友,家人瞎聊的自由,并没有言论获得大范围传播的自由。
推崇西方议会民主的人很喜欢把这制度说成唯一真正能保障大部份人利益的制度,说成是人民权力的真正,唯一彻底反映的形式。但他们都不谈"候选人"到底是如何产生的。而令选民了解候选人的主流传媒又是由那阶层的人控制。没有庞大竞选经费支持,利益不和资本家或专业特权人士挂钩的人,纵使清廉公正如包公,精明尽责'志虑忠纯'如诸葛亮,前线记者热心报导,又有多少主流传媒老板会让之长期占据主要篇幅?
现实情况是,"候选人"在欧洲国家都是由政党党团挑选,在美国则由资本家羣挑选。而主流传媒都是由与政党,大企业,政府,上层社会有关的人控制。他们"差额选举"的真实情况是党团,资本家群,上层社会,主流传媒寡头等分别,甚至一起选定了一些"候选人"给群众从中再作挑选,而选举结果又往往受不同的投票和选区划分方法,例如比例代表制,简单多数等不同方法所影响,某些方法是倾斜小党,有些则倾斜大党。英国首相,美国总统选举有不少次都是由得票总数其实较少的人当选。
在政党组织薄弱,但选举经费限制较严的地区,由主流传媒老板组成的'传媒寡头',更是决定"候选人"名单的主要力量。资本主义的传媒都很关心一些国家和地区会否实行直选,一人一票,但很少向选民深入介绍不同计票方法,选举经费设限等十分影响选举结果的问题。原因无他,世上没有什么选民真的是靠亲身接触,共同处事来认识候选人及政治人物的,绝大部分人都只靠传媒的报导来了解公众人物。直选,一人一票的制度其实代表主流传媒老扳们对政治有很大的影响力。只要传媒把某人说成恶魔,描成某些丑闻的主角,这政治人物便成'过街老鼠'了。到底传媒是只否在报"忧"不报喜,故意丑化和传媒老板利益冲突的人及团体。为生活忙碌终日的市民大众如何有空求证?从何知晓?
三十年代著名电影名星"阮玲玉","周旋"被传媒抹黑后愤然自杀,遗言便是:人言可畏。
所以,在西方国家,主要决定基层长远利益的并不是民主选举和议会,而是上层社会的集体意志。相对于以前"专制","极权"社会,他们无可否认是较"民主",因为他们的上层社会中有份参与决定"候选人"的人数,占总人口比例,比在"独裁"、"极权"社会中的类似比例高,但最多也不会超过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对绝大部份人来说,中央政治权力始终是和他们搭不上边的。而在某些西方国家,由于参予决定候选人的全是资本家和"专业人士"们,所以政治人物背后代表的利益和大多数人,尤其基层其实对立。这情况在政党组织薄弱的美国尤其明显。
低下层在美国这种政治体制下未沦为"奴隶",除因为有亚,非,拉等地人民为他们提供了廉价的产品和服务,还因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特性。在资本主义社会,缺不了"消费者"购买"生产者"所提供的劳务,而低下层又同时具备这两种身份。若他们太穷困,资本主义此一循环便无法实现。上层社会和资本家们便赚取不到任何利润。而美国经济有三分之二由国内消费带动。如何维持活跃的国内消费市场便是统冶阶层,资本家们注重的焦点。所以美国由资本家群选出来的总统,议员亦不会弄得民生太苦。否则他们的幕后老板们自然将之辞退。
大西洋彼岸的西欧,虽然消费市场不如美国活跃,但历史上分裂为不同国家,互相对立,而纵使政冶统一的欧盟真的诞生,亦要面对东有俄罗斯,欧洲本土有北约(主要为美军)驻防的现实。便令统治者们要善待基层,以增强人民对国家的归属感。
同样实行议会民主的印度,菲律宾等,对上层社会来说,国内市场不如出口吸引(反正他们许多家人及投资都在一些较先进的国家)。而这些国家又无面对即时而巨大的入侵威胁。在殖民地政府撤退后管理国家的统治阶层(许多都是原殖民地社会精英)并不面对迫使其改革,团结国民,以求自保的压力。所以他们其实都采取压制下层发展机会的政策,以期尽量谋求最大的短期利益。对他们来说,议会民主只不过是骗骗市民大众,对基层实行"专政"的工具。
西欧,日本,美国及印度,菲律宾等都是人们一般所称的"民主"国家,实行的都是西方的议会民主。但基层市民的教育,医疗权利却很不同。由此引起的财富分配亦十分不一样。
这反映实行西方的议会民主与否,和国家的基层人民发展前景其实没有甚么关系。在已发展西方国家,主要决定因素在于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如国势强盛,别国难及其项背,则虽然人均收入自然较高,但国内会倾向两极化。国内工序会较多搬到国外低工资地方,以为国家的实际统治者,即私人资本集团谋取最大利益。这亦是为何冷战结束后美国独大,而"全球化"情况加剧的原因。
美国劳工在过去二十多年间的实质收入负增长,而经济增长则主要反映在资产,例如股票及物业的价格上。这些都是中上层才有资格参予的金钱游戏,所以顶层20%的人口便财富暴增。(29)和欧洲投资基金集中在债券不一样,英美鼓吹资产增值,股票市场大量向一般市民集资。(30)有些人宣扬市民大众透过参与股票市场,对公司管理层形成监控,会令资本主义经济运作更有效率。但各种厚厚的公司和基金报告,其中用上各式花样百出,陈出不穷的概念,专业名词,到底有多少个人投资者可有精神时间消化?而且这些文件根本不反映上市公司和管理层间家常便饭般的秘密交易,一般公众从何监管?这文化的真正目的其实在于'勾引'社会中层参予和上层合谋压迫下层和黑人等的游戏。所以在黑人,穷人聚居的路易士安纳州发生风灾,便没有多少中、上层的美国人有兴趣关心,救灾反应极道缓慢。真的'你死你事'!
美国的公立学校(都是低下层就读)质素都很差,缀学率甚高。教育资源极端地两极化,(31)1980年后大学变得向上层倾斜。(32)而主要由私人负担的医疗费用高昂,医疗保险费约占一般中层雇员工资百分之十。
(33) 美国的医疗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15%,比欧洲的8%高近一倍!(34)但美国人的平均年龄及人均寿命都比欧洲低,这反映在医疗开支上的极大浪费。这些问题己存在20多年,上层都无真的意愿作甚么改革。原因是,高医疗费用其实代表上层社会垄断更多的医疗利益及套在下层身上的'金刚圈'。医疗和教育上两极化对上层维持特权统治才最有利!
欧洲的基层人民处境便比美国好。没有在美国大城市中到处可见的贫民窟。国立的中小学教育较佳,教育机会平等许多。医疗费用较低并一般由国家主要负担。加拿大的地缘政治环境和西欧有点相似,所以基层人民处境亦近似
但英国便因其在二十世纪前是"独一超强",与欧洲本土又一海之隔,外敌不易入侵,所以阶级分岐比欧洲大陆明显。社会上出现明显的低下层。公立中小学水准亦差许多,而相比法国及德国,英国亦是最迟才推行全民普及教育。但在一次大战中英国需要大量来自美国的支持才赢得战争,亦使英国统治阶层明白自已风光不再,为免控制权完全落入美国人手中,便在一战后数年,1922年首次让工党执政。但由于地理环境使然,英国面对外敌的压力,始终比欧洲大陆各国低许多,所以至今英国国内仍不及欧洲大陆般"平等"。
英,美文化注重"自由",法德文化偏重"平等"。法国大革命标榜的就是"自由,平等,博爱"。这些其实并非无缘无故,是统治阶层故意塑造出来的文化环境。英国为工业革命先驱,十八,十九世纪的独一超强,美国在工业化过程及二十世纪冷战中完全受到两大洋的保护,所以他们的统冶阶层都不注重团结低下层。在他们确立资本主义制度,自已成为最有钱的少数后,便向人民鼓吹"自由"的游戏规则,大力灌输经济上"你死你事" 的"自由"观念。在资本主义体制下经济强调'鹰有多大能力,便可飞多高'的"自由",自然意味着大部份的'小麻雀'任其"自由"捕猎!美国右翼的'隐形' 喉舌,国家地理(NationalGeographic)便不断地在其节目中向观众灌输'弱肉强食',狮子老虎的自由等观念。
在国际上,英美在二十世纪初,本国的工业都已大大领先别国的情况下,便鼓吹"自由贸易",要求开放市场,以控制别国的经济发展,减慢后进国的工业化步伐,甚至打击小国赖以独立生存的农业,以图藉着美国的农业优势来完全控制小国。在亚洲金融风暴前,印尼稻米本是自给自足,经索罗斯等美国金融大鳄狙击,印尼经济崩溃,向总部在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会求救。国际货币基金会借出贷款的条件之一便是印尼开放稻米市场。之后印尼米农便跌落深渊,而印尼变成为稻米进口国。盛产石油的印尼成为美国的猎物,其实是美国在冷战后要垄断世界石油供应的其中一步。亚洲金融风暴本质上,是以丝袜朦面的美国'金融十字军'一次'小东征'。
而欧洲大陆各国,在十九世纪初时工业革命历程都落后于英国,但可幸由于他们人口当时比英国多许多,1806年,法国为英国二倍半,德意志各邦为英国的二倍。(35)英国还未能威胁欧洲大陆各国。所以统治阶层为了鼓励人民团结,追上英国,便拋出"平等"。1870年,德,法人口二十岁以上的,30%和 42%均已享有投票权(虽然这其实不怎么真的影响上层的政冶权力),而英国还只有14。9%。直至1885年,英国这比例才增至29%。(36)英国 1870年前普及教育大大落后于普鲁士和正追赶普鲁士的法国,在1870年英国才订立法有关落实普及教育的法例,(37)并在1885年扩大选民基础。这都和1871年德意志帝国建立及1869年苏伊士运河(SuezCanal)开通后,南面是地中海的法国可很容易到达亚洲,削弱了大英帝国的地位有关。其实,英国统治者以前并不是真的想人民"知多点"。
踏入二十世纪,欧洲大陆各国面对互相竞争及夹在美国苏联之中,各国统治阶层更加无法不高举平等。
二战后的亚洲国家,各国基层人民的发展机会主要取决于该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其次便是发展成果能否公平分配。历史经验显示,这和有否实行议会民主没有甚么关系 (尤其是在国家仍处于发展中的阶段)。在美苏冷战时代,亚洲的各发展中国家和日本这工业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经济增长主要取决于对外能否利用美苏之间的矛盾,为本国争取到有利的发展条件和关键的外国先进技术,以缩短现代化所需的时间。另外,对内能否革除一些体制上妨碍国家工业化的因素,例如实行土地改革和普及教育亦是十分关键。在这方面,长期执政的政党和政冶家便令一些国家在与欧美和苏联这些政治领导人经常更替的国家周旋上占有重大优势,亦使国内的一些关键而必要的改革能顺利展开和长期实施。
二战后的日本形式上实行多党制议会政治,但自民党在独特的选举制度保护下,长期执政达四十年;新加坡李光耀;台湾蒋介石和蒋经国;马来西亚经济高速发展期的马哈蒂尔;南韩工业发展关键期的朴正熙;中国的毛泽东及邓小平都是上述情况所提及的例子。
而香港的发展则缘于中国解放后需要香港这"窗口"来吸收外国资金技术,和作为与西方集团接触的缓冲。
以上所提都主要在于冷战这独特的历史机遇。而毛泽东就极充分地利用到美苏对立(3Cool,为世界上多达20%的穷困,基层人民罕有地争取到发展机会,在国内革除妨碍穷困人口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旧体制,和全力普及基础教育与医疗方面,毛泽东亦做得极成功(pg388,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史,Mao'sChinaandAfter:AHistoryofthePeople'sRepublic,MauriceMeisner,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另外一些亚洲国家,例如菲律宾,印度,印尼,巴基斯坦,有些实行议会民主,有些则否,但他们都在现代化竞赛中大幅落后了。
由于印尼及印度均是人口众多而有一定资源的国家,工业大国都不愿意为他们提供些甚么先进技术,以免为自已带来挑战,而这两个国家在地缘政治上可供利用的地方亦不多(起码在冷战前如是),更令他们在与美苏集团讨价还价,争取技术援助上处于很不利的地位。
另外原因是这些国家独立前的既得利益集团,例如宗教,殖民地时代的精英份子等影响太大。社会改革无法真正实施,经济亦难以发展,而低下层生活更不可能得到改善。
印度的议会"民主"令中上阶层可订立些名为保障工人权益,实质是只保护中层,而压制新就业者和低下层发展的法例。低下层的教育权利一直被忽视,种姓制度没有改革下。在国民80%是文盲的1947年独立时实行议会民主,实际上是一种透过议会民主而把大部份社会基层压得永不翻身,永远沦为上层奴隶的方法。
目不识丁的基层生活已朝不保夕,又只能靠电台,电视获取资讯,所以在选举中便成为识字的少数随意玩弄的工具。
印度在1885年正式成为英国殖民地前,本来工业发展不错,直到1810年为止,印度钢的质量优于英国,仅次于瑞典(39)但因为工业发展释放出下层要求民族独立的力量,诱发士兵参予大革命,触动印度王公们的统治地位及利益。上层社会便索性请英国接管,以镇压反对他们的力量。这种情况和明末士大夫阶层邀请满人入关镇压农民起义,(40)太平天国时期,满清宁给列强好处,使列强合作镇压太平天国,而不让国家推行甚么改革类似。(41)
在英国正式接管印度后,印度便被"去工业化",工业发展停顿下来。原因除印度王公们不希望工业发展再释放出下层的力量外,亦因为英国不希望自已的殖民地印度有机会发展成与英国在工业上抗衡的地区。印度人口,资源比英国多许多,英国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令人奇怪。
而英国在撤出前,自然同样不希望印度的工业化进程有甚么突破。所以便很乐意把议会民主移殖到一个人口80%是文盲的印度,并把政权和平移交给甘地,尼克鲁这两位在英国受训的律师和由当地在殖民地统治下冒起,受殖民地教育的精英组成的国大党。
甘地的'非暴力抵抗'及坐在手摇织布机前操作,形像和平,传统,但意味着低下层,妇女等永无翻身之日。其实很乎合英国人及印度上层利益。所以英国传媒很喜欢抬捧甘地。
印度本土精英的不少亲属,投资等都在英国。他们组成的政党,控制的议会和政府,自然不会真正诚心改革那些损害到自身阶层享有特权的政策,例如种姓制度,精英教育。尽量压榨国内数亿目不识丁的文盲奴隶,把印度丰富的原材料,廉价的手工艺品卖到国外,然后把利润交给英国的亲属保管,投资便可,何必急促工业化,诱发低下层贱民们的夺权?这种情况和现在尼日利亚的情形其实类似。
所以印度在冷战结束前的许多大计划其实都是说来动听,没有甚么真的实行。官员亦一直明目张胆,十分普遍地利用各种管制,法例来谋私利。有利精英下一代的大学教育全力发展之时,基础教育却没有什么改善,'经济学人'资料显示,印度在独立后五十年的1997,成人仍然近半文盲,妇女更近超过六成是文盲!(中国只有约17%,绝大部份是新中国成立前出生)这么高的文盲比例令印度和中国比较,发展差天共地(42)制造业发展举步为艰。2002年只有620万受雇于制造业,只占总人口0。6%。(43)
印度近年的经济发展,得益的不过占人口不到1%的顶层。现在经济火车头依靠软件业等雇用少数精英份子,靠接外国订单发展的第三产业。但没有制造业基础的第三产业,根本无法推动国内经济长期全面发展,只能永远停留在替外国加工的水平。制造业落后的经济,表面如何繁荣,亦只是建筑在浮沙上的幻像。电脑软件无论如何精密,都是吃不饱,穿不暖。无制造业为后盾,无电脑硬件的电脑软件更只是"无主孤魂"。无制造业基础的第三产业迅速发展,只会为令印度这贫富悬殊严重的社会进一步拉开贫富距离。而由于"富者"收入来源主要靠外来业务,而非国内经济发展,所以印度由"啡皮白心"治理下"芋头半殖民地化"的情况只会愈演愈烈。
其实列强在撤出各殖民地时的把戏都类似。法国撤出时,非洲前殖民地是很多小国,小国无法脱离原宗主国自连成一经济共同体,很难发展甚么大型工业。(44)60,70年代非洲小国间的航空交通都要到欧洲中转!(45)有些国家在独立后盖上很漂亮的中学,原因无他,原殖民地精英子女都要受良好教育,然后到巴黎的名牌大学念书。但大部份国家基础教育都很差,现在他们许多国家的识字率都比印度还低。所以这些国家都一如印度,独立后不久便从轻奋跌落深渊。到冷战结束后,美苏不再需要在非洲争相讨好那些腐败的政府,非洲低下层人民的命运便更加悲惨了。(46)
往日的英国殖民地中,只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有较好的发展。低下层的生活亦不差。原因除了领导人的素质外,亦因新加坡是一个缺乏天然资源,人口不多的城市国家,而一定程度上扮演着西方集团在这些区域的代理人及贸易金融中心角色。所以便只能提高国民的普遍教育水平。而西方集团亦不害怕这缺乏天然资源的城市国家在普遍教育水平提高后会脱离对西方的依赖。马来西亚由于巫人主政,但经济权掌握在华人手中,亦只好推行普及教育以抗衡华人的影响。
英国在香港的撤退手法亦差不多,但因香港是一个已高度发展的城市,而政权是移交给一个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所以低下层前境便不如印度,非洲等这么差。英国在撤出香港前故意忽视幼儿,小学教育,但却注重中上层享用机会较高的大学教育。(香港90年代前实施的是中上层占明显优势的金字塔式中小学教育),和许多已发展地区大学要学生自费或申请低息贷款交费不一样,香港的大学是政府负担近90% 学费,变相支助负担能力本已较高的中上层子女读书。亦令大学学额很少,以前能读上大学的大部份都是精英的下一代。20年前香港能入读大学的中学毕业生约只占约2%(比中国现在的约7%低许多),而现在约18%,但发展水平差不多的欧洲国家,例如英国便达30%。(47)
根据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资料显示,1999年OECD(经合组织,包括大部份欧美国家,共27成员)国家,政府教育支出中约23%为大学开支,因前殖民地政府遗留下来的旧作风,香港在2000年此数字则高出不少,约为29%。
更令人诧异的是,2000年香港特区政府花在每名大学生身上平均约185,400港元,(政府专上教育总支出127亿,学生总数68484人)等于人均 GDP193,299港元的96%。比OECD的平均34%高近3倍!但政府对每名小学生的开支却只占人均GDP的12%(2000年9月,共有 444,711名学童在719所官立及资助小学就读,政府在小学教育总花费约101亿)(4Cool,比OECD的平均17。5%低三成!这就是香港这人均 GDP世界排第八的地区基础教育实况!(UNESCO数据来源:http://www。uis。unesco。org/TEMPLATE/pdf/wei /WEI_2002_en。pdf)
这造成香港小学在过渡前的奇特现象:绝大部份都是半日制,非全日制。(发达地区绝少这样)。这情形和印度精英故意忽略全民教育有异曲同工之妙。低下层的父母本已不善于为下一代亲自教授,因经济问题,许多家庭又请不起中上层都能负担的菲律宾女佣(香港约有 210,000家庭有聘请家佣,约占总户数10%),而夫妻不少要全职工作谋取生计。在半日制小学,政府又不发展幼儿教育的情况下,低下层的子女不少便有半天无人看管照料,教导。在人生最重要的头十年,许多低下层子女便被这制度故意地淘汰掉,或甚至误入岐途。
上层的子女自然少了一大班对手了。这正如鲁迅所说,表面看的礼教,打开全是"人吃人"!
英国人一方面故意忽视香港基础教育,另一方面在制度上保护某些和英国关系特别密切的"专业",例如律师,大律师,医生,给这些行业很多世界独有的荒谬特权,造就一班亲英的精英份子,掌握香港一些重要的"专业"。这些受高深教育的精英,专业人士自然在其撤退前的德政"议会民主"中占有许多席位,比一般基层有压倒性的优势。而这些精英份子和资本家群与印度,尼日利亚的上层社会相似,许多人都在英美等地有不少投资。所以在过渡后便继续亲英美的立场。
在英国人撤出香港前数年的泡沫经济下,因为就业率高,所以社会"安定繁荣",香港人亦不太在意提高知识水平。回归后泡沫经济爆破,香港因过去严重忽视基础教育而导致的恶果便马上浮现。大批低技术劳工难以转业,年轻的许多因基础较差而难以向较高技术发展。在金融风暴后社会财富两极分化,低下层向上层流动的机会变得更渺茫,政府公共财政只占国民生产总值不到20%,很难推行甚么大型计划帮助就业,令社会更依赖亲英的专业精英份子,特权阶层和资本家。
特区政府虽然在回归后开始推行全日制小学教育,但幼儿教育还是私营,市民自费。而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以前英国人种下,故意忽视低下层下一代教育的问题不是短期可解决的。所以低下层贫穷问题便越来越严重。
过渡后,在中小学及专上教育的改革上,既得利益者便一直阻碍。提出的都对老师,大学讲师有利,对学生发展没甚么实质好处。英国人在香港"议会政治"下扶植的不少便是这些教育界和亲英专业人士的同路人。他们许多都高呼香港要加速民主进程,但却很少听到他们提出甚么可真正提高香港低下阶层教育及医疗权利的建议。原因无他,高举"民主"旗识就如在中世纪高举"天主"一样,可为他们带来不少"信众"的支持。对'政坛长老'们来说,'争取民主'其实是和政府在背后讨价还价,以维持各种特权利益的筹码。他们最关心的其实是如何完全垄断这游戏,把可能与他们竞争的新加入者完全排挤!被他们动员起来的市民其实只不过是棋子!而一些胆敢对他们代表的特权利益提出挑战,维护基层权益的'老实人'便被这些'长老'和与他们有千丝万柳关系的传媒老板抹黑删除!
香港的政客和上层社会,不论派别,真正关心基层将来发展的其实不多,原因是他们不少人都像印度或尼日利亚上层社会一样,家庭成员和个人投资,部份都早已搬离本地。香港陆沉,对他们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
所以他们都不热衷于如何像欧洲国家般透过提升大部份基层的质素改善香港长远竞争力。对他们来说,这投资太长远,太无形。他们大都着眼于如何在中短期内维持自已圈子内的特权,把现有关系网"利益最大化"。对他们许多人来说,"民主议会"真实的作用是追求短期私利的工具。
其实判断执政者到底是否为广大人民,国家长远发展尽力,最主要看普及教育及医疗这两大关键。而国家大多数的基层的权利与发展机会能否得到保障,是有赖一个把统治阶层的长远利益和基层的发展捆绑在一起的机制,和侧重从基层培养,提拔人才到高层官僚体系,政治领导阶层的制度。实行西方议会民主与否,并无必然关系。菲律宾,印度和一些非洲国家低下层的困境都是活生生的例证。
1972年尼克松访华为时八天,是当时历史上美国总统离开本土为时最长的一次访问,原因当然是有求于中国,无奈地有求于毛泽东。其实,美国金融资本寡头们除很害怕六,七十年代的社会主义风潮和美国的年青人外,心底亦既恨又怕毛泽东。因毛泽东晚年为当时占中国八成人口的农民,妇女等带来普及教育及医疗,令世界受压迫的低下层挑战美国金融资本寡头成为可能!
'信奉'基督教的美国一方面支持些封建腐败政权,另一方面伪善地叫别国专重宗教,不要害怕给人民民主自由。但其实美国上层社会最不专重的是耶稣基督在二千年前创立普世教会时,为受压迫的低下层申张公义,争取权利的思想。知识带来人类光明,真正的自由,生存获得保障才可能实现民主。美国顶层最害怕的是给予全部人民广泛而平等教育权利,医疗保障的国家。因为这些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基石!彻底实施此一政策的国家,释放出人民的巨大潜能,会令美国在长期竞争中落败,除非美国统治阶层亦愿意让其低下层分享这些平等。但偏偏,这亦是他们最不愿意的。被加拿大人称作'低能儿'的小布什若无石油父荫,副总统切尼代表的杀人军火工业与金融寡头互相勾结,和金权政冶下的选举,怎么子承父业,延续'布什皇朝'?如真的公平竞争,那些无真材实学的顶层都往那去?
李小白
资料来源:
1.p328, 帝国斜阳, [英] 布赖恩. 拉平, 上海人民出版社
2.15.6.2000, Economist
3.pg 247, Britain, America and the Vietnam War, Sylvia Ellis, Praeger
4.pg 313, John Major - the Autobiography, Harper Collins
5.http://old.jfdaily.com/epublish/gb/paper101/1/class010100003/hwz
195489.htm
6.pg 205, America's Demographic Tapestry, James W. Hughes & Joseph J Senace,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7.pg 660, A population history of North America, Michael R. Haines & Richard H. Steckel,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8.pg 127, Jimmy Carter Economy, Policy in Age of Limit, Chapel Hill
9.p170, Changing Fortunes, Paul Volcker & Toyoo Gyohten, 时运变迁, 中国金融出版社
10.pg 47, Demography & National Security, Myron Russell Weiner & Sharon Staton, Berghahn Books
11.pg 42,43 Party Finance & Political Corruption, Robert Williams, Macmillan
12.pg 541, The Sixties, Arthur Marwic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3.pg 91, Britain, America and the Vietnam War, Sylvia Ellis, Praeger
14.pg 115, Britain, America and the Vietnam War, Sylvia Ellis, Praeger
15.pg 556,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Stanley I. Kutler, Scribners
16.pg 335, A companion to the Vietnam War, Marilyn B. Young, Robert Buzzano, Blackwell Publishing
17.pg 556,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Stanley I. Kutler, Scribners
18.http://www.studyworld.com/basementpapers/repce/History/74.htm
19.pg 4, America's Demographic Tapestry, James W. Hughes & Joseph J Senace,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pg 152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Since 1949, Klaus Larries & Panikos Panay, Longman
21.pg 302, 314,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Since 1949, Klaus Larries &
Panikos Panay, Longman
22.pg 675, 大外交, 基辛格, 海南出版社
23.19.5.2005, 6.10.2005 Economist
24.p180, Beyond Peace, Richard Nixon, 超越和平, 尼克松, 世界知识出版社
25.pg 95, Party Finance & Political Corruption, Robert Williams, Macmillan
26.pg 208, America by numbers, the New Press
27.pg 42,43 Party Finance & Political Corruption, Robert Williams, Macmillan
28.pg 124, 125, Comparing Democracies, Lawrence Le Duc, Sage
29.pg 93, America by numbers, the New Press
30.P39, France, Germany & Britain, Partners in a changing world, Mairi Maclean &
Jean-Marc Trouille, Palgrave
31.pg 2, Social Class, Poverty, Education Policy and Practice, Bruce J. Biddle,
Routlege Falmer
32.pg 251,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 A systematic analysis, Jaanne H. Bellantine, Prentice Hall
33.http://www.rand.org/publications/CP/CP484.1/
34.15.7.2004, economist
35.http://www.library.uu.nl/wesp/populstat/Europe/unkingdc.htm
http://www.library.uu.nl/wesp/populstat/Europe/francec.htm
http://www.library.uu.nl/wesp/populstat/Europe/germanyg.htm
36.pg 120,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Elections, Richard Rose, Macmillan Press
37.23.12.1999, Economist
38.p 28, 从对峙走向缓和, [美] 罗伯特. 罗斯, 世界知识出版社
39.P 603, 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 经济和资本主义, 第三卷, 费尔南.布罗代尔
三联书店
40.P 279历史研究, [英] 阿诺德. 汤因比 Amold J.Toynbee 上海人民出版社
41.P 177儒教与道教, [德] 马克斯. 韦伯 Max Weber, 江苏人民出版社
42.20.5.1999, Economist
43.3.3. 2005, Economist
44.p 260, 非洲问题论集, 陆庭恩, 世界知识出版社
45.P 246, 外交十记, 钱其琛, 世界知识出版社
46.p163, 加利回忆录, 布特罗斯. 布特罗斯. 加利, 世界知识出版社
47.14.11.2002, Economist
48.http://sc.info.gov.hk/gb/www.info.gov.hk/yearbook/2000
/b5/index.ht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1-07 周四, 下午4:29    标题: 引用回复

《经济学人》:中国的国际贸易前景与世界(图)

本文网址:http://news.backchina.com/2010/1/8/gb2312_71398.html
 (倍可亲新闻网编辑翻译)

China’s share of world markets increased during the recession. It will keep rising

  在全球经济衰退中,中国在世界贸易中份额增加了,并且还将继续增加下去。

  Illustration by S. Kambayashi

  MANY people start the new year by resolving to change their old ways. Not China. On December 27th Zhong Shan, the country’s vice-minister of trade, declared that China will continue to increase its share of world exports. Figures due out on January 11th are expected to show that China’s exports in December were higher than a year ago, after 13 months of year-on-year declines. China’s exports fell by around 17% in 2009 as a whole, but other countries’ slumped by even more. As a result China overtook Germany to become the world’s largest exporter and its share of world exports jumped to almost 10%, up from 3% in 1999 (see chart).

  很多人是在改变以往的行事方式中开始新的一年的。但中国不是。在12月27日中国的贸易部副部长钟山宣布中国将继续扩张其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在连续13个月的同比下降之后,预期在一月十一日即将公布的数据将表明中国在12月的出口比一年前要高。中国在2009年的出口降低了17%左右,但其它国家的出口下跌得更多,结果是:中国超过了德国而成为世界上的最大出口国。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也有1999年的3%跳跃到了10% (见图)。





  China takes an even bigger slice of America’s market. In the first ten months of 2009 America imported 15% less from China than in the same period of 2008, but its imports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fell by 33%, lifting China’s market share to a record 19%. So although America’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narrowed, China now accounts for almost half of America’s total deficit, up from less than one-third in 2008.

  中国在美国市场上所占的份额更高。在2009年的头10个月美国从中国的进口比2008年同期减少了15%,但美国从其它国家的进口下降了33%。这让中国产品在美国市场中的份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尽管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减少了,但中国仍占美国贸易总赤字的近一半,而在2008年这一数字少于三分之一。

  Trade frictions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are hotting up. On December 30th America’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 approved new tariffs on imports of Chinese steel pipes, which it ruled were being unfairly subsidised. This is the largest case of its kind so far involving China. On December 22nd European Union governments voted to extend anti-dumping duties on shoes imported from China for another 15 months.

  同世界其它国家的贸易摩擦在加剧。在12月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确认中国的不正当补贴,而同意对中国的钢管征收新关税。这是有关中国的最大一宗(贸易惩戒)案例。在12月22日欧盟政府投票将从中国进口的鞋类产品的反倾销特别关税在延长15个月。

  Foreigners insist that the main reason for China’s growing market share is that the government in Beijing has kept its currency weak. But there are several other reasons why China’s exports held up better than those of its competitors during the global recession. Lower incomes encouraged consumers to trade down to cheaper goods, and the elimination of global textile quotas in January 2009 allowed China to increase its slice of that market.

  外国人坚称中国贸易份额的增长的原因是北京政府弱化其货币。但还有其它几个因素使得中国的出口在全球经济衰退时期比其它竞争者更强。(比如)更低的收入使得消费者更倾向于更便宜的商品,在2009年1月终止的全球纺织品配额制也使得中国提高了市场份额。

  How high could China’s market share go? Over the ten years to 2008 China’s exports grew by an annual average of 23% in dollar terms, more than twice as fast as world trade. If it continued to expand at this pace, China might grab around one-quarter of world exports within ten years. That would beat America’s 18% share of world exports in the early 1950s, a figure that has since dropped to 8%. China’s exports are likely to grow more slowly over the next decade, as demand in rich economies remains subdued, but its market share will probably continue to creep up. Projections in the IMF’s World Economic Outlook imply that China’s exports will account for 12% of world trade by 2014.

  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到底能达到什么高度?在到2008年为止的10年期间,以美元计算,中国的出口的平均年增长率为23%,是世界贸易增速的2倍还多。如果继续以这个速度增加下去,中国将在10年内取得世界贸易的1/4份额。这将比在1950年代早期美国所占世界贸易的18%的份额还要高。现在美国的贸易份额下降到了8%。由于富裕国家的经济疲软,中国的出口更有可能以慢一些的速度增长,但中国的贸易份额还将继续增长下去。IMF编写的《世界经济展望》就暗示中国的出口在2014年将占世界贸易的12%。

  Its 10% slice this year will equal that achieved by Japan at its peak in 1986, but Japan’s share has since fallen back to less than 5%. Its exporters were badly hurt by the sharp rise in the yen—by more than 100% against the dollar between 1985 and 1988—and many moved their factories abroad, some of them to China. The combined export-market share of the four Asian tigers (Hong Kong, Singapore, South Korea and Taiwan) also peaked at 10% before slipping back. Will China’s exports hit the same barrier as a result of weakening competitiveness, or rising protectionism?

  中国现在的10%的世界贸易份额就与日本在1986年达到顶峰时相当。但是从此以后日本的份额就下降到了现在的5%。它的贸易受到日元升值的伤害太大了。从1985到1988,日元对美元升值了100%。很多(日本公司)将它们的工厂搬到了国外,其中一些搬到了中国。“亚洲四虎”(香港、新加坡、南韩和台湾)的出口总份额也是在10%时达到了顶峰,然后就下降了。由于竞争力衰退或不断增强的保护主义,中国的贸易也会遇到这一阻点吗?

  An IMF working paper published in 2009 calculated that if China remained as dependent on exports as in recent years, then to sustain annual GDP growth of 8% its share of world exports would rise to about 17% by 2020. To consider whether that was feasible, the authors analysed the global absorption capacity of three export industries—steel, shipbuilding and machinery. They concluded that to achieve the required export growth, China would have to reduce prices, which would be increasingly hard to manage, whether through productivity gains or a squeeze in profits. In many export industries, particularly steel, margins are already wafer-thin.

  在2009年出版的IMF工作资料中推测:如果中国保持同样的对世界贸易的依赖度,保持GDP年均增长8%,那么在2020年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将增加到17%。至于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作者分析了全球对三种产品的吸纳能力:钢铁、造船和机械。他们推断:要保持同样的出口增长,除非中国不得不降低价格,不管是通过提高生产力不还是降低利润,这都将越来越难于达到。在众多的出口产业中,尤其是钢铁业的利润已经非常低。

  However, China’s future export growth is likely to come not from existing industries but from higher-value products, such as computer chips and cars. Japan’s exports also moved swiftly up the value chain, but whereas this was not enough to support durable gains in its market share, China has the advantage of capital controls that will prevent its exchange rate rising as abruptly as Japan’s did in the 1980s. When China does eventually allow the yuan to rise, it will do so gradually.

  但是中国将来的出口增长将不会来自目前的出口产业,而是高附加值的产品,如计算机芯片和汽车。日本也曾经在产业链中的提升非常快,但这还是不能维持市场份额的双位数增长。中国在资本控制上占优势,这将阻止如1980年代日本经历的货币快速升值。当中国决定让货币升值的时候,他将一步步做。

  Another big difference is the vastness of China’s economy. China consists, in effect, of several economies with different wage levels. As Japan moved into higher-value exports, rising productivity pushed up wages, making old industries, such as textiles, uncompetitive. In China, as factories in the richer coastal areas switch to more sophisticated goods, the production of textiles and shoes can move inland where costs remain cheaper. As a result China may be able to remain competitive in a wider range of industries for longer.

  另一大不同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庞大。事实上中国本身就包含了几个不同工资水准的经济体。当日本向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提升时,提高的生产率使得工资也提高,这就使得旧的产业,如纺织,不再具有竞争力。在中国,当在沿海的工厂转向更复杂的产品的时候,纺织和鞋类的生产可以向成本仍然很低的内陆转移。其结果是中国将在更广泛的产业上保持更长时间的竞争力。

  Foreign hostility to China’s export dominance is growing. Paul Krugman, the winner of the 2008 Nobel economics prize, wrote recently in the New York Times that by holding down its currency to support exports, China “drains much-needed demand away from a depressed world economy”. He argued that countries that are victims of Chinese mercantilism may be right to take protectionist action.

  外国对中国在贸易上的主导的反感也在增强。2008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Paul Krugman最近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说:为了促进出口而打压货币,中国“从衰退的世界经济中浪费了十分需要的市场需求”。他说那些中国重商主义的受害国家有权利采取保护主义措施。

  From Beijing, things look rather different. China’s merchandise exports have collapsed from 36% of GDP in 2007 to around 24% last year. China’s current-account surplus has fallen from 11% to an estimated 6% of GDP. In 2007 net exports accounted for almost three percentage points of China’s GDP growth; last year they were a drag on its growth to the tune of three percentage points. In other words, rather than being a drain on global demand, China helped pull the world economy along during the course of last year.

  但对北京来说,事情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商品出口相对于GDP的比例已从2007年的36%下降到了去年的24%。中国的当前帐目顺差已经从GDP的11%下降到了6%。在2007年净出口(注:估计指的是出口增长)几乎占了中国经济增长的3%;但去年却将中国的经济增长扯低了3%。换句话说,中国在去年是推动世界经济的助力,而不是人为降低了全球的需求。

  Foreigners look at only one side of the coin. China’s imports have been stronger than its exports, rebounding by 27% in the year to November, when its exports were still falling. America’s exports to China (its third-largest export market) rose by 13% in the year to October, at the same time as its exports to Canada and Mexico (the two countries above China) fell by 14%.

  外国人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事实上中国的进口比中国的出口要更强劲。去年到11月份为止,尽管中国的出口在下降,但中国的进口增长了27%。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在到10月为止增加了13%。同一时期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来讲,是两个比中国更大的出口市场国家)的出口下降了14%。

  Some forecasters, such as the IMF, expect China’s trade surplus to start widening again this year unless the government makes bold policy changes, such as revaluing the yuan. However, Chris Wood, an analyst at CLSA, a brokerage, argues that China is doing more for global rebalancing than America. Rebalancing requires that China spends more and America saves more. Mr Wood argues that China is doing more to boost domestic consumption (for example, through incentives to stimulate purchases of cars and consumer durables, and increased health-care spending) than America is doing to boost its saving. America’s total saving rate fell in the third quarter of last year to only 10% of GDP, barely half its level a decade ago. Households saved more, but this was more than offset by increased government “dissaving”.

  一些预测者,比如IMF,预期今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将再扩大,除非中国政府有大胆的政策改变,比如重估人民币的价值。然而,CLSA的分析人员Chris Wood说中国在世界再平衡方面比美国都做得多。再平衡就需要中国花更多的钱而美国人要更节省。Wood先生辩护说中国在促进国内消费上(比如为刺激汽车消费和耐用品消费而给予补贴,增加了医疗卫生方面的开支)比美国在促进节省上做的更多。在去年第三季度,美国的总存款率下降到了GDP的10%。只是10年前的一半。家庭省得比较多,但都被政府增加的“不节省”给抵消了。

  Strong growth in China’s spending and imports is unlikely to dampen protectionist pressures, however. China’s rising share of world exports will command much more attention. Foreign demands to revalue the yuan will intensify. A new year looks sure to entrench old resentments.

  中国强劲的消费和进口并不大可能降低保护主义压力。相反,中国在出口市场上份额的增加将更引得注意。国外对重估人民币价值的要求将增强。新的一年看起来会让不满持续下去。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DaFo






加入时间: 2003/11/06
文章: 2749

股金: 1546
离线

文章时间: 2010-1-16 周六, 下午11:41    标题: 引用回复

GOOG搞什么鬼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茶香股谈首页  -> 休闲区 ->  股市小放牛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东部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